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那個中年人慘叫,第二只長靴砸來,雖然是東北虎投擲,但是經過老古加持,威能浩瀚,準頭十足,直接命中那位神王,當場讓他肩頭炸開,化成一團血霧。

    “啊……”

    那位神王慘叫,這不光是肉身之痛,也有精神上的屈辱,被兩只鞋子砸中后,他險些被干掉。

    成何體統,這是什么道理,他可是神王啊,如果被兩只長靴砸死,一定會淪為笑柄,載入史冊中,被后世進化者嘲笑。

    在他的身后浮現一道黑影,剛才并未庇護他,這個生靈臉色陰冷,盯著前方的石罐,雙目幽森,整個人都站在黑霧中。

    “天外飛車!”

    楚風大喝,他親自出手,將戰車上的一塊活動的扶手給拆卸下來,猛力砸出去,頓時烏光炸天!

    與此同時,老古暗中配合,悄然無聲的祭出兩個耳釘,都是從大邪靈身上找到的,襲殺這個隱在黑霧中的人。

    此人極其強大,雖然還未到眼前,但是已經彌漫讓神王都顫栗的能量,那位被兩只長靴砸的只剩下頭顱與頸項的神王在瑟瑟發抖。

    砰!

    可惜,黑霧中的生靈太強了,他一把將楚風扔出去的戰車扶手給擋住。

    楚風他們暗嘆可惜,并未能像對付那位神王般,將他砸個四分五裂。

    不過,還是有一定的效果,黑霧中的生靈觸及扶手時,他的手掌哧哧冒青煙,像是冰雪遇到鐵汁,在溶化。

    他猛的一甩手,露出吃驚的神色,將這扶手扔在腳下,低頭觀看,道:“這是誰的戰車?!”

    接著,他霍的抬頭,雙目露出兩團妖異的烏光,化作兩口漩渦,將老古祭出的耳釘禁錮在身前。

    轟隆!

    耳釘很驚人,綻放出刺目的光華,在漩渦中激蕩起驚人的能量浪濤,差點將漩渦撕開。

    但是,它終究還是被定住,而后墜落,砸在戰車扶手上。

    黑霧中的身影,雙瞳中露出可怕的烏光,他很吃驚,前方的逃遁者進化層次跟他相比差遠了,居然可以跟他的秘術對抗一二。

    這就有點嚇人了,這是何人的戰車?

    沒有效果?楚風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不行,這是一頭‘大個的’,手段高超,我沒有恢復史前實力,祭出耳釘也打不動。”

    耳釘是死物,雖然非凡,但是使用者的進化層次目前根本無法和這個站在黑影中的生物并論,差距不可跨越。

    他到了近前,龐大的身體,蒼老的面孔,妖異的眸子,在黑霧中如同一頭大妖魔般,身體流淌著大道符號。

    他能有十丈高,周身覆蓋著黑色的鱗片,閃爍冰冷的金屬光澤,冒出一股股血氣,威壓駭人,將虛空都震裂了。

    這是一頭不知道屬于何族的老妖魔,一只腳跨入天尊領域,可扼殺一群神王,他是世人眼中的半步天尊。

    他的氣息太暴烈了,隨著他的出現,那位只剩下頭顱的神王,在龜裂,在淌血,那顆殘余的頭顱都要爆開了。

    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神王的肉身都承受不住這個發怒的生靈的威壓。

    石罐劇震,輪回土翻騰,若非這兩樣物質,楚風他們絕對要被他的氣息震成幾團血霧。

    還好,石罐被蓋子封住!

    “有點門道,我以為你們只會送給我大量的天金石,想不到還有一個神秘的罐子,別告訴我,這是一件究極之物,那樣的話,祖師復活都要激動到癲狂!”他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

    不過,他的話語是森寒的,氣息也是可怕的,讓這片空間四分五裂,虛空亂流都在兇猛的沖擊。

    他探出一只手,向前抓來!

    “老古,全靠你了,生前的力量與后手是否準備好了?”楚風喊道。

    “毛啊,我要是能動用生前的手段,早一巴掌拍死他了。”老古叫道,滿頭冷汗。

    “砸啊!”東北虎叫道。

    現在還有什么辦法?這頭可怕的生物都快要一把將石罐抓起來了,這幾乎是要甕中捉鱉啊。

    “死吧!”楚風喝道。

    “殺!”老古也大喝。

    開啟蓋子的剎那,他們合力將戰車給轟了出去,同時暗中祭出那只雪白的簪子,刺向那黑霧中的生物。

    轟!

    這地方炸開,氣息太可怖。

    戰車飛出去后,跟那探過來的手掌撞在一起,結果……被擋住!

    但是,烏光激蕩間,那只手也在被腐蝕,那半步天尊驚叫:“不屬于陽間的能量,難道是……邪靈!”

