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在真陽子的意識當中,林燁這種魔道小輩在遇到他之后,唯一的選擇便是抱頭鼠竄,拼盡全力在他的手中搶得一絲生機這就已經算是不易了。ω δwww..

    真陽子怎么都沒想到,這林燁竟然膽大包天到反其道而行,竟然還敢拿他純陽道門的弟子做威脅!

    指著楚休,真陽子的手都氣的直哆嗦,他咬牙切齒道:“拿小輩來做威脅,你們這幫魔道妖人總是這般卑鄙無恥!

    放開寧真,否則我純陽道門必定傾盡全宗之力,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楚休冷笑道:“我對小輩出手便是卑鄙無恥,別忘了,若是論輩份的話,我跟這小道士才是一個輩份,方才你們兩個前輩圍攻我一個人的時候怎么不說卑鄙無恥,不說規矩?合著你所謂的規矩,光是為我一個人定的?”

    真陽子頓時語塞,其實在場的眾人也都是一樣,就憑方才楚休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眾人下意識的沒把他當成是小輩武者,而是將他當作是武道宗師一個級別的存在。

    捏著那寧真小道士的脖子,楚休淡淡道:“行了,別說這么多沒用了,老東西,退后十里,我放這小子一條生路,否則你們純陽道門下一代,可就真的沒人了。”

    純陽道門之前培養出來的弟子被李飛廉所殺,這已經讓純陽道門有些傷筋動骨了,畢竟以純陽道門這種苛刻的修煉方式,培養出一位如此年輕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不容易。

    不過那位雖然死了,但純陽道門也還是有一些底蘊在的,這四位便是純陽道門年輕一代當中比較出類拔的。

    但如果眼下這四位也死了,純陽道門不說年輕一代沒人了,只能說找不出幾個太出色的,只能矮子里面挑大個,這對于純陽道門下一代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真陽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糾結之色,以他的脾氣,定然是要將這些邪魔外道全部誅殺才行,為此甚至不惜犧牲自己人。

    但為了宗門著想,他卻是下不去這個狠手。

    半晌之后,真陽子這才冷聲道:“萬一我退了,你卻將寧真殺了怎么辦?你們魔道中人說的話,我不敢信,也不會信。”

    楚休淡淡道:“放心,我林燁說話言而有信,是絕對不會騙你的,別看我是魔道中人,但我說出來的話,可是要比你們這些所謂的武林正道可信多了。”

    真陽子面色陰沉如水,他冷哼了一聲道:“好,這次我便信你一次,寧真若是出事,我必將你碎尸萬段!”

    就在真陽子想要離開的時候,一直都被楚休以天絕地滅移魂*控制的寧真卻是在楚休的手中掙扎著,炙熱的純陽罡氣連帶著氣血不斷的燃燒著,那寧真竟然靠著自己的潛意識,用燃燒自身精血生命的方式來沖破楚休天絕地滅移魂*的控制!

    楚休的精神力現在已經要遠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師了,那寧真想要沖破天絕地滅移魂*的控制,除了拼命并沒有其他辦法。

    這種暴烈的舉動就連楚休都沒有料到,一時不差竟然還真讓他沖破了精神力的禁錮。

    寧真沖著真陽子大吼道:“師伯!他的精神意志當中有殺意!他是在騙你的!別管我!殺了這魔道……”

    寧真的話還沒有說完,楚休的手中魔氣爆發,直接一用力,頓時便將那寧真的脖子給捏斷。

    隨手將寧真的尸體給扔到了一邊,楚休無奈的搖搖頭道:“何必呢?難得糊涂一些不好嗎?起碼你還能死的舒服一些。”

    寧真說的不錯,楚休是在騙真陽子。

    他殺了純陽道門三名弟子,再多殺一個或者是少殺一個其實對楚休并沒有什么區別。

    斬草要除根,既然結下了仇怨,那便要扼殺對方未來所有的希望。

    只不過楚休唯一沒有料到的就是這純陽道門的弟子竟然當真性格如此暴烈。

    看著楚休,真陽子眼睛頓時便紅了。

    他忽然一口鮮血噴出,無數的血霧在半空中凝聚成符文,附著在他手中的道劍之上。

    與此同時,至剛至陽到了極致的純陽罡氣自真陽子周身匯聚,壓縮到了極致,凝聚在道劍之上,瞬間那柄道劍便猶如大日降臨一般,光輝耀目。

    “死來!”

    真陽子一劍斬落,那柄道劍脫手而出,一股殺意凝聚不散,緊緊鎖定住了楚休。

    那是以真陽子精血所刻畫下的降魔道紋,不飲魔血,劍不歸鞘!

