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此為防盜章  易楨提著槍往前走, 這時候他清晰的看見這些不高的樓層上有人。『『ge.

    不對……

    突然距離易楨不到一百米的距離涌出一群穿得破破爛爛的難民一樣的家伙,他們似乎沒有看見易楨,只是一個勁兒的向前跑, 易楨略微打量這些難民,白人、黑人、黃種人混在一起, 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驚恐之下的畏懼和驚慌失措。

    “砰!”

    “砰!”

    “砰!”

    易楨看著這些人突然倒地, 子彈從他們的胸膛穿過,一團血霧炸開,濺射到易楨白皙的臉頰上,溫熱的血腥味,在鼻翼之間如同噴泉一樣奔涌炸裂。

    “哥哥,救我!”一個不到十歲小女孩抱住他的左腳, 懇求道。

    易楨剛想把這個孩子抱起來, 瞬間一顆子彈從小女孩的太陽穴穿過,向后一頭栽下去,雙眼瞳孔失去焦距。

    全死了。

    雖然知道這是一場虛擬游戲,但是易楨抬頭的瞬間看向距離他大約兩公里的地方, 一個男人正面對微笑的對他比了殺人的手勢。

    易楨瞬間高度戒備起來, 他手上的機槍形成一道火力網,瞬間在最前方的十幾個武裝士兵全部倒下, 緊接著對面的人全都拿著機槍排成兩排一邊跑一邊對易楨開槍!

    在這道火力網下, 易楨用手里的機槍打出點對射!易楨沒想到這條路會有這樣的場景出現, 出于憤怒他下意識的開火, 對面的人非常密集, 易楨幾乎不用思考,隨便打出一槍就能打死一個。

    對面的火力雖然猛,但是易楨的機槍宛如死神手里的鐮刀,割了一茬又一茬,他在槍林彈雨中行走。

    “轟!”

    就在易楨將這些士兵全部殺掉之后,突然他的身后響起一聲巨響。

    扛著火箭助推榴彈的男人穿著軍備精良的作戰裝備,頭上戴著夜視鏡、微光鏡、抗在肩上的火箭筒向后冒出一團火花,后坐力讓他如山的身體向后動了動。

    就是這樣兩個男人突然出現在易楨的身后,開完火箭筒后其中一個男人領著提手將火箭筒就像猴子的金箍棒一樣架在脖子上,轉身兩人有說有笑的即將離開,隨著背后的炸彈響起,連看都沒有看一眼,準備離開。

    下一個瞬間,一刻子彈從后面射擊!

    [黃金爆頭]x1連

    一旁火箭手的同伴詫異得看向身側突然倒地的隊友,在他轉頭的瞬間一顆子彈從他的眼睛射入!

    “還好我反應快……”易楨看了一眼今天禍不單行的右手,剛才被那個npc小男孩的刺刀刺穿的手掌心,剛剛為了躲避那顆rpg火箭|彈他的機槍都被他丟出去擋槍了,為了護住頭部,兩片彈片射入了他的手臂,鮮血順著胳膊向下流,易楨解決完兩個放黑火箭炮的,立即側身在一個低矮的墻角內給自己止血,終于他的血條不再減少。

    “什么垃圾游戲,npc還放黑槍……”

    易楨咬牙切齒地逼逼了兩句,從一堆尸體里面找又找了一把機槍,作為代替品,很快這次他進入了很順利,出線在他面前的npc都被他順利殺死,有了剛才npc放黑槍的經驗,孤軍深入的易楨隨時都警惕著四周,還真被他發現了好幾次,就在再次解決了一波武裝隊伍的時候,地上的通訊儀突然響了。

    “陌生人你好,為了保護德卡爾先生安全離開,現在由我接手這場戰斗,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你能自己退出白色公路,否則我不會在手下留情。”

    易楨握著槍,向后看了一眼,接著自言自語道:“這npc還會放狠話?”

    “看來您并不想退出,那么請你做好準備,迎接戰斗。”

    男人的眼瞼上有一塊刀疤,站在最高的樓層之上,站得筆直,“黑水,行動。”

    “是!”通訊儀當中傳出整齊劃一的回復。

    此時易楨剛剛走到一棟稍微高一點的房子方,這時候突然一聲槍聲響起,一顆長十厘米直徑0.55mm的子彈對著易楨飛來。

    “又打|黑槍!”易楨炸毛的開出一槍,點對射將將子彈在空中截下來。

    “砰!”

