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明皇老祖比萬窟她們要幸運許多。

    能夠借助已經破滅的肉身重新復活。

    而萬窟她們,則是真靈轉世,重新來過。

    所以在這條路上,明皇老祖占據著極大的優勢。

    只要恢復過來,就能重回曾經的巔峰。

    世界境。

    明皇老祖自知世界境的強大,但也明白,世界境其實并不夠看,那些恐怖的存在,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的很難想象。

    “明皇老祖,你還有沒有事情?要是沒有事情,本峰主可就得先走了。”

    他沒有時間跟明皇老祖瞎聊,事情比較多,而且跟一個老頭有什么好聊的。

    “林峰主,老夫提個意見,希望你能不要在意,如果你聽在心里,老夫認為對你來說,會有很大的用處。”明皇老祖說道。

    他是真的有點受不了。

    太特么的猖狂了。

    要是放在以前,那簡直就是反派,被人揍死的存在。

    但現在時代變了。

    就算是如此猖狂,也能活的有滋有味,還一直沒事,變化實在是太大。

    其實,他是不知道林凡死了多少次,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這么說了。

    “嗯,你說,本峰主身為炎華宗峰主,自然是明白忠言逆耳這話的意思,有什么就說,不用在意我的感受。”林凡淡定道,那種一副明事理人的表情顯露出來。

    有話就說,咱們是不需要隱隱藏藏的。

    明皇老祖本來是想說,能不能不要這么狂妄,但是聽到林凡這話,不由心里一顫,有種不妙的感覺。

    好像是如果說出來,后果會稍微有那么些不是太友好。

    “沒事了。”明皇老祖搖頭說道。

    林凡瞧著明皇老祖,“你這……哎,有話就說,隱隱藏藏的多不好,你放心,本峰主不是那種斤斤計較,不能聽信逆言的人,你不相信我?”

    他都快拍著胸脯跟明皇老祖保證了。

    現在的人啊,竟然都不相信如此正義的他,簡直就是一種罪過,或者說,他做的還不夠好,無法讓所有人都相信啊。

    此時,林凡臉上帶著笑容,捏著五指,力量一直很強大,每次握拳的時候,都感覺世界掌控在他手中。

    而這舉動,也被明皇老祖給發現了。

    他更加不相信了,隨后搖著頭。

    “林峰主,真沒什么可說的,你要相信老夫。”明皇老祖笑著說道。

    只是那笑容,卻透露著一種,我信了你的邪。

    “浪費時間。”

    林凡很是無奈的看著明皇老祖,本以為是有什么話要說,可哪能想到,弄到最后,竟然連一句廢話都沒有。

    你說這不是浪費時間是什么?

    話音剛落。

    林凡直接遁入虛空,離開明皇老祖的老巢。

    “我去,就這態度,還說不會放在心上,老夫要是說出來,還不被揍死。”明皇老祖嘀咕著,對林凡的話,那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不過,他一直在想降臨者的事情。

    整個域外界,也就林峰主最讓他驚奇,感覺是域外界很難得出現的強者。

    可是太過于自大,終究不會有好下場,等他肉身完美恢復,他會前去幫忙,將林峰主指引到正確的道路。

    林凡離開龍界,并沒有急著回宗門。

    而是想去尋找一下降臨者,跟他們好好的聊一聊,積分方面問題,也需要他們解決一下。

    對于降臨者上界來說。

    派遣的先鋒成員損失慘重。

    域外界對他們來說,是收集重要資源的地方。

    但是接二連三收到消息,派遣下去的先鋒成員被斬殺,損失慘重,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

    各大勢力與種族聽聞這消息時,直呼不可能。

    第一波下去的都是道境修為。

    以域外界土著的修為,最強也不過是道境,就算能抵擋的了,也絕對不會死傷那么多。

    好。

    就算是域外界的土著有點厲害,將道境修為的先鋒成員斬殺。

    那第二次又算是什么情況?

    擁有帝天境修為的強者領隊,那些域外界土著,拿什么來抵擋?

    所以這種情況,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些不對勁。

    而更多的,則是有人認為,這一定是共同降臨下去的人,相互傷害,就是為了奪取某些東西。

    幾日后。

    林凡站在一塊巨石上,手掌里,抓著一名降臨者。

    “放開我,你這混蛋。”

    這降臨者早就已經尿褲子。

    他們斬殺土著殺的好好的,突然這家伙出現在他們面前。

    也沒多說什么廢話,就對他們動手。

    原本在他們看來,一個道境土著,還能有什么能耐?也就是來送死的而已。

    可后來,他發現錯了,而且還錯的很是離譜。

    這特么的哪里是隨意斬殺的土著,簡直就是惡魔。

    一拳一個,而且還很殘暴的打穿。

    那鮮血,那血肉,飛的簡直是眼花繚亂,站的遠遠的,都被染到。

    簡直可怕的很。

    “修煉果然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林凡感嘆著,對于他來說,尋找降臨者真的很苦悶。