    在這一剎那間,楚休瞬間便感覺到了一股極致的危機感。

    那道劍之上的純陽罡氣已經壓縮凝聚到了極致,雖然只有薄薄的一層,但卻堪比昊陽烈日,所過之處,甚至就連天地元氣都在燃燒著。

    這一次楚休可當真是把真陽子給激怒了,甚至讓這位成名已久的老輩武道宗師竟然都準備動用損耗精血的秘法來殺楚休,可想而知真陽子已經憤怒到了什么地步。

    天子望氣術已經被楚休施展到了極致,濃郁的魔氣血霧也是在包裹著楚休,連帶著暗中動用內縛印,楚休的速度已經爆發到了極致,但卻是收效甚微。

    以現在楚休已經超越大部分武道宗師的精神力,他可以看透那道劍的軌跡,也可以提前閃躲,但那道劍鎖定的卻是他本身,任憑他閃躲多少次,那道劍都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快速的向著他斬來,而且哪怕楚休速度慢了那么一絲,道劍之上那炙熱的純陽罡氣都會壓制著楚休周身的魔氣,逐步的削弱著楚休的力量。

    真陽子身為武道宗師,他此時恨極了楚休,已經顧不得自身的面子和后續在小凡天內的爭奪了,他這次就是想要耗死楚休,用自己的底蘊來耗死楚休!

    哪怕楚休的爆發力已經堪比大部分的武道宗師,不過他畢竟還沒有凝聚武道真丹,力量用一分便少一分,耗到最后,最先支撐不住的,還是他楚休。

    楚休沒有回身,但他的手卻是已經握在了恨刀的刀柄之上,只不過楚休還在猶豫,到底是動用七魔刀,還是動用餓鬼道化身來拼命?

    此時真陽子也是面色陰沉似水的緊盯著楚休,直接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休的身上。

    他知道楚休有底牌,也知道楚休不會就這么束手就擒,所以他也在等,等到楚休將所有的底牌都拿出來之后,將其一舉擊潰,讓其也感受一下什么是絕望!

    不過就在此時,真陽子的心頭卻是猛的一跳。

    他的感知力其實并沒有察覺到什么,這只是一種心血來潮般的第六感,是他在江湖上廝殺這么多年,所養成的一種危機本能。

    到底是相信自己的感知還是相信自己的本能?這一刻真陽子下意識的選擇了后者。

    他沒有再去操控道劍,而是身形在純陽罡氣的加持下速度爆發到了極致,向著一旁閃躲而去,同時他手捏印決,想要用秘法來防御。

    不過他的印決才剛剛結出一半來,一枚銀色的飛刀便已經緊貼著他的身軀擦肩而過,真陽子那一身強大無比的護體罡氣在那飛刀面前,簡直猶如空氣一般,沒有絲毫的抵抗力!

    銀光閃過,飛刀徑直插入地底,并沒有什么罡氣炸裂之聲響起,但那飛刀卻是已經消失不見,甚至就連眾人的感知力都察覺不到,可想而知那飛刀究竟深入地下多少,起碼也是要有數百丈的深度!

    “是你!李飛廉!”

    真陽子壓制住自己心頭的驚駭,看向他身后的一名武者。

    那名武者看其模樣不算年輕也不算老,應該有三十多歲左右了,相貌普通,極其的普通,絕對是那種扔進人堆里就找不出來的那種。

    他穿著一身普通至極的黑色布衣,隨便在腰間纏了一條皮帶,上面還插著九柄飛刀,算上之前那一柄,他其實總共只有十把刀。

    他腰間的飛刀跟他的人一樣,也很普通,七寸長的刀身,一指長的刀柄,就好像是用普普通通的精鋼所打造的一樣,雖然閃閃發亮,但是上面卻是連一個花紋都沒有,簡直樸素到了極致,但就是這么一柄樸素到了極致的飛刀,卻是差一點就重創了真陽子這位武道宗師!

    而此時在場的眾人聽到真陽子的話,再扭頭看看那普通至極的男子,他們簡直無法想象,這位就是昔日龍虎榜第四,現在位列第六的李飛廉?

    如果真陽子不說話,哪怕是這人帶著飛刀,在場的眾人也絕對不會將他跟李飛廉聯系在一起的。

    龍虎榜前十的武者當中,只有這李飛廉出手的次數是最少的,但卻也是最為傳奇的。

    出一刀便殺一人,唯一出兩刀殺的便是純陽道門這一代的天才弟子,扼殺了純陽道門未來的一位大人物,從而被純陽道門滿江湖的追殺。

    李飛廉甚至已經能有數年都沒有出現在江湖上了,此時看到他,在場的眾人還是有些不敢置信,畢竟非常人有非常之處,在他們想來,像是李飛廉這種傳奇人物,應該不會如此普通才是,但偏偏這李飛廉還真就是如此的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