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簡介:

    江城有傳言:顏家四朵花,顏汐最丑。. .

    不止丑,而且手段狠辣,有人說她心肝都是黑的,冠有魔女之稱。

    一手攪亂秦、蘇兩家婚事鬧得滿城風雨,她被人奚落這輩子都別想嫁出去。訂婚宴上,她被拒婚,他卻當眾說:“我覺得,她是最好的。”

    后來,她果然風光大嫁。

    霍瑨深,金字塔尖上的人物,英俊成熟有魅力,江城名媛以嫁給他為目標。

    他卻說:顏汐,娶了你,才叫真正的人生贏家。

    正文試讀:

    第一章:不被考慮做兒媳婦

    顏府是一棟從民國時期起就傳下來的公館,占地面積頗大,在黑峻峻的夜色中顯得陳舊而嚴肅,透著一股沉沉的厚重感。

    顏汐的車子駛向公館,車前燈照亮那清灰色的圓拱形大前門,忽然從門洞子里跑出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

    “姐,姐……”女孩急匆匆的向著車子跑來。

    顏汐把車停在前面的空地,不等她下車,女孩就急切的打開了車門,湊上來又是神秘一笑,說道:“姐,你怎么才回來啊。”

    顏汐看了女孩一眼,不緊不慢的下車,說道:“怎么,又有什么好事?”

    女孩叫顏蓓,顏家的四小姐,顏汐的小妹。

    顏蓓勾著顏汐的臂彎,兩人一起往里面走,她笑嘻嘻的道:“三姐,張媒婆來過了,爺爺他們正在看她留下來的照片。”

    聞言,顏汐眉頭一擰,脾氣就從腳底下漫漫涌上了頭頂。

    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顏家好歹也是大門大戶,居然還讓媒婆找親事,這算什么事兒,還真當她沒人要了。

    從前門到里面的大廳堂,要經過一片小花園。這不長不短的路,讓顏汐的脾氣慢慢的沉淀了下去。耳邊,顏蓓絮絮叨叨的話繼續著。

    “……爺爺覺得李家的那位不錯,你認識嗎?”

    顏汐回過神來,她在商場上行走多年,李家的人當然認識,不過她沒有回答小妹。

    眼前就是大廳了,大門敞開著,燈火通明,她們滴滴答答的腳步聲在庭院里顯得清晰。里面的人聽到腳步聲,轉頭看了過來。

    顏蓓手一松,往里先進去,邊走邊道:“爺爺,爸爸媽媽,三姐回來了。”

    顏汐跨過門檻先叫人,然后坐在了沙發上。

    面前茶幾上擺著的照片散開來,清一色的男人照片,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片場選男演員呢。

    顏汐眸光一掃,微微勾了下唇角,附身隨手拿起幾張照片看了起來。

    老爺子顏正俞開口,腔調一貫是大家長說一不二的語氣:“顏汐,既然你回來了,就在這些照片里頭挑選一下,看有沒有合眼的。”

    顏汐目光依舊落在那些照片上,像是認真考慮般的,手指輕輕撓了下耳后根,隨后抬起眼眸輕笑:“爺爺,就算我看上了,也得對方也看上我,是不是?”

    她把照片放回到茶幾上。

    老爺子看著那些照片,眉毛一擰,知道這只是她的推脫,低沉說道:“顏汐,這是在家里,少拿外面的那套來扯淡。這件事容不得你躲。”

    他嘆了口氣,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又很是無奈的道:“顏汐,你上次做的事情鬧得太大了。這對你影響很大,我也是為了你好。”

    顏汐垂眸,唇角扯出一個若有似無的苦笑,她端坐靜默著不出聲,老爺子的話也沒停下來。

    “女孩子總是要嫁人的,你已經二十六了,再傳出來這么個名聲……”他頓了下,握緊了拳頭很是氣惱,“你知不知道,你被那些世家列為不能考慮做兒媳婦的人選第一名——”

    “噗……”顏汐沒忍住,一口噴笑了出來,老爺子氣得面紅耳赤的瞪她,顏汐趕緊收住笑,一本正經道:“爺爺,你還知道這個啊?”

