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說到冥天司,隗長冥就一臉的不爽,心底的怨恨之意沒辦法完全壓制,表現了出來。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雪飛塵和隗長冥相處的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隗長冥的身份很高,但因為比較熟的關系,他偶爾會有意無意的把隗長冥當朋友看待。就好比現在,看到隗長冥渾身的怨恨之意,于是關心問上兩句,“隗兄弟,何事讓你如此氣惱?”

    “還不是因為冥天司那個混蛋。”隗長冥說到冥天司就完全收不住,把對冥天司的不爽全部都說出來,“當年要不是這個家伙使詐,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如今冥界的冥神是我。冥天司為了當上冥界的冥神,什么卑鄙手段都能使得出來,連同門師兄弟都殘害。”

    ……

    話都說成這樣了,雪飛塵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應。

    難道要他也跟著罵冥神一頓?

    還是算了吧,掌管輪回生死的冥神,他可惹不起。

    隗長冥可不管雪飛塵怎么想,好不容易有個發泄的機會,繼續說:“冥天司就是個王八蛋,做了冥界的冥神之后,竟然公報私仇,把同門師兄弟的魂魄全都滅殺,根本不讓他們有投胎轉世的機會。這種無情無義、心狠手辣的混蛋,就該天誅地滅。”

    如果冥天司真的該天誅地滅,就不可能做冥神到現在,早就被天道給收拾了。

    至于其他的……他們不是當事人,不好發表言論。

    雪凡心和冥天司有些交情,在她的眼里,冥天司并不是這樣的人,于是為他辯解兩句,“你是不是對冥天司有什么誤會?雖然冥天司這個人喜歡坐享其成,但并不是像是你說的那種人。當年爭奪冥神之位的事,我并不知道,所以不好說什么,不過我相信,冥天司不是那種人。”

    見雪凡心竟然為冥天司說話,隗長冥很是不爽,“你認識冥天司?”

    “的確認識。”

    “是我多此一問了,如果你不認識冥天司,又如何能夠帶著前世的記憶轉世?”

    隗長冥此時的心情很復雜,在他的心里,雪凡心已經算是朋友,可誰知道這個朋友竟然與他的仇敵認識,而且關系還不錯的樣子。

    他該怎么辦?

    與雪凡心劃清界限、拂袖離去,還是繼續留下?

    他拿不定注意了。

    雪飛塵看得出隗長冥在糾結,他并不認識冥天司,但在他的認知里,隗長冥比較親切,所以又出言關心幾句,“隗兄弟,你與冥神的恩恩怨怨,我們不便插手,但也不會偏幫。如今冥神不在,我們大可不提他,如何?”

    有臺階下,隗長冥感覺舒服多了,“好,不提他。”

    雪凡心也知道這些,于是轉移話題,“哥哥,現在星庭的情況如何?星神殿被滅之后,那些忠于他們的人和勢力沒鬧大吧?”

    “他們倒是想鬧大,可惜沒那個本事。”星皇也不再提冥天司,說別的事,“武將軍帶人去收拾那些忠于星神殿的人和勢力了,聞人夏忙著說服那些墻頭草。對了,前段時間,鳳族的人倒是跑來鬧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