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搬家?”

    林凡瞧著青蛙。『→お℃..

    而青蛙也很嚴肅的看著林凡。

    青蛙說的實話。

    雖然還不清楚,等那一方世界降臨,天帝等人能不能進來,但絕對會來一波恐怖的襲擊。

    天帝之威,浩瀚如海,但心胸不咋滴,有仇必報,方解心頭之恨。

    “真那么恐怖?”林凡問道。

    青蛙點頭,“恐怖。”

    “我不是對手?”林凡再次問道。

    青蛙愣神,這問題是送命題,回答的不好,要悲劇。

    現在雖然是談論正事,但要是回答的不好,以他對亡命之徒的了解,少不了一頓暴揍。

    就算沒有暴揍,那肯定也得羞辱一番。

    為了自身的安全,這問題必須穩住才行。

    “主人,這怎么可能,以主人的實力,那育九元還不是來送死的,不過,主人肯定也不可能經常守護我們啊,要是哪天主人不在,宗門無人抵擋,那豈不是砧板上的魚肉。”

    “不僅僅別人舍不得離開主人,就連蛙蛙也舍不得啊,哪怕死,那也得死在主人的懷抱里啊。”

    青蛙淚流滿面,眼淚說來就來,沒有半點猶豫。

    這功力早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說的好,蛙蛙,你讓我很是感動啊。”林凡將青蛙抓起來,平放在眼前,“有點道理,好,搬家吧。”

    他感覺,還是搬家穩妥點。

    當然,他必須為自己辯論一下。

    他可是一點都不怕的,就是擔憂會影響到宗門而已。

    說不定還真能跟青蛙說的那樣,他要是不在宗門,那大帝真的派人來平推,還真能出事情。

    反正源祖域很大,換個方位也沒什么問題。

    搬家嘛,很簡單的事情,又不是很復雜。

    “呼!”青蛙松了口氣,終于將這亡命之徒給說通了。

    怎么能硬杠,雖然不知何時降臨,但冥冥之中,有種預感告訴他,很快,真的很快了。

    “主人,你去哪里?”青蛙見亡命之徒轉身離去,急忙問道。

    必須搬家,他舉雙手贊成,現在就搬。

    他的修為還沒恢復過來,想要自保,還需要很久,可能趕不上強者降臨。

    “開宗門大會,搬家。”林凡頭也不回說道。

    咚咚!

    鐘聲響起。

    各自忙碌的弟子們,疑惑望去。

    “出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但應該是有事情,我們去看看。”

    弟子們匯集在一起,朝著宗門大殿涌來。

    “徒兒,怎么了?”事情剛解決,就召集弟子,天須倒也是疑惑的很。

    “老師,咱們搬家,這地方不太安全,柳若塵背后黑手,記住這里了,將來徒兒要是不在,可能會出事。”林凡說道。

    真要說,他其實是一點都不怕。

    但忍受不住一直待在宗門的苦悶。

    真要是被青蛙說中,他不在的時候,別人干上門,那不是連哭的機會都沒有嘛。

    所以,搬家那是明智的選擇。

    天須自然知道徒兒說的是什么,輕微點頭,“徒兒,你來處理就好。”

    如今,宗門上下,自己的寶貝徒兒已經能夠做主。

    這等事情,本是大事,放在以前,可不是一人所能做主。

    但現在這情況,徒兒護道炎華宗,折服所有人,所以他的決定,一般不會有任何人拒絕。

    很快,弟子們都到了。

    “參見長老。”

    “參見師兄。”

    弟子們高呼著,他們抬頭望去,師兄站在那里,那肯定是師兄有事情要說,所以他們挺直腰桿,認真聽取師兄的講話。

    “嗯。”林凡點頭,“各位師弟,師妹們,下面要說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宗即將搬離這里,去另一個地方。”

    這是一件大事,但是弟子們聽聞,也就稍微詫異,反倒是沒有多大的反應。

    “是,一切聽從林師兄吩咐。”弟子們高呼著,完全服從,沒有詢問那么多。

    “嗯?真的要搬家?”火融詫異,“我們在這里不是蠻好的嘛。”

    “好個屁,聽我徒兒的就是,你哪這么多話,不要東西了?”天須瞪了一眼,火融師弟讓人失望,廢話太多,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選擇。

    火融砸吧著嘴,拿人家手軟,吃人家嘴軟,硬氣不了,只能保持沉默。

    “老師,現在就搬家,同時讓打手堂的人,將各處城池搬走,確保沒有子民遺留。”林凡琢磨著,搬家的工程量并不大,很輕松。

    就是那些子民需要一個不漏,要上點心。

    “徒兒放心,為師親自負責這件事情。”天須點頭。

    柳若塵幕后黑手,他已經看到,的確很強,徒兒搬家并無道理,以防萬一嘛。

    當然,等徒兒將那幕后黑手給碾壓,他們還是能搬回來的。

    “好了,各位師弟師妹們,都站好了,現在就搬家。”

    話音剛落。

    林凡騰空而起,漂浮上空,功法全開,身軀猛的拔高。

    他現在的肌肉就跟一塊塊巨石,堅硬散發著光澤,隨后伸出手,五指間冒出力量絲線,如同花朵綻放,以一種弧度,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以現在的力量,搬運炎華宗,輕而易舉,沒有多少難度。

    轟隆隆!

