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謝謝支持正版~

    三人成眾——

    綠胖:小紅,你剛剛為什么一直不回我消息!

    易楨:怎么了?

    綠胖:我想跟你說我們的存款有十萬了!距離購買第一個703機械管家還差190萬!

    易楨:不對, 我代練賺的錢只有九萬八啊……

    綠胖:我和獨眼賺了2000元!

    易楨整個機器身體都動了動, 用手揉了揉自己圓乎乎的腦門,這兩個家伙還會賺錢?

    獨眼:[圖片][圖片][圖片]

    從獨眼發來的圖片上, 易楨看見兩個ew機器人在脖子上掛著一個小小的牌子,上面寫著一串文字:你好,需要我們幫你打掃地面嗎?只要10個星際幣!拜托!

    兩個機器人仰頭瞪著無辜的大眼睛盯著給他們開門的人類(●—●)

    就在易楨給他們租的那一棟公寓內, 兩個小機器人總會敲響鄰居的門,仰著脖子露出牌子上的話,竟然還有不少人愿意給他們打掃的機會,有幾張圖上面看過去,綠胖和獨眼白色的外殼上都有黑乎乎的臟東西。ωヤノ亅丶メ....

    易楨突然覺得自己的程序停轉了一下。

    綠胖:小紅,你說我們棒不棒!

    綠胖:小紅?你怎么不說話?!

    易楨:我突然好想摸一摸你的小腦袋。

    綠胖:(●—●)

    在出租屋內的小機器人轉頭望向身側的另一個機器人:“小黑,小紅為什么想摸我的頭啊?”

    獨眼推開綠胖湊過來的小腦袋,嫌棄道:“我怎么知道?”

    易楨:綠胖、獨眼你們不用這么做,看看身體外殼都臟了。

    綠胖:沒事,我和小黑在浴室里給對方洗了!現在我們超干凈!

    獨眼:[圖片][圖片][圖片]←我們超干凈。

    易楨:我知道, 我會努力賺錢, 買到703……不……我們不要普通版的!我要買高定版的,買六個!用一個丟一個!

    綠胖:[期待的搓手手!]

    獨眼:[期待的搓手手!]←我是復制的。

    易楨蹲在角落里,他們三個都是黑戶機器人, 想要有一個人類的身份很難很難, 消極了一會兒, 他打起精神登陸到星戰前夜的論壇, 在自己的帖子里留言:

    匿名游客175*2301*2145:在本樓之后下單留下id,市價,需要加急的請備注,需要多付一點錢,我全接,我全接,我全接!!!謝謝大家,真的很需要錢!!!

    “大神?你回來了?”

    “全接?所有單子都接嗎?真的?!不是大神,你家發生了什么事情嗎?需要幫忙嗎?”

    “之前也說過缺錢……是家里出大事了嗎?”

    “id[擇日睡你],加急,市價+1萬星際幣!我每天在線等密聊!”

    ……

    易楨看見陸陸續續出現的單子,記住這些人的id,錯過古斯年睡覺的時間就去聯系他們!賺錢!賺錢!賺錢!想到這里易楨又進入了703的介紹里,看著這款超高端定制的機器人,那一串零多得讓他想打人!好想黑銀行……易楨進入銀行系統內瞅了瞅,卻不敢下手,如果黑了銀行,他們三個黑戶就會被查……

    糾結了好久,易楨還是從銀行系統里退了出來,他再次登錄論壇,一個標題引起了他的注意。

    【被npc擊殺的絕世大神,大神死的時候,所有人都懵逼了!】

    “哈哈哈哈,我剛剛想搬這個視頻過來水經驗的,居然有人比我快!”

    “emmm,我看視頻的時候整個人激動得不行,看見[帥爆全地球]大神突然死的時候,懵逼了……這npc喪心病狂,官方真的不打算改一改這個垃圾地圖嗎?!”

    “不是……最氣的是我本來以為我要看一場天人對決了,結果這個npc打了一槍干掉了藍方,紅方贏了……心情復雜……”

    ……

    “這兩人的技術,我先跪為敬!”

    “ls等等我,一起一起,撲通一聲跪下!”

