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沈彤有點不死心,她不想走。

    她知道自己的傷已無大礙,以前比這更重的傷也撐過來了,離開這里也無所謂,可是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是為什么,她就是想在這里多留一刻。

    “大俠,您只有一個人嗎?”這話說得像是要趁人之危專找落單的人下手似的。

    “你不也是一個人嗎?”女子的聲音里多了一絲不屑。

    我是一個人,你也是一個人。

    “我還有朋友,我只是和朋友走散了而已。我離開這里就去找朋友。”沈彤說道。

    “你的朋友?就是那個婆子和三個少年男女?”女子問道。

    沈彤心里一動,她想起這女子是和楊家的人一前一后來的,楊家的人顯然是尋著馬蹄印追蹤而來,他們是護國公府楊家的,和楊錦軒不是一路人,想來是被派出來盯著楊錦軒的,楊錦軒走后,不知為何又盯上她了。

    那么這個女子莫非當時也在道觀附近,她看到江婆子他們了?

    “你說的那些人應該就是我的朋友,原來當時你也在啊,倒是巧了。”沈彤笑著說道,她沒有否認,這女子既然能說出江婆子他們來,也就沒有否認的必要了。

    女子沒有說話,只是上下打量著沈彤,良久,她說道:“你一個小姑娘,深更半夜為何會跑到道觀里?”

    “偷東西啊,聽說和尚道士們都很有錢,我是去偷東西的,沒想到被發現了。”沈彤笑道。

    女子冷哼一聲:“騎著馬進去偷東西的小賊,我還沒有見過。”

    “這不是就見到了嗎?比說書人講的還要精彩吧。”沈彤笑嘻嘻地說道。

    “你是沖著楊錦軒去的?”女子一雙眼睛如同利箭,射向沈彤。

    “你也是嗎?”沈彤迎上她的目光。

    “這不用你管,你既然還有朋友,那就快些走吧。”女子重又轉過身去。

    沈彤品味著她的話,問道:“如果我沒有朋友,你是不是就不讓我走了?”

    女子沒有理她,沈彤等了等,不見女子說話,便笑了笑,道:“還是要謝謝您,若是有緣再和您見面,我一定請您吃飯。”

    說完,她沖著女子的背影拱拱手,牽著火兒步履蹣跚地走出了馬廄。

    皓月當空,漫天星斗如同恒河沙數,不計其數。

    沈彤環顧四周,有房舍,卻沒有燈光,原來這里是一座破敗的院子,看上去荒廢了許久。

    沈彤問火兒:“你認識路嗎?”

    火兒哼哼兩聲,沈彤猜它也不認識。

    她頗費了些氣力才爬上馬背,她抬起頭來,找到了北斗星,辨識了方向,對火兒說道:“走吧,咱們就往這邊走,走到天亮若是不對再想辦法。”

    火兒身上有傷,可是這家伙卻像是撒歡似的跑了起來,沈彤使勁拽它的耳朵,它才放慢腳步。

    “你小心一點,落下殘疾你爹要心疼了。”想到蕭韌,沈彤不由自主勾起了嘴角,她和火兒全都活下來了,蕭韌不用傷心了吧。

    走了一里多路,沈彤看到了村落,這里離那座廢宅并不遠,應該屬于同一個村子,只是那座宅子不知為何荒廢了。

    進了村子,她找到一座土地廟,廟門關著,里面有亮光透出來,她下了馬,敲敲門,里面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門沒關,自己進來吧。”

    沈彤推門進去,見兩個老漢正在下棋,其中一個穿著僧袍,卻沒有剃頭,想來應是這里的廟祝,另一個老漢抽著旱煙,褲腿卷到膝蓋,上身只穿件汗衫子,一看就是個莊稼漢。

    廟祝模樣的老漢轉過頭來,看到沈彤,他怔了怔,問道:“你是誰家的小姑娘,不睡覺跑到這里干啥?”

    顯然,他們以為來的是村子里的熟人。

    沈彤道:“我是趕路的,錯過了宿頭,老丈能否讓我在廟里借宿一晚?”

    莊戶老漢也向這邊看過來,道:“你是過路的?怎么沒和家里大人在一起?”

    沈彤面不改色:“我和嬸子嘔氣了,他們要宿在三里莊,我自己來這邊了。”

    她猜測這里應該就在京城附近,離三里莊不會很遠。

    “三里莊?哪個三里莊?”莊戶老漢問道。

    “就是京城外三里的三里莊。”沈彤暗暗感到不妙,京城附近誰不知道三里莊,這個老漢的口氣,倒像是不能肯定似的。

    “京城?”兩個老漢互視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你是從京城來的?”

    沈彤忙問:“這是哪里啊?”

    廟祝老漢道:“說起來這里離京城也不遠,也就百八十里山路吧。”

    沈彤汗顏,那女子可真有本事,一個人竟然把她和受傷的火兒帶到了百八十里以外。

    “原來還離得這么遠啊,那我真要借宿一晚了,兩位老伯,麻煩給行個方便吧。”沈彤懇求。

    “你這小姑娘膽子也太大了些,荒郊野嶺的,就敢一個人跑出來,萬一遇到壞人......唉,你既然敢一個人跑出來,顯然壞人也不能把你如何。”莊戶老漢說道。

    沈彤心里又是一動,這老漢倒像是看出來什么了。

    (十分鐘后替換)

    她猜測這里應該就在京城附近,離三里莊不會很遠。

    “三里莊?哪個三里莊?”莊戶老漢問道。

    “就是京城外三里的三里莊。”沈彤暗暗感到不妙,京城附近誰不知道三里莊,這個老漢的口氣,倒像是不能肯定似的。

    “京城?”兩個老漢互視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你是從京城來的?”

    沈彤忙問:“這是哪里啊?”

    廟祝老漢道:“說起來這里離京城也不遠,也就百八十里山路吧。”

    沈彤汗顏,那女子可真有本事,一個人竟然把她和受傷的火兒帶到了百八十里以外。

    “原來還離得這么遠啊,那我真要借宿一晚了,兩位老伯,麻煩給行個方便吧。”沈彤懇求。

    “你這小姑娘膽子也太大了些,荒郊野嶺的,就敢一個人跑出來,萬一遇到壞人......唉,你既然敢一個人跑出來,顯然壞人也不能把你如何。”莊戶老漢說道。

    沈彤心里又是一動,這老漢倒像是看出來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