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紅袖,沒事,你也知道我的真氣屬性,我完全沒事的。+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蕭鐵柱柔聲道:“我只所以沒告訴你,就是怕你擔心。”

    “沒事就好,但是不要被邪毒教的人發現。”紅袖雪提醒道:“你已經修煉了萬毒神功。”

    “放心吧,真的沒事。”蕭鐵柱再次安慰道:“等馬上馴服這三人,我們就離開這里吧。”

    “嗯!”紅袖雪微微點頭,當即她坐在沙發上面。

    包廂門外,莫無極等人坐在包廂周圍的椅子上,似乎在等待著蕭鐵柱等人的出現。

    “咦,這墻壁怎么了?”忽然之間一直默默無聞的冷無情盯著九號包廂的墻壁。

    九號包廂的墻壁從里面裂開,外邊也出現了細細的裂紋,一般眼力不毒辣的人是看不出來的。

    “劍氣!”這時莫無極也盯著這墻壁,他感觸到了一絲劍氣從這裂紋之中滲出。

    “難道在里面交戰了?”傲天狼也盯著裂紋皺眉道。

    “也許吧,過一會我們就知道了,看來在里面談的事情并不順利。”龍若掌嘿嘿笑著道:“老狼,冷兄,莫兄,你們看到蕭鐵柱剛才換了一身衣服沒有?”

    “換衣服?”

    傲天狼,冷無情等人這才回憶了下,蕭鐵柱的確換衣服了。

    但是這又說明什么問題?難不成在里面野戰?

    想到這里的時候,眾男人的眼神紛紛曖昧的盯著牧小月和紫衣兩女,兩女頓時臉色緋紅了下,當即兩女走向遠處去了。

    “一群思想不純潔的人,沒有你們想象的這樣,我猜測蕭少已經服用了小還丹,修為更進一步,蕭少在控氣化形境界的時候就能屢次廢掉半步先天罡氣境界的人,蕭少若是踏入半步先天罡氣呢?”龍若掌罵了一句,而后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蕭鐵柱踏入半步先天罡氣?”

    冷無情,莫無極,傲天狼等人被這個結論驚住了,還真有這個可能,蕭鐵柱服用小還丹踏入半步先天罡氣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是蕭鐵柱不怕撐爆嗎?

    “蕭少身上的底牌多著呢。”龍若掌負手而立道:“我們就在這里拭目以待吧。”

    “是啊,某些人不要竹籃打水一場空,最后反而將自己算計其中。”傲天狼冷笑著道,當即靜氣凝神,盯著九號包廂的大門。

    莫無極和冷無情等人紛紛點頭,當即眾人盯著九號包廂的大門。

    九號包廂之中靜悄悄的。

    一個時辰過去了,眾人依然在這里等待著。

    眾人漸漸的失去了耐心,一些人紛紛離開了,只有像傲天狼,莫無極等這樣的人還等待著蕭鐵柱等人的出現。

    就在這時九號包廂開門的聲音響起。

    眾人眼神都盯著包廂的大門。

    大門打開,里面走出了蕭鐵柱和紅袖雪的身影,緊接著他們的身后跟著馬軍刀,朱火刀,馬天戈三人,三人臉色慘白,渾身是血,眸子之中帶著血絲。

    眾人看著這一幕,心中頓時咯噔一聲。

    感情這馬軍刀,朱火刀,馬天戈三人真的被蕭鐵柱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諸位久等了。”蕭鐵柱朗盛笑著道:“我剛踏入半步先天罡氣的境界,一時技癢,就和三位大少鄙交手了。”

    傲天狼,莫無極,冷無情等人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三人都受傷了,難不成真的被蕭鐵柱打傷的?

    或者被紅袖雪擊傷的?

    “蕭少的修為越來越深不可測了。”傲天狼朗聲道:“厲害,厲害!”

    “馬少,也很厲害嘛。”龍若掌也笑著道。

    “哼!”馬軍刀冷哼一聲道:“諸位告辭!”說完話馬軍刀當先一步走了出去。

    此刻的馬軍刀心中感覺到無盡的屈辱,恨不得逃離這個地方。

    同樣他對蕭鐵柱充滿著深深的忌憚和恐懼,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讓馬軍刀記憶猶新,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反抗了,一旦反抗自己就心脈斷裂而死,下場凄慘無比。

    朱火刀和馬天戈跟在了馬軍刀的身后,兩人和馬軍刀沒有什么倆樣。

    “哈哈。。。。”傲天狼和龍若掌聞言紛紛仰天大笑不已。

    “好了,天狼兄,龍兄,冷兄,莫兄,告辭!”蕭鐵柱看了眾人一眼道,而后直接走出了聚寶齋,牧小月,紫衣,紅袖雪三女跟在蕭鐵柱身后離開了。

    “我們也走吧。”傲天狼嘆息道:“可惜一場好戲沒看到,看到了結果,卻沒有看到過程。”

    “沒什么可惜的,一些人慘了。”龍若掌惋惜道:“唯一遺憾的沒有得到小還丹。”