    “裹緊我的小被子,瑟瑟發抖,讓我進去不要三秒我就被殺了……”

    而隔壁還有一個帖子——【絕世大神單挑白色公路視頻圖解!】

    “對這個地方打了幾發點對射,秒殺!”

    “這個飆車技術,溜到飛起!給大佬跪了!”

    ……

    “你們有沒有看這位大佬的其他比賽戰績?德克城1v132……”

    下了游戲,古斯年在眾人的注目禮之下將游戲終端放回訓練室,穿上外套,隨意的解開兩顆扣子,禁欲而感性,讓人移不開眼睛,但是男人卻一臉冷漠地開車著一騎絕塵回到家里,吃過晚飯后,在房間內,正準備睡覺的古斯年拿出通訊儀,進入許久沒有上過的星戰前夜的論壇。

    ruler這個號本來就是他的小號,除了道格拉斯閣下知道他的這個賬號以外,沒有人知道這個賬號背后的控制者就是他,但是今天因為[帥爆全地球]完成白色公路,很多人進來圍觀戰斗,他的這個號和[裁決之刃]一樣,即將有一大波密聊砸過來。

    果不其然,論壇上已經掛了n個關于兩人的對戰視頻相關內容,不過這其中竟然有個代練帖子一直有人回復,也很火爆。

    古斯年倒是沒有興趣點進去,想了想還真沒想出操控[帥爆全地球]的到底是誰,軍隊里學他的人很多,不過這個家伙根本就是年輕翻版的他。

    第二天——

    古斯年看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下班,鬼使神差地他又去訓練室拿了一個游戲端,登陸游戲。

    [帥爆全地球]在線,而且正在打5v5。

    點開歷史戰績,古斯年微微皺了眉頭,昨天十一點之后一直在線?從昨晚十一點到現在下午五點一直在線?不用睡覺嗎?

    為了賺錢易楨這次組了四個老板,用[帥爆全地球]一帶四!打完這最后一把,就能把這群老板送上鉆石了!

    [私聊][ruler]:你不是說一天就能學會怎么用五顆子彈打掉流彈嗎?結果怎么樣?

    [私聊][帥爆全地球]:學會了。

    站在原地的幾位老板,乖巧安靜如雞,連勝十三把了!這個大神溜的飛起!

    [地圖][十三月第三十二號]:大家好,我是十三月,經過上次的失利,我苦練星辰流彈數日,今天繼續愉快得教大家怎么打星辰流彈~

    “小月月,小心裝逼裝破了哦,哈哈哈哈!”

    “不裝逼就會死!讓月神再裝會兒!”

    易楨看見這個id,愣了一下,這不是上次幫小花朵代打的時候遇見的熟人嗎?!就是看這位主播打的星辰流彈,他才學會的!

    易楨的隊友們——

    [團隊]使者之行:這貨不就是那個熱帖里面被代打大神給吊打的那個主播嗎?

    [團隊]猛扎心扉:好像真的是月神……

    [團隊]第五雍容:我是月黑,大佬,請打爆他!我加1萬星際幣~

    [團隊]萌不萌:_(:3ゝ∠)_不知所措,安靜如雞

    [團隊][帥爆全地球]:好的,老板!(●—●)

    易楨殺死德卡爾后,打開窗戶判斷自己距離對方的距離,大約700米,還有一分鐘,一個翻身,易楨從窗戶跳下去,用手里的槍對著墻施力,順利接力落到樓下一輛越野副駕駛。

    發動機強制快速啟動,輪胎在地上摩擦發出的聲音尖銳而刺耳,易楨搬動手剎的瞬間,越野像一把利箭飛出!車尾卷起滾滾濃煙。

    “這車速應該飆到500碼了吧?這是完成白色公路任務打算自殺了?”

    一個對車有些研究的玩家表情凝固了,以這個速度在這片到處都是車輛、建筑的地區飆車,這是不死也殘的節奏啊,稍微的偏移一點方向盤就是側翻!

    但是隨著易楨腳下的油門,車子并沒有如想象中的撞墻,跟隨易楨的角度,終于在前方的大路上出現一個手里拿著狙|擊槍穿著裝備的家伙。

    “這么沖過去會成靶子,沒地方能躲!”

