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哼!”牧小月臉色緋紅,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緣分啊,”蕭鐵柱望著牧小月轉身離去的背影得意的一笑,貌似他和牧小月之間真的很有緣分。

    牧小月兩次都看到了他的神槍。

    蕭鐵柱望著牧小月離去的背影,幻想著自己給牧小月開花苞的情景,那龍頭神槍不知不覺之間越來越大。

    “草,先回去換件衣服,否則被人看到了也不雅觀。”蕭鐵柱自語道,馬上李瀟龍肯定帶著人前來,被那些小弟馬仔看到自己的形象可就毀完了。

    當下蕭鐵柱走向自己的住處,蕭鐵柱拿出自己的鑰匙,打開了房門,里面傳來了苗麗娜的聲音。

    “鐵柱,你終于回來了。”苗麗娜略帶責怪的聲音傳來。

    蕭鐵柱走進屋里,看到苗麗娜躺在被窩里面笑道:“寶貝,我這不是苦練了嗎?為了給你掙錢,為了養你,容易嘛?”

    “可是你也不能把我鎖在屋里啊。”苗麗娜幽幽的道,她轉過身來,當看到蕭鐵柱渾身襤褸,鮮血淋淋的時候,頓時俏臉變色不已。

    苗麗娜轟然之間從床上下來失聲道:“鐵柱,你這是怎么了?”

    “沒事,寶貝,我的傷沒事,昨晚進行了一場苦練,你不必擔心。”蕭鐵柱無所謂的道:“馬上給我燒一鍋水,我要洗澡,換身衣服。”

    “嗯嗯,鐵柱你等著,我馬上就去。”苗麗娜慌忙走下床,她知道蕭鐵柱說沒事就沒事,因為蕭鐵柱本身擁有著神奇的能力。

    苗麗娜拿著一串鑰匙離開了。

    蕭鐵柱微微苦笑,他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渾身是傷痕。

    “師娘,你也太厲害了。”蕭鐵柱苦笑道,昨晚蕭鐵柱身上可謂是千刀萬剮一樣。

    不過蕭鐵柱知道他必須這樣苦練修行,因為將來面臨的危機越來越大。

    當下蕭鐵柱坐在椅子上小心的運轉體內殘留的菩提真氣為自己療傷。

    幾分鐘之后,苗麗娜的身影走了過來,當看到蕭鐵柱渾身是傷的時候,苗麗娜心痛的掉下眼淚,平時一個人身上出現一道傷口,已經夠難受的了,但是蕭鐵柱的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的傷口。

    苗麗娜都數不清楚了。

    她眼淚從臉頰上流淌而出,蕭鐵柱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她這才知道蕭鐵柱有著一身力量是憑借著生死磨練鍛煉出來的。

    苗麗娜關上門,她穿著一身睡衣,身上散發出惑人氣息的體香,她輕輕的抱著蕭鐵柱的腰間。

    淚水流淌在蕭鐵柱的身上。

    蕭鐵柱睜開雙眸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鐵柱,我也想學武,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苗麗娜噙著眼淚道。

    “麗娜,我沒事,真的沒事。”蕭鐵柱柔聲道。

    “壞蛋,還說你沒事,鐵柱,我真的想學武。”苗麗娜淚水不斷的流淌出來,她緊緊的抱著蕭鐵柱的古銅色肩膀。

    “麗娜,學武是很痛苦的。”蕭鐵柱語氣柔和道:“你不必學武,我守護著你就行了,你是我的寶貝,我怎么忍心讓你受苦。”

    “鐵柱,我是認真的。”苗麗娜緊緊的抱著蕭鐵柱道,她淚水模糊了眼睛。

    “麗娜。。。。”其實蕭鐵柱也希望苗麗娜有一身武藝,自己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守護著苗麗娜。

    “鐵柱。。答應我。”苗麗娜柔聲道:“我會努力的,不然我連有自保的能力走沒有。”

    “嗯,我考慮下,不過麗娜你現在先伺候我再說。”蕭鐵柱忽然壞笑道,他攔腰將苗麗娜抱在自己的身上。

    “鐵柱,你受傷了,會對你身體有傷害的。”苗麗娜擔心的道。

    “沒事,就十分鐘。”蕭鐵柱嘿嘿一笑,他心念一動之間,默默運轉菩提心經。

    頓時一股浩蕩的真氣滲透而來,全身真氣踏入巔峰,但是卻讓蕭鐵柱有著更強烈的火氣。

    蕭鐵柱似乎明白那金卷上面的一些注解了。

    沒有過多的前戲。

    戰斗拉開。

    十幾分鐘之后,蕭鐵柱才壓制下心中的一些火氣。

    就在這時蕭鐵柱的手機鈴聲響起,蕭鐵柱一看是李瀟龍的,當下接通電話。

    “龍哥,你先在下面看著那些人,我在樓上洗澡呢,馬上下去。”蕭鐵柱直接開口道。

    “好,這次逮住大魚了,你慢慢洗。”李瀟龍興奮的聲音從電話之中傳來。

    “嗯!”蕭鐵柱直接掛住了電話。

    他身上的苗麗娜臉色緋紅不已,美目盯著蕭鐵柱道:“鐵柱,我們不做了吧,龍哥他們都來了。”

