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此為防盜章  “你再叫一句小黑試試?”獨眼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ew機器人模擬的特殊萌聲線竟然從他的聲頻器讓人讀出了讓人瑟瑟發抖的寒意。

    綠胖子不熟練地控制ew機器人向前走了一段距離, 將機械臂搭在獨眼的肩上:“叫小黑怎么了?你本來就是黑色的!”

    砰——

    獨眼一巴掌呼過去, 綠胖子也不甘示弱:“哎喲, 打架啊?誰怕誰啊?都是ew,誰比誰牛逼?”

    兩個不到人小腿高的ew機器人干架,一旁的易楨默默扭頭, 研究ew機器人是否具有聯網功能, 他現在需要在上網獲得更多信息,由于ew機器人具有遠程控制功能, 內置了一個網絡連接端口, 易楨很快進入了環星際網絡。

    地球星際歷3017年,曾經在電影里的科幻劇情已經一一變成現實,人類進入大宇宙航海時期, 機器人代替人類做無技術含量重復性的工作,機械工程得到廣泛的應用,軍事上普遍使用機甲作為軍事防御的最后一道兵線。

    搜索許多相關事件后, 易楨確定這是一個和他的世界完全不同的星球或者說是宇宙!在他的國家,他們并不發展小規模的機器人作為家庭保姆的需要,他們更多的是發展空間跳躍,超級智腦連控技術,一個智腦會分管一個大的片區, 他所在的主星有十三區, 對應十三個智腦, 這十三個智腦為人類完成日常的瑣事, 人類只有混吃等死,或者努力為國家做貢獻兩種選擇。

    易楨了解完這個時空的信息后,從網絡世界回到ew的身體內,它向前走了一步,只聽見咔嚓一聲,低頭一看他立即確認這是ew機器人手腕上的白色小環被他踩碎了,獨眼和綠胖子同時轉頭看向易楨,其中一個沮喪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小紅你踩碎了我的手環……我剛出來,就變成次品了……我怎么這么可憐……又要被返廠了……”

    聽這稱呼,不用想說話的是綠胖子。

    和綠胖子打架的獨眼也沒占到便宜,ew的臉上已經刮痕累累,按照機器人合格驗收標準,站在易楨面前的這兩個都已經是次品了。

    綠胖子整個機器人都不好,坐在地上一臉絕望:“小黑,都是你!都是你的錯,嗚嗚嗚……要死了……”

    獨眼聽見綠胖子的稱呼,雖然極度生氣,但是奈何ew沒有多余的表情系統,始終保持著萌萌噠的表情,只能聽見它用軟糯的聲線說出不倫不類的話:“要是在以前,我早就把你撕碎了!”

    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的綠胖子哼了一聲:“切,以前?拜托你現在就是個ew,還撕了我?”

    獨眼:“我是機甲智能!你這個該死的管家保姆!”

    綠胖子:“都是一條生產線上下來的,誰比誰貴?”

    獨眼:“呵,不好意思我和你不是一條生產線下來了,我是軍工制造,據我了解軍工制造比民用貴很多。”

    綠胖子:“……嗚嗚嗚,小紅,你看看他,看看這個小黑,他欺負我!你都不管嗎?!嗚嗚嗚,我要被返廠了……”

    踩壞綠胖子手環的易楨沉默走到一個嶄新未開封的ew機器人面前,不太明白這個綠胖子在想什么,他聽見從他聲頻器里傳出的軟糯糯地聲音問:“你到底在哭些什么?換個身體不就好了,這里這么多,你可以隨便選。”

    垂頭喪氣的綠胖子瞬間從地上跳的一下站起來:“對哦!我怎么沒想到,我現在已經不是定制保姆機器人了!這些都可以是我的身體!”

    綠胖子抱住易楨,開心地撒歡:“小紅你真是太聰明了,你一定是和我一樣是一個高定機器人!”(●—●)!

    獨眼:“呵呵,智障。”

    還好獨眼的這句話綠胖子已經聽不見了,因為綠胖子在易楨的幫助下正在換身體,暫時關閉了電源。

    “你們兩個不準打架,再打我就不幫你們換外殼,等你們返廠。”易楨幫兩位同伴換好身體后,獨眼和綠胖再次嶄新如初。

    獨眼、綠胖:“……”

    夜里,倉庫里三個機器人正躺在貨架上聊天。

    綠胖:“你們說這次我們會有一個什么樣的主人?”

    “不知道。”獨眼的聲音平平淡淡看似波瀾不驚,但是心里卻又一瞬間的低落,他的前任主人是聯邦軍人,不久之前死在戰場上。

    易楨沒有答話,因為他正在網絡沖浪。

    躺在中間的綠胖子在黑暗中用手戳戳易楨的手臂,問:“小紅,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易楨隨意的說:“我是我自己的。”

    “可你不可能是你自己的,機器人都會有主人。”綠胖側過腦袋,望向易楨。

    (●—●)突然面前出現一個大大的餅臉,易楨:“……”

    就這樣在貨架上聊天,一個月過去了——

    “這家公司的銷量也太差了,我都快在倉庫里發霉了!他們什么時候才能把我們賣出去?!”

    一個機器人抓狂的靠在貨架上的欄桿上,自顧自憐,還有幾分幽怨的看著上空一個個被打包的高級定制機器人,如果不是身高不允許,易楨真想換個身體離開這個只有機器人的倉庫,可是現在的他太矮了。

    “小紅,冷靜!不要激動,就算離開了倉庫,我們還要在商場的貨架上等我們的新主人帶我們回家。”

    易楨坐在貨架上,一只手撐著臉頰,哀怨地望著始終不曾打開的出庫大門。

    一個月時間足夠他摸清這家公司程序了,易楨進入公司的監控系統,蹲在銷售部看著這些來往的銷售人員不停地打電話推銷,就連他都替這些人著急。

    ……

    “當然,我們可以提供最好的服務,請相信我們公司的實力!”

    “沒問題!”

    零零散散地對話中,終于一個新來的年輕女孩放下手里通訊儀。

    同小組的同事都緊張地看向他:“怎么樣?成了嗎?”

    女孩沮喪地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