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眼看著里玄風的游魂都已經讓林錚給擒住,看熱鬧的修者們這才逐漸回過神來,而后一個個便露出了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sんцつ在他們的猜測中,林錚他們就是最好的結果,也是和里玄風打個兩敗俱傷,更別說是取勝了。

    然而真正的結果卻將他們震得一陣發懵,林錚他們不僅贏了,而且還是只憑林錚一個人,一擊,一擊就將一個紫晶勢力的宗主給斬殺了!這……這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怪物?!竟然強悍得這么離譜的!

    同樣發懵的還有和林錚他們一塊的樂正少明,他知道林錚的實力很強,但是卻不知道,林錚竟然兇悍到這種程度,里玄風這個讓他都不知道如何追趕的強敵,在林錚面前僅僅只是其一合之敵!

    這個時候,林錚全然不顧被抓住的里玄風,卻是搜下了他身上的儲物戒指,拿到戒指之后林錚稍微一檢查,頓時表情便是一樂,而后隨手便從戒指中拿出來一把黑色重劍,正是樂正少明的父親那件遺物。

    拿著重劍,林錚望向里玄風笑道:“你這也夠狠的啊!為了將屎盆子扣到我們頭上,竟然連自己門下的弟子都能下手的。”

    “我沒有!”里玄風驚怒地大叫道。

    “你沒有?”林錚一副驚訝的表情,“你沒有的話,那么這東西怎么會在你手上的?”

    “我……”里玄風一陣啞口后,忽然堅定地說道:“我是在飛船的廢墟上找到的。”

    話音剛落,這就挨了林錚一巴掌,“你說出來這種話,覺得是在侮辱誰的智商呢?旁邊就有那么多修者道友看著呢,你猜有誰會信的!”

    一旁看熱鬧的修者下意識地一陣點頭,里玄風你說這話是騙鬼啊!拍出了一千五百萬混元晶的寶貝疙瘩呢,真要有人襲擊了你們宗門的胡耑,還能放過這東西?

    “胡耑老頭,還沒死吧?”林錚玩味地盯著里玄風道,聽罷,里玄風便保持了沉默,見狀,圍觀的修者便武斷地認定,林錚所言屬實,這里玄風不過只是編織了一個借口,過來找林錚的麻煩而已,豈料一不小心踢到了鐵板上,把自己的老命給賠上了。

    “說說,你這一宗之主特意過來找我的麻煩,到底是為了什么?”林錚饒有興致地問道,“只是揍了胡耑老頭一頓,應該不至于讓你親自出面的吧?”

    里玄風依然保持沉默,雖然眼神驚惶不定,但就是不肯透露出來半句,看得四周的修者都有點兒急了,有什么秘密你倒是趕緊說啊!咱就算沒辦法從你這秘密里面得到什么好處,弄點兒茶余飯后的談資也是好的!

    見得里玄風半天沒說話,林錚便望向了樂正少明,“落英劍宗的師門駐地在什么地方?”

    回過神來,樂正少明連忙道:“在落英谷,位于清瀾城的西南方。”對于這個仇家的信息,他還是比較清楚的。

    聽林錚問起落英劍宗的師門,里玄風眼中不由閃過了一絲驚喜之色,捕捉到這一抹神色的林錚不由揶揄地盯著他道:“據說一個紫晶級的宗門,門中至少也有五名九轉坐鎮,你們落英劍宗在紫晶級勢力里面算是小有名氣,我給你算個十人好了,去掉你一個,還剩下九個,那么問題來了,你猜我需要幾刀才能干掉另外的九個人呢?”

    聽到這人,里玄風這才露出了惶恐之色,他想起來了,林錚解決掉他,也不過只是一刀的功夫,雖然有自己大意了因素,但面對一個七轉的小子,自己師門中其他的九轉又能有多謹慎?初次見面如果對這小子沒有足夠的防備,恐怕再多的九轉也得讓他一刀斬個精光!

    “我說!我說!”

    “晚了!”林錚淡定地拿出了酒瓶子,“你還是先在里面呆著吧,放心,不會讓你孤單太久的,稍后我就讓你師門的人過來陪你。”

    “不——!不——!”里玄風驚惶地大叫了起來,“你不能這樣!不能這樣!這只是我一個人的決定,和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有沒有關系,等我斬過了才知道,橫豎也就十來號人而已,很快的,不費事兒!”說罷,便不管里玄風如何大叫,直接便將他給扔到了瓶子里面。

