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別看他對這收的徒兒不怎么上心。『→お℃..

    其實已經是特別的放在心上了。

    他的套路講究的就是放養形式,在這種環境里培養出來的弟子,才能成為強者。

    當然了,要是弟子成為弱者,他也無所謂,靠他這當老師的,還能被人欺負不成?

    不過,這要是成為強者,以后他這臉上也是有點面子。

    瞧瞧自己,如今多么的讓老師自豪。

    所以,他也想體驗一下。

    “日天,既然你已經選擇好道路,那只能靠你自己走下去了,如果哪一天真的遇到天大的麻煩,老師建議你當場求饒,能夠支撐見到老師。”林凡說道。

    該慫的時候,還是必須要慫的。

    畢竟,不是人人都像他一樣如此霸道。

    “是,銘記老師教誨。”日天恭敬點頭,完全將話聽在耳里。

    林凡滿意的點著頭,徒兒還算不錯,對自己也是尊敬。

    時間也差不多。

    該離開了。

    “那好,為師就先走了,好好修煉,這些丹藥你留著,自己修煉時慢慢用。”

    林凡出手很是大方,看的敖敗天一愣一愣的,這特么的果真是土豪啊,哪怕是龍界也絕對不可能像這樣培養族人。

    至于那些曾經有緣成為林凡弟子的小子們,看的眼睛通紅,甚至都有想死的心了。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阻攔了他們抱上大腿之路,竟然讓這家伙一飛沖天。

    好氣啊。

    “恭送老師。”日天不舍,除了母親,也就這見過幾次面的老師對他最好。

    雖然老師說話不是很好聽,但他知道,老師對他是很關心的。

    他偷聽過敖敗天跟被人吹牛時說的話,說他老師不會說話,在外面很容易被人砍死。

    他心里暗自發誓,一定要好好修煉,將來能夠保護老師,讓老師不被人砍死。

    龍界深處,明皇老祖淡定的很,他早就得知林峰主前來。

    甚至都已經做好迎接聊天的準備。

    可是現在,聽到林峰主要走,頓時驚呆了。

    什么情況?

    來到龍界還沒有跟他這明皇老祖交談,就要撤退,那過來是看誰的啊,就是來看那便宜的徒弟不成?

    “我的天,還真的要走?不行,必須攔住。”

    明皇老祖感受著外界的情況,發現林凡要走,趕緊傳音道。

    “林峰主,請留步。”

    林凡都特么的準備離開,去別的地方逛一圈,他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降臨者們實在是讓人失望。

    都特么的等多久了?

    連個泡泡都沒有。

    莫非真的要逼他,想辦法,尋找到去上界的路,直接主動殺進去不成?

    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但要是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他并不介意這么干。

    “明皇老祖,你干嘛?本峰主現在很忙,如果有事就說,要是沒事,我可沒功夫,跟你瞎嘮嗑。”

    以前的明皇老祖還有點神秘感。

    但現在,那是一點神秘感都沒有了。

    這說直白點,那就跟美女穿著衣服,身材很好,誘惑比較大,但突然脫光了,發現也就那樣,還有點下垂。

    那神秘感就沒了。

    屬于見光死的那種。

    而明皇老祖就是這種類型。

    明皇老祖要是知道林凡將他跟美女脫掉衣服一樣相比,恐怕非要跟他拼命。

    龍界眾人,都能夠聽到這聲音。

    心情有些復雜。

    這龜兒子竟然這么不給明皇老祖面子,那不就是在打他們臉嘛。

    就算那些老祖們,也都嘆息一聲,雖說不高興,但沒人敢放肆。

    “哎,林峰主,來都來了,何不如見一面。”

    明皇老祖對林凡也是有點無奈了。

    還真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不給面子的家伙。

    就算是以前,他都沒有見過。

    如今,就是這么不給面子的人出現了,他還沒任何辦法。

    敖敗天沉默不語。

    無敵世間的龍界,終于慫了。

    這不是他所了解的龍界啊。

    “算了,給你一個面子,你要銘記在心才行。”林凡停下腳步,也沒多說廢話,也算是赴約去了。

    地底深處。

    一條不知深淺的龍尸靜靜的躺在那里。

    但如今這條龍尸,已經不是林凡初次見面時,所看到的那樣,而是每一片鱗甲都如同復生一樣,熠熠生輝。

    甚至,如果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這每一片鱗甲表面,有一圈圈紋路旋轉,仿佛是一個無窮的輪回,永遠都無法接觸到終點。

    平靜的虛空,有微弱的喘息聲。

    很快,有波紋擴散。

    林凡出現,看向周圍,發現景色非凡。

    有一輪巴掌大小的烈日高掛空中,同時周圍還有不少植物盎然生長。

    “不錯啊,有一段時間沒來,你這環境搞的很是舒服。”林凡笑著說道。

    不過,他感受到這里面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域外界巔峰。

    “哈哈,林峰主說笑了,本祖也是近日才慢慢恢復過來,曾經凝練的世界,如今也只剩下這冰山一角,還無法施展,只能看看,回憶過去而已。”明皇老祖謙虛道。

    他這話,暗藏玄機。

    也是想讓林凡繼續追問下去,比如問一句,回憶過去?你的過去是什么樣子的,這又是什么?

