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厲氏的三十萬主力大軍,就在一百一十里之外。 ̄︶︺sんцつ

    接下來,杜變必須面臨一個難題。

    這支超級輜重隊怎么辦?

    這里距離富州城足足有一百七十里,而這支輜重隊的物資加起來足足近千萬斤。

    每一門十二磅火炮加上炮架,足足有四五千斤左右。

    “一百七十里,這支輜重隊最快幾天能夠走完。”杜變問道。

    “七天以上。”奴隸首領道:“因為我們的十二磅火炮實在太大太重了。”

    難怪之前阿布斯直接把這支輜重隊扔在后面,自己帶著六磅炮就殺向了富州城。

    七天?

    厲氏的三十萬大軍距離這里只有一百里左右了。

    當然,幾十萬大軍的行軍也很慢,但是也比這支輜重隊要快一些。

    而且他們的先鋒隊速度會很快,他們的騎兵速度更快。

    厲如海的騎兵雖然不多,但也有一兩萬,更別說還有一些野蠻部落還有象兵,獸騎兵。

    所以,這支輜重隊一定會被厲氏的騎兵追上。

    放棄這些火炮,放棄這些輜重物資?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批十二磅的火炮太珍貴了,是杜變贏得這一場戰爭的超級利器。

    那杜變又能派多少軍隊來保護這批火炮和輜重物資?一萬人?兩萬人?他總共才五萬人而已啊!

    厲氏有幾十萬大軍,光速度快的先鋒大軍可能就超過五萬以上。

    所以,想要將這批火炮和輜重順利運回富州城已經部可能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袁天兆和宣城侯陸展的大軍距離百色城越來越近了。

    等到厲氏幾十萬大軍趕到富州城時間,然后進行大決戰。就算杜變大獲全勝,率軍回援百色城,那也至少是半個月后的事情了。

    袁天兆和宣城侯陸展的十二萬大軍會給他半個月時間嗎?

    杜變必須瘋狂地和時間賽跑,哪怕提前一兩天結束大戰,也能夠改變百色城的命運。

    杜變閉上眼睛道:“系統,我帶著這支輜重隊全速返回富州城,能保住這些火炮嗎?”

    夢境系統道:“那樣你會面臨和厲氏先鋒在野外決戰的局面,對你非常不利。保住這些火炮的概率大概六成,但其他物資會損失非常大。”

    杜變道:“如果我在富州城和厲氏三十萬主力大軍決戰,是否有時間回援百色城?”

    夢境系統道:“幾乎為零,你必須把決戰提前,才有機會救援百色城,你才有機會挽救皇帝,挽救京城的幾十萬子民,因為京城馬上就要斷糧了。”

    夢境系統說得沒錯。

    京城的百萬子民和皇帝,如今每天只吃一頓了,而且只喝粥了。

    甚至城中的軍隊,也只有每天兩頓粥了。

    漕運,海運已經斷了三個月了,方系對京城的封鎖也已經超過三個月了。

    可以說,如果不是杜變讓寧雪公主帶回那句話讓皇帝無論如何支撐下去,為了挽救京城百姓,皇帝此時可能已經自我了結了。

    夢境系統道:“你必須提前決戰,才能挽救一切局面。”

    提前決戰,那就不能等著厲氏的三十萬大軍攻擊富州城了。此時厲氏主力大軍距離富州城還有近三百里呢。

    必須在富州城和厲氏主力大軍之間,尋找一個決戰地點!

    杜變閉上眼睛,讓夢境系統調出了最最詳盡的地形圖,非常詳細地搜索,找一個適合決戰的地點。

    這個地點必須要有城寨可以堅守,不能進行純粹的野戰。

    厲氏擁有三十萬大軍,杜變才五萬,就算有火炮和毀滅之箭,雙方也軍力也懸殊太大,杜變的傷亡將會非常驚人。

    很快,杜變找到了一個地點。

    這幾乎是唯一的地點了。

    大龍堡!