    “小還丹和你無緣。”傲天狼當即也離開了這里,莫無極,冷無情紛紛盯著蕭鐵柱消失的地方,他們身后的幾名修為深不可測的中年男子眼神之中紛紛閃爍著寒光。

    夜色之中,眾人下山。

    半山腰的一處寂靜區域,忽然之間兩聲凄厲的嘶吼之聲響徹在山林之下。

    “轟,轟!”兩聲劇烈的響聲從山腳之下傳來。

    走在半山腰的傲天狼臉色狂變,因為他聽出其中一道嘶吼之聲正是馬天戈發出的,另外一道極為像是朱火刀的聲音。

    “這倆人出事了。”與傲天狼走在一起的龍若掌淡淡的道。

    “走,我們下山看看去!”傲天狼當即施展輕功,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龍若掌也跟了上去。

    同樣冷無情,莫無極等人也紛紛往山下飛奔而去。

    幾分鐘之后,傲天狼,龍若掌,莫無極,冷無情等人紛紛來到山腳之下,山腳之下閃爍著明亮的燈光,因此雖然是在深夜,但是整個夜晚如同白晝一樣善良。

    地面之上爬著兩具尸體。

    “朱火刀,馬天戈!”莫無極盯著這兩具尸體驚聲道:“他們倆人被蕭鐵柱殺死了?”

    “不是蕭鐵柱出手,是森羅下!”傲天狼死死的盯著這兩具尸體道:“你們看他們倆人尸體上面有萬毒神掌的掌印,身上開始變的漆黑了。”

    “萬毒神功!”龍若掌也盯著馬天戈和朱火刀的兩具尸體。

    “森羅下又出手了。”冷無情盯著這倆具尸體道:“這倆人怎么又招惹森羅下了?”

    “誰知道其中的緣由呢。”龍若掌忽然盯著傲天狼道:“傲兄,我們也該離開了,干一些我們該干的事情,這f市風云再起了,要重整了。”說完話龍若掌走向自己的車子。

    “哈哈,好!”傲天狼聞言仰天大笑,他知道龍若掌的意思。

    傲天狼也走向自己車子,兩人坐在駕駛座上,兩輛車奔馳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冷無情和莫無極聞言微微一怔。

    “冷兄,我們留在這里,看看這場戲吧。”莫無極負手而立道:“居然連東南亞的人都攙和進來了。”

    “蕭鐵柱的背景不簡單,能讓森羅下連續出手,為他除去一尊又一尊的高手。”冷無情淡淡的道:“今晚上我們就在這邊看一看吧。”

    莫無極和冷無情紛紛點頭,當即也離開了這里。

    其他圍觀的人也紛紛離開了,山腳之下躺著兩具尸體,沒有任何人上前來問。

    聚寶齋半山腰之上,蕭鐵柱負手而立,神色冷漠,迎著月光他的臉上像是蒙上一片迷霧一樣。

    “蕭鐵柱,你太狠毒了!”馬軍刀嘴角顫抖著指著蕭鐵柱,生怕蕭鐵柱擊殺他。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你的利用價值比較大,他們倆人在我眼里已經是廢物,沒有什么價值了。”蕭鐵柱冷冷的盯著馬軍刀道:“我這人一向與人為善,但是偏偏很多人想招惹我,你們綁架我的家人,我已經對你們很仁慈了。”

    “你開出條件,怎么才能放了我!”馬軍刀冷哼一聲道。

    “老老實實為我賣命,十年的時間,十年之后我放了你。”蕭鐵柱盯著馬軍刀道:“當然我也不會虧待你的,我會相助你掌控馬刀幫,成為馬刀幫的幫主!”

    “十年,掌控馬刀幫?”馬軍刀冷冷的道:“你會這么好心?”

    “哈哈。。。。”蕭鐵柱仰天大笑不已道:“馬軍刀,我自然有這么的好心,我蕭鐵柱注定要成為那黑道大帝,十年之后,我的修為更加強大,那個時候你在我眼里如同一只螻蟻,你認為我會對一只螻蟻感興趣!”

    “你!”馬軍刀聞言氣的渾身顫抖,這是被蔑視。

    這同樣是一種屈辱。

    “當然,你若是愿意跟著我打天下,我同樣給予你豐厚無比的匯報!”蕭鐵柱豪氣沖天道:“f市只是開始而已,我的路才剛剛開始,我將來會走向世界!”

    “你就不怕我算計你?”馬軍刀臉色陰沉道。

    “不怕!”蕭鐵柱搖頭道:“我蕭鐵柱若是連你也無法駕馭,將來如何做那黑道大帝!”

    “狂妄!”馬軍刀冷哼道。

    “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讓馬格必來這邊。”蕭鐵柱眼神冷厲的盯著馬軍刀道:“我不希望你耍任何花招,記住,和我耍手段,你死的更慘!”

    馬軍刀聞言沒有說話,當即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直接撥通了馬格必的電話,讓馬格必來聚寶齋的山腳之下。

    ps:兄弟們月票頂起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