    喜歡玩戰爭模式的玩家一眼就看出易楨的劣勢,就在大家詫異的時候,隨著轟的一聲,他們的表情都變了。

    高速駕駛的易楨向右揮了一盤子,不出所料的車身橫斜飛到半空中,易楨向上跳,手里的機槍開始射擊!彈藥想撕走傾瀉,形成一個圓形彈幕,彈幕一波接著一波,而他在半空中旋轉,有橫飛的車子作為擋板,靈活的走位讓他落地的瞬間找到一個有著一堵小矮墻的位置。

    緊接著易楨對著汽車的油箱打了一槍!

    轟!

    皮卡炸裂!宛如一道絢麗的煙花,伴隨著滾滾濃煙!

    “這是什么騷操作?!”

    “我能說什么?666666666”

    “這一系列開車、棄車、跳車、拔槍干人的動作一氣呵成,看得我一臉懵逼。”

    “說真的,這游戲收你們5星幣一小時真的便宜了……看看這真實度!這操作!跪下唱征服!”

    “蒂花之秀,天秀,星宿老怪?”

    古斯年看見易楨突然側翻的車瞬間做出判斷,打了幾發點對射躲開易楨傾瀉而來的彈藥后,閃身到了墻的另一側,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剛剛好,二十分鐘,你很守時。”

    [地圖][帥爆全地球]:“……”

    在觀眾房間內可以聽見里面人的對話,頓時不少人嘴角微抽。

    “這個叫尺子的,是不是眼瞎沒看見剛剛的操作?還是被嚇傻了?”

    “哈哈哈,多半懵逼了吧?”

    就在整個觀賽房間議論[帥爆全地球]會不會虐殺對方的時候,槍聲打響了!

    易楨翻滾著身體快速的向后移動,他剛才躲避的墻被對面的狙|擊槍連續打了三槍,伴隨著對面狙|擊槍槍口火花的閃爍,頓時墻體被打穿一個彈孔,子彈特有的破空聲聞風而來。

    易楨一個翻身躲了過去,很快他調整好角度,再次給自己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他將手里的機槍丟在地上,一個旋轉迅速將之前撿來的狙|擊槍握在手上,立即打開他的瞄準鏡,那一連串的子彈瞬間打在易楨的腳邊,出于本能易楨迅速做出反應,再次后退到巷道深處,剛才他所在的位置被對面的狙|擊槍直接打缺一塊,一整塊大理石伴隨著其他細小的碎塊瞬間落地,悶哼了一聲。

    易楨迅速動起來,他的身側再次傳來一聲槍響,真是他剛才的位置,只要他稍微晚一步,就會這這狙擊子彈射個透心涼。

    高手,一個真的高手!在可以看見的地方,子彈刷刷落下,易楨根本不能出去,一旦出去就會被射成塞子,他在這條死巷道里甚至不能探頭去看對方的位置,更不要說開槍了。

    就在易楨思考的時候,外面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這是易楨看了一眼比他高出一半的墻面,不能等對方進來,否則他會成為甕中之鱉,易楨迅只能將自己手里的狙|擊槍丟到左側的屋頂上,急速的奔跑向對面那一堵墻百米沖刺,在即將撞墻的最后一秒,他一腳踩上右面的墻側,借住摩擦力左右攀登在他登上房頂的瞬間,敵人也沖進了巷道!

    在半空中的易楨手握機槍立即對著下方一陣橫掃!

    下方看上去樣貌平凡的家伙沒有因為敵人在空中而驚慌,反手對著空中連續射擊!

    “操!點對射!是點對射!”

    “我的媽,我剛剛看見[帥爆全地球]這位大佬的騷操作已經很慌了,這位大兄弟也不是常人啊!”

    “溜得飛起!”

    [地圖][ruler]:很久沒有人讓我這么狼狽了。

    古斯年側身和打出的五發子彈,讓他從易楨的掃射中安然躲開,頭發凌亂,而易楨打完掃射從右側一躍到左側,撿起地上的狙|擊槍就死命狂奔,一個箭步跳下這一連串的低矮建筑,瞬時易楨和古斯年的位置發生了對調。

    渾身的神經都繃勁了,本來以為剛才那一波出其不意的攻擊可以擊殺對方,沒想到這個叫尺子的家伙也是個厲害角色,剛才那一瞬的交戰,對方臉上的表情都沒變過,要知道這個游戲可以根據情緒來反應面部表情的!

