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第三章那一夜,它們死不瞑目(上)

    詹云突然有了沖動,有了做飯的沖動。『→お℃..

    他問了仆人廚房的位置,然后,發現自己不會做飯。

    這時候有系統的好處就出來了,詹云呼喚小愛:“小愛啊,這飯怎么做……”

    【詹處男,你連做飯都不會。】

    詹云知道會產生的做飯的沖動,應該是“撩妹”這個技能在作祟。

    按他平常,肯定不會產生做飯討好女孩子這種想法。

    道歉就直接沖到對方面前誠懇的道歉嘛!

    詹云是玩過游戲的男人。

    了解一個游戲的規則,對于一個玩家來說,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幫助。他詳細的理解過系統的那段簡介。

    上面寫著,他和系統是“攜手共建三觀崩壞新世界”,也就是說不止他一個人要努力。為了完成目標,必要的時候系統還是會提供一定的幫助。

    除非這個系統能夠biu的一聲,飛去找其他宿主。

    那樣詹云大概也不會太難過,按目前情況看來,他至少能夠茍活。

    “系統檢測到宿主面臨不可抗拒力,30分鐘內暫時接管宿主身體。請宿主同意。”

    詹云的猜想果然沒錯:“同意。”

    他心中一笑。

    今后憑借“不可抗拒力”四個字,都足以把系統玩弄在股掌之上。利用游戲漏洞發家致富對于一個優秀青年來說,那是必備的素質啊。

    然后——

    詹云聽到滴的一聲。

    “系統檢測到宿主成功發現bug,獎勵技能點1,希望宿主再接再厲。即日起,宿主面臨不可抗拒力身體托管系統時,將按一定標準計費。”

    嚶嚶嚶,這個狗系統果真沒人性。

    詹云目瞪口呆之際,他身體的控制權也交到了系統的手中。

    現在他的狀態很奇妙。明明意識還在,但完全不能控制身體,哪怕是操縱一根手指。而且他還清晰的感覺到,現在身體里邊住著另外一個意思。

    系統親閨女——某蘿莉小愛正掌控著他的身體。

    小愛好奇看著廚房里的一切事物,對于一個系統的造物來說,這一切都清晰的儲存在她記憶。

    但真實看到,真實觸摸到,還是第一次。

    【這種真實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這話聽得詹云又怕又心酸,小愛該不會賊心大作不歸還身體了吧?另一方面,蘿莉外表的小愛,做出這種好奇的表情,是個蘿莉控都會心酸的……

    【詹處男,你原本國家的女性在交配前的求偶過程,有去西方國家餐館進食的習慣呀?】

    詹云一愣,回答道:“對吧。”

    “缺乏好多材料和工具。”詹云的嘴巴里忽然冒出萌萌的聲音。

    然而真正的詹云,這個時候根本不能用聲帶發出聲音。他感受著往日的身體做出不符合人設的事情,果斷選擇閉上眼睛,辣眼睛啊!!!

    果然只要外貌不是小蘿莉了,語調多可愛都嚴重違和……好的,只剩下意識的他果然沒有閉上眼睛這個功能。

    “小愛。”

    【詹處男干嘛?】

    “你好可愛。”

    【啊?!】

    意識狀態的詹處男做出深吸一口氣的樣子,開口:

    “諸君,我喜歡蘿莉!

    諸君,我很喜歡蘿莉!

    諸君,我最喜歡蘿莉了!

    我喜歡傲嬌蘿莉!

    我喜歡貧乳蘿莉!

    ……

    我喜歡房間廚房浴室課室泳池電車街道現實虛擬動畫口中腦中漫畫中……

    所有存在于世界上的蘿莉!

    我喜歡穿著制服的蘿莉一齊換學校泳裝,跳入泳池內!

    當水花被飛濺到空中,在落到蘿莉身上,我的心會興奮起舞!

    我喜歡蘿莉敲著地板,用任性的語氣對我生氣的模樣!

    當我威脅著,從地板上拉到膝上打屁股,看著她向我求饒!這一刻我的心情,真是……”

    【變態。】

    小愛控制著詹云的嘴巴,冷冷的說一聲。

    然后,詹云果然什么也看不見了。他陷入一片黑暗中,再也不能感知到外邊的一切事物。

    “我真機智。”

    ……

    篤篤。

    手指敲著,響聲清脆。

    “詹云”露出一個欣喜的笑容,光是從未體驗過的敲門,就足夠讓她開心。

    喜悅過后她就收起了笑容。

    距離歸還身體控制權已經沒有多久。她小心翼翼珍惜著接觸真實的機會。

    “項秋,額,娘子,你開開門。”

    “詹云”說完這話,透過窗紙能看到身影的項秋走了過來。一雙玉手打開門,橘黃的燭光從房內淌出。

    項秋疑惑望了一眼“詹云”手中的托盤,當下也明白了對方深夜敲門的用意。

    大概是為了下午的事情討饒。

    不過經過下午的那一句“今晚,我們圓房”,項秋轉為警惕,這家伙該不會還賊心不死?

    項秋淡淡說道:“孤男寡女,月上梢頭。詹…詹公子有什么事情,還是在外邊說了吧。”

    “詹云”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上邊的六顆牙齒,潔白干凈,絕對沒有食物殘留。

    “詹云”深情望著項秋的眼睛,仿佛要看穿那一汪秋水,他張開口認真說道:“夫君,郎君,詹郎,良人,官人,你選一個稱呼。”

    “啊?”項秋顯然不知道異世界有個霸道總裁套路,也沒想到面前套路她的只是個小蘿莉。

    “對不起。”

    項秋還沒回過神,愣愣說道:“沒…沒關系。”

    “不用說沒關系,這句道歉是我該給你的。然后,下午是我沖動了。如果你真覺得已經沒關系,能讓我到屋里面談談么?放心,要是我做出半分逾越之舉,你大可喊來仆人制止。還覺得不放心,可以讓一些仆人在外邊候著。”

    長篇大論后,“詹云”依舊深情望著項秋的眼睛,小聲,認真地說:“我只是,我真的只是,想跟你說清楚一些事。”

    “啊,好。”

    項秋這就引狼入室。

    燭光微顫,“詹云”的眼神從未移開,看得化身小女孩的項秋心慌意亂。

    項秋忍不住了。她害怕在霸道總裁套路下,再欲拒還迎,就變成繡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她輕輕推開“詹云”。

    “月色不早了。”項秋紅著臉說道。

    而這時候,她面前的“詹云”黑著臉罵了一句:

    “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