    “砰!”

    在空中,第一顆子彈和對方的子彈相遇,易楨又打出兩槍,三顆子彈呈現階段式,如同火箭脫節一樣使用燃料的方式加速,最前方的子彈向前飛過去,射到剛才子彈來的方向,系統沒有如意料之中的爆頭或擊殺提示。

    接著六槍齊發,逼得易楨后退躲避。槍擊

    易楨立即認識到這是一場硬戰!

    現在出來的這些人并不是單兵素質非常高!不是普通的士兵,可能是特種部隊。六面都有狙擊手在最高處,不過對方沒有使用重型火力,可能是因為前線在打仗,這里的重火力不多。

    “六個黑水狙擊手,墨菲你太看得起這些進攻者了。”白色公路的目標人物德卡爾看著外面露出一絲輕蔑,有黑水護航沒人能殺了他,這不是自信而是事實,黑水全太陽系最好的特種狙擊手軍團,這個軍團擁有狙擊手上千人,每一個狙擊手都是從各大軍營里挑選出來的精英,而這六個人不僅是最強軍團的狙擊手,還是黑水軍團中的精英!

    “閣下,不要小看你的敵人。”墨菲面帶微笑,他穿著軍裝站在德卡爾的身邊。

    對面射擊讓易楨根本不能離開他躲藏起來的小角落,大約過了十分鐘,易楨看見戰斗地圖頻道上一個訊息——

    [地圖][ruler]:你怎么還沒過來?

    [地圖][帥爆全地球]:哦,我遇見npc了,你再等會兒。

    [地圖][ruler]:好,二十分鐘不過來,我會覺得你很菜^_^

    [地圖][帥爆全地球]:有沒有人說過你說話很氣人啊?

    [地圖][ruler]:有,但是他們都背著我說。

    易楨看見對面的回答……沉默了一下,雖然在和ruler說話,但是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試著通過自己的瞄準鏡找到其他敵人的位置,終于他看見一個一晃而過的反光點,是狙|擊槍上瞄準鏡被光線照射后發出的光芒,易楨連忙扣動扳機,對面的人也射出一槍,這一發子彈擦過易楨的臉頰飛了過去,彈坑就在他身后一米的地方,清脆的彈殼落地!

    易楨隱隱約約聽見一聲悶哼,剛才交樓位置的狙擊手應該是中槍了,但是沒有死,當易楨再對那個方位開槍的時候,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換位置了?

    丟出一個煙|霧彈,易楨在白霧中快速穿過,很快找到剛才射出第一槍的位置,發出一發子彈,那個狙擊手明顯有一絲停頓,但是意料之中的擊斃提示沒有響起,一顆從西南面發射而來的子彈將易楨的子彈打偏!

    “靠!npc還會點對射?!wtf!”

    易楨連忙跑進煙|霧彈的范圍當中,還好有煙\\霧彈掩護,他不至于被六個狙擊手打成塞子,他跑過的路上留下一長串彈坑!

    [地圖][ruler]:你是不是迷路了?

    [地圖][帥爆全地球]:沒有。

    [地圖][帥爆全地球]:你不要催,我馬上就過來,你很煩!

    古斯年略微奇怪的看看地圖,他也看過對方的戰斗,照理說應該不需要很久就能穿過戰斗區過來,可是為什么讓他等了這么久?故意的?

    而另一邊正在槍戰的易楨已經靠近了房子,確定在他對面的樓層上有一個狙擊手,他迅速跑向離自己不遠處一輛敞篷越野側面,用最快的速度鉆進車里,用盡全身的力氣彩霞油門!車子急速向前沖擊,在靠近墻的那一瞬間,懵然向右甩了一把盤子,然后易楨雙手握住手里的機槍。

    “三”

    “二”

    “一”

    車子飛到半空中,易楨縱身接住車的力量向前跳,手里的機槍頓時橫掃一片,終于熟悉的系統提示音響起,易楨跳到這棟樓的頂層,在地上連打了幾個滾!

    就連npc也沒見過這種操作,下一秒對面的槍對著易楨就打,易楨也立即打出一道星辰流彈,因為距離更近了,易楨再次擊殺一個狙擊手!