    “嗯,我先洗下澡!”蕭鐵柱微微點頭道,他輕輕的將苗麗娜放在床上。

    “換身衣服,我給那天陪著玲兒上街的時候幫你買了一些衣服,已經洗好晾干了,我馬上給你拿去。”苗麗娜紅著臉道。

    “親愛的,你真是太好了。”蕭鐵柱聞言大喜,自己正愁沒衣服呢。

    “靠近廁所有廚房,廚房里面有個大鐵盆,現在兩個水壺都在燒水,應該差不多了。”苗麗娜看著蕭鐵柱滿臉歡喜的樣子,她臉上露出一絲母性的光輝。

    “好,好,哈哈。”蕭鐵柱當下穿上大褲頭光著膀子走了出去。

    苗麗娜一陣無奈,祈禱著蕭鐵柱別碰見牧小月了。

    樓道上,蕭鐵柱光著膀子來到了廚房之中,廚房之中有簡單的鍋爐灶具,兩臺電磁爐正在運轉,兩臺電水壺里面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蕭鐵柱直接拎著兩臺電水壺走了出去,來到衛生間之中。

    尼瑪,這里的衛生間真的有點臭。

    哪像佳人樓的廁所。

    不過蕭鐵柱忍住了,他從廚房里面拎著一個大鐵盆來到衛生間里面,里面放滿了熱水,再加上一些涼水,蕭鐵柱開始了洗浴。

    身上的傷口雖然多,但是這些傷口都干枯不流血了。

    蕭鐵柱小心的將身上的血液洗掉,頓時整個人煥然一新。

    “鐵柱,洗好了嗎?”苗麗娜的聲音從廁所外邊傳來。

    “洗好了,你等下我馬上出去下。”蕭鐵柱回應道,當下蕭鐵柱將一盆發紅的血水倒入了廁所里面。

    而后蕭鐵柱穿上大褲頭,拎著鐵盆走了出來。

    苗麗娜笑吟吟的拿著衣服站在外邊道:“快換上吧。”

    “嗯!”蕭鐵柱微微點頭,當下將苗麗娜買的新衣服換上,一套純棉黑色毛衣和毛褲,一條長褲,一件黑色的風衣,一雙白色的板鞋。

    蕭鐵柱穿在身上正合適,將他的身影襯托的更加挺拔。

    苗麗娜滿意的看著,抿嘴笑道:“鐵柱,你真帥氣。”

    “這個自然,不帥氣怎么迷倒我的麗娜寶貝。”蕭鐵柱得意的大笑道。

    “啐,臭美!”苗麗娜輕啐道,她來到拎著鐵盆和水壺拿回了廚房。

    “麗娜,你在房間等著我,別下去了。”蕭鐵柱登上鞋子飛速的走下樓道去了。

    當蕭鐵柱來到樓下的時候,李瀟龍早已經帶著苗小健,馬超等人來到了這里。

    “鐵柱,你來了,我告訴你這狗日的是北霸天麾下的威哥,乃是他收下四大悍將之一。”李瀟龍用腳踩著威哥的頭道,此刻威哥依然昏迷不醒。

    “威哥?北霸天!”蕭鐵柱臉色陰沉不已。

    果然是北霸天的麾下,他身子一顫,渾身像是澆了一盆水一樣。

    冰涼透頂,他都不敢想象了。

    若是昨晚沒有神秘高手出手對付這些人,那麗娜的下場如何?

    蕭鐵柱真的不敢想象了。

    “不錯,是北霸天麾下的人,鐵柱,這真的不是你干的?”李瀟龍狐疑的道,他和戰子要是將這些人統統打倒,還要費不少力氣,但是李瀟龍來到這里以后,就觀察了這里的環境。

    這里根本沒有激烈打斗的痕跡。

    也就是說,前來阻止之人雷霆出手,幾乎在頃刻之間將這些人全部放倒。

    出手也狠辣無比,十二人之中,一人被刀破空刺在后背上面死亡,一人被生生的踢斷了脖子,其他人也遭受重創,比如這威哥的太陽穴遭受重創,若非這人抗打能力強,此人也會死亡。

    “不是我干的,我昨晚一直在苦練,早上剛回來。”蕭鐵柱皺眉道:“不管如何,這人暫時不會對我們有敵意。”

    “如此就好。”李瀟龍語氣冷冷的道:“北霸天已經出手,我們也該出手了。”

    “北霸天麾下其他兩位高手是誰?”蕭鐵柱疑惑道:“龍哥,將他們的資料都給我,現在先斬除掉北霸天的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