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什么σ(⊙▽⊙“)??”

    徐東和小佳二人皆露出驚喜之色。

    “江師叔,你要為我們兩個指點武學?”

    江若玄看著這二人驚喜的模樣,不禁莞爾,“談不上指點,互相交流吧,徐東你學的斬云刀法已經到了3級駕熟就輕的地步,小佳你的回風劍法也差不多。

    不過以你們二人這種練法,至少還要五六天才能將武學練到大成,效率實在太慢。

    我就先指點指點你們,然后帶你們去兵巷,爭取讓你們兩個快點兒將武學練到大成,出山。”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小佳就差點兒沒沖過來抱著江若玄,可愛的蘿莉小臉蛋兒上寫滿了興奮。

    “江師叔,兵巷是什么?”徐東就還算克制,有些奇怪問道。

    江若玄聞言也是汗,這兩人居然小白到這種地步,在星云宮待了這么久,連兵巷都不知道。

    當即他便將兵巷的大概講給這二人聽,隨后,便開始指點這兩人武學。

    既然有心要培養值得信用的人,招攬高手,那自然也得多用點兒心。

    徐東以及小佳都是可造之材,現在趁著這二人都還弱小之時,給予這二人幫助,與這二人建立牢固的關系,將來,也便能將這二人綁上船。

    江若玄自己也不否認,現在培養親近這二人,是存了一些利用的心思,顯得有些偽善。

    不過即使是偉光正,他自己也認,最起碼不是去害這二人,而是互幫互助,各取所需。

    “斬云刀法重在劍法的輕重緩急,要做到舉重若輕,舉輕若重,這一門刀法也便算是達到宗師了,徐東,你現在只需要做到舉重若輕,你這門刀法就算大成了。來!”

    江若玄一招手,二人奪也不曾拔出刀鞘,就這樣單手作請,盡展英姿,看得一旁的小佳是異彩連連。

    “江師叔小心了。”徐東神色一肅,戰斗之時,他是格外認真。

    當即是手中木刀一展,配合出刀的步伐,迅速斬向江若玄的腰身。

    江若玄只是似笑非笑,隨手將二人奪一撥,輕易就將徐東手中木刀給撥開。

    徐東順勢轉腰便是一個回斬,直斬江若玄的右腰腰眼。

    “速度慢了,不過動作銜接很好。”江若玄隨手將二人奪一個倒轉,宛如扶手般的刀柄輕易又將徐東這一刀給擋住。

    但見得徐東左右連斬,上斬下劈,卻是根本難以攻入江若玄隨手格擋的防御范圍,每一招都被提前擋下。

    “舉重若輕,舉重若輕......快,你的刀要快,更快,快到仿佛沒有刀!快如疾云。”

    江若玄語氣加快,低吼道。

    “快!快!快!!”

    徐東越打越快,低喝連連,手中木刀已然是忘卻了固定的招式,一斬一劈,都是撿最為順手最應當出招的方式去劈斬。

    這不是忘招,這是對招式的運用,已漸漸有了些自己的理解,不再拘泥于固定的招式,而是知曉在什么時候,用什么招式最合適。

    甚至一招拆開,當成半招來用,就為了更為效率。

    噠噠噠噠——

    木刀與二人奪的刀鞘激烈急促碰撞的聲音在院落內瘋狂響起,看得小佳是呼吸急促,目接不暇。

    最終,徐東一聲大喝。

    啪嗒——

    木刀居然從中斷裂。

    江若玄持刀的手掌也是被撞得略有發麻,不禁叫了一聲“好”!

    “江師叔,我的斬云刀法,已經達到了4級了,好快!”

    徐東驚喜交加。

    “真厲害,徐大哥,江師叔,你們交手的速度太快了,我都險些看不清了。”

    小佳從一旁跑來,很期待看向江若玄。

    她也想得到指點。

    “你也來吧,你的回風劍法,重在靈活變通,不一味求快,但一旦出招時,就有風的輕靈迅疾。對了,這柄青鋒劍,是從醉酒清風手里爆出來的,就送給你了。”

    江若玄看向小佳微微含笑,隨手將青鋒劍從百寶囊中拿出,遞給小佳。

    “啊?青鋒劍?不......江師叔,這太貴重了。”

    小佳先是一驚,旋即連忙擺手。

    江若玄心中微微頷首,這丫頭心性不錯,并沒有那種太現實而拜金女的特征,當即搖頭道,“一柄青鋒劍而已,這也不算什么太好的兵器,你留著吧,我現在也沒學什么劍法,拿了也是擺設。”

    說著,硬是遞到了小佳手里,讓這小姑娘是頗為局促。

    “江師叔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吧,我想要還沒有呢。”徐東在一旁開玩笑安慰道。

    “徐東,你也努力,如果戰勝了兵巷里的傀儡,那么你也就有一次挑選兵刃的資格,我手中的這二人奪,就是得自兵巷。”

    江若玄揚了揚手中的二人奪,使得徐東看得是眼睛一亮。

    “那我就先謝過江師叔了。”小佳推辭不過,只好紅著臉接下。

    江若玄看得是微微頷首,就是要送東西,前期只要與這兩人建立好了關系,將來這二人也便很自然的為他賣力。

    當然,他也明白,交人交心,單純靠利益籠絡的關系,對于徐東和小佳這種人而言,并不如感情交情來得深厚。

    “來吧,我就來會會小佳女俠的回風劍法。”江若玄笑著抬手道。

    小佳甚羞,但也立即俏臉一肅,擺好架勢出招。

    像這些下乘武學,以江若玄的眼力和經驗,自然都是很了解的,上一世他與不少高手交手過,對于這些武學,都有獨到見解。

    當即,又是一番激戰展開。

    五分鐘后,江若玄又對氣喘吁吁的小佳和徐東簡單指點了一二,便將二人都帶到了兵巷。

    “這兵巷內的傀儡,都是實力高絕,以你們現在的實力若是進去,那就很有可能一個照面就被打敗。

    所以,我建議你們都將武學練到5級小成之后,再去嘗試,若能從傀儡手中撐過七八招,就將有很大提高。”

    江若玄沒指望徐東和小佳兩個能戰勝傀儡,那并不現實。

    現階段的玩家,除非是像醉酒清風那樣,本身就可能會些武功或格斗技巧,有極為豐富的戰斗經驗和心理素質,否則,即使學會了一門小成或大成的武學,也很難戰勝擁有同樣武學經驗的npc。

    江若玄若非有上一世的經驗,他也無法戰勝刀傀,更談不上直接干掉醉酒清風。

    “好了,兵巷的位置你們現在也知道了,記住,一個月,你們只有兩次免費挑戰兵巷的機會,不要浪費了,等武學5級了之后,再去挑戰。”

    江若玄再次囑咐了一番,便要離去。

    “江師叔,司晉琦那邊,你打算怎么處理?”

    小佳多嘴問了一句,問完之后,就不禁吐了吐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