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哈哈,好,雷哥,從此以后我不再提此事!”蕭鐵柱聞言一把將眼角的淚水擦干。+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

    他雙臂伸出,緊緊的抱著孫宏雷。

    “擦,放開,老子不是玻璃!”孫宏雷笑罵道。

    “哈哈...。”蕭鐵柱聞言直接放開了孫宏雷,兩兄弟相視一笑。

    “怎么回事?你們怎么了?”這時蕭鐵柱手機里面不斷傳來王來運的聲音。

    “來運哥,我們沒事。”蕭鐵柱這才想起,電話忘記關了,電話那邊孫宏雷也沒有掛掉電話。

    “擔心死了,好了,你們也快回th縣吧。”王來運叮囑道:“路上注意點。”

    “好!”蕭鐵柱點點頭,這才掛斷了電話。

    而后蕭鐵柱和孫宏雷這才走向馬路邊緣的車上,駕駛座上牧小月看著蕭鐵柱臉上帶著笑意,當即心中松了一口氣,她真擔心蕭鐵柱會一時之間想不開此事。

    蕭鐵柱和孫宏雷兩人上車,牧小月駕駛著車消失在夜色之中。

    半個時辰之后三人開著車來到了天龍大廈下面。

    蕭鐵柱抱著蕭父走了出來,牧小月則抱著蕭母,孫宏雷跟在后面走向天龍大廈門口。

    “鐵柱,將伯父和伯母放在六樓吧,我和紅袖他們看著。”牧小月柔聲道:“你安置下雷哥吧。”

    “嗯!”蕭鐵柱微微點頭。

    “鐵柱,你們先上去吧,我在下面看著老王。”孫宏雷咧嘴笑著道。

    “好吧,雷哥,我上去就下來。”蕭鐵柱當即點頭道。

    當下蕭鐵柱抱著蕭父,牧小月抱著蕭母坐電梯上了六樓,來到了套房之中,套房之中紫衣和紅袖雪正在燒飯。

    “蕭鐵柱,伯父和伯母沒事吧?”紅袖雪看到蕭鐵柱回來了,當下打了個招呼。

    “沒事,對了虎叔呢?”蕭鐵柱疑問道。

    “他在下面陪著夜書記呢。”紅袖雪臉色溫柔道:“你沒事吧?”紅袖雪看到蕭鐵柱臉頰上還帶著淚痕,當即溫柔關心道。

    “沒事,紅袖,不要擔心。”蕭鐵柱笑著道:“馬上我將我爸媽放在這里,你們照顧下,我去下去看下雷哥他們。”

    “嗯!”紅袖雪微微點頭。

    蕭鐵柱抱著蕭父來到李佳房中,他和牧小月將蕭父與蕭母放在床上。

    蕭鐵柱站在床邊望著自己的父母,心中一陣酸楚。

    “鐵柱,沒事,快去看下雷哥吧。”牧小月臉色溫柔道:“不要讓他久等了。”

    “嗯!”蕭鐵柱微微點頭,當即轉身離開了套房。

    沿著樓梯下去,蕭鐵柱撥通了自己二哥蕭明的電話,頓時電話那邊傳來了蕭明的聲音:“鐵柱,你和爸媽沒事吧?”

    “沒事,哥,照顧好奶奶,這邊沒事。”蕭鐵柱叮囑道。

    “放心吧,這邊王局已經調派警力守護在這邊了。”蕭明解釋道。

    “那就好,先掛了。”蕭鐵柱當即掛斷了電話。

    他來到了天龍大廈大廳之中,遠遠的看著孫宏雷的身影,孫宏雷的身影屹立在寒風之中,仰天望向夜色的虛空。

    “雷哥!”蕭鐵柱來到了孫宏雷的身邊,拍了下孫宏雷的肩膀。

    “鐵柱,我沒事。”孫宏雷咧嘴笑著道:“老王馬上就來到這里了,晚上我們好好的喝一杯!”

    “好!”蕭鐵柱豪氣的道:“今晚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孫宏雷笑著道:“我們狠狠的喝酒!”

    孫宏雷的眼神之中老是帶著一絲黯然,但是這一絲黯然總是隱藏在眼神的最深處。

    蕭鐵柱狠狠的點點頭,不知道為何蕭鐵柱不敢看向孫宏雷的眼神,他的眼力太敏銳了,孫宏雷的變化根本逃不脫他的眼睛。

    兩人站在寒風之中。

    片刻之后,一輛警車高速行駛而來,接著一聲急促的剎車聲音響起,警車停靠在了天龍幫的大門口,蕭鐵柱和孫宏雷慌忙迎了上去。

    警車車門打開,里面走出了王來運的身影。

    “老王!”

    “來運哥!”

    孫宏雷和蕭鐵柱紛紛上前打招呼。

    “宏雷,鐵柱!”王來運來到倆人面前,兩只手搭在了蕭鐵柱和孫宏雷的肩膀上,當看到孫宏雷斷臂的時候,王來運心中一陣黯然和傷神,似乎回到海外執行任務的時代,似乎看到了自己受傷的戰友一樣。

    “走,我們去里面喝酒去!”蕭鐵柱豪氣的道:“今天不醉不歸!”