    五顆子彈瞬發,連一點猶豫都沒有!

    這時候易楨側身躲到一輛越野車的后,精神高度集中。

    這片區域相對易楨之前和npc交戰的地方障礙物少了很多,主要是沙地地面,易楨時刻盯著矮槍和巷道,只要對方一露出頭,他就一槍擊斃!

    易楨看見一個東西突然出現在半空中,推彈上膛,子彈掠過風聲!

    “砰!”

    瞬間打在那個東西上,落地!

    落地的刀刀刃上倒影出天空的余暉。

    一把軍刀?

    沒時間發愣,易楨瞄準后,再次開槍!對面的人影一個轉身射出三段子彈,一顆接著一顆,同時這三顆子彈還將易楨的子彈打偏,,如果不是易楨反應夠快的,最后一顆只差半秒的時間就能打在易楨的腦勺上。

    易楨想也不想,立即撒腿就跑,這槍法也太好了吧?!比古斯年還厲害!

    他有更好的模仿選擇了!

    就這個人!

    跑到相對高的位置,易楨準備再來一次偷襲,畢竟這對手打三段子彈的同時還不忘記要自己的小命,而且剛剛差一點他就要掛了!

    兩人進入了激戰,而觀看比賽的所有人也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ruler]也好強……強爆了!”

    “原來是兩個大神約戰嗎?運氣不錯,趕上了!”

    “這波操作,滿分,那個三段子彈嚇到我了!”

    易楨丟下手里的機槍,撿了地上一把散彈槍,打出來就如網狀一樣的子彈數量,可以把人穿出一個個血窟露,數著對方走過的腳步數,判斷距離,就在對面的人即將靠近的瞬間,易楨將自己的狙|擊槍丟出去做靶子,下一秒,他一個側身超近距離的散彈槍打出一波星辰流彈!

    子彈就像爆炸的煙花的花束,噴涌而出,對面的人冷靜的向后連腿,連連發出幾發子彈,在易楨意料之外的是,對方五發子彈竟然打掉了幾乎所有霧散彈,只有最后一顆子彈沒有被截住,直線距離大約10米,易楨面上露出一絲欣喜。

    這回總該死了吧!

    對面的男人卻咧嘴對著他微微一笑,腦袋向右一側,躲開了易楨最后一個子彈,并且從背后反手摸出一把手|槍。

    “砰!”

    易楨立即舉起槍對著哪一顆子彈點對射,在半空中兩顆子彈瞬間交匯!

    彈殼碰撞擦出熾烈的火花!

    “砰!”

    又是一道槍響!

    系統提示:紅方win!

    古斯年微微一愣,就連易楨也愣住了,古斯年看了看自己手里手|槍,又看看狗帶的對手。

    系統提示:你在西南大后方被npc[亞伯罕]殘忍的殺害了。

    隨著易楨死亡,他瞬間回到了出生地,而古斯年看著他對面的不到十歲的黑人小男孩沉默了。

    他這算是被npc截胡了?!

    古斯年也立即離開地圖,在出生點看見易楨。

    “唉,剛才太尷尬了,我沒想到那小男孩竟然一路跟著我……又被放黑槍了。”因為和古斯年打得太投入,易楨完全忘記了這個地圖愛放黑槍的npc!結果被之前一腳踹倒在地的npc小男孩給擊殺了!他也是懵了,本來他們兩應該在那片空地上大干一場,定下勝負的!

    “對了,這位仁兄!剛才你怎么用五顆子彈打掉霧散彈的?霧散彈一槍里面就有二十顆圓形鋼珠!我起碼開了八槍!”

    古斯年卻沒有回答而饒有興趣地問到,聲音撩人:“你是哪個軍隊的?”

