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林凡此時心里美滋滋的,感覺這外面的人,真的實在是太友好了。. .

    尤其是這些村民們,多淳樸,多善良,多好客,而且對自己足夠的尊重。

    “要不是我有遠大的目標,還真想你們好好交流,村里連個強壯一點的年輕人都沒,肯定有很多事情沒法干。”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這內心,果真是善良的很,這要是不善良,怎么能想到這些事情呢。

    ……

    “袁師兄,村長白石將那小子給送走了,一路上,我發現這村長對那小子動了殺意,但最后不知道為何,沒有出手。”

    袁天君冷笑著,“算是那小子運氣好了,想必這白石也害怕殺了炎華宗弟子的后果吧,現在既然已經確定了,那我們也差不多該行動了。”

    “師兄,那我們是半路截殺,還是直接進入村子,將其斬殺在眾人的面前。”黃侯問道。

    袁天君想都沒想到,嘴角露出意思笑意,“當然是進入村子,直接將其斬殺,剛好也讓那些無知小民為我們歌頌歌頌。”

    其他弟子一聽這話,頓時露出了笑意,“師兄好辦法。”

    對于他們來說,修為的確很重要,但是外面的名聲,他們也是很在意的。

    一群人迅速行動起來,直接到村里等待著。

    他們可以確定,那村長白石,就是他們此次過來的目標了,至于村內其他的人,他們可都已經觀察過了,沒有任何問題。

    不得不說,這白石倒也是聰明,竟然知道隱藏在普通山民之中。

    村口。

    一名兒童扎著沖天辮,手拿撥浪鼓,光著腳丫子在村門口,歡快的跑動著。

    砰!

    兒童一不小心撞到了某個東西,一屁股坐在地上,隨后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面前來的陌生人,“你們是誰啊?”

    袁天君眼神蔑視一瞥,語氣淡然道:“小丫頭片子,大人呢?”

    一旁的師弟們小聲道:“師兄,對這小丫頭,我們需不需要檢查一下。”

    “不用,一個丫頭片子而已,還能有問題不成。”袁天君說道。

    很快,前去打探消息的黃侯過來了,“師兄,那家伙快要到了。”

    “好。”袁天君點著頭,語氣嚴肅道:“快去,把村里的人都叫到這里來。”

    小兒童看著面前這些人,有些害怕,隨后拿起撥浪鼓,朝著村里面跑去。

    “有人來了。”

    “有人來了。”

    小丫頭歡快的跑在路上,朝著每一戶喊著。

    一間普通的廚房內,一位弓著腰的老嫗,拿著瓜瓢舀著水,往鍋里倒去,聲音低沉而又平靜,“老頭子,加點火,把水燒開了,等會要殺豬了。”

    燒著火的老頭點了點頭,干枯的手,抓起一把柴,撕著嘴笑道:“知道了,你去看看豬怎么樣了,別讓豬給跑了。”

    “放心,有村長在,豬跑不了。”

    ……

    “師兄,這村子可真是奇怪,連個壯男都沒有,莫非都離開了不成?”

    袁天君站在村口,目光凝視前方,“這很正常,這里養不了什么人,恐怕都已經去外面闖蕩了,只留下一群老弱幼殘,才會讓這邪惡組織滲入其中。”

    “師兄,人來了。”

    前方,村長白石拄著拐棍,緩慢的朝著村口走來,目光看到袁天君,但隨后又拉下了目光,看著地面。

    “幾位大人,請問有什么事情嗎?”村長白石,聲音平靜,與先前面對林凡的時候,完全截然不同,雖然還以‘大人’稱呼,但是這語氣中卻有一種玩味的意思。

    黃侯上前一步,“白石,別裝了,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誰嗎?隱藏在這村子里,孤苦伶仃,想必很辛苦吧。”

    “沒想到被你們發現了,可惜了。”白石咧著嘴笑道:“至于辛苦,倒是不辛苦,我是這里的村長,怎么可能會辛苦,幾位大人你們說是嗎?”

    此時,村民們從屋內走了出來,一個個站在村門口,細數一下,都有三十多人。

    袁天君看到只有三十幾人出來,眉頭一凝,“還有的村民呢?”

    弓腰老嫗臉色平靜,“大人,他們都睡覺了,還沒醒來,不知道村長怎么了?”

    而在那些房屋中,每個房屋都有一具尸體躺在血泊之中,死相極慘。

    袁天君倒是沒有想到那么多,三十多人那就三十多人吧,隨后道:“你們這村長他是邪惡組織的人,隱藏在你們其中,我們代表宗門前來將其斬殺,讓你們脫離苦海……”

    白石面色平靜的站在那里,眼神中的戲謔之色,一覽全無,但是對于袁天君他們來說,并沒有注意到這眼神。

    在他們心中,眼前這白石也只不過是甕中之鱉。

    現在說這么多話,也只不過是想讓這些村民明白,你們的性命可是我們來拯救的。

    “哎,可惜了……”白石搖頭遺憾。

    “的確很可惜,你隱藏這里這么深,如果不是宗門發現的早,恐怕這些村民在你利用完之后,就要被你給殺了吧,不過你放心,你已經沒有這個機會。”袁天君說道。

    “大哥哥,你說如果缺少了一條腿,那人還能走路嗎?”這時,小兒童來到黃侯的面前,坐在地上,抱著黃侯的大腿,好奇的問道。

    “當然走不了。”黃侯說道。

    “哦。”小兒童好像明白了什么,細小的手,輕輕的拍著黃侯的腿部,突然,噗嗤一聲,一道流光閃過。

    黃侯感覺到了一絲異樣,低著頭,發現左小腿,好像跟自己分隔了,短暫的剎那之間,慘叫聲爆發了出來。

    “我的腿,我的腿……”黃侯懵的跌坐在地上,雙手捂著那斷裂的小腿,鮮血止不住的狂噴,染紅了大地。

    袁天君一看這一幕,頓時心神大驚,沒有任何猶豫,一掌朝著小兒童拍去。

    而那在他們看中毫無殺傷力的小兒童,身子卻是靈敏的躲避開這一掌。

    “你們……”袁天君懵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白石,又看著周圍這些村民,他沒想到這人畜無害的小孩,竟然會……

    “我說了,隱藏在古河村,真的一點都不累,因為這里有好多我的人啊。”白石撕裂著嘴,皮膚砰砰的裂開,隨后按住裂開的皮膚,“都怪你們,你們來了,就壞了我的衣服。”

    “你……”袁天君等人突然間,感覺情況變得不妙了。

    這跟他們所想的不一樣。

    而就在這時,讓他們驚恐的一幕發生了。

    “村長爺爺,我有點受不了了,這衣服太小,不太適合我。”小兒童趴著頭皮,雙手一扒,頭皮連帶著頭發都被扒了下來,而在這幼小的身軀里,卻蜷縮著一名男子。

    咯吱!

    男子骨頭震動,身子扭曲了起來,隨后緩慢的站了起來,目光看向袁天君等人,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好了,現在就舒服多了,這皮囊真的太小了。”

    “邪功,這是邪功,你們都是邪惡組織的人。”一名弟子看到這一幕,瞬間驚慌失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