    他一聲低吼,所祭出的規則與秩序符號等在潰滅,血液橫流,強大如他手掌都負傷了。

    可惜,戰車墜地,沒有能夠殺死他。

    同一時間,那雪白的簪子也落地,被他牽引的法則壓制了。

    關鍵時刻,楚風他們將從大邪靈脖子上取下的吊墜擋在石罐外面,綻放幽光,擋住那沖擊而來的氣息。

    “呵呵,散財童子,謝謝你們,都是好東西啊,居然讓我遇到這種大機緣。”

    半步天尊帶著笑意,他自然看出來了,自石罐中丟出來的這些東西沒有一件是凡品,全都了不得。

    如果交給正確的人使用,那簡直不可想象,殺傷力驚世駭俗!

    但是,他這次卻沒有立刻動手,總覺得這石罐詭異,內部藏著兇物,最起碼剛才他便受傷了。

    不過,他并未停止過長時間,暗中運轉自身的最強手段,秩序如同發光的鐵鏈在延展,在交織,將石罐徹底籠罩。

    他要封鎖此地,鎮壓石罐!

    這個人很謹慎,總覺得石罐過于驚人,并且內部噴吐出來的器物都太不凡了,讓他都有些心悸。

    所以,他沒有莽撞,為了穩妥起見,準備慢慢煉化。

    老古焦急,他們從大邪靈身上取到的價值最驚人的東西就是那個用黑暗母金做成的鏈子所吊著的墜子。

    那是一方黑乎乎的小印,如今就懸在石罐出口這里,老古就等著那只大手接近呢,準備找機會催動此印!

    結果,對方沒有輕易臨近,而且反倒以法則覆蓋罐子,將他們封在這里。

    半步天尊那么的強大,卻這般的小心翼翼。

    老古嘆氣,感覺兇多吉少,他想發動最強一擊都沒有機會了。

    “一寸見方的小印,黑的瘆人,不是我界之物,這是你們倚仗的最終殺手锏嗎?呵,我笑納了,將歸我所有。”

    半步天尊平靜下來,他封鎖虛空,用秩序神鏈纏繞石罐,他徹底鎮定了。

    老古喝問:“道友,你未免不夠厚道,你們這個組織信譽一向良好,今天為何如同強盜般,要血洗買家?”

    “時代在變,有些規矩自然也要改,殺了你們不但可以得到更多的天金石,還能將賣給你們的孟婆湯取回,何樂而不為?”半步天尊淡淡地開口。

    “你們的心腸太黑太毒了。”老古動怒。

    “不夠狠,我們的組織怎們能夠從史前活到這一世?”半步天尊微笑,站在黑霧中,眸中盡是陰冷。

    “無恥與陰狠也就罷了,你還覺得理所當然,良心讓狗吃了嗎?”東北虎叫道。

    他們與楚風心中都有一股怒火,對方承諾的庇護不但未實現,還想殺人越貨,實在是可恨。

    “呵,你們焦躁、氣憤又能如何?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我們就是不遵守諾言,你們又能怎樣?”半步天尊笑容冷酷,道:“我就是要殺你們的形與神,奪取屬于你們的天物與造化等。你們可以上路了!”

    他開始祭出法則,要煉化石罐與擋在石罐口那里的吊墜。

    “怪只怪你們實力層次太低,土雞瓦狗,也妄想執掌稀世天物,爾等都可以化作糞土了。”他噴出一片光,要慢慢煉化石罐。

    不得不說吊墜恐怖,石罐神秘,都不是能夠在第一時間煉化掉的物品。

    楚風并沒有寄托意外發生,在對方下定決心要煉化他們時就提前發動了,輪回土發光,當中插著一桿木矛,此時生機勃發,有莫名能量彌漫而出!

    “完蛋了!”東北虎毛骨悚然,天尊都出手了,他們多半要在第一時間化成一團膿血。

    老古大吼,震動那吊墜,光華爍爍,在這里拼命。

    “殺!”楚風輕叱,動用最后的手段,祭出那桿木矛,在輪回土發光的過程中,它騰的一聲飛了出去。

    噗!

    那筷子長的小木矛如同閃電激射,居然擊穿半步天尊的秩序牢籠,并且噗的一聲貫穿了黑霧中的身影。

    “啊……”

    那道黑影一聲慘叫,身體劇震,周身血液一下子化成黑色,就是魂光都在剎那間漆黑如墨,他顫栗著,恐懼著,覺得自己在被吞噬,在被黑暗淹沒,在被扼殺!

    賣時光爐的組織,其他強者心有感應,霍的抬頭,凝視這片天地的某一坐標區域。

    莫家也有強者在通天瀑布外部地帶,覺察到天地間的異常。

    與此同時,地下祖脈中,那個風華絕代的大邪靈已經坐了起來!

    黑暗涌動,宛若一片恐怖的大界降臨,把那半步天尊給囚禁了。

    “啊!”

    “天啊!”

    不止半步天尊在嘶吼,還有老古與東北虎在大叫,他們感覺太震撼了,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