    易楨沒有停下來,憑借著記憶,他向樓下丟出手榴彈,爆炸后他攀巖向下一個縱身,通過被他炸碎的窗戶跳進去,里面一個狙擊手被炸|彈炸傷了腿,正拿著槍想要對易楨卡其,但是這一次易楨的槍更快,更狠!一槍斃命!

    已經死了三個了。

    還有三個。

    已經進入這棟樓的連同的稍矮一些的建筑內,易楨一邊奔跑一邊戰斗,很快根據剛才子彈來的方向的附近找到之前那一個被易楨擊傷的狙擊手不遠處,易楨靠著墻柱一個側旋躲過了對方打過來的子彈,迅速出現在敵人的面前,抵著對方的額頭將其擊斃!

    [地圖][ruler]:^_^

    古斯年默默發了一個表情,提醒對方自己的存在,第一次有人讓他等這么久,不過心里卻有一點期待和對方的戰斗,一個復制版的年輕的自己,很有趣。

    易楨擊殺了第四個人,撿了對方的狙|擊槍,臥倒,只有一個人在開槍,還有一個不在這里,易楨根據攻擊自己的槍聲判斷到,對方躲在對面的角樓里。

    怎么打死對方?

    完全不露臉,只開槍,有點意思。

    易楨摸了摸墻壁,用手里的狙|擊槍對著剛才的墻柱開了一槍,看了一眼射穿的距離估算這把狙|擊槍的火力,終于他發起了進攻!

    每次打兩槍,一槍和對方對射,另一墻卻在打墻面。

    一、二、三……

    就是現在!

    伴隨著兩聲槍響,對面的狙擊手再次還擊,可是這次他的子彈沒有和對方的子彈在空中相遇,就在他詫異的瞬間,易楨的第一顆子彈加上剛才他射到墻上的子彈瞬間將墻壁打開,那個位置正對敵方狙擊手的心臟!

    “砰!”

    子彈穿過他的胸膛。

    “擊殺!”

    易楨連忙向上跑,地圖上出現了規劃圖,這個房間內,坐著一個男人,年輕但是極為英俊,男人正好暇以整地看著自己,他坐在輪椅上,對易楨露出一個微笑,就在易楨要上前的時候,眼瞼上有著刀疤的男人攔在了易楨的面前。

    手上的槍對著易楨,易楨下意識的用手抓住槍管,向上一托,兩人近乎發瘋了一樣搏斗,易楨被這個刀疤臉的npc嚇了一跳,格斗技術猛如虎!

    被踹了一腳,易楨眼睛都青了,這時又看見一句煩人的問話。

    [地圖][ruler]:你是把我忘了嗎?^_^

    [地圖語音][帥爆全地球]:你催命啊!閉嘴!

    易楨向前順勢一抓,抓住墨菲的手,有反手勒住對方的脖子,將墨菲的身體向下按,膝蓋直接頂在他的喉嚨上面,對方雖然吃痛,但是很快就將易楨翻到在地,就在剎那之間,易楨抽出一把手|槍,抵著墨菲心口一槍斃命!

    坐在椅子上的人冷漠的看著易楨,既不求饒,也不說話。

    [地圖][ruler]:你什么時候過來,已經過了18分23秒了^_^

    易楨翻了一個白眼,一槍擊坐在椅子上用極其冷漠的神情看著自己的年輕男人,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是顯然這些人都是在保護他,殺了他,他應該就可以通過這條白色公路了吧?

    [系統通告]:恭喜玩家[帥爆全地球]擊殺npc[德卡爾],獲得世界稱號[閃電利刃]!

    ……

    [世界]血色星辰:(*@[email protected]*) 哇~!!!

    [世界]去去去去去去:@血色星辰,小花朵上線了?求大神的聯系方式!

    [世界]三千:@血色星辰,小花朵上線了?求大神的聯系方式!

    [世界]最低不過青銅:@血色星辰,小花朵上線了?求大神的聯系方式!

    ……

    [世界]超可愛的藍月:???npc德卡爾?誰……走了白色公路啊?

    [世界]厲害的老哥[火星第三百七十四}:在規定時間內干掉墨菲黑水軍團軍長,還有反軍德卡爾?6666!

    [世界]雙擊六六六:在西南大后方走白色公路,厲害,厲害,不知道此路不通嗎?給大佬跪了!

