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一聲驚呼后,整個觀賽房間內的人紛紛查看比賽面板,的確是1v1,紅方藍方都只有一個人。

    帥爆全地球vs ruler

    易楨殺死德卡爾后,打開窗戶判斷自己距離對方的距離,大約700米,還有一分鐘,一個翻身,易楨從窗戶跳下去,用手里的槍對著墻施力,順利接力落到樓下一輛越野副駕駛。

    發動機強制快速啟動,輪胎在地上摩擦發出的聲音尖銳而刺耳,易楨搬動手剎的瞬間,越野像一把利箭飛出!車尾卷起滾滾濃煙。

    “這車速應該飆到500碼了吧?這是完成白色公路任務打算自殺了?”

    一個對車有些研究的玩家表情凝固了,以這個速度在這片到處都是車輛、建筑的地區飆車,這是不死也殘的節奏啊,稍微的偏移一點方向盤就是側翻!

    但是隨著易楨腳下的油門,車子并沒有如想象中的撞墻,跟隨易楨的角度,終于在前方的大路上出現一個手里拿著狙|擊槍穿著裝備的家伙。

    “這么沖過去會成靶子,沒地方能躲!”

    喜歡玩戰爭模式的玩家一眼就看出易楨的劣勢,就在大家詫異的時候,隨著轟的一聲,他們的表情都變了。

    高速駕駛的易楨向右揮了一盤子,不出所料的車身橫斜飛到半空中,易楨向上跳,手里的機槍開始射擊!彈藥想撕走傾瀉,形成一個圓形彈幕,彈幕一波接著一波,而他在半空中旋轉,有橫飛的車子作為擋板,靈活的走位讓他落地的瞬間找到一個有著一堵小矮墻的位置。

    緊接著易楨對著汽車的油箱打了一槍!

    轟!

    皮卡炸裂!宛如一道絢麗的煙花,伴隨著滾滾濃煙!

    “這是什么騷操作?!”

    “我能說什么?666666666”

    “這一系列開車、棄車、跳車、拔槍干人的動作一氣呵成,看得我一臉懵逼。”

    “說真的,這游戲收你們5星幣一小時真的便宜了……看看這真實度!這操作!跪下唱征服!”

    “蒂花之秀,天秀,星宿老怪?”

    古斯年看見易楨突然側翻的車瞬間做出判斷,打了幾發點對射躲開易楨傾瀉而來的彈藥后,閃身到了墻的另一側,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剛剛好,二十分鐘,你很守時。”

    [地圖][帥爆全地球]:“……”

    在觀眾房間內可以聽見里面人的對話,頓時不少人嘴角微抽。

    “這個叫尺子的,是不是眼瞎沒看見剛剛的操作?還是被嚇傻了?”

    “哈哈哈,多半懵逼了吧?”

    就在整個觀賽房間議論[帥爆全地球]會不會虐殺對方的時候,槍聲打響了!

    易楨翻滾著身體快速的向后移動,他剛才躲避的墻被對面的狙|擊槍連續打了三槍,伴隨著對面狙|擊槍槍口火花的閃爍,頓時墻體被打穿一個彈孔,子彈特有的破空聲聞風而來。

    易楨一個翻身躲了過去,很快他調整好角度,再次給自己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他將手里的機槍丟在地上,一個旋轉迅速將之前撿來的狙|擊槍握在手上,立即打開他的瞄準鏡,那一連串的子彈瞬間打在易楨的腳邊,出于本能易楨迅速做出反應,再次后退到巷道深處,剛才他所在的位置被對面的狙|擊槍直接打缺一塊,一整塊大理石伴隨著其他細小的碎塊瞬間落地,悶哼了一聲。

    易楨迅速動起來,他的身側再次傳來一聲槍響,真是他剛才的位置,只要他稍微晚一步,就會這這狙擊子彈射個透心涼。

    高手,一個真的高手!在可以看見的地方,子彈刷刷落下,易楨根本不能出去,一旦出去就會被射成塞子,他在這條死巷道里甚至不能探頭去看對方的位置,更不要說開槍了。

    就在易楨思考的時候,外面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這是易楨看了一眼比他高出一半的墻面,不能等對方進來,否則他會成為甕中之鱉,易楨迅只能將自己手里的狙|擊槍丟到左側的屋頂上,急速的奔跑向對面那一堵墻百米沖刺,在即將撞墻的最后一秒,他一腳踩上右面的墻側,借住摩擦力左右攀登在他登上房頂的瞬間,敵人也沖進了巷道!

    在半空中的易楨手握機槍立即對著下方一陣橫掃!

    下方看上去樣貌平凡的家伙沒有因為敵人在空中而驚慌,反手對著空中連續射擊!

    “操!點對射!是點對射!”

    “我的媽,我剛剛看見[帥爆全地球]這位大佬的騷操作已經很慌了,這位大兄弟也不是常人啊!”

    “溜得飛起!”

    [地圖][ruler]:很久沒有人讓我這么狼狽了。

    古斯年側身和打出的五發子彈,讓他從易楨的掃射中安然躲開,頭發凌亂,而易楨打完掃射從右側一躍到左側,撿起地上的狙|擊槍就死命狂奔,一個箭步跳下這一連串的低矮建筑,瞬時易楨和古斯年的位置發生了對調。

    渾身的神經都繃勁了,本來以為剛才那一波出其不意的攻擊可以擊殺對方,沒想到這個叫尺子的家伙也是個厲害角色,剛才那一瞬的交戰,對方臉上的表情都沒變過,要知道這個游戲可以根據情緒來反應面部表情的!