    “好,不醉不歸!”孫宏雷和王來運也紛紛大笑著道。

    三人當即走入了一樓的包廂之中,蕭鐵柱先上廚師上幾個涼菜,拿出幾瓶珍藏的好酒。

    幾杯酒下肚,熱血澎湃。

    三人一邊暢談,一邊飲酒。

    痛快無比。

    夜色漸深,凌晨三四點的時候,三人這才結束了酒宴。

    三人這才相互攙扶著走出了包廂。

    “來運哥,海量,大肚能喝!”蕭鐵柱笑著道。

    “這個自然,老...老王可是局長啊。”孫宏雷半開玩笑的道:“一天到晚酒場不斷!”

    “你們...倆個不要扯皮了,鐵...柱有睡覺的地方沒?哥哥睡上一覺!”王來運笑罵道:“今兒被你們倆個灌醉了。”

    “慌...什么,我們去清醒下。”孫宏雷直接道:“老子今天暢快,走出去兜兜風!”

    “雷哥說的是,走我們出去兜兜風。”蕭鐵柱也附和著道:“這樣吧,我們去大廈后院坐坐,后院我讓人從新裝修了一番,有亭臺有樓閣,我們去喝點茶水!”

    “好主意!”王來運聞言頓時晃了晃頭,頭實在暈的厲害。

    “哈哈,好!”孫宏雷哈哈大笑著道:“隨著你們倆個吧。”

    當即蕭鐵柱扶著孫宏雷和王來運走入了天龍大廈的后院之中,天龍大廈的后院面積很寬廣,足足占地一畝,原本是停車的地方,后來蕭鐵柱讓人專門劃出一片場地停車,其他的區域讓人搞了一遍。

    種植一些花草樹木,搞點亭臺樓閣。

    三人來到了后院之中,卻聽到一道道的刀鳴之聲響起。

    兩道身影在中央的場地之上不斷的閃動。

    刀光在夜色之中顯得寒冷無比,但是每個人出招的角度刁鉆,古怪,凌厲,狠毒,而且快速無比。

    帶著一絲煞氣。

    兩人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

    左手刀!

    出招凌厲,刀刀致命!

    這倆人正是阿力和剛子哥,兩人自從成為內門弟子以后,刻苦無比,大部分時間用來修煉。

    每天只休息幾個小時的時間,其他的時間修煉,修煉,侵泡藥水,修煉!

    兩人立志要成為絕世刀客。

    即便手臂殘缺又如何?

    我一樣可以揮刀斬向未來,成為名震天下的高手。

    斷臂的痛苦不但沒有讓倆人氣餒,反而激發了兩人的熱血,激發了倆人的斗志。

    蕭鐵柱看著阿力和剛子,臉上露出一絲欣慰。

    “好凌厲的刀法,左手刀。”王來運盯著場中的倆人贊嘆道:“鐵柱,你天龍幫將來必然騰飛起來,每個人都刻苦修行,每個人都有著成為高手的潛質,反觀其他的一些黑道大勢力則未必有著如此的狀況。”

    “哎,這倆位兄弟是在一次爭斗之中被一尊半步先天罡氣高手斷臂的,僥幸不死。”蕭鐵柱負手而立嘆息道:“那一次爭斗,我天龍幫死亡了三十幾名兄弟。”

    “原來如此。”王來運微微點頭。

    “鐵柱,老王,我發現我還不如他們倆人呢。”孫宏雷死死的盯著正在練習刀法的阿力和剛子。

    “宏雷!”

    “雷哥!”

    王來運和蕭鐵柱聞言紛紛擔憂的看著孫宏雷。

    “我真的沒事,原本因為斷臂,心中多少有點難過。”孫宏雷語氣真摯的道:“因為我一直修煉的是右手劍,劍法以快為主,我從小鍛煉最多的也是右手,因此右手的斷臂,讓我失去了近乎一半的戰斗力,不六七成不止。”

    原本碰見一半的控氣化形境界的高手,孫宏雷可以猝不及防之下斃命。

    但是現在面對這樣的人,能自保已經不錯了。

    蕭鐵柱聞言一陣難過,王來運默默無聲。

    “一時之間失去巨大的優勢,讓我感覺到深深的無力,落差太大了,但是我看到他們以后,我領悟了很多事情。”孫宏雷望著阿力和剛子自語道:“我完全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看待,這樣就可以消除心中的落差,從底層開始一步步的走向巔峰。”

    “雷哥,我相信你能行的。”蕭鐵柱眼神真摯,伸出手握著孫宏雷的大手。

    “必須的!”孫宏雷眼神深處帶著一絲睿智道:“也許我失去很多東西之后,從另外一個方向爬上去,會看到不一樣的武學圣境。”

    “說的好!”王來運大喝道:“宏雷,我相信你,你一定成功!”

    “哈哈,兩位好兄弟,你們不要擔心了。”孫宏雷聞言哈哈大笑道:“我孫宏雷會再次站起來的。”

    蕭鐵柱,王來運,孫宏雷三人的大手緊緊的攥在一起。

    “參見鐵柱哥!”

    “參見鐵柱哥!”

    這時阿力和剛子紛紛走了過來,對蕭鐵柱行禮。

    “剛子,阿力,辛苦了。”蕭鐵柱鄒向前,雙手扶著阿力和剛子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