    老爺子自視過高,一直覺得顏家是名門高宅,他這樣古板的老人,自然不知道什么榜單,更不會去八卦那些東西。

    在他面前嚼舌根,迫不及待想把她嫁出去的,只有徐婉華母女了。

    顏汐心里什么都明白,臉上掛著笑說道:“爺爺,別人的話用不著在意——”

    不等她說完,坐在另一側沙發的人輕咳了一聲,顏汐轉眸看過去,她的母親沈妝對她使了個眼色:“顏汐。”

    沈妝責備的看她,對她輕輕搖頭。

    顏汐抿了下嘴唇,把沒說出口的話都咽了下去。她想,看來這是躲不過去了。

    無奈的輕輕一嘆,她話頭一轉道:“爺爺,這件事我會好好考慮的。”

    第二章她是個拖油瓶

    顏汐姓顏,可她的身上流著的不是顏家人的血,六歲的時候,她跟著母親沈妝進了顏家的門,說白了,她是個拖油瓶。

    基本上,顏家是很不錯的。老爺子雖然威嚴精明,但還算明理,繼父顏東臨對她如親生女兒一樣,父母的感情也深厚美滿,結婚幾年后就生了小妹顏蓓,她們姐妹感情也是很好。

    只除了徐婉華母女。

    徐婉華是顏東臨的前妻,因為感情不和才跟顏東臨離了婚,可這些年,對顏家的事卻如自家事一樣,事事關心。

    她離開顏家,卻好像從未離開過這個家一樣。

    因為她跟顏東臨也有個女兒,顏彤,按照老話說,她是顏家的嫡長女。

    在徐婉華母女的眼里,顏汐是外人,不應該留在顏家,更不應該對顏家有任何非分之想,哪怕顏汐從來都沒有過這個念頭。

    沈妝只是個普通的女人,身后并沒有深厚的背景,也沒有心機手段,她善良溫柔,卻也懦弱。

    顏東臨溫和儒雅,對妻子也體貼,他不是個強勢的男人,也沒有經商天賦,所以在顏家,還是顏老爺子在掌權。

    名門高宅,看似光鮮亮麗,可是這里面的飯并不好吃。顏汐從進了這家門開始,就很努力的生存,為自己,也為母親……

    此時顏汐坐在靠窗的貴妃椅上,前后搖晃著,想著過去的很多事情,手機倏地響了一聲,她抽回神思,拿起放在窗臺的手機。

    上面發過來一條視頻,留言說:這是你的手筆?

    顏汐勉強的扯了下唇角,抬起右手在鍵盤上寫:楚天浩,爺爺希望我盡快結婚。

    她把信息發送了出去,然后手機擱在腿上,等著對方的回音。

    前些日子,顏家的老對手秦霜吟用卑鄙的手段拿到了儀顏堂新品配方,眼看著儀顏堂花費巨額研究出來的新品就要成為秦家的,顏汐臨危不亂,想方設法拿到了秦少親口承認偷竊配方的視頻,并且在秦少的婚禮上把視頻公開。

    秦家的丑聞一出,不但毀了秦陸兩家的聯姻,秦霜吟的新品發布會也只能作罷,但隨之而來的,還有顏汐的惡名。

    當然,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顏汐的這惡名,其中就有徐婉華母女的推波助瀾。

    顏老爺子就是因為頂不住外界的紛紛議論,才急著要把她嫁出去了。

    搖椅繼續的晃著,等了很久,信息才回了過來:我在回市區的路上,去柏高喝一杯吧。

    顏汐微微的咧了下嘴唇,站起身,從衣柜里挑了件裙子換上,然后出門。

    顏汐平時不怎么穿裙子,她喜歡干練方便的服裝,只有去見楚天浩的時候,才會換上帶著女人味的裙子。

    樓下,客廳里的人早已經散了,顏蓓正在逗弄她的小貓玩耍,看到顏汐穿了裙子,抱起小貓道:“姐,這么晚了,你還要出去啊?”

