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打飛機?弟弟,你想玩?”夢洛忽然之間笑臉如花,美眸之中露出一絲狡黠。

    她扭動著如同美女蛇一樣的蠻腰,曼妙的身軀之上揮散著迷人的處子香氣,迎著月光,那藍色的水晶項鏈變的如夢似幻,將雪白的脖頸襯托的誘人無比。

    天藍色的水晶耳墜更是閃爍著晶瑩的藍光,點綴著夢洛的美麗。

    語氣更是帶著深深的迷情,如同床戰之中女子的神音一樣。

    讓蕭鐵柱一陣熱血沸騰。

    “想玩,洛姐。”蕭鐵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拿出來吧。”夢洛笑吟吟的指著蕭鐵柱的神槍道:“姐姐今日就滿足你一把。”

    “洛姐,你不是開玩笑。”蕭鐵柱雖然心中熱血,但是還沒有被夢洛突如其來的變化沖昏頭腦。

    “傻小子,你們男人不都喜歡這個嗎?打飛機而已,又不是真的,不過姐姐這是第一次,手法不熟,你可要忍住啊。”夢洛笑罵道,一笑之間風情萬種,似乎化身了絕世尤物一樣。

    “洛姐,你真好。”蕭鐵柱聞言心中一陣激動,尼瑪,終于和夢洛的關系更進一步。

    這次先打飛機,下次開著飛機沖入桃園秘境去。

    說話的同時蕭鐵柱慌忙之間拉開了自己的拉鏈。

    夢洛臉色緋紅,美眸深處帶著一絲狡黠,她蹲下身子,蕭鐵柱則是站著身子,低頭看著。

    心中越來越熱血。

    我日,老子太牛了,太幸福了,天香幫的幫主啊,一尊半步武域的強者為自己打飛機,有看頭,未來的發展有機會推倒,征服這位美艷幫主。

    說不得意那是假的,現在的蕭鐵柱什么都忘記了。

    就在這時夢洛的那一雙素手已經伸出。

    抓住的瞬間,蕭鐵柱感覺到莫名的刺激。

    夢洛媚眸如絲,白皙的小手握著,似乎不知道怎么玩。

    “洛姐,這樣拿著,來回運動。”蕭鐵柱嘿嘿一笑,拿住了夢洛的小手抓住寶貝。

    然后抓住來回運動。

    “臭小子,還用你來教。”夢洛嬌喝道,畢竟是第一次為男人那個,夢洛有點放不開。

    她的手猶豫了下,最終抓住開始了來回運動。

    刺激著蕭鐵柱的神經。

    夢洛的小手越來越快,不得不說武功好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動作快。

    夢洛的手越來越快,幾乎以每分鐘三百六十次的速度運動著,猛烈刺激蕭鐵柱的神經,蕭鐵柱飛仙欲死,嘴里漸漸的發出一聲神音之聲,尼瑪,太舒服了。

    太刺激了。

    但是夢洛的手速度依然在提升,當提升到五百次的時候停止下來。

    飛仙欲死,血液燃燒。

    讓蕭鐵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服,蕭鐵柱甚至雙手抱住了夢洛的頭,恨不得一槍捅入夢洛的小嘴之中。

    幾分鐘之后,蕭鐵柱感覺到自己飛升極樂。

    一股溫熱如大潮一樣的洪流從蕭鐵柱的神槍之中爆發,席卷而出,從槍身里面沖向出口。

    蕭鐵柱正準備仰天嘶吼一聲,一瀉萬里。

    但是這些洪流沖擊到神槍槍口的時候,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了,一股洪流無法沖出,一股火山一樣的火焰倒流席卷全身上下,而后遠處傳來了夢洛咯咯的聲音。

    “洛姐...。”蕭鐵柱哭喪著臉望著已經閃到一邊的夢洛。

    他現在才明白,夢洛是在耍他,當然也的確給他打飛機了,可惜沖向大極樂一瀉千里的時候,卻被堵住閘門了。

    “臭小子,姐姐先去洗手了。”夢洛嫵媚一笑道:“六個時辰自然解開,你就憋著吧,煎熬吧。”

    “洛姐,不要!”蕭鐵柱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道:“洛姐,你好人做到底,放了我這一次吧,弟弟難受。”

    “咯咯....。”夢洛咯咯笑著道:“不行,誰讓你三番兩次調戲我,這次不教訓你一次不行。”