    聽完林錚的話,圍觀的修者頓時便從心底冒出來一股涼氣,這家伙究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殺神?一個紫晶級勢力的宗門精銳,在他口中這就成了刀俎?要是其他人或許他們還會當之在吹牛,但是就在剛才,林錚可是已經向他們展示了一刀斬殺里玄風的可怕戰績,落英劍宗那些人要是對他沒有足夠的防備,恐怕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下一刻,就在圍觀修者們驚愕的目光下,林錚一行人便通過羅盤直接傳送走了。一轉眼的功夫,一行人便來到了一片世外桃源之中,放眼望去,芳草凄美,落英繽紛,而就在那桃花紛飛的之地,一座古樸宏偉的山門依山而立,其上以綺羅界古老的文字書寫著“落英劍宗”四個大字。

    “真是個漂亮的

    地方呢!”琉璃望著眼前的景色贊嘆道,而小默則滿臉遺憾地說道:“就是有些糟蹋了,竟然成了落英劍宗的師門駐地。”

    “吶!神棍哥哥!”小萌有點兒遲疑地問了問林錚,“咱們真的要干掉落英劍宗所有人嗎?”

    聞言,林錚便寵溺地揉了揉這丫頭的腦袋瓜子,笑道:“這個得看情況,總之先把里面那些家伙喊出來吧,看看他們是個什么態度再說。”

    話音剛落,于正少明便跪倒在地,情緒激動地對林錚說道:“請前輩助我報仇!”

    他的眼中充滿了仇恨的火光,師門曾經的災難,如今依舊在他腦海中清晰地浮現著。他本想靠自己完成艱苦的復仇,然而現在,林錚他們這股強大的助力就在眼前,并且是完全有能力全滅了落英劍宗的!他不想放過落英劍宗的人啊!一個都不想!

    迎上了樂正少明那充滿了仇恨的目光,林錚緩緩說道:“我只會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誰該殺誰該留,我有我自己的標準。”

    “前輩……”

    林錚抬手阻止了想要說話的樂正少明,“今日之后,落英劍宗必然衰落,你只要肯努力修煉,很快就會擁有復仇的能力,到了那個時候,不管你自己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憑借自己的判斷去選擇。”

    說完,林錚便不管這小子了,不是林錚不想給這小子報仇,事實上,林錚之所以會過來,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為了這個。冤冤相報何時了這種想法林錚是沒有考慮的,若是把他和樂正少明的立場調換一下,他恐怕會更加偏激。但是他畢竟和樂正少明非親非故,這次借題發揮,已經算是幫了這小子一個天大的忙了,要讓他為了這小子,屠了整個落英劍宗,是絕對做不到的,以他們和碧松山的交情,林錚都沒有屠了金霄宮和靈感宮,更遑論是他樂正少明。

    “伊比絲,四娘。”回過頭的林錚立刻便喚了一聲,“對山谷方向展開無差別炮擊,一直到里面那些人出來為止。”

    “是!主人!”收到命令的伊比絲和四娘立刻便召喚出了自己的主炮,見狀,莉莉斯便忍不住說道:“你剛才還說看情況的,怎么這就無差別炮擊了?”

    “是這樣沒錯啊!”

    “那你還……”莉莉斯沒說完,伊比絲和四娘的炮擊便落到了落英谷,然而卻沒能落入入山谷中,而是被一層屏障給阻擋了下來。

    “好歹也是個小有名氣的紫晶級勢力呢,你總不會以為他們連個護山大陣都沒有吧?”

    聽罷,莉莉斯便沒好氣地白了這家伙一眼,這個她的確是忽略了,畢竟之前進攻金霄宮和靈感宮的時候,兩家沒有護山大陣,讓她都有點兒理所當然地以為這里也一樣了。

    連環的炮擊不斷落在落英谷的護山大陣上,爆發出了陣陣猛烈的轟鳴聲,地面都在這炮擊之下顫動了起來。然而落英劍宗的反應實在慢得有點兒出乎林錚他們的預料,這都炮擊了好一會兒,竟然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冒出來。

    就在林錚他們都以為宗門里面的人都走光了的時候,終于有一撥人從山門處沖了過來,分別由七個修者所率領,不多時便全部沖到了山門外的桃花林中。

    看到這些人出來,伊比絲和四娘立刻便停止了炮擊,畢竟林錚剛才已經說了,一直到里面的人出來為止。

    隨著炮擊停止,領隊的七人之一便怒氣沖沖地一步上前,“你們是什么人?!為何襲擊我落英劍宗?!”

    林錚很快便在這些人后面發現了胡耑,一看到那老頭子震驚的表情,林錚便不由得一樂,“關于這個,你們干嘛不問問你們門中的胡耑老頭呢?”

    話音剛落,那胡耑老頭便大聲地叫了起來:“各位師叔師伯,這些人乃是樂正家的余孽,我身上的傷便是說話的那賊子造成的!”

    “樂正家的余孽!!”胡耑老頭說完,為首的七名男女便立刻抬起了手中的仙劍,“好大的膽子!躲過了當初已經是你們走運了,竟然敢找上門來,哼!饒你們不得!”

