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知知鳥帶著藍光,飛躍在龍界上空,隨后一份紙張落下。. .

    “袁真想要害我,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知知鳥上刊登內容。”他倒是有些期待,不知袁真會怎么說,或許會說他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

    看著知知鳥內容。

    果然,袁真出手了。

    “域外界最大邪魔林凡,將我正道山茅仲殘忍傷害,此等邪魔理應斬殺,在此我袁真號召世間正道之士共同討伐此人。”

    知知鳥上寫了很多內容,不過他也沒全部看完,不就是想找人一起殺他嘛,還能看什么。

    “爛,真是爛的可以啊。”

    他終于明白,以他的能力能夠成為知知鳥宗師級撰寫者,因為這些家伙,完全就是二愣子。

    看看袁真撰寫的,都是什么玩意,從頭到尾,就一直喊打打殺殺,根本就沒有一點感情渲染。

    他要是能夠瞎編出,我將幼兒無情碾壓死,他都服了對方有拉仇恨的能力。

    至于現在,就跟無病呻吟一模一樣。

    除了袁真身邊的人,會加入討伐大軍,外界的人,恐怕還真沒神經病加入。

    不過,有一篇內容吸引他的注意。

    這跟他有關系。

    “花宮被一女一孩童破滅,花娘娘不敵孩童,帶著仆人逃離。”

    林凡蹙眉,這內容有點意思,花娘娘竟然被人給打跑,這倒是有些不可思議,花娘娘是域外界道境最巔峰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孩童給打跑。

    不用看也知道,這帶著孩童的女子,應該就是柳若塵。

    “那娘們到底得到什么機緣,竟然一飛沖天,有些驚人。”林凡琢磨著,愣是沒想明白,這孩童到底是從哪里得到的。

    柳若塵為了復仇,找人借精生子,弄出個怪胎不成?

    這問題,倒是需要好好琢磨,哪能知道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當繼續看下去時,又有一篇內容引起注意。

    “林峰主我是混亂,柳若塵帶著那孩童很是強大,正在尋找你的蹤跡,你要小心。”

    這是混亂刊登的內容,沒想到這家伙還能有心通知,倒是不錯。

    “這就很有意思了。”林凡指尖敲著桌面,倒不是害怕,而是在想該怎么解決,正道之主那里還需要去一趟,但是這柳若塵又跳出來蹦噠,他很想看看這柳若塵能蹦噠出什么玩意來。

    這時,知知鳥內容上有留言。

    大致看了一眼,暫時沒遇到熟人,但都是對這件事情抱有好奇心。

    花娘娘被鎮壓打跑,實在是驚人,甚至不敢置信,那小娃娃到底是什么能耐,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實力,這肯定是見鬼了啊。

    不過對明白人來說,他們明白,這事情應該是真的。

    巨靈族被滅族,引起大動靜。

    傳言也是一女一個小孩做的。

    此時,林凡起身,他要離開龍界,去正道山,這家伙太煩,最近積分不怎么夠,也能好好的刷一波積分。

    至于功法,他已經在龍界挑選到一門還算可以的功法。

    當然,跟《始魔經》相比較起來,還有很大的差距,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但無所謂,他只想積累底蘊,一門功法不夠,那就多幾門。

    幾門還不夠,那就幾十門。

    “林峰主,你要走了?”龍界老祖睡不著,坐立不安,也就在外面等待著。

    他害怕,這林峰主現在轉身一變,成為龍界明皇老祖貴賓,身后站著老祖呢,就算是他,也得罪不起。

    “怎么?舍不得我離開?”林凡準備騰空而去,見老祖走來,他倒是笑著問道。

    龍界老祖猛的驚愣,這話有些不得勁,舍不得嗎?那肯定是求之不得,但要是說的太直白,恐怕也不太好。

    “林峰主,這肯定了,你是咱們龍界明皇老祖的貴客,老夫怎么舍得你離開,你說是吧。”龍界老祖笑著,只是這笑容,有點尷尬。

    “算了,不逗你了,看你這表情,都被嚇成什么樣了。”林凡擺手,直接騰空,遁入虛空,消失的無隱無蹤。

    龍界老祖抹掉額頭汗水,慶幸的很,終于走了,不然他都不安心啊。

    日天身為林凡的大弟子,在敖敗天眼里,地位那是嘩啦啦的漲幅著。

    他已經接到老祖的消息,自己那塑料兄弟竟然成為龍界的貴賓。

    這消息,他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怎么好端端的,就爬的這么快,眨眼間,就順溜到貴賓層次呢?

