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苗疆蠱事2 www.dgktgv.live,最快更新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第1519章   會討回來
    “你愿意等的話當然可以,坐吧,喝點什么?”
    鄭康不客氣地坐了下來,“都行。”
    布桐讓女傭榨了果汁,又拿了水果和零食,放在茶幾上。
    “謝謝。”鄭康道了謝,倒也不客氣,該吃吃該喝喝,吃飽喝足,便開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視線停留在墻上的巨幅照片上。
    “亮亮笑得還挺開心的,”鄭康笑了笑,“他在學校里悶不吭聲的,很少這么笑。”
    布桐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看書,聞言,抬起頭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鄭康,“你的意思是,亮亮在學校里都不笑的?”
    “嗯,”鄭康點點頭,“被老師夸了也不笑,只有在嚴爭面前會笑笑。”
    布桐蹙眉,初中的嚴爭和亮亮兩個人分班了,當時老師還特意來問過她,問要不要給兩個孩子分到一班去,被布桐拒絕了。
    她覺得兩個孩子分開各自獨立也算是一種磨練,未必是壞事。
    沒想到亮亮在學校里,居然是沒有什么笑容的,可是他每天回家的時候,明明都是很開心的。
    布桐畢竟比他多吃了十幾年的飯,是不是真的開心,她是看得出來的,就算亮亮會裝,可是也逃不過布老爺子和厲景琛的眼啊,所以他不可能是裝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亮亮不愛笑,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同學用言語攻擊他,”布桐語氣溫和,言辭卻是犀利的,想起亮亮郁郁寡歡的樣子,她的心都在疼,“鄭康,因為他比你出色,你就傷害他,這樣的行為很可恥。”
    鄭康面無表情的道,“我沒亮亮這么幸運,他爸媽死了,卻被一個更好的家庭收養了,可是反觀我呢,我媽死了,我卻要被人欺負,所以我心里不服,我就是討厭他,加上他又處處跟我爭,我當然更厭惡他了。”
    “那現在呢?”布桐看著他臉上那抹不屬于這個年紀的冷漠,有點心疼又覺得有點悲哀,“你爸爸已經答應跟你那個小后媽離婚了,你應該不會被欺負了吧?你的心態如果還不能改變,最終毀的人是你自己。”
    鄭康眼底閃過一抹憤恨,“我如果告訴你,她已經懷孕了呢?”
    “懷孕了?”布桐無意干涉別人家的家事,但還是忍不住問道,“那你爸爸是怎么打算的?”
    鄭康一臉冷漠,“他哭著求我,說那個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弟弟,說我們不能這么忍心拋棄自己的親人,所以他不會離婚了,那個女人會把孩子留下來,而且,他準備送我出國。”
    “......”布桐著實震驚到了,“你還這么小,自己一個人怎么出國?”
    “國外多的是寄宿學校,只要交錢,衣食住行全都不用操心,而且我聽說,留學的費用比在帝尊上學還便宜,”鄭康看著她,“帝尊是你們家開的吧?真的很坑。”
    布桐:“......”
    “帝尊的師資力量和教學水平,都值這個價錢,我跟你解釋不清楚,但是鄭康,我還是覺得,你不應該出國留學,你年紀還小,一個人去留學不安全,你應該想辦法留在國內,哪怕是努力跟你小后媽打好關系,我想都比你自己去留學強。”
    “你以為我不想留下來嗎?”鄭康冷笑,“她威脅我爸,說我在那個家里會影響她的心情,所以有她沒我有我沒她,最后,我爸放棄了我,選擇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布桐心疼地看著他,“他們的行為是不正確的,于情于理,都不應該在這樣對你,或許你可以尋求法律援助,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
    “不用了,我已經想通了,我愿意去留學,”鄭康喝了一口果汁,臉上神情淡漠,甚至透著一絲跟他的這個年紀格格不入的陰鷙,“但是我會記住這一切,等我長大了,會一點一點討回來。”
    布桐有點心驚,或許眼前這個孩子,在運動會那天,還是個孩子,而從后媽懷孕、他被安排出國留學的那天起,一切都發生了驚天的變化。
    他被僅有的親人拋棄了,他的怨恨已經無法控制,徹底爆發是遲早的事,只是在等著自己長大而已。
    布桐無法設想,多年后的一天,長大歸來的他會帶著怎樣一種心態,去面對他的父親和小后媽,以及那個搶走他唯一一點父愛的弟弟。
    布桐無聲地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你需要,我真的可以去找你父親談一談。”
    鄭康皺了皺眉,看著她,“你怎么這么愛多管閑事?”
    布桐:“......”
    鄭康又道,“既然你這么愛多管閑事,那索性管到底好了,嚴爭和亮亮都是你收養的,那你也收養我啊。”
    布桐:“......”
    “我就知道你不會,”鄭康笑了笑,“在你眼里我是個壞人,你怎么可能會收養我呢......”
    “你想得太簡單了,收養這種事情,不是說可以就可以的,從法律角度來說,你父親還健在,我是無權收養你的,另外一方面,收養了你,并不是給你口飯吃這么簡單,而是要花很多時間精力陪伴你長大,我們家已經有五個孩子了,我能力有限,所以沒辦法再收養了,不然也只會害了你。”
    “我知道了,我爸沒死,加上你們家人多,輪不到我了,對吧?”
    布桐:“......”雖然這話很簡單粗暴,但的確就是這么一回事。
    布桐不置可否,“沒有人愿意被收養,爭爭和亮亮也是一樣,所以我覺得你用那么殘酷的言語攻擊亮亮,是很可惡的。
    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覺得這個世界沒有善待你,但我還是想說,你不應該被那些惡意帶偏,讓自己也成為一個惡人,這個世界還是會有很多善意,就在你身邊,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鄭康不屑地笑了笑,明顯不在意她說的話。
    布桐拿起手機,找出了一個視頻點開,播放給鄭康看,“這是運動會那天拍下的視頻,跑道上的監控的確壞了,但是我為了記錄下爭爭和亮亮的表現,特意讓無人機在空中拍攝,把當時的一切都拍下來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