    云南是高原地形,大山非常多,平地比較少。

    而高原上的平地被稱之為壩子,云南行省有十個著名的壩子,最小的壩子三四百平方公里。

    面積超過一百平方公里的壩子也有四五十個左右。

    大龍堡就修建在其中的一個壩子上,在廣南境內,這是一片將近一百平方公里的平地。

    這個大龍堡距離大炎王城二百多里,距離富州城一百五十里,距離杜變這支輜重隊僅僅三十幾里,距離厲氏三十萬主力大軍一百四十里。

    如果選擇在這里進行和厲氏的大決戰,可以將時間提前四天以上。

    睜開,杜變猛地一咬牙道:“不回富州城了,提前和厲氏決戰!”

    傅紅冰一驚道:“提前和厲氏的三十萬大軍決戰?在哪里?”

    杜變拿出地圖道:“大龍堡,距離這里三十幾里。”

    接著,杜變率領一千騎兵,快速沖往三十幾里外的大龍堡,進行實地考察。

    ……

    大龍堡。

    這里是莫氏土司修建的一個大型軍事堡壘,兼軍營。

    莫氏土司造反的時候,最多超過八萬大軍駐扎過大龍堡。

    當時修建大龍堡,北上可以進攻貴州,西進可以攻打昆明府。

    鎮南公爵宋缺其中有一戰,就是在大龍堡打的。

    宋缺五萬大軍是進攻方,莫氏三萬大軍是防守方,結果七天時間,宋缺就攻破了大龍堡。

    如今,這個軍營堡壘,已經荒廢了近十年了。

    半個多小時后,杜變就沖進了荒廢的大龍堡。

    進入大龍堡之后,杜變不由得微微皺眉。

    這個軍營堡壘確實足夠大,超過了四五千畝,甚至超過了一般的小城池,畢竟這里最多駐扎過八萬大軍。

    但是有幾個不利點。

    首先,當時莫氏修建大龍堡不是不是扼守某個關卡,而是為了進攻,而且還是一個最重要的物資中轉地,所以才選擇了這片壩子地。

    這里的地勢非常平坦開闊,甚至比富州城還要開闊,一眼望去縱橫十幾里的平地。

    所以這片地區非常適合大規模用兵,厲氏的三十萬大軍在富州城外很難展開,但是在這里可以充分鋪開,這對杜變有些不利。

    其次,這個大龍堡雖然足夠大,完全裝得下杜變的五萬大軍。但畢竟是一個巨大的營寨,而不是一座城池。

    雖然有寨墻,而且還算堅固。

    這寨墻是泥土壘成的,然后內外用粗大的木頭夾住,寨墻的厚度雖然比不上城墻,但也有兩三米左右。

    關鍵的缺點是這寨墻太矮了,富州城的城墻還有*米高,而這大龍堡的寨墻僅僅只有五米高。

    而且畢竟荒廢了近十年,所以這里的很多堡壘已經破損了。

    許多木頭房子已經倒塌了,剩下的很多也開始漏水發霉。

    總之這里的防御力,遠遠不如富州城,在這里進行決戰,遠沒有富州城來得輕松,那里畢竟是一座堅城。

    不過大龍堡也有一個優勢,那就是背靠大山,而且寨墻是一個圓弧形,所以只需要防守一面就可以了。

    當然這也導致整個寨墻非常長,足足有八里長。

    另外還有一個優勢,整個大龍堡因為依山而建,所以地勢相對下面的平地更高一些,可以居高臨下。

    雖然有各種不利情況,但至少可以將決戰提前四五天。

    對于杜變來說,時間最重要。提前一天就可以能改變百色城的命運,提前四五天可以改變幾十萬人的命運。

    定下來了,決戰地點就在大龍堡。

    杜變馬鞭猛地一抽道:“下令傅紅冰,率領四千騎兵保護輜重隊趕來大龍堡。然后命令那些巨漢和奴隸,抓緊一些時間休整大龍堡,迎接大決戰的到來。”

    “是!”這支巨狼斥候騎兵領命,飛快地朝著傅紅冰保護的輜重隊沖去。

    而杜變飛快返回富州城。

    ……

    杜變率領的隊伍騎著巨狼坐騎,速度非常快,僅僅一個多時辰后,就進入富州城內。

    “留下兩千武士,鎮守富州城!”

