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接下來,杜變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夢境,還有這個血觀音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心狠手辣,不將閹黨放在眼里。

    而且這28萬斤私鹽絕對不是白川拿得出來的,他的全部身家不會超過三百兩銀子,那么這筆私鹽是誰的?郎廷還是崔氏家族,又或者是北冥劍派?

    應該不是郎廷,雖然他有絕對的動機。但是他和李文虺同在閹黨陣營,如果他掌握這28萬斤私鹽應該很難瞞得過李文虺,崔氏家族和北冥劍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當然,最最關鍵的還是如何自救,并且絕對反擊!

    白川既然已經要謀害自己了,那這個人絕對不能留了,除惡務盡。

    最簡單的辦法當然是向李文虺求救,但這件事情還沒有發生,難道告訴李文虺你夢境會預知明天發生之事,那不就等于告訴他自己舍命擋箭是一種投機嗎?

    況且,李文虺此時不在桂林,正在前往廣州府的路上。

    那么最靠譜的自救辦法就是,第一,知己知彼,查到那個女扮男裝人的身份。第二,暫時不要離開閹黨學院,只要在學院內自己是絕對安全的,不管是白川還是其他人,沒有人敢在學院內對自己動手。

    至于殺白川?杜變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一個計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計劃。

    想通了這一點后,杜變繼續躺下睡覺=,此時距離天亮還有好幾個小時。

    睡著之后,杜變再一次做夢了,而且夢的就是今天學習《煉學基礎理論》第一部的內容。

    夢境中的時間依舊是放緩了近十倍,夢境中的腦域使用率依舊是提升了十倍。

    所以,僅僅六個小時的夢境,就讓杜變完全背下了《煉丹學基礎理論》第一部,整整六百頁的內容,一半是文字,一半是圖片,這個夢境簡直是神器啊。

    ……

    次日,杜變醒來,第一時間檢驗自己夢境的學習成果。

    果然,《煉丹學基礎理論》第一部完全背得滾瓜爛熟,不但所有文字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隨便找出一幅圖都能夠完整地出畫出,就仿佛深深銘刻在腦海中一般。

    那么接下來,杜變就要想辦法解決今天會遇到的危機了,按照昨夜的第一個可怕夢境,白川今天就會出手謀害他。

    首先,要弄清楚夢中殺他的女人是誰,是不是所謂的血觀音?提供28萬斤私鹽的幕后黑手或許很重要,但當務之急就是查清這個女人的身份。

    杜變拿出炭筆,一邊回憶,一邊在白紙上作畫,用素描寫真的方式,將那個女扮男裝女子一點點畫出來。

    在現代地球,杜變是一個精力非常旺盛之人,對什么都好奇。所以什么都會一點,調酒啊,彈琴啊,畫畫啊,但沒有特別深厚造詣,完全是靠著聰明才智得到一個還不錯的水準。

    整整一個小時后,一個冷酷美麗的女子就躍然紙上,非常的形象逼真。

    杜變卷起畫卷,去找一個人幫忙,看是否能夠認出這個女子。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她應該是一個大人物。

    ……

    杜變能夠找的只有李威。

    “老師,您認識這個人嗎?”杜變展開畫卷。

    李威一看,頓時目中露出驚艷之色,不是畫卷中的女子很美,而是驚艷于杜變的畫技。

    “你畫的?”李威問道。

    “是的。”杜變道。

    “栩栩如生啊,就好像真人印上去的一樣,太了不起了。”李威道:“就光靠這畫技,你都能夠在山長身邊立足。看看那些通緝犯的畫像,就簡單的幾筆根本認不出來。要是所有通緝畫像都跟你這樣,哪里還有漏網之魚啊。”

    “老師過獎了。”杜變道:“您認識畫像中這個人嗎?”

    李威點頭道:“當然認識,她就是血觀音!”

    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喊錯的外號,這女人叫血觀音,很顯然就是心狠手辣之輩。

    杜變道:“那她是做什么的?”

    “血蛟幫的幫主,武功極高。”李威道:“她是整個廣西行省最大的海盜兼走私犯之一,桂林府最大的地下勢力頭子之一,殺人無數,讓許多人聞風喪膽。”

    這么一個美麗的女子竟然是最大的海盜頭子,最大的黑幫頭子,實在是違和感十足啊,難怪她擁有性感的小麥色肌膚。

    不過這個身份沒有杜變想象中的高啊,她是如何不畏懼閹黨學院的權勢動手殺杜變的?她難道不怕李文虺的雷霆之怒嗎?

