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石小樂并未急著追趕。

    因為他也看見了被吊在空中的王陽明等人。

    “逃!”

    赤血壇的高手們連忙做鳥獸散。開什么玩笑,連壇主都敗了,他們留在這里也是找死。

    對于這群以無辜之人練功的魔道高手,石小樂沒有任何好感,逮到一個殺一個,逮到兩個殺一雙。

    不一會兒,只有零零落落的幾人逃了出去,相信沒有赤血壇的庇護,他們也不敢在江湖上胡作非為。

    “石兄,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再見。”

    身上的繩子解開,恢復了功力,王陽明一臉感慨地看著石小樂。

    有些人,永遠不能以常理去衡量實力。

    很顯然,石小樂就是這樣的人。

    “刀劍雙絕,我今日是服了。”

    “多謝石兄救命之恩。”

    其他人也走了上來,紛紛抱拳說道。

    原本,裘無難是打算利用酷刑,逼迫王陽明等人充當赤血壇的內奸,混入正道門派,所以才遲遲沒下殺手。

    誰料正是這個決定,反而救了他們一命。

    趁著王陽明等人盤坐調息的功夫,石小樂走進了裘無難方才進入的石質建筑。

    如果可以,他不想留虎為患。

    仔細在建筑內摸索,石小樂心神一動,突然一劍對著東面墻壁劈去。

    轟隆聲中。

    墻壁坍塌,露出了一條深長的通道,里面隱隱有火光閃爍。

    運起功力,石小樂慢慢走入其中。

    通道并非直線,而是呈向下的盤旋彎曲狀,盡頭處恰好就在建筑的底部中心。

    此時此刻,裘無難正坐在一間寬大的石室內,紅臉上盡是肅殺之意。

    這里是他的閉關之所,亦是享樂之所。除了充足的食源外,還有十幾位衣不蔽體的可憐女子,供他發泄。

    “都是你逼我的,待我功成,必將你抽筋剝皮,食髓飲血。”

    食女*,并非只能依靠處女修煉,只不過那樣效果更好。如果是已經人事的女子,就算將食女*練成,也會有根基不穩,內力不純的諸多問題。

    但是現在,裘無難沒有別的辦法了。

    他敢肯定,石小樂一定會追下來,好在通道內有一處機關,足以拖住對方。而他必須利用這段時間,苦練食女*。

    只要能練到入門,都能令他功力大漲,到時候殺那個小子,還不是輕而易舉。

    思及此,裘無難猙獰一笑,朝不遠處的十幾位女子撲去。

    石小樂繞著通道不斷往下走,忽然停住了腳步。

    在他前方,出現了十五個人。

    不,確切地說,并不是人,而是十五具形似人體的銅質傀儡。

    “機關人傀。”

    石小樂深吸了一口氣。

    江湖之大,無奇不有。

    除了最常見的內力武學外,還有諸多旁門左道,比如奇門陣法,醫卜星相,又比如毒藥暗器,算數機關。

    而機關人傀,便是算數機關中的一種。

    這種傀儡模仿了人體結構,擁有十分靈活的行動能力,加上材料保護,除非具有碾壓性的實力,否則很容易被其纏住。

    相傳,青雪州八大門派中的機樞閣便精通此道,其制造的機關人傀,連玄氣境高手都能輕易殺死。

    蹬蹬蹬。

    好像感應到動靜,三個機關人傀沖了上來。以通道的寬度,也只能一次性容納這么多。

    雙手握劍,石小樂直接使出了一線生機。

    砰!

    令他吃驚的是,下品奇劍配合殺招,斬在一個機關人傀身上,居然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

    而此時,三個機關人傀卻已持劍攻了上來。

    數不清的斬擊聲在通道內響起,如同雨打芭蕉扇。

    利用天羅步法,石小樂在三個機關人傀的圍攻下尤自游刃有余,十次攻擊中,至少有八次落在三人身上。

    可惜的是,打造機關人傀的材料太堅固了。鏗鏗聲中,只有火花飛濺,機關人傀表面卻受損極小。

    甚至于,反震之力還令石小樂的手臂產生了酥麻感。

    眼見后方又有三具機關人傀沖上來,石小樂不得不退了出去。當雙方相距五丈時,機關人傀停止了動作。

    “裘無難,你想以此為難我,卻是打錯了算盤。”

    微微愣神,石小樂轉身離開。

    地面上,得知了通道內的事,王陽明等人當即自告奮勇,要將赤血壇的事散播到武林中,請來正道高手殺死裘無難。

    “石兄,和我們一起走吧。”

    王陽明道。

    “這里必須有人候著,否則被裘無難逃走就不好了。”

    石小樂搖搖頭。

    他出去也是多張嘴,作用不大,倒不如留在這里,說不定能提前破掉機關人傀。

    通過之前的較量,石小樂隱約感覺到,機關人傀并非沒有命門,只要找到那個命門,剩下的事就簡單了。

    “好,就請石兄稍等幾日。”