    夢洛說完話身影一閃走入樹林之中消失不見了。

    蕭鐵柱苦著臉,尼瑪,這女人不好惹,真的不好惹,蕭鐵柱這次算是見識到夢洛的手段了,他不知道夢洛用什么手法封住了他的閘門,當下蕭鐵柱暗暗的運轉真氣探測。

    發現沒什么阻礙,根本沒有什么東西阻擋。

    然而那一股生命洪流火焰卻無法泄出來,蕭鐵柱體內始終彌漫著一股烈火,不的發泄,只能任由烈火焚身。

    當下蕭鐵柱只能無奈的收回真氣,縮小神槍,讓神槍放入褲子里面,拉上拉鏈,而后蕭鐵柱盤膝坐在地面之上,開始靜靜的打坐,唯有如此才能靜下心來。

    將近半個小時蕭鐵柱體內的火焰才被壓制下來。

    就在這時蕭鐵柱的手機鈴聲響起,蕭鐵柱拿起手機,是牧小月打來的,當下蕭鐵柱接通電話,讓牧小月前往夢洛所在的這邊走,而蕭鐵柱則站起身來走出了小樹林,來到了馬路邊。

    路邊停靠著一輛車,車門打開里面走出一名美麗清純的少女,穿著黑色的風衣,襯托的身材凹凸有致,下身穿著黑色的蕾絲裙,兩條修長的美腿被黑色的蕾絲襪包裹著。

    雙腳瞪著黑色的靴子,來人自然是牧小月。

    “死鐵柱,你跑這兒干嘛?”牧小月狐疑的盯著蕭鐵柱道:“你身上怎么這么香?”

    “嘿嘿...。”蕭鐵柱嘿嘿一笑。

    “又藏了哪個女人在這里?”牧小月語氣帶著一絲幽怨,不知道為何,雖然牧小月認同蕭鐵柱身邊的女人,然而蕭鐵柱身邊的女人每次增加一個,牧小月心中就失落一分。

    “小月,回去再和你說吧。”蕭鐵柱柔聲道:“馬上一起吃飯。”

    “誰和你吃飯!”牧小月淡淡的道:“這是藥,拿著吧,我先回去了。”

    說完牧小月將一瓶子藥遞給了蕭鐵柱,而牧小月則轉過身走向車門,不過快走到車門的時候,卻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抱住了蠻腰,抱著牧小月的人自然是蕭鐵柱了。

    蕭鐵柱緊緊的抱著牧小月柔聲道:“小月,等我一下好嗎?”

    “我等你。”牧小月語氣緩和了下,她美眸深處帶著一絲淚光,淚水流淌而出,從光潔的臉頰上流淌而下。

    “謝謝。”蕭鐵柱當即松開牧小月,轉身走向了小樹林的深處去了。

    小樹林的深處站著夢洛的身影,夢洛負手而立,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道:“鐵柱,姐姐不好。”

    “沒事,洛姐,這是丹藥,你服下,按照我說的做就知道了。”蕭鐵柱來到了夢洛的身邊,將一瓶子丹藥遞給了夢洛。

    “好好哄哄她,女孩子都喜歡哄,改日有時間我和她好好聊聊。”夢洛溫聲交代道。

    “知道了,洛姐,我先走了。”蕭鐵柱笑著道,當即轉身離開了夢洛。

    夢洛望著蕭鐵柱離去的背影,她不知道為何,心中升起一絲淡淡的失落,夢洛嘆息一聲自語道:“感情來的莫名其妙,算了,還是靜下心一舉突破武域境界吧。”

    當即夢洛也轉身離開了。

    小樹林邊的馬路邊,蕭鐵柱從樹林之中奔跑出來了,牧小月一個人蹲在馬路邊,秋風吹過,似乎很孤獨的樣子,嬌軀瑟瑟顫抖,蕭鐵柱心中升起一絲憐惜。

    他來到了牧小月的身邊,蹲下身子抱著牧小月,一只手緊緊的握住了牧小月的皓腕,輸入菩提真氣。

    “我沒事了,鐵柱,我們回家吧。”牧小月忽然開口道,她抬起頭,臉上的淚水已經消失,只留下淡淡的淚痕。

    “我抱著你吧。”蕭鐵柱柔聲道,當即雙手將牧小月抱起來,打開車門放在駕駛座上。

    而后蕭鐵柱坐在副駕駛座上,他盯著牧小月的臉蛋柔聲道:“小月,走吧,晚上一起吃飯,是下飯館還是回去給你做飯?”

    “回去做飯,我喜歡吃你做的飯。”牧小月輕輕一笑道:“走吧。”說話的同時牧小月發動汽車奔向th縣去了。

    “小月,對不起,我...。”蕭鐵柱測過身子,雙臂伸出環抱著牧小月的蠻腰。

    “鐵柱,沒什么對不起,真的,我現在擁有這些已經知足了。”牧小月轉過臉,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道:“在遇到你之前,我根本最好的命運不過是做魔剎使者的女人,魔剎使者這人兇殘無比,你應該能猜測到我的結果。”

    “可是我...。”蕭鐵柱聞言心酸無比,不知道為何,牧小月越是這樣說,他心中反而愧疚。

    “可是什么,你比他強萬倍,甚至他和你沒有可比性,雖然花心了點,但是疼我,愛我,我知道了。”牧小月臉上依然掛著一絲紅暈道:“你也不要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