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第一百三十二章  魯家父子

    從病房樓離開之后,唐跡遠就一直沉默,直到回到兩人租住的房子以后,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白笠,明天不要去康達萬健報道了……我會跟魯萬生說,這個委托我們毀約。”

    “啊?”

    聽他這么說,小助理瞬間陷入當機狀態,他不明白之前還好好的計劃,為什么自家老板忽然就說要暫停了。

    沒道理啊!他們千里迢迢來到洪州,然后又費力混進康達萬健,他們還摸到了藍影人,并且發現和h5項目鞋案相關的線索……為什么這樣輕易就放棄了!

    這是他第一次聽見唐跡遠這樣說。

    “老板……是出了什么事嗎?”

    白笠疑惑的看著唐跡遠,小心翼翼的問道。

    唐跡遠從來不會做任性的事,他做出的每一個決定都經過深思熟慮,既然想要毀約,但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男人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伸手拉開通向露臺的門,有些繁雜的深吸了一口氣,好半天緩緩的說道。

    “我懷疑……魯萬生算計了我們。”

    “也許根本就沒什么藍影人,那個標記說不定是三年前景美儀器出事時留下來的,魯萬生知道我在調查h5項目的內情,他用這東西把我們誆來,八成是想把事情推到商業間諜的身上,轉移魯家人的視線。”

    唐跡遠的話說的有些含糊,小助理聽的云里霧里。他低頭想了想,不知為什么,腦中竟然浮現出之前在病房外看到的景象。

    靈光一動,他開口問道。

    “是……因為魯峰說的那句話?”

    魯峰在病房和魯萬生吵架,魯萬生禁止兒子同一個寡婦往來,于是魯峰就威脅他,要把方子賣了。

    唐跡遠曾經問過魯萬生,魯峰所說的方子是不是他丟失的那份配方資料,魯萬生否認了。

    但魯萬生很可能沒說實話,畢竟這段時間他的兄弟姐妹都在催他交出魯家的祖傳藥方,他如果真將東西給了自己的兒子,謊稱說東西丟了也是個緩解壓力的辦法。

    如果真是這樣,那個有點兒名氣但又半路出家的唐跡遠,就是他找來的最好擋箭牌。

    唐跡遠有名是因為積臣科技,但他在商業調查這一行,完全算是個新兵。

    為了藍影人唐跡遠一定會來,但他卻不一定能查出什么東西,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打發董事會的質詢足夠了。

    “所以整件事都是魯萬生在監守自盜?”

    白小笠不敢置信的說道。

    “他為什么要這樣做?他不是康達萬健的董事長么?”

    “對,就因為他只是董事長,康達萬健并不是他一個人的所有物。”

    唐跡遠冷冷的說道。

    “魯老先生的本意是藥方傳家,可惜他沒料到自己剛剛去世,康達萬健就遭遇了惡意收購,為了保住魯家對于康達萬健的管理權,魯家人不得不接受藍生保險和pkd銀行這樣吸納了大量股權的股東進入董事會。”

    “康達萬健是個上市公司,魯家人所有的股權加起來都占不到多數,所以現在的集團高層和管理人團隊并不本質差別。就算魯萬生將魯老先生的祖傳秘方交出來,魯家人能得到的回報也并不多,遠不如自己另起爐灶。”

    聽他這么說,小助理一下子想到了一個可能。

    “所以……魯峰是另起爐灶的?”

    他頓了頓,將有些散亂的思緒重新串聯起來,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是說……魯萬生私下將藥方給了魯峰,讓他重新開設一家只屬于自己的公司,但沒想到魯萬善聯合余下的子女逼他將藥方投入生產,他無奈之下,只好謊稱藥方丟失,然后利用之前景美儀器時代留下的標記,找我們來演戲?”

    “這倒也說得過去,畢竟沈同學說過,魯萬生辦公室的密碼鎖沒人動過,都是他自己的習慣性指紋,那就不存在有藍衣人進入的事……”

    “所以魯萬生今天的病也是裝的?不但可以做出弟弟逼迫哥哥發病的假象,同時也能借著養病避開后面藥方失竊的麻煩,將責任推給代班的魯萬善?”

    說到這里,他打了一個哆嗦,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窗前的唐跡遠。

    “老……老板……也就是說……康達萬健接下來還會發生一些事,嚴重到可以把魯萬善從代董事長的寶座上趕下去?”

    是的!一定是這樣!要不魯萬生完全沒必要放棄董事長的寶座啊!他之前和魯萬善魯萬東斗的那么厲害,不就是為了公司的管理權嗎?突然放棄真是太可疑了!

    能讓魯萬生舍棄如此大利益的,一定是更吸引他的東西,如果他早已下定了決心,那么自己和唐跡遠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見他一臉迷茫,唐跡遠微微嘆了口氣,看向小助理的目光中滿是復雜。

    “我答應過你姐姐,不會在讓你涉險。現在這個局面,魯萬生擺明了對我們有隱瞞,他現在臨時退出不是個好兆頭,你去頂樓工作很可能被人算計,我不放心。”

    “所以……還是不要去了,這個案子我們放棄。”

    聽他這么說,小助理的心中沒來由的一陣酸澀。

    加入事務所這么長時間,他很清楚唐跡遠這個人的性格,他能放棄回歸家族堅持在外這么多年,從完全沒頭緒到終于找到了當年事件的端倪,這種執著和韌性可見一斑。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唐跡遠主動放棄,而且還是因為他自己。

    “不……還是不要了。”

    白笠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覺得魯萬生既然知道藍影人,說不定當年景美儀器的事他不是完全不知情,那是和h5在同一條時間線上發生的事故,也許它們之間會有什么聯系也說不定。”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有些猶豫的又補充了一句。

    “其實,我還真有點兒介意王樂和他那個女朋友的。”

    “王樂是鄒姐的弟弟,以后很可能我們要和他打交道,我覺得他女朋友孫藝涵可能不那么簡單。”

    “我和她吃飯的時候,她一直在打聽你,而且她姐姐和常笑東也認識,說不定就是常笑東暗戀的那個有夫之婦,我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

    他沒說的是,比起王樂和孫藝涵,他更懷疑孫藝馨。

    黑寡婦一樣的女人,偏偏又魅力四射,吸引男人前仆后繼的撲上去,離開她的人都過的很不好,這樣的人生經歷未免太傳奇。

    讓他聯想到施加者,能夠操控人心影響他人情緒的怪物。

    孫藝馨會是施加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