    那豈不是說,他在塑料兄弟面前,都不能翻身,而且他那徒弟,自己也得轟著了。

    不由,他有些傷感,他的龍生不應該是這樣的。

    “敗天啊,我那崽子什么情況,怎么就被那孽子給揍了,你怎么就沒處罰呢。”同族找來了,要為自己兒子討個說法。

    如果是先前,他肯定會拍著胸脯說‘放心,這事交給我了’。

    但是現在,他也沒辦法,“來來,我跟你說,這事你別想了。”

    隨后,他將塑料兄弟的情況說出來,驚的那同族面色驚變,灰溜溜的跑了,臨走時,還喊著。

    “看我回去怎么教訓那崽子,竟然這么多人欺負一個。”

    敖敗天瞧著,搖著頭,這事吧,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以后這孽子,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

    “正道山,那就好好玩玩。”林凡穿梭在虛空中,事情有點多,都快忙不過來。

    柳若塵那娘們強勢的跳出來。

    袁真這家伙,也想找自己報仇,想想還真是都湊到一塊了。

    不過,他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不知過了多久。

    他還在抱怨正道山怎么這么遠,突然下方傳來聲音。

    “你們這些邪魔妖道,還不束手就擒,今日我們身為正道山弟子,就要除魔衛道。”

    下方,幾名年輕人,手持兵器,光華激射,跟一頭渾身散發著陰暗氣息的男子戰斗在一起。

    場面浩蕩,打的塵土飛揚。

    “你們這些小東西。”陰暗男子,冷笑連連,出手間,渾濁的氣息化為恐怖的力量籠罩而去。

    砰!

    砰!

    正道山弟子猛的撞向樹木上,大量的鮮血咳出,眼眸驚駭,仿佛是沒想到,這邪魔竟然這么恐怖。

    他們這么多人,竟然都不是對手。

    “嘿嘿,你們這些小東西,還真以為人多就有用嗎?我只是陪你們玩玩而已。”陰暗男子冷笑著,一步一步的朝著對方走去。

    “等會我該怎么調教你們呢?是將你們切成一塊塊,還是慢慢的折服死,這問題,很是讓我為難啊。”

    陰暗男子很為難,不知道該怎么辦是好。

    砰的一聲!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地面,砸出一道深坑。

    林凡扭著脖子,看著躺在那里家伙,“你們是正道山的弟子?”

    此時,不斷吐血的領頭弟子,看著林凡,不知道他是誰,但看上去應該不是跟邪魔一路的,隨后點頭,“是,我們是正道山弟子,你身后那人是邪魔,為了修煉邪功殘殺一千三百多人,今天被我們抓到,只是沒想到……”

    “咳咳!”

    話還沒有說完,就開始咳血。

    “喂,小東西,你又是哪里來的?”陰暗男子慢慢的靠近林凡,眼中閃爍著戲謔之色,“我可不是被他們抓到,而是故意吸引他們過來而已,域外界融合后,人口實在是太多了,殺都殺不完,簡直就是修煉邪功最佳場所啊。”

    他站在身后,笑的很陰沉。

    “小心。”正道山弟子,驚呼著,他們栽了,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恐怖,實在是驚人。

    陰暗男子瞬間出手,要將林凡的腦袋給擰下來。

    只是,剎那間。

    驚變發生。

    砰!

    陰暗男子,低頭看著胸膛,不知何時出現了大洞,隨后緩緩的抬頭,看著林凡,仿佛是不敢置信一般。

    林凡對著陰暗男子額頭一彈,砰的一聲,腦袋瞬間炸裂。

    一團血肉灑滿周圍。

    正道山弟子們驚駭的看著林凡,隨后一個個臉上浮現笑意,他們得救了,沒想到對方的實力如此強大,抬手間,就將邪魔斬殺。

    “兄臺,在下正道山三品弟子周玉明,多謝兄臺救我們。”周玉明抱拳,感激萬分。

    “咦,兄臺,你這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時,林凡上前,在他們身上摸索著,拿他們的儲物戒指,還有拿儲物戒指。

    “兄臺,有話好好說,咱們別扒衣服行不行。”

    周玉明驚呼著,他被弄懵了,都有些看不懂,這是什么情況。

    對方將邪魔斬殺,在他們看來,那是救命恩人,可怎么眨眼間,就開始扒他們衣服了,這說不通了吧。

    “別亂動,本峰主不殺你們,看你們模樣,還算不錯,就是你們正道之主袁真,有些太陰險,本峰主前來,看看他能怎么滴。”

    收刮勝利品的套路,熟悉的很。

    周玉明驚愣,抬頭看著對方,他沒想到對方是來找是他們宗主袁真。

    “看什么?有什么奇怪的,你們宗主修煉邪功,倒是反咬本峰主一口,還真是賤的可怕,甚至還在知知鳥呼喚人來討伐本峰主。”

    “不過呢,本峰主也不是那種喜歡麻煩別人的人,你們趕緊回去,告訴袁真,我來了。”

    林凡將他們扒的干干凈凈,連個褲衩都沒留。

    周玉明捂著褲襠,懵神的看著林凡。

    “你至少給我們留一件衣服啊。”

    林凡瞧了他們一眼,直接離去。

    來到正道山,不急去拼命,最近宗門險地不是很多,得弄點回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