    劇烈的震動。

    喀嚓一聲!

    地面崩裂,在他精準的控制下,力量切開地面,與大地分離。

    同時,周圍的險地全部包裹進來。

    范圍龐大,如此強悍的力量,自然是震驚了許多人。

    “這力量恐怖。”火融驚駭,僅憑一人,就將整個炎華宗搬走,這能耐,也太嚇人了吧。

    “起!”

    林凡低吼一聲,直接將炎華宗抓起,隨后飛到下方,單手支撐。

    “都站好了,我們走了。”

    隨后朝著遠方襲去,而原地,則是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坑。

    不少弟子來到邊緣,看到下方的情況,都張大了嘴,不敢置信,深坑,深不見底,恐怖驚人,實在是太嚇人了。

    天須飛到徒兒身邊,“徒兒,咱們這要挑選什么地方?”

    “老師,肯定都挑選一個好地方啊,有山有水,那才好,到處看看。”林凡說道。

    這不是跑路,而是換個地方,放松一下心態。

    他林凡是那種跑路的人嗎?

    那肯定不是了。

    不能隨意誣陷人。

    青蛙欣慰,這亡命之徒到底還是有點腦子。

    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亡命之徒竟然敢跟育九元硬杠,倒是驚人的很哦。

    育九元跟他沒有多大的仇恨,也沒多大的關系,但他知道,這家伙就是一個渣渣。

    卑鄙,無恥,陰險,狡詐。

    當然,他的來歷也許別人不知道,但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吹牛,那里所有排的上號的人,所有來歷他都摸的透透。

    育九元沒有成為天帝之前,甚至沒有成為真正的強者前,是一名人人不恥的采花大盜。

    不過真是走了狗屎運,源祖深淵大爆炸,外圍噴出驚人遠古密藏。

    別人得到的,都是毫無靈性的遠古之物。

    他倒好,竟然獲得一門遠古法門。

    搖身一變,成為禁上天帝育九元,還風光回去,將被他采摘的女子全部納為妾侍。

    不服從的,基本就人間消失。

    所以,這亡命之徒惹了這育九元,他的建議就是搬家,遠離此地。

    “老師,那地方不錯,有山有水,空氣還很新鮮,首選之地。”林發盯向前方,目露喜色,好地方,就那里了。

    林凡五指一捏,將那一塊空地,連根拔起,所留下的深坑,跟撐在手里的宗門一樣大小,隨后控制宗門,緩緩墜落。

    完美的吻合,沒有一絲空隙。

    “哇,師兄好厲害。”

    宗門弟子們大驚,興奮的面色赤紅。

    他們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搬家,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都無法相信。

    “我跟他的差距,一輩子都無法追上啊。”萬中天抬頭,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神情有些沒落。

    他不是心甘情愿認輸的人呢。

    但是在巨大的差距前,真的無法追趕。

    “中天,別想那么多,現在不是很幸福嘛。”周小玉來到萬中天身邊說道,同樣看著虛空,那散發著耀眼之光的身影。

    “嗯。”萬中天點頭,沒有在想那么多。

    讓一個男人安穩下來,那就是給他找個媳婦。

    雖然,林凡是單身狗,但是深諳此道。

    瞧瞧,道天王媳婦有了,孩子有了,瞬間老實,不想那么多。

    曾經的萬中天是多么喜歡跳蹦的人,可看看現在,也是老實的很,雄心壯志都被磨滅了啊。

    “打手堂,跟我來一些人。”林凡托浮挖出來的地面,準備帶回去,填充原本的地面。

    打手堂里的道境巔峰強者,更深層次的得知林凡的實力。

    那種無可匹敵的力量,已經讓他們沒有一點反抗的余地。

    甚至,有的還有些慶幸。

    感覺是加入了某個不得了的宗門。

    一直忙碌到即將夜晚。

    炎華宗終于換了個地方。

    對于子民們來說,宗門真是不錯,不管去哪里,都帶著他們。

    無敵峰。

    “師兄。”呂啟明從遠方走來,有話想說。

    “呂師弟,你是不是有話要說?有什么就說吧。”林凡開口。

    “師兄,宗門已經搬走,王浮師弟要是回來,找不到宗門怎么辦?”

    他倒是不介意宗門搬離,只是有的師弟,還有一些峰主在外,突然發現宗門沒了,肯定會很慌。

    林凡笑著,“放心吧,這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有人在那里等待,不要太操心。”

    “沒事就早點休息去,我得去密室。”

    呂啟明點頭,“是,師兄,你也早點休息。”

    “嗯。”

    林凡朝著密室走去。

    他要好好研究一下自身的情況。

    ps:謝謝,復活幣也救不起來了,大佬打賞的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