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你得到演武場武官傳授的武學經驗,你消耗了10點潛能,你的《怒浪拳》熟練度增加10%。”

    “......”

    一連收到了七條提示后。

    武官也就不再施展拳腳功夫了。

    江若玄跟著收式,雙掌齊眉一翻,而后徐徐下壓,長途一口氣。

    他再一看屬性面板上自己的武學。

    《怒浪拳》已經從5級98%的熟練度一下子提升到了6級68%,還只需三十二個百分點,就能將這一門武學練到大成。

    江若玄心中微微感慨,僅僅一門下乘武學,就不是那么好練到宗師境界的。

    這還是他今天殺了九條豺狼,每一條豺狼都給他貢獻了15%的怒浪拳熟練度,使得原本他只有4級63%的怒浪拳達到了5級98%的程度。

    而今又在這武官這里交錢消耗潛能,提升了一下熟練度,這才勉強將怒浪拳給練到逼近大成的境界。

    江若玄看了一下僅有五點的潛能。

    玩家百寶囊內的銅錢也僅有最后的三個,當即不再逗留,提起獸皮包推開擁過來的玩家,向著鎮子外行去。

    “靠,拽什么拽,不就是多學了一天武功嗎?”

    “就是,拽什么?”

    背后一陣嫉妒帶有酸氣而又聲色內荏的聲音傳來,江若玄毫不理會,迅速出鎮。

    這些玩家剛剛跟著他一陣胡亂比劃,卻是一點兒好處都沒得到,自然怨氣頗大。

    武官傳授他一些武學經驗,那也是他交了錢并且消耗潛能的。

    其他人,縱使有潛能,沒有交錢,也沒有學什么武功,即使跟著比劃,那也得不到什么好處。

    此時已是到了酉時末,天色已黑。

    一輪冷月在鎮子最高建筑的蟾蜍檐角掛著,傾瀉銀亮清冷的月輝,將江若玄的影子拖長。

    再過一段時間到了戌時中,那便是要宵禁。

    整個鎮子都將籠罩在一片黑暗當中,夜里百姓無人點燈,屆時也就是江湖最黑暗的時候,一些蟊賊會出沒,甚至偶爾還會有采花賊光顧這無名小鎮。

    江若玄估摸著時間不多,按照往常兩次經驗,夜里戌時,他也就會不可逆轉的變身成毒僵。

    此時,他不敢多做逗留,行色匆匆,離開鎮子之后,便直奔鎮外官道不遠處的小樹林。

    按照任務所提供的坐標點,小樹林附近在夜晚時分,就會有山匪出沒,隨時可能剪道劫鏢。

    江若玄并不確定山匪會出現多少人。

    因為上一世做這種任務時,他也聽聞過,有玩家很倒霉,恰好遇見七八人的山匪行動,當場就被亂刀砍死。

    不過一般而言,這種任務不會那么變`態,大多數玩家所遇見的基本都是兩三人的山匪一起行動。

    這是一個并不簡單的任務,提倡的是團隊合作,共同掃匪,而驛站那邊的馬倌一般也不會將這種危險系數很高的任務,發布給武力值并不強的玩家,一般都是主動發布給一些強者或團隊。

    像江若玄這般,乃是自曝了出身,且又打點好了站丁,自身又已學了一門中乘心法練出了些內氣,所以才能接下這個任務。

    官道兩旁荒草稀疏,正是秋季,冷風瑟瑟。

    江若玄穿著狗皮衣隨著一些出城的走販快行,看著身旁有商隊人馬趕著車路過,偶爾有些官差還騎著馬疾馳而過,不禁心里感慨。

    這還是游戲初期,大家都沒有馬匹騎乘,不過他只要完成了這個掃匪任務,也就會得到一個馬牌,到時候也就算有點兒江湖人士的風范。

    摸著月色,露出兩個腳趾的草鞋掠過荒草地,江若玄離開官道邊緣地帶,摸向夜色深沉中沉默的小樹林。

    秋風秋煞秋愁人。

    樹葉在風中凍得瑟瑟發抖。

    在江若玄貓著身子小心摸到樹林邊緣的剎那,終究是有幾片葉子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從樹梢打著旋兒落下。