    王陽明等人離開后,石小樂回到通道內,繼續與機關人傀激斗。

    這一次,他施展的是岱宗如何。

    通過腦中急速旋轉的點石氣旋,方圓十五米內的光線,空氣流動,乃至于機關人傀的種種細微動作,都清晰地映照在石小樂的腦海中。

    鏗鏗鏗……

    一次次地揮劍,一次次地碰撞。

    他沉浸在某種奇異的狀態中,渾然不知身外事。

    直到半個時辰過去,石小樂才會退后五丈,仔細回想剛才的種種,尋找可疑之處,隨后又沖上去,通過戰斗來驗證。

    不知不覺間,一夜過去。

    石小樂自己都沒意識到,起初他只能一次性對抗三個機關人傀,如今卻變成了六個。

    而他的招式,也在發生著細微的改變。

    明明是最簡單的劈,刺,挑,撩,斬,橫等動作,但是與前一天相比,他少用了幾分力,起到的效果卻反而更妙。

    “戰斗中,沒有最強的招式,只有最適合的招式。”

    冥冥中,石小樂有了某種明悟。

    機關人傀太堅硬了,以至于一線生機和普通招式造成的殺傷,從明面上看沒有什么區別。反倒是普通招式,運用得當了,頗有四兩撥千斤的味道。

    對于石小樂來說,這是一次全面的武道升華。

    他開始模糊殺招與普通招式的界限,雖然大體還停留在理念上,但至少,已經邁開了步子,為未來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武道理念的升華,令石小樂的腦子像是觸電般,陡然間生出無數的靈感。

    刷刷刷。

    下意識地,他開始施展太岳三青峰。

    三招截然不同的劍法,在連續幾次后,隱隱有了合而為一的趨勢。

    融合!

    從很早時候開始,石小樂就想要融合三流上品劍法,創造出更強的殺招,可惜由于底蘊的緣故,一直沒有成功。

    此時此刻,因緣際會下,他的太岳三青峰,正朝著一劍而演化。

    “不對,這里的動作不連貫。”

    “這樣也不行,會影響整體意境。”

    腦子像是要爆炸了一般,而后轟的一聲,化作了驚人而恐怖的半式殺招。

    沒錯,半式。

    三流上品武功,精妙度比三流中品高了一個檔次,融合的難度太大了,哪怕得益于此次的升華,仍只完成了一半。

    不過對于這一切,石小樂已經很滿意了。

    沒有意外,本來他還需要數個月,乃至數年才能邁入這一步。現在有了半式殺招打底,以后就會輕松很多。

    蹬蹬蹬。

    三個機關人傀再度聯袂沖上來。

    搖搖頭,石小樂一步邁出,出手如電,叮叮叮連著刺了三劍。

    砰的一聲。

    肉眼可見,三具利劍難破的機關人傀,直接從內部坍塌開來,同時化作了破銅爛鐵一堆。

    其實早在昨夜,石小樂就已經發現了機關人傀的命門所在,只不過想利用它們磨練劍技,所以才拖到現在罷了。

    飄然邁步,石小樂看也不看,橫豎幾下,剩下九具機關人傀亦步了破碎的后塵。

    “我一定要練成食女*,我要做了那個小子。”

    盡頭石室,裘無難心中狂吼,身體因為內力的涌動,忽青忽白,看起來極為駭人。

    在他身旁不遠處,十幾個女子渾身癱軟,短短一夜功夫,像是虛弱到了極點。

    “臭婊子們,還不快過來服侍大爺。”

    強行將吸入體內的陰氣貫入丹田,裘無難睜開眼,對著十幾個女子嘶聲吼道。

    女子們害怕得瑟瑟發抖,正要行動,忽聽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是你!”

    借著火把的光線,裘無難面色大變,道:“你是怎么進來的?”

    “當然是走進來的。”

    石小樂悠然道。

    “不可能,十五個機關人傀,你怎么可能破得掉?”

    裘無難的聲音有些扭曲。

    他的食女*還沒有入門,主要是這十幾個女人資質太差了,現在被石小樂堵在門口,該怎么逃?

    石小樂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別緊張,我不用移魂*,只要你能擋住我一劍,我就放你離開。”

    “此話當真?”

    “當然。”

    然字還沒說出口,裘無難突然發難,攜帶著滾滾魔道內力猛然轟向石小樂:“給老子去死!”

    面對這一擊,石小樂眼眸不抬,拇指摸著劍柄,輕飄飄揮出了一劍。

    這一劍像是巨大的山川,又好似激蕩的水流,可惜剛剛升至半空,又突然崩碎。

    只是半招。

    燭火幽微作響中,裘無難頓在原地,仿佛被施了定身術。

    而此時,青衫少年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通道轉彎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