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淡藍色的火焰隨著袁同的一聲呼喚燃燃升起,這一刻,丹皇爐中的草藥開始逐漸融化。
    袁同雙目緊鎖,整個人在一刻進入了屬于自己的世界,丹道,一直以來都是袁同的安身立命之本。
    丹爐中的草藥開始漸漸融化,所有的草木化為了精純靈力漸漸開始融合。
    對于袁同而言,煉制這種丹藥根本不費什么力氣,只要有丹方在,那么所有的東西都會水到渠成。
    煉制煞丹,原本袁同并沒有丹方,可袁同可以憑空創造丹方,這種事情對于沉浸丹藥千年的袁同而言,并不難。
    一個時辰之后,袁同緩緩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
    “好了,煞丹的事情已經搞定了,現在就等煞丹成型了。”
    袁同輕描淡寫的說著,目光看著放在地上的開天斧一時間有些怔怔的出神。
    “貓爺,你說這開天斧真的像那老怪說的一樣么?”
    小貓摸了摸地上的開天斧,隨即有些猶豫的點了點頭。
    “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就像前面你說的,那個時候那老怪是沒有理由騙你的。”
    袁同嗯了一聲,隨即右手拿起了開天斧放在手中把玩了一陣,便又緩緩的放了回去。
    一人一貓相顧無言,就靜靜的坐在地上等待著丹皇爐中那丹藥的出現。
    說起來,袁同結丹之后也曾經進入過丹皇爐,想要試著完成丹皇爐剩下的祭煉,可哪怕是如今的袁同用出了渾身解數,也還是無法從丹皇爐中取出一枚丹藥。
    按照袁同的猜測,想要從這丹皇爐中取出丹藥,最少也要等到自己結嬰之后。
    結嬰!
    想到此處,袁同的目光有些陰沉,自己天道筑基,天道金丹,若是能夠天道元嬰,那么火雷弓在手,自己全盛之下,或許真的有可能戰夢鎖境,而非現在傾其所有,也只有一擊之力。
    可這天道元嬰的線索又在哪里,蒼茫宇宙,無數星球,天道元嬰的線索真的會存在于這個北冥星么?
    自己真的有那個機緣得到天道元嬰之法么?這些袁同都不知道。
    想著想著,時間就這么一點點的過去,當夜幕降臨之時,丹皇爐中傳來了一絲波動。
    “好了!煞丹成了!”
    袁同瞬間站起了身子,上前兩步打開了丹皇爐。
    丹皇爐中,一枚黑色的丹藥正靜靜的躺在那里,那丹藥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只是很平靜的躺在那里。
    袁同用食指和中指緩緩夾起了丹藥,隨即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袁子,這東西哪來的煞氣啊,你是不是搞錯了。”
    小貓沒有從丹藥上感受到任何氣息,于是忍不住的出口問道。
    “哈哈,貓爺,感受不到就對了,如果煞氣外泄的話,這丹藥就不能稱之為丹藥了,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說著,袁同將丹藥緩緩收好,又一次將目光放到了那開天斧上。
    “好!現在就開始收拾你!”
    袁同說著,飛快的劃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食指之上,一滴精純的鮮血緩緩的滴在了那開天斧上。
    開天斧原本通體青色的手柄猛然間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紅光,那紅光十分刺眼,竟是讓袁同一時間有些睜不開眼睛。
    “小袁子!就是現在!”
    小貓見開天斧有了反應,語速飛快的沖袁同喊道。
    袁同沒敢猶豫,心念一動之下,右手的煞丹在這一刻直接被他捏碎!
    碰!
    煞丹碎裂的瞬間,一股滔天的殺意彌漫了整個祖地!
    這不是一種殺念,而是千種殺意組合在一起,這種感覺,倘若是心志不夠堅定的修士,在這一刻甚至會產生幻覺,仿佛自己置身于尸山血海之中一般!
    袁同皺著眉頭,右手擋住眼睛,兩眼直勾勾的望著地上的那把開天斧,能否喚醒那個斧中器靈,就看這一下了!
    半柱香的時間,開天斧只是散發出強烈的紅光,卻沒有一點動靜,甚至那器靈都沒有一絲想要蘇醒的痕跡。
    “不會吧,小袁子,是不是你想錯了?”
    小貓見開天斧中沒有任何反應,一時間也有些疑惑。
    袁同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想錯,難不成是煞氣不夠?”
    袁同自言自語的說著,可還沒等袁同的話音落地,那把開天斧中陡然傳出了一個聲音。
    “殺!”
    那聲音十分低沉,可卻在出現的瞬間讓整個祖地都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周圍的空氣剎那間變得冰冷,而空氣中那剛剛彌漫的煞氣也在這一刻隱隱有了凝實的痕跡。
    “小袁子,小袁子,醒了!醒了!”
    小貓后退兩步,神情激動的沖袁同吼道。
    袁同沒有說話,右手邁步上前,硬生生的一把抓住了開天斧的手柄!
    當袁同抓住開天斧手柄的那一刻,袁同的眼前霎時間一片鮮紅!
    一息之后,袁同的眼前出現了一副自己從未見過的場景。
    那里是蠻荒,可又不是蠻荒,那里山清水秀一如修士般的中原腹地。
    那里有層巒疊嶂的高山,奔騰不息的江水,那里的天空一片蔚藍,風吹之下幾只牛羊清晰可見。
    可還沒等袁同看清這一切,卻見畫面一轉,眼中的一切又變了。
    這方天地突然間溝壑起伏,青色的天空被鮮血染紅,崩騰的江水如沸沸翻滾,大地龜裂,喊殺聲震耳欲聾。
    戰場之上,有一金甲巨人頭頂裘帽,身形百丈,手持一柄開天巨斧,一斧之下山崩地裂,甚至斧落之際,有一青山被一斧劈開,只剩一道深不見底的峽谷!
    “殺!”
    那巨人頂天立地,手中大斧瘋狂揮動,剎那之間,金甲之上盡是鮮血。
    袁同本以為此戰是蠻荒與修士之戰,可定睛看去,卻發現大軍之中不僅有靠體魄廝殺的蠻荒蠻修,也有御劍天空法寶轟鳴的長衫修士。
    而在對立面上,是一群群面相恐怖的異族,他們并非修士,而是妖獸,一群以人為食的妖獸!
    “這!”
    袁同眼見此中場景,心中一時間不免大驚,原來萬年之前,蠻荒與修士曾并肩征戰,互為袍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