    只要林凡詢問,他就已經做好準備,在對方面前好好的裝一波。

    讓現在的年輕人知道,姜還是老的辣。

    沒有經歷過時間的洗禮,是無法明白,走到他們這第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

    “嗯,回憶也是老年人一種感悟,曾經過去都已經過去了,時代不同,該是新一代人大展拳腳的時刻。”

    林凡感嘆著,絲毫不給明皇老祖裝比,甚至都不接對方的話。

    “媽的,這么不給機會的嘛?”明皇老祖都準備好,接下來的說辭,可哪能想到林峰主根本就無意說到這事情,根本就不給他表現的機會啊。

    此刻,明皇老祖眼里有金光閃爍。

    既然如此,那只能靠自己了。

    “林峰主,回憶雖然是一種感悟,但對我來說,卻無法忘記,你看看這些,其實他們并不是力量虛構,而是真實存在的,你或許不是很明白,我倒是可以給你講解一下,以后你會見識到,真正擁有自己世界的人。”明皇老祖感嘆道,說的還有些高深莫測。

    “別,這些我都明白,你不用說。”林凡立馬擺手。

    我的天啊,他終于發現了,明皇老祖這是要在他面前裝比啊。

    危險度極高,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弄到坑里。

    幸好,他反應極快,第一時間,就明白明皇老祖說的是啥。

    “什么?”

    明皇老祖表示很懵逼,開啥玩笑,你懂個屁啊。

    世界境懂不懂?

    那是域外界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境界,哪怕知道域外界任何事情,也絕對無法理解世界境到底代表著什么意思。

    “明皇老祖,你這就有些過時了,不就是世界境嘛,本峰主心中有數,而且,你別說自己是世界境,前段時間,剛降服一個,現在就在我宗門清洗廁所。”

    “依我看,其實也就那樣,沒什么大不了。”

    林凡淡然道,對于明皇老祖潛在的意思,他能不明白嘛?

    不就是想裝比嘛。

    說一些以為別人不懂的東西。

    這套路,雖然有那么點意思,但也就對普通人而已,對于他來說,那是一點毛用都沒有。

    “啥?”

    明皇老祖又特么的懵了。

    “林峰主,不能開玩笑,真的,老祖也是過來人,降臨者的事情我早已經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世界境的強者非同一般,絕對不能小視啊。”

    明皇老祖心中無奈,年輕人啊,不相信他說的話,還能有什么辦法。

    “你是認為本峰主在開玩笑?”林凡瞧著明皇老祖,他算是發現了,這家伙,分明就是不相信他說的話啊。

    “林峰主,你這有點……”明皇老祖想說,你這特么的有點吹牛逼了吧。

    還降服一個世界境,你咋不說,自己已經上天呢。

    世界境的強大,可不是簡單就能理解的。

    那已經超越了力量的層次,更多的則是來自一種,對萬物的感悟,締造萬物的感悟。

    甚至,根據他的了解,世界境強者,更如同是造物主,可以借助造物的力量,爆發出令人難以想象的威力。

    “哎,無奈,明皇老祖,本峰主不得不說,你實在是太小看許多東西。”

    林凡不想多說什么,說的都是實話,怎么就沒有人相信呢。

    明皇老祖瞧著林凡,信你妹啊。

    “好了,咱們可以不討論這件事情了,不過據我所知,你可是跟萬窟老祖他們一伙的,現在萬窟老祖她們已經出山,你什么時候出山?”

    他是知道明皇老祖跟萬窟老娘們是同一時代的人。

    共同經歷過降臨者到來的情況。

    所以對降臨者那種恐懼感,他還是能夠理解的。

    畢竟自身太弱,遇到強大的,害怕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明皇老祖感覺有些說不通,同時心里嘀咕著,肯定是感覺自己知道的不多,想要岔開話題。

    對,沒錯,一定就是這樣。

    “林峰主,我現在暫時還沒能出山,肉身還沒有完全的復蘇,但看情況也已經快了。”

    明皇老祖最擔憂的還是降臨者。

    他經歷過一次,自然知道降臨者是有多么的恐怖。

    只是,他也沒有說,就算是恢復到完美的狀態,也絕對不是降臨者的對手。

    除非能夠再次降臨到降臨者所在的世界。

    但是可能性應該很低。

    發生過一次的事情,對方就絕對不會任由發生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