    “記住重點是鎮守糧庫,富州城內每天只開放上午一個時辰時間讓民眾領取糧食,剩下所有時間有任何人出現在街面上,格殺勿論。”

    “一旦厲氏大軍分兵來攻打富州城,你們兩千武士立刻退走,全速返回百色城。”

    “城中民眾膽敢作亂者,格殺勿論!”

    杜變下了一連串命令!

    絕世地下城的一名少城主,被杜變留下來鎮守富州城,聽了杜變的命令后,他立刻單膝跪下道:“謹遵主君令旨。”

    然后,杜變率領四萬三千大軍,浩浩蕩蕩離開富州城,前往一百五十里外的大龍堡。

    ……

    三十六小時后!

    杜變率領的四萬三千大軍進駐了大龍堡,而傅紅冰四千騎兵保護的輜重隊,在幾個時辰前一個入駐。

    此時,整個大龍堡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工地。

    幾千個奴隸休整寨墻,一千個巨漢正在伐木。

    杜變登上了寨墻,開始了一項最最重要的工作,安置火炮。

    有必要的話,真是要在寨墻上修建臨時炮臺。

    大龍堡四千多畝,弧形的寨墻超過四千米,七十門十二磅的火炮,正好間隔五六十米一門炮,這個密度已經算可以了。

    此時杜變不由得心疼那一百三十門六磅火炮,可惜全部毀掉了啊,不然兩百門火炮就更加威猛了。

    很快,杜變就定下了七十個臨時炮臺的地點。接下來需要動員上萬人,依靠著寨墻修建這七十個臨時的炮臺。

    整個大龍堡巨型軍營堡壘如火如荼,杜變率領幾萬大軍,正在進行最后的準備。

    站在墻頭上,俯瞰下面大片的開闊空地,幾天之后這片巨大的空地,就會被厲氏的幾十萬大軍布滿。

    傅紅冰道:“主君,這片地勢實在太開闊了,足夠幾十萬敵軍鋪開,對我們的防守非常不利。”

    是啊,超過幾十平方公里的平地。當時莫氏為了練兵,屯兵專門挑選的地點。

    “我知道。”杜變道:“但我必須和時間賽跑,無法在富州城內進行大決戰。有這么一個巨型營寨,總好過于空地野戰。”

    傅紅冰道:“需要在寨墻面前挖壕溝,堆建障礙物嗎?”

    之前和厲婠婠的大戰,百色城前的那些障礙物,就立下了巨大的功勞。

    想了一會兒,杜變搖頭道:“不用了,就這么一馬平川吧。”

    因為對敵人最大殺傷力的,還是霰彈。如果有了障礙墻和壕溝,那只能便宜了敵人,可以進行躲避。

    時間不斷流逝。

    杜變大軍爭分奪標,修建七十個臨時炮臺。修建寨墻,準備戰斗物資。

    空氣中緊張得幾乎都要凝固了。

    ……

    厲氏主力大軍三十萬營地。

    延綿幾十里,軍營一眼望不到頭。

    王太子厲湛心中無奈,其實云南和廣西這種地方,根本不適合幾十萬規模的行軍。

    但是沒有辦法,國王御駕親征了,必須威勢驚天。

    而且這一戰不但要消滅杜變主力,要拿回富州城和百色城,而且還要占領半個廣西。

    厲如海一直說的一句話,杜變是一頭出山的乳虎,畢竟用盡全力將他消滅。

    所以出動了三十萬大軍,真正的殺雞用牛刀。

    厲如海是充滿個性的,按照慣例,君主和太子總要有一個留守王城的,但是他沒有,而是讓自己的妻子留守王城。

    進入了國王大營,厲湛見到父親厲如海手中拿著一份情報,而且臉色非常意外驚詫。

    王太子厲湛道:“父王,何事?”

    厲如海將情報遞過來。

    王太子厲湛接過之后,頓時不敢置信嘶聲道:“杜變瘋了嗎?他腦子進水了嗎?他好不容易拿下來的富州城不呆,竟然率領主力大軍進駐大龍堡?”

    他真的無法想象?

