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蕭鐵柱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當即帶著馬軍刀往聚寶齋的山下走去。

    當倆人來到山腳之下的時候,山腳之下停靠著一輛小貨車,牧小月,紫衣,紅袖雪三女站在小貨車的車旁,車里面裝載的正是天靈草,人參,靈芝,何首烏等珍貴的藥材。

    這是牧小月,紫衣,紅袖雪三女帶著金票去聚寶齋領取的。

    小貨車上坐著一名男子,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夜飛虎。

    夜飛虎眼神冷厲的掃視著馬軍刀一眼,頓時讓馬軍刀渾身升起涼氣。

    “鐵柱,為何不宰了馬家的這個小鬼?”夜飛虎笑瞇瞇的盯著馬軍刀道:“廢物一個,留著干嘛。”

    “你是誰!”馬軍刀聞言勃然大怒的盯著夜飛虎道。

    “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夜飛虎冷喝道:“好了,鐵柱,我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好吧,小月留下來!”蕭鐵柱看著牧小月道。

    “嗯!”牧小月微微點頭。

    當即紅袖雪和紫衣上了小貨車,夜飛虎駕駛著小貨車離開了這個地方。

    蕭鐵柱并不擔心被人搶劫,畢竟夜飛虎的戰斗力在這擺著呢,在加上紫衣,足以守護這些藥材了。

    “蕭鐵柱,你隱藏的真深!”馬軍刀死死的望著離去的小貨車,那夜飛虎的修為肯定遠遠的超越他了,至少是半步武域境界的強者,一個半步武域境界的強者居然被蕭鐵柱驅使。

    難不成蕭鐵柱真的有大背景?

    可是自己明明調查到這蕭鐵柱沒什么背景?除非那村長和村支書說的是錯的。

    但是這兩人怎么可能敢隱瞞自己呢。

    “馬軍刀,我說過我有背景你偏偏不信,自作聰明!”蕭鐵柱冷冷的道,當即望著馬路的盡頭。

    “哼!”馬軍刀冷哼一聲,他沒有說話。

    半個時辰之后,一輛黑色的奔馳高速行駛而來,直接停靠在了路邊。

    車門打開,一名中年男子從車里面走了出來,正是馬格必。

    “馬少!”馬格必恭敬的看了一眼馬軍刀。

    “過來下。”馬軍刀冷冷的盯著馬格必。

    “馬少,他們?”馬格必忽然看到了蕭鐵柱的身影,頓時變色不已。

    “老老實實的靠邊站!”馬軍刀低聲喝道。

    “是!”馬格必恭敬的道。

    蕭鐵柱和牧小月的身影早已經來到了奔馳車旁邊,他狠狠的將奔馳車的車門拉來,里面躺著三道熟悉的背影,蕭父和蕭母依然昏迷過去,兩位老人白發上面沾染著一絲鮮血。

    孫宏雷昏昏沉沉的,一只手臂斷掉了,鮮血流淌浸濕了他的衣衫。

    “爸,媽,雷哥!”

    蕭鐵柱望著車廂里面的人,他心酸不已。

    他虎目含淚,都是因為自己,一切因為自己,自己的父母和孫宏雷才遭受如此大罪。

    “鐵..柱!”孫宏雷神情虛弱,睜開了眼睛,看到蕭鐵柱身影的時候,孫宏雷知道這次脫離危險了。

    “雷哥!”蕭鐵柱一只手搭在了孫宏雷的手腕上面,開始瘋狂的輸入菩提真氣。

    頓時孫宏雷全身上下疼痛消失。

    而且還充滿了力量,孫宏雷這才顫抖著身子走下車。

    牧小月也慌忙走上車,一只手搭在了蕭父的手腕上面,一只手搭在了蕭母的手腕上面,輸入真氣為二老治病。

    “雷哥,鐵柱愧對雷哥!”蕭鐵柱虎目含淚,扶著孫宏雷的肩膀。

    “臭小子,現在說這些干嘛,你雷哥現在不是好好的嘛?”孫宏雷咧嘴大笑著道:“好了,快去看看伯父和伯母吧。”

    “好!”蕭鐵柱微微點頭,當即拿出了一瓶子倒出了四顆丹藥遞給了孫宏雷道:“這是丹藥,服用下去!”

    孫宏雷微微點頭,當即接過這四顆黃顏色的丹藥,而后直接吞服下去,頓時這些黃顏色的丹藥全部化為滾滾如潮的菩提真氣,這些真氣滲透孫宏雷的血肉之中。

    孫宏雷渾身充滿了力量,再也感受到疼痛了。

    但是孫宏雷眼神落在自己胳膊上面的時候,卻帶著一絲黯然。

    馬格必看著這一幕,傻眼了,做夢也想不到來這里是交出人質的。

    “爸,媽!”蕭鐵柱來到了蕭父和蕭母的身邊,倆位老人依然昏迷不醒。

    “鐵柱,沒事,他們只是驚嚇過度。”牧小月柔聲安慰道:“我來照顧他們吧,你去處理其她的事情。”

    “我知道!”蕭鐵柱腦袋親昵的趴在蕭母的胸口。

    蕭鐵柱熱淚凝眶。

    泣不成聲。

    “鐵柱,去吧。”牧小月輕輕的扶著蕭鐵柱的肩膀,安慰著蕭鐵柱。

    蕭鐵柱微微點頭,這才轉過身,眼角的淚水劃破虛空之中,蕭鐵柱眼神冷厲的掃視著馬格必,頓時讓這馬格必渾身顫抖了下。

    蕭鐵柱一步步的走向馬格必,殺氣森然。

    “馬少,這...。”馬格必嘴角顫抖不已,嚇的臉色慘白。

    “啪!”