    五顆子彈瞬發,連一點猶豫都沒有!

    這時候易楨側身躲到一輛越野車的后,精神高度集中。

    這片區域相對易楨之前和npc交戰的地方障礙物少了很多,主要是沙地地面,易楨時刻盯著矮槍和巷道,只要對方一露出頭,他就一槍擊斃!

    易楨看見一個東西突然出現在半空中,推彈上膛,子彈掠過風聲!

    “砰!”

    瞬間打在那個東西上,落地!

    落地的刀刀刃上倒影出天空的余暉。

    一把軍刀?

    沒時間發愣,易楨瞄準后,再次開槍!對面的人影一個轉身射出三段子彈,一顆接著一顆,同時這三顆子彈還將易楨的子彈打偏,,如果不是易楨反應夠快的,最后一顆只差半秒的時間就能打在易楨的腦勺上。

    易楨想也不想,立即撒腿就跑,這槍法也太好了吧?!比古斯年還厲害!

    他有更好的模仿選擇了!

    就這個人!

    跑到相對高的位置,易楨準備再來一次偷襲,畢竟這對手打三段子彈的同時還不忘記要自己的小命,而且剛剛差一點他就要掛了!

    兩人進入了激戰,而觀看比賽的所有人也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ruler]也好強……強爆了!”

    “原來是兩個大神約戰嗎?運氣不錯,趕上了!”

    “這波操作,滿分,那個三段子彈嚇到我了!”

    易楨丟下手里的機槍,撿了地上一把散彈槍,打出來就如網狀一樣的子彈數量,可以把人穿出一個個血窟露,數著對方走過的腳步數,判斷距離,就在對面的人即將靠近的瞬間,易楨將自己的狙|擊槍丟出去做靶子,下一秒,他一個側身超近距離的散彈槍打出一波星辰流彈!

    子彈就像爆炸的煙花的花束,噴涌而出,對面的人冷靜的向后連腿,連連發出幾發子彈,在易楨意料之外的是,對方五發子彈竟然打掉了幾乎所有霧散彈,只有最后一顆子彈沒有被截住,直線距離大約10米,易楨面上露出一絲欣喜。

    這回總該死了吧!

    對面的男人卻咧嘴對著他微微一笑,腦袋向右一側,躲開了易楨最后一個子彈,并且從背后反手摸出一把手|槍。

    “砰!”

    易楨立即舉起槍對著哪一顆子彈點對射,在半空中兩顆子彈瞬間交匯!

    彈殼碰撞擦出熾烈的火花!

    “砰!”

    又是一道槍響!

    系統提示:紅方win!

    古斯年微微一愣,就連易楨也愣住了,古斯年看了看自己手里手|槍,又看看狗帶的對手。

    系統提示:你在西南大后方被npc[亞伯罕]殘忍的殺害了。

    隨著易楨死亡,他瞬間回到了出生地,而古斯年看著他對面的不到十歲的黑人小男孩沉默了。

    他這算是被npc截胡了?!

    古斯年也立即離開地圖,在出生點看見易楨。

    “唉,剛才太尷尬了,我沒想到那小男孩竟然一路跟著我……又被放黑槍了。”因為和古斯年打得太投入,易楨完全忘記了這個地圖愛放黑槍的npc!結果被之前一腳踹倒在地的npc小男孩給擊殺了!他也是懵了,本來他們兩應該在那片空地上大干一場,定下勝負的!

    “對了,這位仁兄!剛才你怎么用五顆子彈打掉霧散彈的?霧散彈一槍里面就有二十顆圓形鋼珠!我起碼開了八槍!”

    古斯年卻沒有回答而饒有興趣地問到,聲音撩人:“你是哪個軍隊的?”

    易楨猜測這位尺子大兄弟一定是軍隊的高官,畢竟他的水平可是能打敗他這個翻版年輕古斯年!古斯年的履歷就算是易楨看來,那也是華麗到爆表,人生贏家這四個字都不能形容他。

    “不是,你不說就算了,反正給我一天時間我就能學會。”易楨矢口否認后,看了看時間。

    “啊啊啊,完蛋了,都六點了!我下了!”易楨看見時間整個人都不好了,一般這個時候古斯年已經到家了,如果看見他的機器人又沒待在原位,這人很有可能會拆開他的核心艙,檢查他的身體!

    “你……”,古斯年剛想問易楨的名字,卻看見對方的名字已經灰掉,古斯年稍微有些郁悶地同時下線了。

    整個觀眾房間里靜悄悄的,過了好久,終于爆發出宛如杠鈴般的笑聲:“哈哈哈哈,剛剛[帥爆全地球]死的時候,真的笑死我了,居然被十歲小男孩打了黑槍,一槍入魂!哈哈哈哈哈!”

    “[帥爆全地球]大神一臉懵逼:我怎么突然就死了?誰殺了我!”

    “[ruler]和哪位差不多吧,肯定在想:誰、是誰?殺了我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