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突然閃現的幾個人,這也把一些大教掌門、疆國皇主嚇了一大跳,立即轉過身去。

    這突然幾個閃現的人乃是云泥學院的幾位老師,杜老師就在其中,原來,經過推演之后,杜老師他們也找到了大都尉尚大人所閃現的位置,所以他們就立即追了過來。

    “喲,還真了不起。”杜老師看了一眼在場的大教掌門、疆國皇主,冷笑了一聲,說道:“堂堂的大教掌門、一國之君,竟然綁架一個晚輩,了不起,了不起,佛陀圣地的顏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呵,呵,呵,哪里,哪里,杜兄言重了,言重了。”立即有大教掌門打圓場,對杜老師他們說道:“我們只是與小友商量點事情而已,外面人多口雜,所以就換一個地方,我們也沒有對小友做什么事情,你看看,小友不也是安然無恙嗎?他絲毫無損,連一根毫毛都沒有掉落。”

    “是呀,我們可是沒有對小友做什么,不信你可以問問小友。”另外一個皇主也笑呵呵地說道。

    諸位大教掌門、疆國皇主忙是撇清關系,這除了云泥學院不好惹之外,杜老師這個帽子蓋下來,他們也不好接,畢竟,這樣的事情如果真的傳到了圣山耳中,只怕他們的宗門疆國也將會是十分的難堪。

    “哼,云泥學院未免管得太寬了吧?是存心與我們金杵王朝過不去嗎?”大都尉尚大人卻不吃這一套,他冷哼一聲,雙目一厲,冷聲地說道:“如果你們云泥學院沖著我們金杵王朝而來,那本座就領教領教。”

    “是嗎?”杜老師也冷笑一聲,也不給大都尉尚大人情面,直接懟過去,說道:“既然尚大人有興趣,那我領教一下,看尚大人道行如何。”

    杜老師這話也是十分不客氣,雖然說,金杵王朝執佛陀圣地的牛耳,但是,云泥學院也不是什么善茬的,云泥學院可是桃李沒天下,曾有多少無敵天尊是云泥學院的學生?甚至有道君都是從云泥學院畢業的。

    “消消氣,消消氣,其實大家也沒有什么矛盾,沒必要刀劍相向。”見杜老師與尚大人一言不合,就想動手,立即有疆國皇主為雙方打圓場。

    雖然說,金杵王朝在佛陀圣地有很強大的實力,但是,云泥學院也弱不到哪里去。而且,在佛陀圣地,有很多大教疆國的弟子強者可以不入金杵王朝為官,但是,很多大教疆國的弟子強者必須去云泥學院上學,就是在場的大教掌門、疆國皇主,都有人曾經在云泥學院就讀過。

    所以,以影響力而論,云泥學院只怕是在金杵王朝之上。

    “是呀,大家何必傷了和氣呢。”也有大教掌門也忙是附地說道:“尚大人退一步就是,杜老師也消消氣,尚大人只不過是心直口快。”

    這些大教掌門、疆國皇主心里面很清楚,大都尉尚大人,那只不過是兵部下的一員將領而已,他根本就代表不了金杵王朝,更代表不了佛陀圣地。

    如果真的是捅了云泥學院這個馬蜂窩,說不定金杵王朝先斬了大都尉尚大人這個倒霉鬼,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為了大都尉尚大人與云泥學院撕破臉皮。

    而且,大家心里面也都清楚,除了圣山,在佛陀圣地,云泥學院只怕不會給誰賣情面。試想一下,以佛陀圣地最強大的其他四大部而言,不論是佛帝本部的金杵王朝、還是千百萬年基業的天龍寺以及教派千萬的神鬼部,他們都曾有多少弟子強者在云泥學院就讀的,至于都舍部就不用說了。

    那怕就是金杵王朝的不少文武百官,都是從云泥學院畢業。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云泥學院可以說不需要仰息任何一個門派,也不需要給任何一個門派臉色看,那怕是金杵王朝也是如此。

    更何況,當年云泥學院的始祖云泥上人那是動了佛陀圣地根基的存在,可以說,云泥學院身上就是流淌著無所謂懼的血液的。

    所以,現在杜老師發直接懟大都尉尚大人,很多大教掌門都能理解的,云泥學院這些老師上下一心,而大都尉尚大人卻代表不了金杵王朝,所以,不管怎么樣,如果真的與云泥學院正面沖突起來,大都尉尚大人肯定吃大虧。