    顏汐點頭道:“嗯,有個朋友回來了。”

    顏蓓好奇問道:“誰啊?”

    顏汐已經走到門口,說道:“你不認識的。”

    其實,楚家與顏家是世交,只是顏汐不愿意讓人知道,她要去見的人是誰。

    第三章沒有挑破的曖.昧關系

    到了柏高會所,顏汐一抬眼就看到穿著手工西服的楚天浩坐在卡座上。

    燈紅酒綠下,他品著酒,興致盎然的看著在臺上唱歌的歌手。

    顏汐朝臺上的女孩看了眼,好像是上了某個綜藝的一個網紅歌手。

    顏汐坐了下來,說道:“剛回來就找女星,不累嗎?”

    男人笑了下,把準備好的一杯雞尾酒推了過去,說道:“我應該點一杯醋,不知道阿杰有沒有多擠幾滴檸檬。”

    阿杰是柏高會所最會調酒的調酒師,顏汐撇撇嘴唇,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楚天浩專注看她,說道:“我去涼城的這一個月,你在江城當哪吒。”

    “秦家的事兒,弄了個滿城風雨。什么仇非要弄得這么大,何必要在秦家的婚禮上公布出來。”

    隨著視頻的公開,外界只知道秦家不擇手段偷了儀顏堂的新品配方。如果顏汐只是為了挽回損失的話,她可以直接公布,沒必要毀了人家的婚事。

    要知道,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

    顏汐冷笑,眼底閃過憤怒:“如果你知道,秦少是怎么弄到新品配方的,就會知道我為什么要這么做了。”

    那秦少,為了拿到配方,不惜捏造身份接近儀顏堂研發部的人,甚至在最后拿到了配方,還要榨干人家最后的一點利用價值,把人送到了客戶床.上換取秦家的資源。

    這還不算,這人渣居然在他的未婚妻面前炫耀這段,用這來討好他的未婚妻對她表忠,這種人,憑什么幸福?

    顏汐沒有說那個被秦暮坑了的姑娘是誰,楚天浩也沒追問,他淺淺的勾了下嘴唇,深褐色的眸子看著顏汐道:“我教.會了你那么多,意氣用事這一點,你還是改不掉。”

    她讓秦家、陸家在眾多賓客面前抬不起頭來,這梁子結得太深,以后就難解了。

    顏汐不在乎的喝了口酒,想到顏老爺子的逼婚,她的臉色顯得凝重起來。

    輕輕吸了口氣,她捏住了手指說道:“楚天浩,爺爺希望我盡快結婚。”

    這句話,顏汐已經在手機里說過一遍,此時面對面的談,她認真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希望他能夠說點什么。

    他們從小就認識,一起長大,亦師亦友,他像兄長,也像戀人,只是這一層關系,從沒挑破。

    顏汐希望在這個點上,他們可以公開。

    楚天浩也在望著顏汐,四目相對,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他的眼神很平靜,讓顏汐的心跳亂了起來,也在一點點的往下沉了下去。

    可是她還是固執的在等他的一個回復,一個表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天浩忽然對著顏汐身后的男人打招呼:“霍少,對這里還滿意嗎?”

    顏汐一怔,跳躍太快,她有些茫然的轉頭看過去。

    眼前的男人,一看就是時光歷練過的,渾身都透著成熟與冷峻。他捏著酒杯,唇角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

    顏汐微微擰眉,她來的時候,一心一意的來見楚天浩,萬沒想到他還帶了人來。她也沒有去留意其他人,所以這個人什么時候在這兒的,在做什么,她根本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