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慕擎風被他氣得胸膛劇烈的起伏,盯著慕霆梟看了好一會兒,才憋出來兩個字:“很好!”

沐暖暖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

還好慕擎風身體健康,不然遲早要被慕霆梟氣出病來。

“呵。”

慕霆梟冷笑一聲:“慕氏現在是什么情況,你自己心里清楚,被一堆老家伙合伙架空了大半的權力,財務做了多少假賬?你都知道嗎?”

要不是因為慕氏的情況糟糕,他之前那段時間也不至于經常加班。

慕擎風知道慕霆梟說的是事實,無話反駁。

他長舒了一口氣,問慕霆梟:“我們不說這個,說說承鈺的事。”

慕霆梟挑眉,微瞇起眸子,等著慕擎風的下文。

“你在外面辦了間影視公司,承鈺這些年就是你那家公司旗下的簽約藝人吧?最近你們鬧解約的事,你提的?”

外人都傳是司承鈺提出的解約,慕擎風可不像那些人那樣好糊弄。

慕擎風一副興師問罪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怪異。

慕霆梟面無表情的說道:“你這是要替他打抱不平來了?”

慕擎風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語氣不太對,他的語氣軟和了一些:“我和你姑姑是親兄妹,你和承鈺的感情從小就好,這慕家多少人虎視耽耽的盯著你的位置,你也知道,你和承鈺從小就親,兩人要搞好關系,以后也能相互照應……”

“要照應,你就自己去照應。”慕霆梟覺得沒意思,站起身來:“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別管。”

說完,他轉身朝沐暖暖伸手:“沐暖暖,我們回家。”

他看向她的神情不像是慕擎風說話時那樣冷冰冰的,英俊的眉眼里帶著絲絲溫柔,動人又溫暖。

沐暖暖將自己的手放進他的手里:“嗯。”

兩人牽著走了出去。

房門未關的房門里面,是砸東西的聲音。

沐暖暖擔心的看向慕霆梟。

慕霆梟安撫一笑,眼角又略帶著些嘲諷之意:“他自己的東西,隨他砸。”

沐暖暖隱隱有些擔憂,慕霆梟和慕擎風水火不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可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吧。

她看得出來,慕擎風還是有意要和慕霆梟交好的。

慕擎風那樣的男人,就算再過分,也不可能會安排那樣的綁架案去對付自己的妻子。

沐暖暖覺得,慕霆梟和慕擎風之間,應該只是誤會。

只是,這誤會不是一天兩天鑄成的,想要解開誤會,也只能慢慢來。

……

兩人下樓的時候,就看見慕嘉宸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倆:“表哥,暖暖姐,你們要回去了?”

“嗯,怎么了?”沐暖暖看得出來慕嘉宸是有話要說。

慕嘉宸撓了撓頭,扭扭捏捏的說:“我好久沒去你們那兒了,我跟你們過去住幾天行不行?”

“不行。”

“好。”

兩個聲音不約而同的響起。

說“不行”的是慕霆梟,說“好”的是沐暖暖。

沐暖暖瞪了慕霆梟一眼,加重語氣說道:“你說不行?”

慕霆梟想要點頭。

可直覺告訴他,如果他點頭,今晚可能會被沐暖暖趕出臥室。

慕霆梟瞥了慕嘉宸一眼,淡淡的應了一聲:“哦。”

這一個“哦”字里透出來的濃濃的不情愿感,沐暖暖感覺出來了。

但她也假裝沒感覺出來,笑瞇瞇的對慕嘉宸說:“你跟你-媽媽說過了嗎?”

雖然司承鈺和慕霆梟關系破裂了,但慕嘉宸只是個小孩子。

不能因為大人的事,對一個小孩子也這么冷漠。

慕嘉宸狂點頭:“說過了。”

……

慕嘉宸之前就住在慕霆梟那里,那里還有他的衣服,現在要再過去住,連東西都不用收拾,直接就可以過去。

上車的時候,慕嘉宸像是怕慕霆梟反悔似的,兔子似的一下子就躥到了車里朝沐暖暖招手:“暖暖姐,快上來。”

慕霆梟冷冷的一眼掃過去,慕嘉宸連忙閉嘴。

沐暖暖正要上車,卻被慕霆梟拉住。

他在前面上車之后,才朝沐暖暖伸手,示意她上車。

沐暖暖朝天翻了個白眼,這男人至于這么小氣么?

她上了車,慕霆梟坐中她和慕嘉宸中間將兩人隔開。

沐暖暖和慕嘉宸隔“江”相望,從彼此的眼神當中看見了對慕霆梟的鄙視。

沐暖暖想到之前在餐桌上,慕恩雅說司承鈺又被人黑了,就拿出手機上網。

網上的情況比沐暖暖想象的糟糕。

沐暖暖湊到慕霆梟耳邊小聲問他:“真不是你做的?”

慕霆梟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但語氣卻十分的囂張:“這種小事需要我動手?”

看一個人的人品怎么樣,通常都是以小見大。

司承鈺虐死小狗這個話題熱度很高,而且還有圖片。

只不過圖片不太清晰,但那身形輪廓很明顯看得出來就是司承鈺。

照片是連拍著的,從司承鈺提起小狗,將小狗摔到地上,一個連貫的過程拍成了五張照片。

用網友的話來說,這是實錘。

這次,一大部份網友都不站司承鈺了。

對于司承鈺這種幾乎沒有過負面新聞的大咖,這樣的黑料,對他的演藝生涯可能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人設坍塌了吧!”

“早就看這個司承鈺覺得奇怪了,哪兒有人能一點負面新聞都沒有。”

“這就是和盛鼎傳媒解約的后果,有盛鼎傳媒這棵大樹保著還不滿足,一解約就被人爆出這么黑的料,滋味酸爽吧?”

沐暖暖的目光落在最后這條評論上。

娛樂圈的水很深,司承鈺雖然是大咖,但也是因為有盛鼎傳媒這個娛樂圈的龍頭老大罩著,才會一帆風順。

而他和盛鼎解約,失去了盛鼎這把保護傘,那些想往上爬的人,自然會趁此機會踩司承鈺一把。

一將功成萬骨枯。

娛樂圈里永遠有人想往上爬。

而頂尖的位置就那么幾個,自然要將別人踩下去,自己才有機會往上爬。

而司承鈺短短十年間,就成為了娛樂圈最年輕的大滿貫影帝,早就有人想把他踩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