    在這個節骨眼之上,任何大教掌門、疆國皇主都不愿意發生節外生枝的事情。

    在諸位的大教掌門、疆國皇主的勸說之下,大都尉尚大人也只吞氣咽聲了,那怕他心里面特別的不爽,也只能把怒氣往肚子里面咽了。

    “李公子沒事吧。”見打不成,杜老師也只好掃興,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沒什么事情,我只是帶他們進山谷看看而已。”

    “帶他們進山谷?”其他云泥學院的老師們都不由為之怔了一下,都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聳了聳肩,攤手,說道:“黃金神卵,乃是被強大的力量鎖著,我是沒辦法抱得動,所以,就帶他們進去了,能不能抱走黃金神卵,就看大家的本事了。”

    “哼,一定是他們威脅強迫你吧。”杜老師冷哼一聲,目光往大都尉尚大人他們身上一掃。

    而大都尉尚大人也立即眼神瞪了過去,完全不怕杜老師的模樣。

    “杜兄,這話就冤枉我們了。”立即有大教掌門立即叫冤,說道:“我們可不是那種小人,我們只是對李公子曉之于情、動之于理而已。”

    “是呀,我們也是為李公子好。”有疆國皇主立即說道:“如果這件事情,讓宵小知道,那只怕會對李公子不利,我們至少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杜兄你說是吧。”

    雖然說,大教掌門、疆國皇主他們的話并不可信,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在這個時候,杜老師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后,杜老師對李七夜說道:“李公子若是有什么困難,可以站在我們云泥學院這邊,放心,只要李公子愿意,我們云泥學院絕對有那個實力讓你周全。”

    杜老師這話也的確不是吹牛皮,如果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加入云泥學院的話,大都尉尚大人他們也真的奈何不了李七夜。

    畢竟,云泥學院真的是要護李七夜的話,誰愿意去捅云泥學院這個馬蜂窩。

    “李公子,你可要三思。”大都尉尚大人冷森森地說道:“要為自己多著想,為自己身邊的人多著想。”

    “怎么,尚大人,想威脅人嗎?”杜老師立即冷喝道:“信不信我們現在就讓你離不開這里!”

    大都尉威脅李七夜的時候,杜老師這話也一樣是在威脅發大都尉尚大人。

    當然,杜老師也不是吹牛,云泥學院真的不讓大都尉活著離開萬獸山的話,大都尉尚大人真的是要把性命留在了萬獸山了。

    “姓杜的,你這是要威脅金杵王朝的武將嗎!”大都尉尚大人臉色難看到極點,杜老師說這樣的話,就完全是不給他情面,是直接扇他的耳光了。

    “對。”杜老師也直接懟過去,說道:“如果你不服氣,過來我們切磋幾招,如果你打贏我,我轉身就走!”

    杜老師說這話的時候,那是底氣十足,毫無疑問,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這把大都尉尚大人氣得哆嗦。

    “兩位,何必呢,尚大人直性子而已,直性子而已。”其他的大教掌門都紛紛打圓場。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含笑,徐徐地說道:“我沒什么事,帶他們進山谷走走也好,黃金神卵,有緣者得之嘛,誰能得到,誰就是有緣人。”

    “對,對,對,誰能得到,誰就是有緣人。”有疆國皇主忙是附和地說道:“小友這話這關是通達,了不起,了不起。”

    “那好吧。”見李七夜不需要自己伸出援手,杜老師也沒有辦法,只好說道:“那現在就回去吧。”?“現在回去,現在回去。”其他的疆國皇主、大教掌門也怕大都尉尚大人再一次沖突起來,立即說道。

    聽到“蓬”的一聲響起,再一次閃現,眼前的景象一變,他們又回到了山谷之外了。

    “回來了,回來了。”看到李七夜他們再一次出現,山谷之外成千上萬的修士強者都不由沸騰起來。

    在李七夜消失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緊張起來,誰都能猜得到大都尉尚大人他們這是要干什么。

    現在所有人都向李七夜望去,見李七夜平安無事,不知道有多少人松了一口氣。

    “都沒事吧。”在李七夜他們回來之后,嶺南勛侯迎了上來,見大家都安然無恙,看來雙方都沒有動武。

    “好了,安靜——”聽到亂哄哄的一片,本就是一肚子怒火的大都尉尚大人不由一聲怒吼,他的聲音如驚雷一般炸開,把許多的修士強者一下子震懾住了,不少人被嚇了一大跳。

    頓時間,整個場面都安靜下來,只不過,所有人并不是望著大都尉尚大人,而是望著李七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李七夜身上。

    今天一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