    易楨猜測這位尺子大兄弟一定是軍隊的高官,畢竟他的水平可是能打敗他這個翻版年輕古斯年!古斯年的履歷就算是易楨看來,那也是華麗到爆表,人生贏家這四個字都不能形容他。

    “不是,你不說就算了,反正給我一天時間我就能學會。”易楨矢口否認后,看了看時間。

    “啊啊啊,完蛋了,都六點了!我下了!”易楨看見時間整個人都不好了,一般這個時候古斯年已經到家了,如果看見他的機器人又沒待在原位,這人很有可能會拆開他的核心艙,檢查他的身體!

    “你……”,古斯年剛想問易楨的名字,卻看見對方的名字已經灰掉,古斯年稍微有些郁悶地同時下線了。

    整個觀眾房間里靜悄悄的,過了好久,終于爆發出宛如杠鈴般的笑聲:“哈哈哈哈,剛剛[帥爆全地球]死的時候,真的笑死我了,居然被十歲小男孩打了黑槍,一槍入魂!哈哈哈哈哈!”

    “[帥爆全地球]大神一臉懵逼:我怎么突然就死了?誰殺了我!”

    “[ruler]和哪位差不多吧,肯定在想:誰、是誰?殺了我的對手?”

    易楨看了一眼小癡漢紅紅的耳尖,不著痕跡的搖搖頭,然后默默地從古斯年的腳邊走開,斜向上45度,可以看見這人明顯在幸災樂禍,對于新機器人的外貌果然還是有意見的,ew乖巧地一路回到自己待機的角落位置,側著身體,趴在沙發的邊上,偷偷聽下進一步的消息。

    緩了一會兒,溫清雙腿發軟,從地上站起來,不看地上的機械管家,長舒一口氣這才緩過勁來,喝著古斯年遞過來地熱水,心情復雜。

    照理說他應該很開心,手里這杯水是男神倒的,可是一想到那個和自己有85%相似的機械管家胸口插著三把刀躺在地上的慘樣,他就不寒而栗,拿水的手都在抖:“古先生,我休息一下,查看機械管家的記錄情況,沒問題吧?”

    “好,給你查看權限。”古斯年點點頭,坐在沙發的另一側,手里拿著通訊。

    星戰前夜論壇——

    【今天的代打君也超級帥,想他~】

    “排隊的我,默默地等!你知道我在等你嗎?qaq”

    “吃瓜排隊!(⊙o⊙)”

    “嗚嗚嗚,玩票的代練君是不是不打了?我排在第三個……”

    古斯年的看著代練帖子,忍不住嘴角勾起一絲笑,小鴿子被他嚇到了,不敢接代練了?

    想到這里,突然一個游客回復了貼子。

    匿名游客175*2301*2145:老板,你聽我解釋!我家里那個煩人精今天在家,代練君現在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安靜如雞啊!

    古斯年看過之前的帖子,這個id號一看就是小鴿子發的,一雙纖長的手指在通訊儀上流轉,注冊一個新的賬號,寫下一條回復[尺子大兄弟]:“原來小鴿子怕老婆?”

    緊跟著這條回復,一串一串的回復出現。

    “小鴿子?代練君的名字嗎?”

    “這名字和代練君一點都不搭,代練君揍人的時候,穩準狠!小鴿子一聽太溫柔了~”

    “怕老婆,哈哈哈,心疼代練君,我說怎么勤奮的代練君突然一陣天沒上游戲,不接代練!”

    正在瀏覽消息的易楨看見這條回復,腦海里浮現出古斯年的臉頰,一陣心塞塞。

    匿名游客175*2301*2145::你們怕是想氣死代練君哦!

    看見回復古斯年咧嘴笑了一聲,一旁的溫清側目看過去,看見古斯年在笑,頓時愣著原地,雙眼冒桃花。

    男神真、真好看!

    剛才的忐忑都被他拋到九霄云外,一邊檢查機械管家,一邊偷看正對著通訊儀嘴角勾著笑回復消息的古斯年。

    匿名游客175*2301*2145:原來是尺子大兄弟……

    尺子大兄弟:號送你反而被我嚇得不敢玩了?