    ……

    [世界]蝴蝶翩翩:@[帥爆全地球]老哥,你是不是玩小號玩上癮了?給我說下大號唄~n(*≧▽≦*)n

    在比賽中的地圖內——

    古斯年看見系統提示一愣,發了消息:

    [地圖][ruler]:你在做白色公路的任務?

    [地圖][帥爆全地球]:哦,走這條路最近,但是我一走系統就提示我是否接受白色公路任務,不接受不讓走。

    [地圖][ruler]:所以你就是迷路^_^

    [地圖][帥爆全地球]:= =尺子大兄弟,我是跟著地圖走的,我再說一遍,我沒有迷路。

    [地圖][ruler]:你快過來^_^

    叮叮叮——

    突然觀看房間響起警鈴一般的聲音,易楨懵逼了一下,看見地圖開始刷:“讓我瞧瞧是哪個軍團征服了高冷之花黑水墨菲!”

    “咦……咋個只有一個人?其他人都死完了嗎?”

    手快的人點開系統界面查看是個多少人的軍團滅掉了黑水墨菲,看見比賽人數紅藍方的人數沉默了。

    1v1?

    哦,這真的不是在逗我嗎?

    [地圖]一劍飛仙:1v1?什么鬼?!

    古斯年想了想,回復到:“那就不打港戰,機甲solo。”

    “好。”易楨也想打機甲solo,近戰更能了解對方的戰斗方式。

    很快系統開始讀圖,進入兩人同時進入一張地圖——星際無妄海。

    [帥爆全地球]vs[ruler]

    兩架機甲出現在對戰場地之上,靜靜屹立。

    倒計時讀秒——

    十……九……八……三……二……一!

    開始!

    透明干凈的水倒影天空的銀河,易楨駕駛著機甲進入地圖,雙腳踩在水里卻仿佛置身在星辰里,環顧四周,這個世界連風都沒有,唯有易楨操控的機甲走過的地方蕩起漣漪,水波散開。

    拉動引擎,灰色的機甲宛如一道疾風略過水面,頓時海面上驚起波浪,兩架一模一樣的雙翼之矢速度型機甲在海面中心相遇,兩架機甲同時突進同時進入對方的射程!

    砰!

    兩顆弧形子彈在空中相遇,電光石火之間,擦過一道火花!

    呲——

    兩顆子彈碰撞后,瞬間想起尖銳刺耳的摩擦聲。

    轟轟轟——

    易楨加速引擎轟鳴的同時再次發動攻擊,伴隨著超高速的變頻節奏,快速突進,手里的鐳機槍爆射出一道星辰彈幕,為他開道。

    易楨的嘴角掛著笑,這個地圖視野開闊,幾乎沒有遮擋物,在雙方對沖的時候發動攻擊,誰先獲得主動權誰的贏面就大!

    機槍打過去的掃射都被對面的男人利用一種詭異的節奏躲開,易楨的攻擊連續落空,詫異得看著這種詭異的走位,易楨略微皺了眉頭,對方的每一步都剛剛好躲開自己的攻擊。

    易楨發現在駕駛機甲的時候,他連近身和對方戰斗的機會都沒有,對方的動作難以捕捉。

    戰斗場上,黑色機甲宛如鬼魅,動作靈活多變,在星空無妄海上急行,翩然落下的瞬間伴隨著詭異的移動路徑,曲折前行,急速逼近。

    但是易楨不急,手中的機槍打出一波又一波彈幕,擋住對方的進攻,但是在連續不斷的加速變頻之下,引擎的轟鳴聲伴隨著變頻,爆發出驚人的速度曲線,對方已經出現在距離他不足二十米的位置!

    易楨沒有放棄手里的機槍,而是抬手拉起引擎急速反向后退的同時發動攻擊,三個子彈在半空中反向折射,通過碰撞形成一個詭異的三角循環!

    這個三角形從大一直變小,直到三顆子彈同時指向一個方向!

    古斯年看見這個三角循環子彈露出一個略微詫異的表情,很快一個高速變頻雙軌滑步躲了過去,兩人進入彼此的進戰攻擊范圍。

    轟!

    瞬間火花四濺!

    兩架機甲第一次近距離碰撞。

    古斯年本以為對手只是港戰不錯,沒想到機甲水平也學得不賴,連動作和判斷方式都和他一模一樣,近戰格摩擦出劇烈而炙熱的火花!

