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自從上次在慕霆梟的別墅里和秦水珊打架吃過虧之后,慕恩雅也在沐暖暖身上記了一筆帳,也更加討厭沐暖暖了。

她看見沐暖暖也沒什么好臉色,瞥了一眼就不屑的移開了視線。

司承鈺和慕霆梟最近也因為解約的事,矛盾升級。

四個人都誰也沒有主動理誰。

大廳里的氣氛都變得僵滯起來,讓人心煩。

沐暖暖渾身不自在,反觀慕霆梟,他的臉上看不出一點異常,甚至還伸手在茶幾上的果盤里挑了幾顆個大的夏威夷果,剝開遞給沐暖暖。

沐暖暖佩服他這種時候還能么淡定。

既然他都跟沒事人一樣,沐暖暖的心也就靜了下來。

反正就是演戲,裝得越像,就越是羸家。

“挺酥脆的,你也吃一顆。”沐暖暖說著,就往慕霆梟的嘴里塞了一顆夏威夷果。

夏威夷果是奶油味的,香香脆脆的味道是女孩子喜歡的。

慕霆梟不愛這種味道,但還是皺著眉嚼了吞下去。

“媽。”司承鈺在慕連身邊坐了下來,語氣關切:“怎么也不提前打電話通知我,我好去接你。”

慕恩雅也緊挨著司承鈺坐了下來,附和著說:“是啊,姑姑,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大哥剛好在國內,也該讓他去接你。”

慕連臉上的笑容很淡:“承鈺太忙了,我又不是沒人接,沒什么大不了的……”

那邊三個人看起來一派詳和,沐暖暖這邊就顯得冷清了。

慕霆梟只是慢條斯里的剝著夏威夷果,慕擎風坐在他對面,也不開口說話。

好不容易熬到了吃飯的時候。

沐暖暖滿心以為,吃完飯就可以回去了。

結果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慕恩雅指著手機大聲道:“大哥,網上有人黑你。”

沐暖暖心里一緊,倒不是擔心別人怎么黑司承鈺,只是擔心到時候又會扯上慕霆梟。

慕霆梟是盛鼎傳媒的創始人,慕家應該是知道的,但是這次解約的事也沒見司承鈺插手。

可能是慕家的長輩懶得管這點事,可現在兩邊的當事人都在這里……

司承鈺表現得十分淡定:“不用管,吃完飯再說吧,現在網上有些人就愛瞎說。”

“不是啊,你這又上熱搜了,關注度很高呢,說是你以前虐死過劇組里的小狗?爆料的人是據說是和你一個劇組工作過的……”

慕恩雅也在電視臺工作,涉及到娛樂圈,自然也會關注娛樂新聞。

“簡直都是笑話,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事,你人這么好……”慕恩雅故意裝出一股自然的語氣,但語氣里的刻意討好是藏不住的。

沐暖暖瞥了她一眼。

慕恩雅這是發現,想要抱慕霆梟的大-腿太難了,就退而求其次去抱司承鈺的大-腿?

沐暖暖伸出一根手指在桌子底下戳了一下慕霆梟的腰,她就是想問他,司承鈺這事兒是不是他干的。

她直覺,慕霆梟要做的不僅僅是和司承鈺解約而已。

他這個人很記仇,一定會從司承鈺身上討一些什么回來。

她只戳了一下,整只手掌都被慕霆梟拽住。

沐暖暖抬頭,慕霆梟扭過頭來,若無其事的給她夾菜:“多吃點,吃飽了就回去。”

沐暖暖偏了偏頭,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的疑問。

慕霆梟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解答了她的疑問。

隨即,他抬頭去看司承鈺。

兩個人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匯,誰都沒有主動說一句話,也沒有多余的表情。

但其他人卻都感覺到了氣氛的古怪。

司承鈺率先移開視線,笑得毫不在意:“當然不會有這種事,無聊的人說的無聊的事而已,恩雅不用再看了,吃飯吧。”

他這樣說了,慕恩雅連忙附和著說:“是啊。”

慕恩雅放下了手機,嘴里也沒有閑著,她好奇的問:“大哥,你為什么要和盛鼎傳媒解約啊?感覺盛鼎傳媒對你還挺好的。”

這話一出口,餐桌上的氣氛又陷入一種古怪的僵滯當中。

沐暖暖有些驚訝,慕恩雅竟然不知道慕霆梟是盛鼎傳媒的幕后老板?

轉念一想,沐暖暖又覺得無可厚非。

慕霆梟是性子冷淡的人,他本來就不喜歡慕家的人,和慕恩雅也沒什么感情,慕恩雅不知道他是盛鼎傳媒的幕后老板也很正常。

司承鈺這次不笑了,面色不是很好的看了慕恩雅一眼。

慕恩雅一臉莫名,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

一直沒有出聲的慕連往恩雅碗里夾了菜,柔聲道:“恩雅,嘗嘗這個。”

“謝謝姑姑。”慕恩雅小心的覷了司承鈺一眼,不再說話,埋頭吃飯。

……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沐暖暖以為終于可以回去了。

“霆梟,來我書房,我有話和你說。”

慕擎風這話一出,沐暖暖就知道一時半會兒走不了了。

沐暖暖嘆了口氣,推了推慕霆梟:“你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慕霆梟二話不說,牽著她就直接朝慕擎風的書房里走。

“你爸說是有話和你說,你帶我去干什么?”沐暖暖掙扎著要甩開他的手。

慕霆梟的語氣正經極了:“剛吃完飯,帶你多走兩步消食。”

沐暖暖小聲咕噥:“……借口還能再低級一點嗎?”

“再說一遍。”慕霆梟回頭看她。

沐暖暖縮了縮脖子,搖頭裝啞巴。

到了慕擎風書房門口,慕霆梟推門將沐暖暖帶了進去。

慕擎風見他身后還跟著沐暖暖,微微皺眉:“暖暖不和恩雅她們聊聊天?”

話時的潛臺詞大概就是:我和我兒子說話,你跟來做什么?

“有什么話就說。”慕霆梟接沐暖暖按在沙發上坐下之后,才抬頭看向慕擎風。

慕擎風緊繃著下顎,很明顯是被慕霆梟的態度生氣了。

沐暖暖看一眼慕擎風,又看一眼慕霆梟,發現這兩父子生氣的樣子還挺像的。

“我以為你愿意接管慕氏,就是已經想通了。”慕擎風冷著臉,一開口就不怒自威。

沐暖暖也不由得正襟危坐起來。

慕霆梟勾唇一笑:“看來我需要糾正你,我是因為爺爺,才會回去接管慕氏這個爛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