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閣下如此做,就不怕得罪我鹽幫?不怕被諸多武林同道嗤笑嗎?這已是惡人行徑,我奉勸閣下還是及時收手為好。”

    鹽幫青衣老者臉色很是難看,一雙眸子緊緊盯著江若玄,眉頭皺得很深。

    他實在有些摸不透面前這黑衣人的出處,想要出手阻止,但對方的暗器手法有似逼近大成,讓他頗有些畏手畏腳。

    江若玄嗤笑一聲,蒙面包頭巾下露出的一雙眼睛很兇悍。

    “老梆子,你們鹽幫做的惡事也不在少數,況且,什么武林同道嗤笑,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

    “別廢話了,你無法阻止我干掉他們,你們也別指望他能救你們,都按我說的做,快點兒。”

    江若玄警惕看著青衣老者,又同時惡狠狠盯著對面那一幫礦工。

    這幫礦工雖說也是個苦命人,但既然方才想要幫威風幫的人,他自然也不會心慈手軟。

    不過其實說白了,他也很是想要留下對方手里的礦石和銀錢,至于說什么對方苦命不苦命,有沒有得罪他,都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既然要做偽君子,那自然要做得像一點兒才行,就是那種做了壞事還要立個貞jie牌坊,這樣的感覺才夠爽,面子上過得去。

    “他奶奶的,這次是栽了,估計這是個狠人npc,我們還是老老實實交出東西吧。”

    “是啊,銀子和礦石沒了還能再賺,但現在江湖都開始大半個月了,萬一咱們這次死了,挖礦技能可是要徹底掉沒了。”

    “交吧交吧。”

    七名剩余的礦工各自你看我我看你,全都老老實實的從百寶囊拿出紫銅礦,沒有紫銅礦的則很是肉痛的摘下自己的錢袋扔在地上。

    “很好!”

    江若玄微微頷首,“你們......”

    他話沒說完,突然嘴角微微一翹,手腕猛然一抖,嗖嗖兩顆鐵彈便裹挾著凄厲風聲狠狠激射飛出。

    身側那青衣老者卻是已然一聲大喝撲來,眼見兩顆鐵彈打來,他居然不知何時抽下腰帶一抖。

    啪——

    兩顆鐵彈被這一抽直接帶偏,而這老者卻是目放精芒厲嘯一聲,雙掌如攜風雷,轟然作響,罩向江若玄周身要穴。

    “奔雷掌?”

    江若玄雙眼一瞇,腳步后撤之間,雙手紛飛,怒浪拳打出。

    嘩嘩嘩——

    仿佛真的有怒浪狂涌,江若玄雙拳如驚濤駭浪罩與老者打來雙掌相對,瞬間將老者進招封死。

    怒浪拳本就已達到了宗師境界,此刻內氣爆發,拳力驚人,十層疊浪打開一重重拳勁疊加,卻是一拳重過一拳。

    但聽得江若玄揮拳雙臂筋骨爭鳴,血液流動的聲響就像真有怒浪激蕩。

    甚至越打江若玄的皮膚就越是向著古銅色過渡,橫練功夫虎力篇也在此時發揮效用。

    “可惡!這家伙好大的氣力!”

    青衣老者越打越驚,只覺對面這黑衣人的拳勢如同銅墻鐵壁,無懈可擊,更隱隱帶著強大的反震力道,令他的雙掌劇痛無比。

    不過更令他驚奇的是對方的拳法,這又是一種特殊的拳法,好像大江大海滔滔不絕,不知出自何門何派。

    又是接連數招過后,青衣老者暴吼,不再保留,猛地欺近撲出,整個人都如化身下山猛虎,一掌逼退江若玄的瞬間,腿鞭抽出。

    呼——

    一腿抽擊帶著強猛勁風,猶如虎尾剪擊,空氣都帶著火辣辣的凌厲感,便是碗口粗的木樁被這樣一腿抽中,也鐵定要應聲就斷。

    江若玄心中凜然,都有種沖動要在這一刻不惜暴露拿出貪狼棒的沖動,然而他忍住迅速雙手一架。

    鐵鎖橫江!

    嘭——

    青衣老者一腿抽擊在他的雙臂。

    黑色夜行衣都猛地炸裂開,穿在里面的蛇皮內甲都裂開。

    江若玄只感覺雙臂一陣脹痛,骨頭都幾乎要斷,有股內氣沖刺進來。

    “喝!”

    他高喝一聲,蒙面下一張臉赤黃如銅,有種兇猛氣勢暴漲,同時雙手勉力再度甩出。

    嗖嗖——

    七八顆鐵彈如暴雨連珠,自兩側向前方一處飛擊而出。

    青衣老者面色一變叫罵一聲,身形速退,如燕子回巢避開,卻還是悶哼一聲,似被擊中了腹部。

    “好!今日之事,閣下準備好迎接我們鹽幫的報復。”

    老者聲音含痛高喝,縱身疾掠,迅速躥出礦洞,頭也不回身形消失在了礦洞口。

    “呼——個老烏龜,腿勁兒還真大。”

    江若玄輕吐一口氣,齜牙咧嘴,看看雙臂,袖子都炸開了,成了碎布條,里面的蛇皮甲也崩裂,兩個手臂臂膀脹痛難當,已是腫脹。

    他不禁是倒吸口氣。

    這還是他方才施展了虎力篇的橫聯護體,身如鐵骨。

    否則剛才對方一腿抽擊之下,怕是雙臂骨頭都要斷裂。

    而且,若是沒有蛇皮甲護持住雙臂,估計一雙手臂都要被抽擊得皮開肉綻。

    果然,內氣境的好手還是不簡單啊,不容小覷。

    不過江若玄也是清楚,以自身實力,若非刻意隱藏出處,沒有施展出極具特色的《狂沙刀法》以及《蕭殺五式》,方才這一戰未必會只是個平手局面。

    相較《鐵鷹爪》《怒浪拳》等拳腳功夫,他目前最擅長殺傷力最大的,自然還是刀法。

    催使內氣灌注在雙臂,江若玄迅速搓rou雙臂消腫,而后便立即收拾戰利品。

    地上但凡是紫銅礦,都撿起裝好,其他尋常的銅礦,江若玄也就懶得去撿了。

    拿起幾個礦工留下的錢袋打開查看,里面的銀錢加起來也才四五兩而已,確實是夠窮的。

    不過三名監工中,那最先死去的監工,卻是爆出了錢袋,里面足足裝了十三兩銀子,算是小賺了一筆。

    江若玄打包好東西,便沖出礦洞,左右查看,確定沒什么遺漏也無人監視跟蹤他后,就匆匆離去。

    找到之前藏匿包裹的地方,把包裹拿下來。

    江若玄脫下夜行衣換上之前的衣物,戴上斗笠就扛起這大包小包東西,上馬迅速遠去。

    鹽幫那青衣老者逃走,若是回轉過來帶來一批高手,那他可就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