    “富州堅城,易守難攻。杜變不在那里等著和我們決戰,反而主動湊上前來,選擇在大龍堡和我們決戰?”厲湛道:“那個地方地勢平坦開闊,最適合我們這種超大規模軍隊鋪開進攻。而且這是荒廢了快十年的軍營堡壘啊,寨墻是泥土和木頭的,不到兩丈高而已啊。”

    大炎國王厲如海點了點頭。

    王太子厲湛道:“當年莫氏三萬大軍守大龍堡,宋缺率領五萬大軍攻打,僅僅不到十天就攻破了啊。而如今杜變只有不到五萬大軍,我們有三十萬大軍,足足六倍多的兵力,攻破這么一個荒廢近十年的軍營堡壘,不是輕而易舉嗎?”

    拿起一杯茶飲下,王太子厲湛道:“父王,這是為什么啊?”

    厲如海道:“宣城侯和袁天兆的十二萬大軍正飛快撲向百色城,杜變想要和我們提前決戰,這樣他才有足夠的時間返回救援百色城。”

    王太子厲湛道:“他,他還想打贏我們三十萬大軍?這個人已經瘋了,徹底瘋了。”

    旁邊一位老者道:“太子殿下,厲如龍和阿布斯都敗了。”

    王太子厲湛道:“阿布斯五萬大軍大敗完全是自取滅亡,有足夠的情報顯示,是他自己的火油發生了爆炸,燃起了驚天大火把自己的軍隊全部燒死了,杜變再趁機殺出消滅之。”

    接著,王太子厲湛道:“大祭師,你難道覺得我們三十萬大軍無法消滅杜變區區四萬多大軍嗎?”

    那名老者道:“那自然是十拿九穩,我只是想說盡管我們有無比巨大的優勢,但太子殿下還是不要輕敵。”

    不管是厲如海,厲湛,還是這位大祭師,根本完全想不到任何杜變不滅的理由。

    首先,杜變大軍已經經過兩場激戰了,接著又行軍一百多里。

    最關鍵是堅城不守,反而選擇在一個破軍營大寨決戰。簡直是把天時和地利都拱手讓給了厲氏。

    三十萬對四萬多。

    別說是杜變,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杜變。

    王太子厲湛道:“父王,要不要分兵攻打富州城,斷絕杜變的退路?”

    厲如海搖頭道:“他還有退路嗎?”

    次日,厲如海一聲令下。

    三十萬大軍拔營,浩浩蕩蕩朝著大龍堡撲去。

    ……

    三日之后,百色城頭!

    “轟轟轟轟……”

    大地再一次顫抖,距離上一場大戰的結束才過去三個多月。

    百色城再一次迎來了兇惡的敵人。

    宣城侯陸展的七萬大軍,浩浩蕩蕩,兵臨城下。

    “清君側,誅奸臣,殺杜變!”

    “清君側,誅奸臣,殺杜變!”

    ……

    大龍堡內,一片寂靜。

    方圓幾十里內的飛禽走獸,仿佛都逃得無影無蹤,或者正躲在自己的窩內瑟瑟發抖。

    七十個臨時炮臺已經修建完畢了。

    七十門十二磅的大炮,已經全部安放在炮臺上。每一門火炮有五個火炮手,十名武士。

    一萬多最最精銳的武士,站在四千多米的寨墻之上。剩下三萬多名武士,整整齊齊在寨墻之后列陣。

    盡管有幾萬人,但是沒有人發出聲音,甚至連咳嗽都屏住了。但是,呼吸聲,心跳聲怎么也止不住。清晰的心跳聲,清晰的呼吸聲,更加顯得空氣的安靜和壓抑。

    今天的天氣也不好。陰沉沉的,空氣的濕度很高,極度的悶熱。九月的天,還是這么熱。

    “轟轟轟……”

    忽然,天上傳來幾聲悶雷。杜變望著天空,烏云壓頂,遮住了太陽。

    千萬不要下雨啊。

    而空氣真的已經凝固得要滴出水了。

    寨墻上的一萬多名武士,依舊筆直站立,一動不動。

    幾百名炮兵,無聲無息擦拭著炮筒,一遍又一遍檢查火藥。

    忽然,杜變身體猛地一陣,眼睛猛地一縮。

    來了,來了……

    一條黑龍,從遠方出現了。

    厲氏的主力大軍來了,整整三十萬!

