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聶楓突破到地武五重巔峰以后,去找聶長空商議大事。

    從聶松刺殺聶楓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聶長海已經蠢蠢欲動了,恐怕很快就會發動攻勢!不得不防!

    聶楓做事向來雷厲風行,既然跟聶長海遲早會有一場大戰,不如主動出擊!

    聶楓找到聶長空以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與其等聶長海打過來,不如他們主動出手,搶占先機。

    聶長空聞言,臉色變得極為凝重,主動挑起聶家內戰,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他聶長空就會成為聶家的千古罪人了。

    “楓兒,大長老雖然時常與我意見不合,但是造反的事情,他未必就會做。”聶長空緩緩道。

    “父親,您何必自欺欺人,聶長海之心,路人皆知,他造反是遲早的事情,如果我們不迅速采取行動,就算最終能夠取勝,那也是慘勝!我們聶家損失不起!”

    聶楓的話振聾發聵,聶家的確經不起內耗,遠了不說,云鵬城蘇家就是他們巨大的威脅!一旦他們聶家內耗嚴重的話,很快就會被蘇家滅掉!

    “楓兒,內戰無疑會損耗我們聶家的實力,容為父再考慮一下吧。”聶長空神色猶豫。

    聶楓急道:“父親,就算您不出手,聶長海也不會善罷甘休!我從瀧西商行回來的時候,遇到了聶松的截殺,可見聶長海亡我之心不死,如今局勢刻不容緩!您必須早作決斷!”

    聞言,聶長空神色驚變,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聶長海既然派人截殺聶楓,那距離大規模的叛亂想必也不久了。

    “好!楓兒,你說我們現在該當如何?”聶長空問道。

    “聶長海唯一的優勢就是金庫,他們長老會擁有金庫的控制權!”聶楓沉聲道。

    “你是說,先攻占金庫?”

    “不錯,只要我們搶占了金庫,聶長海所需的戰斗物資必然不足,必敗無疑!”

    聶長空眼睛一亮,搶占金庫確實是很好的策略,多年來,他受制于聶長海的原因,正是因為聶長海把控著長老會,而長老會又控制著金庫,擁有巨大的財力。

    聶長空派系和聶長海派系實力相當,一旦開始內戰,勢必是一場持久戰,失去了金庫的聶長海,就如拔了毛的公雞一樣,不足為懼!

    “好!我現在就召集人手,搶占金庫!”聶長空壓低聲音說道。

    “不妥,我們內部有聶長海安插的眼線,人手太多,容易打草驚蛇,我們兩個人過去就好!”聶楓建議道。

    聶長空點了點頭,他跟聶長海爭斗多年,彼此都安插了眼線,如果調集太多的人,的確容易被發現。

    當下,兩人換上了夜行衣,趁著夜色行動,一起前往金庫。

    聶家的金庫向來由聶長誠鎮守,他居住的宅子就在金庫旁邊,一有風吹草動,很快就能趕來。

    聶楓和聶長空來到了金庫外面,有一群聶家武者守衛,總共十五人,修為都在地武四重以上,其中一位領頭者走上前來,向聶長空躬身行禮,說:“這么晚了,請問家主來金庫有何事?”

    這位領頭者是金庫的管事,別看他的態度還算恭敬,但聶楓卻是知道,他聽從于聶長海的命令,乃是聶長海的心腹。

    “沒什么,去金庫檢查一下。”聶長空緩緩道。

    “家主,檢查金庫是長老會的權力,您不能進去!”

    “屁話,我是聶家家主,哪里去不得,給我滾開!”

    聶長空話音剛落,突然一拳砸了出去,直接把那金庫管事給轟飛了出去,剩下的十四個守衛神色驚變,聯合起來防守,其中有兩人撒腿就跑,想是去通知聶長誠了。

    聶楓臉色一沉,揚手甩出一把匕首,正中一人的背部,隨后他腳踏游龍步,來到另一人的身后,一記三疊爆轟了出去,打得那人七葷八素,直接暈死過去。

    那些守衛開始慌亂起來,知道情況嚴重,但他們連通知聶長誠都做不到,只能盡量多堅持一些時間。

    聶楓和聶長空向著金庫正門沖了過去,所過之處,如虎入羊群一般,殺得那些守衛四散奔逃,完全抵擋不住!

    雙方的實力差距太懸殊了,聶楓和聶長空很快就進入到了金庫當中,拿出儲物袋,開始大肆搜刮金庫當中的資源,各種靈石、丹藥、法器都成為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金庫周圍爆發出了不小的戰斗波動,不遠處的一座府邸當中,聶長誠正在睡覺,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嗖”的一聲,聶長誠穿好衣服,召集一批三十人的小隊,迅速沖了出去,只見金庫的大門敞開,那些守衛全部都不見了。

    “誰這么大的膽子,敢闖金庫!來人,跟我一起殺賊!”

    聶長誠大喝一聲,率領三十人的小隊沖進了金庫。這些人都是平時負責駐扎金庫的,只是到晚上的時候需要休息,輪班職守,所以只留十五人守衛金庫。

    自從長老會管理金庫以來,還從來沒有出過亂子,沒有人膽敢襲擊金庫。這一次,金庫大門被沖破,聶長誠著實有些猝不及防。

    “我倒要看看是誰如此大膽,如此不把我聶家放在眼里!”

    聶長誠冷哼一聲,不過當他沖進金庫以后,臉色瞬間變成了豬肝色,原本遍布著靈石、丹藥和法器的金庫已經被掃蕩干凈,連一根雞毛都沒留下來,而此刻站在金庫中央的人,正是聶楓和聶長空!

    “家主,你這是做什么?金庫由長老會管轄,難道你不知道么?”聶長誠寒聲道。

    “長老會是我聶家毒瘤,也是時候除掉了!”聶長空沉聲道。

    “好啊,原來家主是要挑起內亂來著,既如此,我可容不得你肆意妄為!來啊,給我上,抓住他們,帶到長老會問責!”聶長誠厲聲道。

    在聶長誠身后的那些武者沒有猶豫,他們早就選擇了站隊,聽從聶長海、聶長誠一派的命令。

    三十位武者,修為皆在地武四重以上,其中還有七人是地武五重境,再加上聶長誠,戰斗力頗為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