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南陽郡主一直等了這么多年,終于讓她得到機會,保著自己而讓顧遠應下娶她,她知道只要慢慢來,顧遠一定會忘記那個謝元娘,而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ωヤノ亅丶メ....

    只恨她幫了賈乘舟,賈乘舟自己不爭氣,沒有拿下謝元娘,甚至還私下里放謝元娘出來,可恨她知道這一切時已經太晚了,讓謝元娘出來,繼而讓顧遠知道了消息。

    不過如今她是顧府的二夫人,謝元娘回來又如何?她和顧遠成親是皇上賜婚,有父王那一方面,誰也動不了她的位置。

    伯爵府里,因為今日的宴會,府里準備了近一個月,金陵城中未訂婚的小娘子都過來了,蔣才是被祖父給強行攔著才留在府中。

    “公子,老太爺在找你呢。”伴鶴急沖沖的跑到院子里來。

    “你不說,誰也找不到小爺。”蔣才嘴上叼了根草,人躺在假山上,“我不成親,誰攔著也沒有用。”

    “公子,你總不能一輩子也不成。”伴鶴也心疼自己家的主子。

    蔣才嫌煩,翻身背對著他,“哪那么多的廢話。”

    “公子,是謝大公子來了。”

    蔣才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來,看到謝休德,“你怎么來了?不會是讓我娶你妹妹吧?”

    謝休德眉頭緊了緊,“我妹妹已經嫁人,小爵爺不要再拿這個說笑。”

    “謝休德,你們謝家是怎么想的?腦子沒問題吧?馬首府是皇后的娘家,但是馬尚心里有誰你不清楚嗎?還讓你親妹妹嫁給他做填房?嫁給一個心里有著別的女子的人,一輩子豈不是毀掉了?”

    “馬尚是個信責任的人。”謝休德并不多解釋。

    何況玉姐是自己要嫁的,馬府只是上門來求人說親,玉姐就同意了,父母最后也被玉姐給勸的應下了,他一個做兄長的又有什么辦法?

    家中的事情他不好對外說,何況玉姐嫁進去之后,如今已經有了身孕,也算是圓滿了吧。

    “看看你,愁眉苦臉的,難不成家里又逼著你成親了?”蔣才沒有再說難聽的。

    謝休德在他身旁坐下,“有人過來了。”

    兩人是在假山之前,園子里的動靜能輕松的收入眼底,不過因為他們坐的高,只要躺下,也無人會發現他們。

    蔣才閉嘴,四周安靜。

    南陽縣主不是一個人,身邊還有一女子,正是郭府的郭淑慎,郭府護著三皇子登基起勢之后,郭客也算是受到了重用,三年過去,郭淑慎雖沒有再嫁人,不過過往的一切也沒有人再提起,慢慢也回到了貴婦的圈子。

    “郡主嫁到金陵兩年多,今日難得有機會遇到郡主。”郭淑慎熱情又卑微。

    南陽郡主笑了笑,“我也時常聽人說起郭大姑奶奶,只是不得見罷了,今日能在園子里巧遇也是緣分。說起來前幾日我差點在街上認錯了人,那人與馬首輔少夫人到是有幾分相像。”

    “郡主說的陌不是我那個大嫂?”馬府的少夫人是謝府的姑娘,與謝文玨長的像,那就是謝文惠了。

    “郭府的少夫人我是見過的,并不是她。”南陽郡主搖頭,“懷里還抱著個小娃娃,許是只是長的像而以吧。”

    “抱著個小娃娃?”郭淑慎很敏感,“難不成是謝元娘?”

    見南陽郡主不說話,郭淑慎誤以為是說到了讓南陽郡主尷尬的話題,“郡主莫往心里去,我也只是隨口一說,并無他意。”

    這兩年雖然她又回到了貴婦圈,可是到底當年名聲不好了,又得罪了皇后的娘家,如此一來,也沒有人愿和她來往,難得遇到南陽郡主,郭淑慎還想打開圈子,哪里敢再得罪人。

    但是說起像謝文玉,又抱著個孩子,除了謝文惠,她也只能想到謝元娘了。

    南陽郡主笑聲溫柔,“無礙,若是謝家妹妹活著,許是孩子也這般大了。”

    兩聲說話聲漸遠,蔣才坐了起來,盯著兩人遠去的背影,良久才問身旁的謝休德,“你說她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

    “或許真是謝二回來了。”蔣才站起身來,就往山下走。

    謝休德忙跟上去,“小爵爺這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去孔府看看,顧二娶了南陽郡主,謝二若真回來了,以她的脾氣自是不會回顧府的,那么一定是回孔府。”

    謝休德覺得小爵爺一定是瘋了,只要是和元娘有關的事情,讓他去死他都愿意。

    謝休德縱然心里覺得小爵爺瘋了,可是聽到他的分析還是覺得有道理,特別是事關元娘,謝休德總是希望有好消息的。

    伯爵府里辦宴會,要給小爵爺相看女子,可最后的收場是找不到小爵爺,老爵爺氣的胡子直翹,只說回來就打斷他的腿。

    要被打斷腿的蔣才,此時已經和謝休德到了孔府外,兩人和合計這樣進去指定不行,最后干脆找個墻跳了進去。

    孔府的宅子,謝休德來過一次,還是孔家人要搬回江南的時候,他過來送行,可那也是在前院。

    蔣才到是來過很多次,他都是偷偷來的,每次想謝二想的緊了,或者被顧遠欺負的緊了,蔣才都會跳進孔府的的院子,尋到謝二住過的院子呆一晚,許是這樣就能找到心里的安慰。

    在謝休德的張嘴結舌中,蔣才帶著他直接去了元娘的院子,蔣才推開門,面上閃過失落,“跟本沒有回來,這上面的灰還是那么厚,每次都是我來了才給擦掉,我若不來,也就沒有人收拾了。”

    謝休德:.....他有些明白為何顧大人看不上小爵爺了。

    蔣才嫻熟的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了木盆,在院子里的井里打了水,堂堂的小爵爺就這么擦起灰秋。

    謝休德傻眼了,誰能想到那個囂張霸道的小爵爺還有這一面?

    蔣才繞開他,“現在也只有小爺心里還記著她,那個沒良心的,若是下輩子長眼睛了,定要選小爺這樣對她好的,顧二有什么好?當初不信小爺的話,現在知道了吧?死了連個繞紙的人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