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雖然并不知曉,楚天策為何能夠躲避玉符絕殺,但眼下絕對是個機會。

    不只可以將楚天策徹底轟殺、一了百了,而且說不定可以拷問出楚天策的機緣和秘寶。

    “煉獄烈火劍,斬!”

    劍芒陡然裂空,龍吟聲激蕩,一道熾烈無比的劍芒轟然爆發,熾烈而暴虐的劍氣沖霄而起,毀滅本源與火焰本源同時催動到極致,劍芒如同怒龍一般、狠狠劈在老仆的爪影之上。下一霎,森然的氣勁瘋狂激蕩,好似千刀萬剮一般,在文心遠身軀之上肆虐,無數血肉、瞬間飛濺。

    楚天策左手掐著文心遠的脖子,飄然而退。

    老仆卻是連退三步,陰森之極的臉上,布滿了震驚和駭然之色。

    “狗急跳墻嗎?若是你再敢妄動,劍氣余波會不會直接將你們的大少爺撕碎,我可說不準。”

    楚天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左瞳火焰跳躍,聲音中激蕩著濃烈之極的殺意。

    晉升玄丹境后期,他的力量、真元、體魄,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這白發老仆顯然是一尊真正的神罡境初期武者,然而全力對拼一擊,楚天策只是稍落下風,根本沒有真正呈現敗相,這還是楚天策被玉符中隱藏的劍氣所傷、戰斗力無法催動到極致的緣故。

    老仆雙眉緊鎖,左手瞬間捏碎一枚傳訊玉符。

    文家大院雖然就在身后,然而真正的文家強者,卻是都在大院最深處閉關。

    在重重陣法保護之下,外面就算是天塌地陷、也不可能驚擾到他們。

    楚天策看著老仆捏碎玉符,卻是并沒有阻止、甚至神色都沒有絲毫變化。

    此地可不是荒郊野外,哪怕這老仆不用這種手段,文家強者也會很快出現。

    “文心遠,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交出解藥,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楚天策聲音沉靜,殺意好似無盡深海一般、深邃而浩蕩。

    “那是楚天策和文心遠!他們怎么回事?”

    “文心遠不行了,他雙臂俱碎、渾身幾乎被魚鱗細剮一般,哪怕得救、十有*也廢了。”

    “這楚天策瘋了不成?在文家大院門口,如此虐殺文家少主?”

    “不對,你們看楚天策,他也是一身劍痕、似乎筋骨皮膜都受到了重創!”

    楚天策和老仆一擊,根本沒有壓制氣息,一時之間,大量神紋谷的弟子匯聚而來。

    楚天策和文心遠,在神紋谷可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前者是內門如今炙手可熱的新星,而文心遠作為文家少主、在年輕一輩中、絕對稱得上煉器天才。

    然而此時,這兩個前途無量、天才橫溢的神紋谷弟子,卻是一副生死相向、你死我活的慘狀。

    楚天策卻是好似對無數議論聲、渾然不覺,眉心陡然泛起一道金光,好似短刃般,直接刺入文心遠的靈魂。

    下一霎,凄厲無比的慘叫聲陡然響起,文心遠本就虛弱的身軀、霎時間徹底癱軟,冷汗混雜著鮮血,淋漓而下。若非被楚天策掐住了脖頸、好似死狗一樣提在手中,早已徹底匍匐在地。

    靈魂的煎熬,遠比*的折磨,更要酷烈百倍。

    雖然同為玄階下品神紋師,甚至文心遠要比楚天策更為接近玄階中品。

    然而天魂經的強橫,根本不是普通靈魂功法可以比擬的。

    幾乎只是一瞬間,文心遠的靈魂本源便即崩潰,一切堅韌和驕傲,便即徹底破碎。

    “我再說一次,交出解藥,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可以保證,你短時間內絕對死不了!”

    楚天策的聲音好似九幽惡鬼的嘶鳴,轟然震響在文心遠的靈魂海洋之中。

    文心遠身軀狠狠一顫,雙瞳霎時間流出兩行血淚,嘶聲道:“我真的沒有解藥!”

    “楚天策,你如此折磨我文家的大少爺、甚至不惜逼他胡言亂語,你這是自尋死路!”

    老仆神色微微一變,陡然厲嘯一聲,一步踏出,神罡境初期的力量、瞬間催動到極致。

    楚天策嘴角揚起一抹熾烈的殺意,獰聲道:“我能夠感受到你的殺意,你想殺人滅口?棄車保帥,斬了你們的大少爺,來保全整個文家?哪有那么容易,神罡境中期劍氣、混雜著高階劇毒,就憑你一個朽木般的老家伙、和一個玄階下品的廢物,能夠做得出來?”

    “區區一個玄丹境的小輩,也敢來文家大院撒野?既然你想死,我就送你一程!”

    突然,一道雄渾的聲音、激蕩著暴虐之極的殺意,陡然響起。

    下一刻,一道偉岸的身形,從文家大院深處激射而出,澎湃的威壓瞬間降臨。

    “這是文家的四長老,歸藏境初期,玄階極品神紋師,他竟然親自出來了!”

    “歸藏境長老、插手玄丹境晚輩之間的事情,難道說楚天策所言屬實?”

    “十有*、甚至猶有過之,否則以楚天策的身份,完全沒有必要冒險。”

    “歸藏境長老出手了,若是直接斬殺了楚天策、哪怕是蘇家恐怕也沒有話說。”

    “不錯,此時眾目睽睽,文家四長老恐怕就是抱著這個意思,方才文心遠的話明顯是承認了是他下毒暗算,只不過解藥并不在他手中而已。此事若是坐實,整個文家都要吃不了兜著走,蘇家絕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不了了之。”

    隨著文家四長老出現,議論聲陡然紛繁了許多。

    然而大量看熱鬧的神紋谷弟子,卻是悄然退開數步。

    歸藏境強者一怒,非同小可,哪怕是氣勁余波、都可以將玄丹境武者碾碎。

    “文老四,你好大的能耐,我蘇家的人,也是你文家敢欺負的!”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陡然響起,好似鋒銳無比的長刀,陡然劈在虛空。

    文家四長老喉頭一甜、險些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威嚴的氣勢瞬間湮滅。

    “歸藏境中期,地階下品!”

    文家四長老神色陡然變得凝重之極,聲音中充滿了苦澀和震驚。

    遠處,蘇子倉踏步而來,巍然站在楚天策身旁,雙目如電,眉宇間激蕩著濃烈的煞氣和憤怒,寒聲道:“不錯,我已經順利進階,你們文家,必須要給天策一個交代、給蘇家一個交代,竟然暗算我蘇家的弟子,簡直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