    易楨看見這條消息,想到這位大兄弟牛逼的技術,比古斯年厲害,有機會學習對方的技術,學會了才可能打贏古斯年,立即回復到:“晚上上,不見不散,今天我們去靶場,十八連我會了。”

    尺子大兄弟:這么快?好,晚上等你上線。

    另一邊,溫清打開機械管家核心艙,一片晶瑩剔透的白色芯片連接著中電器,通過遠程傳輸,將機器人倒地地畫面呈現出來,溫清看了一遍視頻視頻中的ew屬于低機械化機器人,按照規定的路線清潔灑水,并沒有任何問題。

    除了死法慘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以這種方式壯烈犧牲的機器人。

    “古先生,鑒于本次機器人損毀不屬于人為和機器老化中的任何一種,我只有把機器人帶回去,看公司的決定,但是您可以放心,我會為您爭取最大的權益。”

    “麻煩了,謝謝。”出于禮貌,古斯年對溫清頷首,放下手中的通訊儀,把門打開送溫清離開。

    不過為什么機械管家最后一眼看的是這個ew機器人呢?

    溫清在回程的車上又看了一遍視頻,搖搖頭,將這個問題拋之腦后,拍拍自己的臉頰,想辦法和男神的媽媽來一次巧遇才是最重要的!

    那可是他追男神的第一步!

    他小小的一步,可是解決男神終身大事的一步!

    溫清坐在車上暗自握拳為自己鼓氣。

    關上門,古斯年已經將機械管家和修理師傅的事情拋到腦后,走到家里的放ew機器人角落的位置,看見乖巧休眠的機器人,安心了許多。

    壞了就壞了吧,反正還有個ew在家里,不用擔心。

    假裝休眠的易楨瞧了一眼早早回房間的古斯年,心里略略詫異了一下,這人今天這么早就回房睡覺?還好剛才那個小癡漢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古斯年的身上,沒有仔仔細細的檢查機械管家,不然剛才那根破損的電路還不好解釋!

    易楨見古斯年進了房間,愉快的回復了一條消息:“煩人精走啦!等我上線!”

    在房間內的古斯年看見消息,想了想回復到——

    尺子大兄弟:“可喜可賀^_^”

    易楨選擇挑戰,安靜的公路上幾個士兵迅速撤離,光禿禿的地方瞬間只留下一排排路障,卻沒有任何士兵看守,易楨奇怪地望向那些離開的軍人,緊接著他將狙|擊槍背在背上,握住手里的機槍側身靠近路口的路障,很快他進入用沙包累成的攻防駐地,確認所有人離開后,他將路上的鐵絲抓起來丟在一旁,選了一輛敵人留下的越野車代步。

    開了一會兒,易楨剛剛開進城市的入口,這個城市的建筑物有一些奇怪,全都是低矮小型建筑物,突然遠處的接到有一道人影閃過。

    “不對勁兒。”易楨坐在車上微微皺眉,介紹上說過如果npc遇見玩家會擊殺玩家,就像之前那些人一樣,但是遠處剛剛跑過街道的那些家伙顯然不是這個意思,他們似乎在撤退。

    易楨手握著槍械,從車上下來,向前走了兩步,他面前的這些密密麻麻的低矮建筑不像是建筑物,剛像防御工事里的堡壘,易楨有點糾結,這條路就連npc的尸體都沒有,白色公路上沒有血跡。

    易楨提著槍往前走,這時候他清晰的看見這些不高的樓層上有人。

    不對……

    突然距離易楨不到一百米的距離涌出一群穿得破破爛爛的難民一樣的家伙,他們似乎沒有看見易楨,只是一個勁兒的向前跑,易楨略微打量這些難民,白人、黑人、黃種人混在一起,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驚恐之下的畏懼和驚慌失措。

    “砰!”

    “砰!”

    “砰!”

    易楨看著這些人突然倒地,子彈從他們的胸膛穿過,一團血霧炸開,濺射到易楨白皙的臉頰上,溫熱的血腥味,在鼻翼之間如同噴泉一樣奔涌炸裂。

    “哥哥,救我!”一個不到十歲小女孩抱住他的左腳,懇求道。

    易楨剛想把這個孩子抱起來,瞬間一顆子彈從小女孩的太陽穴穿過,向后一頭栽下去,雙眼瞳孔失去焦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