    “砰砰砰砰……”

    這條黑龍越來越長,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整個大地,開始顫抖,顫栗。

    “嘎嘎嘎嘎嘎……”

    忽然,幾千只上萬鳥猛地從樹林中飛出,黑壓壓布滿了天空,片刻間逃得無影無蹤。

    剛才它們只是躲在窩里面不敢發出聲音,此時見到厲氏的幾十萬大軍,也害怕得全部逃了。

    三十萬厲氏大炎王國的大軍,如同黑暗的巨獸,不斷逼近,逼近。

    天上的烏云,越壓越低。

    天空越來越黑暗。

    沒有一絲絲風。

    “轟,轟,轟……”

    一陣又一陣的悶雷。

    ……

    三個時辰后!

    厲氏大炎王朝的三十萬大軍,真正到了大龍堡前。

    這是杜變第一次見到三十萬大軍的樣子。

    鋪開之后,真的是如同黑色的汪洋大海,無邊無際。

    縱橫幾里的地面上黑黑壓壓,全部是軍隊。

    三十萬大軍的面積,甚至遠遠超過了四千畝的大龍堡,仿佛一個無比巨大的黑暗巨獸,可以一口吞噬整個大龍堡。

    這個遮天蔽日的畫面,大炎國王厲如海甚至也是第一次見。

    因為以前不管是集結,還是行軍,都是分為幾個集團進行的,三十萬大軍還沒有全部集結在一起過。

    他的內心,無比的豪邁。

    大丈夫當如是!

    他感覺到自己掌握了毀天滅地的力量,這幾十萬大軍就如同巨龍,足夠讓他顛倒乾坤,掌握日月和星辰。

    比起這幾十萬大軍,他縱橫無敵的武功又算得了什么。

    “推,推,推,推……”

    上萬名大力士,拼命大吼著,推動著二百具巨型投石機,艱難地前進著。

    整整半個多時辰后。

    二百多具巨型投石機,推到了大龍堡寨墻的四百米距離處。

    “大軍,進!”

    一聲令下,幾十面令旗同時揮舞。

    厲氏幾十萬大軍,上百個方陣,浩浩蕩蕩,整齊前進。

    “止!”

    最前沿的大軍,在距離大龍堡寨墻四百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幾十萬大軍,成為一個黑色的圓弧,將整個大龍堡包圍得水泄不通。

    王太子厲湛來到國王厲如海面前單膝跪下道:“父王!”

    厲如海親自將一面黑色的火焰令旗交給了王太子厲湛。

    厲湛接過令旗,然后登上了十幾米的木制高臺,大吼道:“所有投石機,預備!”

    頓時,兩百多具巨型投石機,全部張開!

    大龍堡寨墻的高臺,杜變高高舉起令旗道:“所有火炮,預備!”

    他的內心無比的激動!

    十二磅的大型火炮,第一次出現在大寧帝國的戰場上。

    他杜變,要創造歷史,改變歷史了。

    七十門十二磅的大型火炮,在幾百名火炮手的操作下,完成了第一次瞄準。

    王太子厲湛大吼道:“放!”

    “嗖嗖嗖嗖嗖嗖……”

    二百多具投石機,瘋狂地咆哮著,將一百斤的石彈猛地彈射而出,在空中呼嘯著,朝著大龍堡狠狠砸去。

    杜變大吼道:“放!”

    “轟轟轟轟轟……”

    七十門火炮,猛地一陣嘶吼。

    這一刻,真正的驚天動地。

    可怕的火焰沖出了炮口。

    二百枚十二磅的實心炮彈,以驚人的速度,如同黑暗閃電一般朝著厲如海的大軍射去。

    “嗖嗖嗖嗖嗖……”

    空氣中響起了尖銳的呼嘯聲,刺耳恐怖。

    僅僅瞬間……

    這二百枚炮彈,無比兇猛激射入了厲如海大軍陣中。

    瞬間,摧枯拉朽!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