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巨大的“垃圾”堆,最后葉千秋只搶救回很少的一部分。

    除了寶石、材料、和一些靈獸內丹,真正的天材地寶損失大半!

    “二愣子……”收拾完,看著已經不能用的一堆,葉千秋磨牙。

    天材地寶都不是容易見到的東西,修士雖然神通比凡人大,卻也不是所有人都運氣好到出門就走運的。所以,哪怕在修士眼中,珍貴的東西也是非常值錢的。

    然而,最珍貴的一些材料,保存的時候也就越難。

    也就是說,葉千秋沒有搶救回來,已經變成真垃圾的東西,都是最珍貴的。

    不心疼?怎么可能!

    “千秋不喜歡?”衛凌空一直看著葉千秋收拾東西:“千秋不是喜歡十萬大山里的東西么?”

    “這些都是我去十萬大山搶來的。”衛凌空老老實實的告訴葉千秋這一堆東西的來源。

    “你去十萬大山了?”

    這才多長時間?從云間城分開到現在,頂天了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小紅毛的毛還沒長齊全,衛凌空都一個十萬大山來回了?

    劍修也不可能這么快吧!

    “嗯。”衛凌空老老實實的點頭:“師尊說,在十萬大山渡劫安全。”

    聽到衛凌空這句話,葉千秋才注意到衛凌空身上的氣息不一樣了。

    以前,葉千秋對衛凌空的氣息就不算敏感。金丹期的修士在年輕一輩中確實拔尖,可葉千秋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做修士,所以根本不在乎這個。

    現在看來,是忽視了衛凌空。

    這貨也沒怎么準備,就十分安全的渡過了元嬰天劫,不羨慕嫉妒恨?怎么可能!

    衛凌空一邊說話,一邊又遞過來一個儲物袋:“渡劫之后,我重新領了劍穗和衣服,以前的那些不能用了。”

    葉千秋看著眼前嶄新的儲物袋,心中一片混亂。看來自己還是得繼續給人家管儲物袋。

    衛凌空說完就不動了,一眨不眨的看著葉千秋愣是看得她后脊發涼。

    “有話快說!”葉千秋受不了了。

    “千秋,你以后不要再跟燕風雅見面了。”衛凌空也不端著,馬上把心里想的說了出來。

    沒錯,他就是不喜歡燕風雅。

    葉千秋點頭,她也不想跟燕風雅打交道啊。但是,這是她說得算的么?燕風雅可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啊!

    葉千秋眼里不好對付的角色,現在正在天穹派的客房里火冒三丈。

    因為,他現在就是個笑話!

    “哼!”燕風雅一腳踢飛碎瓷片,冷哼。他面前的中年修士埋著頭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呵,天穹派的女修看不起本少主,怎么,你們也看不起本少主了?”

    “那丹鼎怎么就是凡器了?那可是霖大師親口認下的血器!”

    血器!懂不懂!就算不是神器,也是天上地下獨一份的血器。

    “少主,真不是血器!”中年修士哭道:“已經帶去見過霖大師了,丹鼎根本不是原本的那個!”

    “怎么不是!”燕風雅喘息著。

    怎么不是,中年修士也不知道。那口鼎從得到開始,就一直在他們的手中,可以說寸步不離了。可就是這樣,他們也不知道血器什么時候變成了凡器。

    “少主,定是那個叫葉千秋的女修干的!”眼看著就要承擔這個責任,中年人連忙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誰都知道,從開始道現在,接觸過丹鼎的人真不多。除了葉千秋之外,其他人都是飄雪山莊的人。飄雪山莊的都是自己人,唯一有動機調換丹鼎的人,也只有葉千秋。

    所以,中年人腦子里第一個閃過的人就是葉千秋。

    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準則,他果斷將葉千秋供了出來。

    葉千秋?

    燕風雅抬起來的腳放了下去,好像挺有道理的。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燕風雅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那就是,葉千秋就是沖著丹鼎來的!

    可是,證據呢?

    葉千秋可不是外面的散修,她是天穹派長老忘憂真人的親傳弟子,在天穹派的身份地位,也是極高的,要是沒有證據空口白牙的指認,最后飄雪山莊肯定落不到好。

    更別說,丹鼎來源不正,若是葉千秋之還知道丹鼎是從什么地方得來的,飄雪山莊的苦心營造的名門形象可都全沒了。

    燕風雅磨牙。

    “少主?”中年修士跪在地上,等了好久,也沒等到懲罰。悄悄的抬頭,怯怯的看著自家少主。

    “哼,自己回山莊領罰!”

    得到這句話,中年修士暗自松了口氣。比起在這邊,他還是愿意回山莊領罰。

    “葉千秋……”燕風雅看著門人的背影,原本的溫雅從眼中消失,只剩下凌厲。

    另一邊,葉千秋還在羨慕嫉妒恨。越是倒霉的人,越會恨那些天天走狗屎運的。尤其是在自己倒霉的時候,看到人家不停的走運。

    葉千秋恨的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招了人恨。

    衛凌空正在跟葉千秋商量晚上吃飯的問題。

    修士筑基之后,就基本上不用吃飯。天地間的靈氣,足以讓他們感覺不到饑餓。以前,衛凌空也不怎么吃飯,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這次,衛凌空回來,似乎被南宮真人又指導了一番。

    “千秋,師尊說,珍珠雞雖非靈獸,但是肉質鮮美,很好吃。”衛凌空拎著血淋淋的死雞,遞給葉千秋:“我在十萬大山找到的,師尊說,十萬大山的野獸,肉質比這邊的好。”

    “你喜歡吃雞肉?”

    “不喜歡。”衛凌空搖頭:“這個是給千秋你吃的,以后千秋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訴我。”

    葉千秋明白了。

    這絕對不是二愣子的求生欲,而是南宮真人的求生欲。

    “你有師娘么?”葉千秋接過衛凌空遞過來的死雞,開始處理。也不知道這雞肉怎么處理的,從十萬大山到這里,那么多寶貝都保存不當沒用了,可雞肉卻看起來依舊新鮮得跟剛獵到的一般。

    “沒有。”衛凌空搖頭,蹲在葉千秋身邊,看著葉千秋處理食物:“師尊孑然一身。”

    呵呵,葉千秋無語了。

    這么強的求生欲,看著像是沒有媳婦的人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