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李飛廉跟純陽道門的恩怨江湖上人盡皆知,但是實際上眾人卻都知道,這件事情應該不是李飛廉的錯,反而錯在純陽道門,只不過他們不會如此說而已。 ̄︶︺sんцつ

    作為龍虎榜前十的存在,李飛廉的身份很神秘,就連風滿樓都只是模模糊糊的挖出了李飛廉一些簡單的消息,更詳細的卻是一無所知。

    風滿樓對外界放出來的,關于李飛廉的消息很簡單,他祖上在上古大劫之前便是武林中的至強者之一,手中的飛刀例無虛發,甚至已經涉及到了空間、因果等至強武道。

    這一脈一直以來都是一脈單傳,不正、不魔、不邪,很少參與江湖是非,低調至極,但偶爾出來一位傳人,實力卻都是強大無比。

    以這李飛廉的作風,他跟他那么多代的祖先都一樣,也是十分低調的,甚至他所殺的那些人,全部都是主動找他麻煩的,他可沒有找過其他人一次麻煩。

    就連那些尋常武者李飛廉都不愿意去招惹,更別說是純陽道門年輕一代的天才俊杰了。

    純陽道門的做派如何,其實江湖上的人都清楚,李飛廉之所以殺人,在眾人想來,估計也是純陽道門的那位惹怒了李飛廉,這才讓李飛廉動手殺人的。

    不過這個江湖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光看對錯的。

    就算李飛廉沒錯,但人是他殺的,純陽道門便要殺他為自家的弟子報仇。

    這些年來純陽道門沒少去追查李飛廉的下落,不過卻都沒有找到他的身影。

    而李飛廉這些年來也因為純陽道門的追殺,一直都沒有出現在江湖人的視野中。

    這次是他第一次現身,結果一出現,他便給了真陽子一份大禮!

    短短時間內,真陽子接連遇到了兩個他純陽道門的大仇人。

    不過還沒等真陽子說什么,李飛廉便已經再次出手了。

    偷襲一刀沒能傷得了真陽子,這對于李飛廉來說沒什么,他的飛刀,本就不是用來偷襲用的。

    一瞬間三柄飛刀脫手而出,沒有強大的罡氣,也沒有耀目的威勢,就是普普通通的三道銀色神芒襲來。

    真陽子冷哼了一聲,此時他的道劍正在斬向楚休,所以他手中并沒有兵器。

    不過這也無所謂,真陽子并指為劍,純陽罡氣接連點出,化作漫天的劍芒攔在自己的身前。

    但李飛廉那三柄飛刀此時卻是產生了奇異的變化。

    半空當中,那三柄飛刀若隱若現,虛空都好似被折疊了一般,密密麻麻的純陽劍氣都好像刺入到了空氣當中,而那三柄飛刀卻是從三個不同方位鎖定著真陽子,這也給了真陽子一種十分奇異的感覺,無論他如何閃躲,那三柄飛刀都好像是必中一般!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頓時心頭一動,想到了昔日風滿樓對于李飛廉的評價。

    此人的傳承武道涉及到了空間甚至是因果這一類的至強規矩,現在江湖上,已知有資格觸摸到這種規則的年輕武者便只有兩人,一個是方七少,一個是楚休,這兩個人曾經便在浮玉山的擂臺之上較量過因果之道,而現在李飛廉是第三個!

    真陽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濃重的殺機。

    論及跟他們純陽道門的仇怨,李飛廉可是要比楚休更深的。

    李飛廉殺了他純陽道門這一代最為優秀的弟子,而他們純陽道門也是滿江湖的追殺李飛廉,逼得李飛廉數年都不敢踏足江湖。

    現在李飛廉不死,純陽道門只是多了一個天人合一境的敵人。

    但以李飛廉的進步速度來說,將來他們純陽道門可是會多出來一個武道宗師級別的敵人!

    當然不管是李飛廉還是那林燁,都是真陽子的必殺對象!