    朝林內瞅了瞅,撿起一顆石子猛地一甩。

    颼颼——

    石子入林。

    輕響兩下,再無聲息。

    林內無人。

    江若玄的看了看夜色,月影仿佛開始蒙上一層血紅的光芒。

    他發覺身體已經開始發癢、發麻、軀干開始變得有些僵硬,體溫開始下降,心跳也慢慢減緩跳動的速度。

    吱吱——

    狗皮衣驀然間被撐得繃緊了幾分。

    下一刻,江若玄雙眼中的月影陡然血紅光芒大作,眼前世界的所有環境都被一片血色朦朧紅影籠罩。

    喀——

    狗皮衣被徹底撐得崩開,衣扣敞開,胸膛兩塊青黑色的胸肌宛如堅硬粗厚的青巖,甚至汗毛都開始暴漲,變成紫黑色的胸毛。

    轉眼而已,他已完成毒僵變身,褲腿被條條肌肉輪廓明顯的粗壯大腿撐起。

    整個人都在脊椎骨爆豆子般的聲響中,暴漲了三尺高度。

    “呼——”

    江若玄環視眼前紅芒一片的夜里世界,碧油油的眼睛卻像是夜里的一頭幽狼,鼻孔噴出兩道腥氣。

    他打量蒲扇般的粗壯青黑色手掌,雖然動作僵硬遲緩,但爆炸性的力量卻在手掌醞釀。

    咧嘴冷厲的一笑!

    江若玄低頭,避過一條垂下的樹枝,輕手輕腳,蹦進更加黑暗的樹林。

    毒僵獨有的毒氣散發開。

    霎時間,原本蟲鳴鳥嘀咕的林子,陡然安靜下來,靜得死寂。

    時間在月亮越來越亮的同時,一點點逝去。

    江若玄已是脫下了狗皮衣,隨意以獸皮纏在了腰間草草了事。

    現在整個洪山鎮,也就他未變身前的本體是穿著狗皮衣,此時已然變身成毒僵,若還是一身狗皮衣打扮,若被有心人窺見,很容易暴露了身份。

    毒僵這個身份,他不想讓任何人知曉。

    這將作為他在游戲中的第二重身份,可以在一些必要時候,做一些見不得光而招人恨的惡事,達到牟取利益的目的。

    至于他本身的人類身份,倒是可以光明正大行走江湖,積累底蘊和人脈。

    沒多久,鎮集口漸漸多了一些商隊向著官道緩緩而來。

    江若玄藏身在樹林的一顆大樹粗壯枝干后方,毫無生氣的尸身杵在大樹后方,彷如也是一顆冰冷的大樹,久久不曾動彈。

    他的鼻子突然微微聳動,嗅到了一些獨特的氣味兒。

    這氣味兒是一種酒氣混合著汗臭腳臭的氣息,更有些像是一年沒洗澡的餿味兒,很是難聞。

    江若玄雙眼微微瞇起,眼簾微亸,掩飾眸子中碧綠殘忍的光,青黑僵硬的手掌微微攢緊冰冷質地的拳刺。

    “嗝~~格老子的,胡四娘那老娘們兒的腿,真他娘的緊,差點兒把老子下面兩顆蛋蛋都給夾碎了打湯喝,搞得老子現在走路還有點兒飄。”

    一聲粗獷的嗓音在不遠處響起。

    跟著又有道聲音嘿然笑著,“獨眼,你下面還有蛋嗎?你下面也就只有一個馬眼而已,哪里來的蛋?”

    “哈哈哈哈,對對對。”

    “對你娘個頭!”

    “三個!”江若玄不聽聲音,只是一嗅,就判斷出了向這邊靠近的山匪有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