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答對了,可惜,你們知道的太晚了。”那從小兒童體內出來的男子詭笑著,隨后語氣又變成了幼兒的聲音,“大哥哥,你們說,如果頭沒了,還能活著嗎?”

    袁天君等人喉嚨挪動,感覺情況真的不妙了,這些人修煉的都是邪功,屬于那種詭異萬分的功法。

    就剛剛這男子隱藏在幼兒體內的,就是靠邪功,將原本的幼兒斬殺,躲藏在其中。

    他修為雖然是地罡境二重,但跟幾位師弟共同出手,斬殺白石,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現在這么多人,恐怕如果不跑的話,最終只能死在這里了。

    老嫗站了出來,“好了,都別藏了,殺了他們,離開這里。”隨后也是跟先前這男子一樣,直接將老嫗的皮囊給拉開,而真容卻是令人驚恐,兇煞之色很是濃烈。

    “舒服多了,如果不是長的一副壞人的模樣,哪里還需要這些皮囊。”隨后指著袁天君,“這個人的皮囊我要了,或許可以去炎華宗當一回弟子。”

    “你躲在皮囊里去了炎華宗,恐怕活不過第二天啊。”

    ……

    聽著這些邪修的話語,袁天君等人的面色,變得極其的慘白。

    “走……”

    這一刻,袁天君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開始逃跑,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自己能夠跑掉,保住性命,干任何事情,都值得了。

    他已經不敢想象,自己如果落到這些人的手里,最終會變成什么模樣。

    扒皮?

    想想就很恐怖。

    “想跑,你跑的了嘛。”偽裝成村名的邪修們,一臉冷笑,直接朝著袁天君他們斬殺而來。

    白石靜靜的看著,絲毫不急,這些炎華宗弟子在他眼中,也只是暫時活著的死尸而已。

    “師兄,帶我一起走。”癱倒在地上的黃侯,淚流滿面,絕望的嘶吼著。

    可是袁天君卻是頭也不回,徹底的將其給拋棄。

    “小哥哥,我來陪你玩好吧。”那從幼兒體內出來的男子,一臉燦爛的站在黃侯面前,那笑容在黃侯眼中,卻是那么的恐怖。

    “不……”

    “啊!”

    慘叫聲響徹。

    袁天君聽著后面傳來的慘叫聲,他的內心都開始撲通撲通的跳動了起來,仿佛要從體內出來一般。

    他是真的被嚇住了,甚至連一點與對方廝殺的勇氣都沒有。

    哪怕明知拿出全部實力,可以將這些邪修斬殺一小部分,但是他想到自己最后的結果,就沒有一點勇氣面對這些人。

    咻~

    一道道身影在道路上狂襲著。

    袁天君余光一瞄,嚇得膽顫心驚,這些邪修一直跟隨在身后,看向自己的目光,都讓他感覺到,如果落入到他們手中,最后的下場,將會異常的慘烈。

    只是這樣跑,到底能不能跑掉?

    “師兄,怎么辦。”黃飛龍此刻已經慌了,他的速度只能勉強跟上袁天君,但是他不想死,只能拼了命的跑。

    “我們跟他們拼了吧,這樣跑,我們肯定是不會跑掉的。”陳虎出聲道。

    袁天君沒有說話,因為他現在根本不想說什么,只想趕緊回宗,匯報這里的情況。

    突然!

    他感覺到身后一道殺意襲來,甚至連頭都沒有回,直接將一旁的師弟給拉了過來,而那師弟顯然也沒有想到。

    噗嗤!

    “師兄,你……”黃飛龍只感覺背后火辣辣的疼,當轉過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胸膛已經被一根鐵鏈給刺穿了,鮮血順著胸膛,嘩啦啦的流淌下來。

    陳虎沒想到袁師兄竟然會將師弟,拉扯過來,當擋箭牌。

    袁天君,“沒辦法了,只能這樣,快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陳虎心中悲痛的很,他心中最崇拜的師兄,竟然會拿他們當擋箭牌,咬了咬牙,目光死死的盯著袁天君。

    “師兄……”

    袁天君,“干什么?”

    “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陳虎絕望的看了一眼袁天君,隨后猛的停下腳步,看著那些襲來的邪修,怒吼一聲,“我跟你們拼了。”

    沒過多久,陳虎的慘叫聲就傳入到了袁天君的耳中。

    袁天君一愣,隨后怒罵一聲,“混賬東西,死了也好,替我擋一會時間。”

    突然,一道聲音在袁天君的耳邊響了起來。

    “不愧是炎華宗的弟子,出賣同門,倒是好手段。”白石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袁天君的身后,兩人之間保持這一定的距離。

    而袁天君一句話未說,對他來說,他現在只想保住小命,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

    “浪迪的浪,刷積分去。”林凡悠閑的逛游著,只要遇到妖獸,肯定得跟妖獸們,好好的談一談。

    現在這《化身劍陣》可是讓他好奇無比,不知道修煉成功之后,會是什么模樣,自己的實力,又會強悍到何等地步。

    可真是讓他期待的很啊。

    “師弟,救我……”

    突然,后面傳來了呼救聲音,林凡心里有些疑惑,轉過頭,只看到后面,一個血人,狼狽無比的朝著自己這邊跑來。

    袁天君看到林凡的時候,內心陡然仿佛看到了一點點希望,但是這希望可不是認為這家伙,能夠戰勝這些人。

    很快,袁天君來到林凡的面前,“林師弟,救救我。”

    “咦,不是袁師兄嘛,怎么成這逼樣了?”林凡一愣,倒是認出來了,眼前這狼狽不已的家伙,竟然是袁天君。

    先前那個邀請自己組隊的那個家伙,不過自己看他不夠老實,而且自己也想單獨行動,也就拒絕了。

    可哪能想到,竟然碰到了。

    不遠處,一道道身影出現,林凡很是隨意的看了一眼,倒也沒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真要是被人發現了,要不干死對方,要不就是自己被人給干死,反正沒第三種選擇。

    一道身影第一個出現在林凡跟袁天君的面前。

    林凡一看,頓時愣了,“咦,白石村長,你們這是?”

    白石看到林凡,臉上露出了與先前一模一樣的笑容,“看來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真的要死了……”

    林凡疑惑,什么意思?

    袁天君已經絕望了,往林凡身后躲了躲,“師弟,救我,真的要救我,我不能死在這里……”

    突然間,袁天君猛的推著林凡的后背,想將其推到白石的面前,而他卻是立馬朝著前方跑去。

    而這時,林凡反應過來了,頓時怒了。

    瞬息之間,從儲物戒指里拿出狼牙棒朝著袁天君錘去。

    “我尼瑪,有事就說,賣我干啥?”

    “不可原諒!”

    ps:謝謝爭取200斤大佬一萬起點幣打賞。

    ps:明天就從長沙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