    真陽子手捏鎮魔印,純陽罡氣大盛,印決落下,直接將那三柄飛刀全都籠罩在其中,想要將其鎮壓。

    不過奇異的是,李飛廉那飛刀之上卻是傳來了一陣波動,隨著那股力量快速的震顫,純陽罡氣紛紛消融,根本就擋不住那飛刀的刀勢。

    方才就是這樣一刀,輕易的便破開了真陽子這位武道宗師的護體罡氣,差點將其重創。

    看到這一幕,真陽子也是緊皺著眉頭。

    此時純陽道劍還在跟那林燁纏斗著,有著降魔道紋的加持,暫時不動用他的力量,純陽道劍的威能也不會消弱多少。

    現在真陽子手中并沒有兵刃,所以此時應該是他最弱的時期了,面對李飛廉這好像根本就無法防御的一刀,就算是真陽子都有一種棘手的感覺。

    不過真陽子畢竟是老一輩的武道宗師,哪怕他此時沒有兵刃在手,也不會輕易就被李飛廉這種小輩給逼入到絕路當中。

    在那三柄飛刀臨身之際,真陽子周身涌現出了一抹金光來,至剛至陽,襯托得此時的真陽子好似金甲天神一般。

    他雙手呈劍指點出,跟其中那兩柄飛刀對撞,強大的力量頓時爆發而出,那兩柄飛刀直接便被那金光所粉碎。

    與此同時,真陽子口誦降魔真言,虛空當中一陣陣波紋鼓蕩,他面前的天地元氣都在不斷的震蕩著,無論那飛刀如何變幻規則,力量都被徹底震散,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在旁邊觀戰的廣寧道人驚聲道:“是純陽道門的陽極道妙玄功!真陽子道兄什么時候修煉這門功法了?”

    世人皆知佛門金身天下無雙,乃是江湖當中所有煉體功法的巔峰存在。

    但殊不知道門也是有著無數煉體玄功,修煉到大成,并不遜于佛門的各種金身。

    只不過道門武者喜歡清凈無為,倒是很少有人會選擇去修煉這種肉身玄功,除非是自己真的擅長走這種路線。

    真陽子是江湖老人,甚至他都已經接近氣血衰敗的階段了,誰都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種時候還費力不討好的去修煉這種肉身玄功。

    此時廣寧道人也是在猶豫,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去幫真陽子?

    不幫的話,他們都同屬于三大道門一脈,看著真陽子在這里一個人拼命出手,廣寧道人也有些看不過去。

    但若是幫了,他自己也要沾染上因果,而且這件事情可是跟他沒什么關系。

    一旁的尉遲鋒傳音給廣寧道人,讓他不要插手,淡定的看著事情的發展便好了。

    而此時場中,連續擋下李飛廉三把飛刀的真陽子冷笑一聲,不過李飛廉卻是連放狠話和嘲諷都沒有,拿出一柄飛刀,在自己的經脈上滑動著,瞬間鮮血噴涌而出,不過卻是將那飛刀染成了血紅之色。

    五柄沾染著李飛廉鮮血的飛刀幾乎是連成線一般的爆射而出,直奔真陽子而來。

    血色的絲線將五柄飛刀關聯在一起,看似分散,但卻隱隱有著某種因果聯系。

    刀出的一瞬間,甚至隱約有著神鬼哭嚎的異象傳來,讓真陽子的元神都感覺到一絲涼意。

    這五刀斬的不光是真陽子的肉身,還是他的頂上三花,身中五氣!

    此時楚休還在跟那純陽道劍纏斗著。

    沒了真陽子的操控,單憑一個以氣血催動的降魔陣紋,奈何不了楚休。

    方才李飛廉那一連串的出手楚休都看在了眼里,不得不說,這李飛廉當真是個人物。

    他只有十把刀,第一把偷襲落空,之后三把被真陽子擋住,再一次出手,他卻是動用了燃燒精血的秘法,已經是一副拼命的架勢了。

    李飛廉手中還有最后一把刀,不過楚休猜測,那最后一把刀就是李飛廉的命,刀出,他的命也就快丟了。

    出手三次便將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以命搏命,李飛廉那看似冷淡普通的相貌之下,隱藏的卻是極致的瘋狂,甚至從出現到現在,李飛廉就連一個字都沒有說,他看向真陽子的目光中也沒有殺意,沒有任何仇恨,仿佛殺真陽子只是他的一個任務,人生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階段一般,無比的自然。

    一般江湖上,人狠話不多說的就是李飛廉這種人。

    最難纏,最難招惹的,也是李飛廉這種人。

    一個隨時能紅著眼睛跟你拼命的人其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像李飛廉這樣的,明明他已經決定跟你拼命了,結果你自己卻還不知道這點,仍舊在云淡風輕的抵擋著。

    此時真陽子便是這么一種狀態。

    他雖然不是云淡風輕,但卻沒想到李飛廉的出手竟然如此的不可捉摸,方才還是三刀出手試探,這一上來便成了殺招?

    那五柄血刀斬的不光是真陽子的肉身,更是他的身中五氣。

    雖然真陽子修煉了陽極道妙玄功,肉身也一樣不弱,但面對這種詭異的攻擊,就算真陽子拿出了搏命的態度,可惜卻有些晚了。

    金色的純陽罡氣大盛當中,真陽子全身力量都凝聚到了極致,一抹血色升起,化作降魔印凝聚在他的手掌當中,一掌落下,直接便將一柄飛刀給轟碎。

    看似輕描淡寫的擊碎了五柄飛刀,但真陽子卻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玄功被破,面色發白。

    刀身雖然被擊潰,但那股刀意卻是毫無阻礙的斬進真陽子的體內,斬了他的內腑五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