    杜變道:“她或許很可怕,但這個身份對我們閹黨來說應該不算什么吧。”

    李威道:“話也不能這么說,這個女人我們閹黨也不愿意招惹。”

    杜變驚訝道:“不會吧,不管是海盜還是黑幫頭子,見到我們閹黨都應該老鼠見到貓一樣啊,這種人最應該巴結的就是東廠啊。”

    李威道:“因為這個女人是鎮南公爵的義女,她是鎮南公府的黑手套。而第一代鎮南公是太祖皇帝的義子,所以鎮南公算是閹黨小半個主子,血觀音撈錢是為了鎮南公的軍隊籌集軍餉鎮守安南邊境,你也知道現在安南國內戰打得正激烈。”

    杜變道:“那這位鎮南公為人如何?”

    李威道:“忠臣,心狠手辣殺人無數的忠臣,帝國的一品武道強者,整個南方有數的頂級高手。”

    這下子杜變明白為何閹黨也不愿意招惹血觀音這個女人了,因為某種程度上她也是在為國分憂,只不過手段很不光彩而已。而這位鎮南公,大概也是屬于整個南方都不能招惹的幾個巨頭之一。

    如今大寧王朝的財政非常緊張,很多軍隊都要自籌軍餉。為了給鎮南公的軍隊籌集軍餉,血觀音不惜得罪閹黨學院殺掉杜變,因為這28萬斤的私鹽確實足夠豐厚。

    “你怎么會問起這個人?”李威問道。

    杜變道:“之前無意在街上看過她,行為狠辣之極,而且冷冷瞪過我一眼。”

    李威道:“日后你再遇到她的時候,記得低下眼睛別看她。她非常痛恨自己的女人身份,而且喜怒無常,之前就有人因為有人盯著她的臉盯著她的胸看,結果被活活挖去了眼睛。”

    這種女人真是讓人頭疼啊,手段狠辣,武功高強,偏偏后臺又硬,基本上所有人遇到的就只能避而遠之了。

    然而,夢境中竟然給了一個任務,拯救血觀音,這么牛叉的人物還要自己去救?

    如果是普通的黑道人物,杜變還會想辦法將她解決掉免去后患。然而這個女人身份特殊,李威是肯定弄不死她的。利用廣西行省閹黨的勢力或許可以做到,但是付出的代價無法估量,杜變不覺得自己有這么重的分量。

    所以在李文虺回來之前,在除掉白川之前,杜變保證自己安全的法子只有一個。

    絕對不要離開學院一步,血觀音就算再兇悍,也不可能進入學院抓人的。

    “好了,我去上課了。”李威道:“還有什么事情的話,等下課你再來找我。”

    “是。”杜變道:“對了,老師您幫忙關注一下白川在不在學院內?您昨天說得很有道理,我覺得他可能會狗急跳墻想辦法害我。”

    李威點頭道:“好,我會盯著他的。”

    ……

    杜變告辭了李威,回到自己的宿舍,拿出《煉丹學基礎理論》的第二部開始學習。

    片刻后,李威出現在杜變的宿舍之內,表情非常嚴肅道:“白川果然不在,今天一早就離開學院了,你絕對不要離開學院半步知道嗎?在學院里面,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你分毫。”

    “是,老師。”李威點頭,然后急匆匆出去了,出門的時候又再一次強調道:“絕對不要出學院半步!”

    杜變繼續在宿舍內溫習書本,并沒有多少慌亂。

    然而……半個時辰后。

    奶娘的丈夫杜忠出現在杜變面前,臉色驚惶悲痛,叩首道:“拜見小主人。”

    盡管現在杜變已經不是杜府的少爺了,但杜忠每次見到還是必稱小主人。

    “奶父不必如此。”杜變趕緊將他扶起道:“我已經不是杜府的少爺了,您和奶娘對我視如己出,怎么可以行此大禮。”

    奶娘是杜變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而眼前這杜忠杜變也算是愛屋及烏了。

    “少爺,您趕緊回去看看麗娘,她今日一早忽然發病,如今奄奄一息,恐怕命不久矣了。”杜忠一頭磕在地上嚎啕大哭。

    “什么?”杜變目光一縮,果然還是來了!

    這并不出乎杜變的意料,對方肯定會想辦法將他逼出學院的。

    看來這個除惡必盡的任務還必須要完成了,這個白川還必須要想辦法弄死了!

    ……

    注:出現小姐姐了,大爺,發個推薦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