    兩架機甲在無妄海之上,盡情搏殺!

    易楨所有的戰斗方式都是通過模仿天梯榜第一名的[裁決之刃]學的,完全就是個翻版的古斯年。

    第一次交手的瞬間,古斯年就發現對方不僅僅港戰學得不錯,就連機甲也學得很好,戰斗的方式可以學,但是側旋、三段子彈、角形三段、近戰格斗不是看看視頻就能學會的,這人應該一直都在模仿自己吧?

    想到這里,古斯年突然覺得太可惜了,小鴿子完全可以走出一條自己的戰斗風格。

    模仿的東西難以超越,但是小鴿子表現出來的驚人的預判能力非常不錯,根本就是一個為了戰斗而生的人!

    和他一樣!

    兩人就像心有靈犀一樣,同時再次進入對方的攻擊范圍,近戰!

    每一個動作都干凈利落,沒有絲毫的猶豫!

    兩架機甲如同不知疲倦,在這片戰場上體驗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

    節奏越來越快!

    越來越快!

    加速!

    加速!

    砰砰砰——

    再次突進,兩架機甲的機槍打出的子彈在半空中點對射相遇全部落入水中,易楨明顯感覺這次他沒有掌控到節奏,反而節奏被牢牢掌控在對方的手上!

    第一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易楨認識到自己的對手是真的強!不是他打代練遇見的那些對手,而是一位真正的強者。

    如同鬼魅的步伐,在易楨的程序里不停回放,到底是怎么躲開他的流彈的?

    易楨一邊戰斗一邊盯著古斯年的步伐將數據送進終端進行分析。

    曲折率……雙軌……旋轉……還有什么?

    還有什么?

    “我知道了!”突然易楨的聲音在公共頻道響起,易楨操控著雙翼之矢爆炸而上,飛到天空中,下一秒他的步伐變得宛若鬼魅,這一次竟然突破古斯年的防御,進入戰斗區域,機槍對著古斯年發動攻擊,超近距離的攻擊!

    古斯年只是略略詫異,怎么剛才還不能靠近自己的小鴿子這才一會兒就能主動靠近自己的攻擊范圍了。

    “變頻就是超高速控制,利用身體和阻力控制每個部位上的力量,進行曲折率;雙軌、單軌曲線頻率的變化,進行速度型突擊!”易楨實驗過后,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就是因為這種超微控制,他的敵人才能在不射出子彈的同時躲開他的所有攻擊,就算在他的攻擊下卻可以像散步一樣悠閑。

    古斯年聽見通訊里對方對自己步伐的分析,回應道:“對。”

    只看自己操作過一次,就能有模有樣了,真是個厲害的家伙。

    “這是因為你操控的是機甲,如果沒有機甲肯定不行,人沒有機甲的速度,躲不過去這些子彈。”易楨客觀的透過機甲提供的速度計算和躲開的唯一頻率評價道。

    古斯年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沒錯。”

    就在這時古斯年看見對面的家伙竟然對他勾了勾食指。

    “繼續吧,我今天肯定能贏你!”易楨沒有剛才的狼狽,說道。

    “你確定?”古斯年反問了一句后,在半空中略微停頓,他的視野非常清晰,剛才側旋后看見左前方引擎全開爆射而來的對手,反手取下雙翼之矢自帶的機械軍刀,靠著引擎的反作用力懸在半空中。

    看著古斯年的動作,易楨突然心底深處一種不好預感,下意識的想要撤退,但是——

    超速變頻!古斯年控制下的機甲迅速飛馳而來!動作太快了,像一道黑色的閃電!

    手中握著機械軍刀宛如一把利刃!擋開易楨所有的子彈攻擊。

    他,所向披靡!!

    戰刀一出的瞬間,對方如同暗夜中的鬼步者。

    鬼匿,無蹤。

    對方攻擊過來的瞬間,易楨迅速后退,戰斗的攻擊擦身而過,但是對方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而是反手在空中做出一個詭異的微操動作,再次攻擊過來!

    嗡——

    是機械刀打在機甲上的嗡鳴聲!

    “不好!”

    易楨發現自己被打中了,強制穩住了機甲的中心,一個漂亮的位移離開對方的攻擊范圍,

    轟轟轟——

    空中兩道快如閃電的攻擊宛如教科書的懸刀反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