    和馬格必站在一起的馬軍刀在這一刻雷霆出手,這一出手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讓馬格必根本來不及閃避。

    “吼!”馬格必嘶吼一聲。

    先天罡氣運轉,狂暴無比,抵擋著馬軍刀的襲擊。

    “碰!”

    一聲悶響炸開,馬軍刀直接砸破了這馬格必的先天罡氣,畢竟這馬格必先天罡氣沒有來得及運轉到最強地步。

    馬軍刀的手重重的拍在了馬格必的天靈穴上面。

    打的馬格必眩暈不已。

    呼呼!

    孫宏雷的身影忽然之間跳躍而來,左手一揮,一道劍光刺出,這一道劍光直接沒入了馬格必的心臟部位,頓時馬格必的心臟部位炸開一個血洞,里面的心臟碎裂。

    馬格必的身影摔在地面之上,倒地身亡。

    “要怪就怪你命苦吧。”馬軍刀嘆息道。

    “好了,雷哥,我們離開這里吧。”蕭鐵柱當即望著孫宏雷道。

    孫宏雷微微點頭,當下和蕭鐵柱走向牧小月的車子,而牧小月已經將蕭父和蕭母轉移到自己的車上了。

    馬軍刀也離開了這里。

    唯有聚寶齋的山腳之下躺著三具冰涼的尸體。

    通往th縣的道路上,蕭鐵柱的手機鈴聲響起,蕭鐵柱一看是王來運打開的電話,當下接通電話,電話那邊頓時傳來了王來運的聲音:“鐵柱,你現在在哪兒?救出來了嗎?”

    “來運哥,都救出來了。”蕭鐵柱語氣愧疚的道:“只是這次連累了雷哥和你。”

    “臭小子,說這么多干什么,沒事就好,我馬上去th縣。”王來運哈哈大笑罵道。

    “對了,來運哥,雷哥的手臂呢?”蕭鐵柱忽然問道:“只要手臂保存完整,即便斷了,我也能接好。”

    “手。。手臂!”王來運猶豫了下。

    “老王說啊。”坐在蕭鐵柱身邊的孫宏雷也滿懷期待的看著電話,失去一條手臂,孫宏雷等同廢人了。

    孫宏雷如何能忍受這樣的下場。

    幼年奇遇,苦練至今,這才有了一身修為。

    他孫宏雷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成就黑道霸主地位。

    他不能失去右手這一條手臂!

    “已經碎了,被劍氣絞碎了。”電話那邊傳來了王來運的聲音。

    “碎了,化為血雨!”

    蕭鐵柱身影一顫,孫宏雷臉色煞白。

    這一絲夢也破滅了嗎?

    “雷哥,鐵柱對不起你!”蕭鐵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他心中愧疚無比。

    自己有著蓋世醫術,卻無法拯救自己兄弟的一條手臂!

    諷刺!

    莫大的諷刺!

    蕭鐵柱心中痛苦無比,他望著夜色的虛空,心中壓抑痛苦。

    “碰!”

    蕭鐵柱直接打開了車門,身影一閃跳躍出去,他奔跑向馬路邊,瘋狂的奔跑。

    “吼!”

    一聲咆哮的聲音響徹在夜色的蒼穹之中,蕭鐵柱發泄著心中的痛苦和愧疚,他不甘心。

    “為什么老天這樣對待我!”

    蕭鐵柱仰天長嘯一聲,帶著悲憤,帶著凄涼。

    “鐵柱!”孫宏雷的身影也跳躍出來,幾步踏出來到了蕭鐵柱的面前。

    “雷哥,對不起!”蕭鐵柱淚水從臉頰之上滑落。

    “有什么對不起的,啊,多大一點事情,不就斷了一只手臂!”孫宏雷吼聲道:“我孫宏雷難道左手就不會用劍嗎?”

    “雷哥,可是...。”蕭鐵柱嘴角顫抖道。

    “可是什么,斷了一條手臂,這算是什么!”孫宏雷一只手拍著蕭鐵柱的肩膀道:“我同樣可以站起來,古之孫臏雙膝碎裂,殘廢在輪椅之上,照樣可以開創出豐功偉業,我孫宏雷也不弱于古人!”

    孫宏雷臉上露出堅毅之色。

    “雷哥,兄弟虧對你一生。”蕭鐵柱聞言語氣沉重道。

    “說這話干什么,鐵柱,你雷哥即便命搭上去也值得。”孫宏雷語氣真誠的道:“你知道嗎?當初我來th縣救小虹的時候就抱著失去性命的念頭,但是由于你的出現,化解了這一劫難,所以雷哥從此以后把你當成了親人,你父母就是我父母,為了他們付出一條手臂算什么...!”

    “雷哥,說些干什么!”蕭鐵柱打斷了孫宏雷的話。

    “是啊,從這一刻開始,過去的事情都不要提,再提我們就不是兄弟!”孫宏雷也爽快的笑著道:“記住沒有,況且哥哥也親自宰了那馬格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