    也不知道降臨者是不是接到什么消息了。

    好多都消失的無隱無蹤。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窩點,自然是格外的珍惜。

    “你說什么啊,放開我,否則后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被抓在手里的降臨者,雙腳亂踢,可是對方手掌掐住他的脖子,讓他都有種窒息的感覺。

    額頭上的青筋盤虬起來,密布著,甚至還有汗珠墜落,對他來說,從未感覺過死亡是如此的近。

    “果然,降臨者里,也是有很多智障的,比起那夜冢,你要差太多,太多了。”

    林凡搖頭,很是遺憾,本來還以為降臨者會比他們聰明很多。

    但現在看來,也沒聰明到哪里去。

    就這家伙,都快死了,還特么的威脅自己。

    要是有夜冢那家伙一半的智慧,都不會這么麻煩。

    將其舉高高。

    “你要干什么?放開我啊。”降臨者掙扎著,見林凡傾斜著身子,五指一捏,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林凡沒有說話,而是一拳朝著對方的腦袋轟去。

    砰!

    血花紛飛,眼花繚亂,視覺效果還是不錯的,就是色調有點太鮮艷。

    積分增加。

    “還行,就這段時間,積分就已經積累到一億,如果不是降臨者隱藏的太深,應該不止如此。”林凡沉默,看著積分的增漲,他心情也是愉快許多。

    底蘊還差一點。

    很快就能提升。

    如果將修為提升到帝天境,那力量又會強盛到什么程度?

    他所修煉的功法,基本都是硬功。

    他越來越感覺,自身的力量已經達到非人類的境界。

    融合自己自身的力量之心,更是不斷脫變。

    當然,他可不會讓力量之心取代原本的心臟,他還是喜歡原裝的自己,不喜歡有任何替換。

    林凡抬手,輕微朝著空間一拍,空間就開始崩裂,隨后形成虛空深坑,凹陷下去。

    他現在的力量,已經強橫到一定境界。

    就算是最為天才的道境強者,也絕對做不到他這一步。

    “如果提升到帝天境,又會是何等的強大?”

    林凡心里有那么點期待。

    不過一點都不急。

    修為嘛,不就是一步步慢慢前進的嘛,所以在任何時候,他從來都不會感覺,自身實力太弱小,有著那種追趕修為的迫切感。

    此時,知知鳥聯絡訊號傳來。

    林凡從儲物戒指里拿出金燦燦的紙張。

    “宗師,可終于聯系到你了。”知知鳥審核人有點無奈。

    “什么情況?”林凡有些懵,怎么聽知知鳥的語氣,好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一樣呢。

    “宗師,我們知知鳥悲劇了,被降臨者發現,發生了一場大戰。”知知鳥審核人想起那情況,就有種想哭的沖動。

    這特么的惹誰了啊?

    誰也沒惹。

    可悲劇的事情發生了,就自己撞上降臨者。

    林凡愣神,知知鳥的總部在哪里,沒人知道,一直處于移動狀態。

    而當聽到知知鳥審核人所說的事情后,他就感覺,人啊這輩子,天賦固然重要,但運氣這玩意,不得不信。

    運氣不好,簡直就是一種災難。

    知知鳥總部在移動的情況下,主動撞到降臨者,隨后發生一場莫名其妙的大戰,這能怪得了誰。

    不過能從降臨者手里逃脫,也不得不說,知知鳥隱藏的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看現在這情況,你們知知鳥也不是安全了嘛。”林凡說道。

    “嗯,宗師,這安全是安全了,就是我家主人身受重傷,正在修養,這一次我聯絡宗師,就是想告訴宗師,域外界又有新的情況。”

    “根據我們所知道的,降臨者有更強大的到來了,已經開始著落。”知知鳥審核人說道。

    “是嗎?”林凡來了精神。

    他最希望的就是有絕對強悍的降臨者到來。

    可是一直都沒等到。

    現在知知鳥這么一說,他倒是來了精神。

    突然!

    他目光看向遠方。

    原本平靜的空間,陡然掀起了雷霆風暴。

    一股極其強悍的沖擊波,猛的席卷而來,周圍的一切全部都被摧毀,甚至在這沖擊波中,還有雷霆纏繞著。

    “先不聊了啊,我這里有情況,再見。”

    林凡眼里放光,剛才還在想降臨者呢,沒想到自己送上們來了。

    “喂喂,宗師,別特么的沖動啊,會死人的。”

    只是他的話,卻只是在儲物戒指里傳遞著。

    而此時的林凡,早就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雷霆風暴中間襲去。

    強大的沖擊波,讓林凡有些舉步艱難,不是很容易靠近,甚至身軀在后退。

    “遠古戰場,開啟。”

    開啟buff,永不退后,直接將速度提升到巔峰,撕裂沖擊,朝著遠方襲去。

    噗嗤!

    “厲害。”林凡看著,皮膚裂開一道小縫隙,那是被沖擊波造成的。

    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跡象。

    “看來,真的是很強啊。”

    林凡笑了,內心早就膨脹,他希望自己被打死。

    這一次的目的,就是去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