    這話一出,樂正少明頓時便給激怒了,從林錚身后沖出來便沖說話的那女人怒喝:“賊婆娘,你必將不得好死!”

    “是樂正龍商的兒子,果然都是樂正家的余孽!”認出了樂正少明的男修立刻便掐起劍訣,“既然來了,那就都留下吧!”話畢,這廝便釋放了手中劍訣,隨著仙劍一蕩,浩瀚的劍氣便直奔林錚他們席卷而去!

    “滅——!”

    隨著楊琪抬手一喝,那席卷向眾人的劍氣頓時便消散得無影無蹤,看得落英劍宗的人俱是一愣,等到他們反應過來,落英繽紛的桃花林,已經化成了一片西江之月景,而就在他們驚疑不定的目光下,林錚踩著輕快的腳步,一步步地向他們靠近,而他們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

    “不好!快解放力量!”意識到危機的落英劍宗元老大喝了起來,

    然而太遲了,月臨西江的環境下,空間的距離對林錚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只要他愿意,可以隨時出現在任何地方。

    剎那間,林錚便已經出現在那說話的修者面前,而讓那修者震驚的是,自己這分散開的七人,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竟然就并排站在了一起,就像是拍好了隊等著挨刀子。

    “噗——!”伴隨著凌厲的寒光一閃而過,七顆頭顱就這么飛了起來,初見殺對林錚來說,就是如此的簡單。

    在落英劍宗的弟子驚駭的目光下,七名師門元老的尸體相繼倒地,下一刻,一道金色的鎖鏈便飛射而出,快速地將從尸體中飛竄而出的元神全部捆住,隨著縛魂鎖收攏,林錚猛地一拳便朝八咫玉轟去,以雷光徹底粉碎了這些家伙最后的一點兒元神之力。

    拿出了裝著里玄風的瓶子,林錚便笑盈盈地對著瓶中的里玄風道:“喏,你看我多守信用,這不就帶著你的同門來給你作伴了。”

    “師父!師叔啊!”里玄風看著被林錚所束縛的七道游魂,頓時便在瓶中悲痛地嚎啕了起來,旋即便歇斯底里地望向林錚,“你這個屠夫!我詛咒你!你必定世世代代不得善終!男子世代為奴,女子世代為娼!永生永世都無法解脫!”

    這廝此刻的怨念是真個龐大,霎時間,磅礴的怨氣便從瓶口噴涌而出,化成了猛烈惡毒的毒咒落在林錚身上。然后,這就給林錚的侵蝕利爪吸收了個一干二凈。

    “嘴巴夠毒的啊!”林錚淡定地盯著里玄風道,“可惜詛咒這玩意兒對我沒用,”

    里玄風自然發現了這一狀況,頓時便子瓶中聲淚俱下地對天咆哮:“老天爺啊!你瞎了眼了!”

    “我呸!”吐完口水,林錚便將七個游魂全部扔到瓶子里面,而后便鄙夷著這些家伙道:“自己倒霉就說老天瞎了眼,那你們屠殺樂正家的時候怎么沒覺著老天瞎眼了呢?敢情這老天爺是你們家的,還得慣著你們不成?”

    說罷,林錚便望向了落英劍宗的弟子,這一望之下,所有人頓時便驚懼地向后退了一步,這一刻,他們真實地感受到了,死亡原來距離他們竟然如此的近!

    很快,人群中便有崩潰的女弟子哭喊了起來,“我不要!我不要死!我不想死啊!”

    隨著第一個發出了哭聲,轉眼間,這曾經的名門大派,便徹底崩潰了,男男女女哭成了一團,在死亡的威脅面前,沒有一個人還能保持冷靜,師門最強的八個人都已經被殺了,接下來,就該輪到他們了。

    看著亂成一團的落英劍宗,其他人滿臉無奈地走了上前,而隨著她們來到林錚身邊,落英劍宗變得就更加混亂了,要動手了嗎?這些人終于要動手了嗎?!

    “接下來怎么做呢神棍?”小默盯著那些人問道,“看著怪沒勁兒的。”

    是啊!太沒勁了!看著這一群宛若綿羊一般的人,樂正少明都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就是他所要復仇的對象嗎?看著這樣一群人,樂正少明心中便升起了強烈的空虛無力感,向這樣一群人復仇,恐怕就連宗門中的人都會不齒吧!

    “沒勁的話,那就走吧!”林錚掃視了一下眾人的表情后笑道,話音一落,果然一個個臉上便露出了笑意。

    “神棍哥哥!”小萌親昵地掛在林錚身上便蹭了起來,果然她的神棍哥哥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大魔王呢!不過這樣的神棍哥哥,她最喜歡了!

    傻丫頭!

    林錚寵溺地磕了下小萌的腦袋,這才笑道:“走吧!找個地方歇歇腳去。”

    眼看著林錚等人真的轉身離開了,從死亡的威脅下保住性命的落英劍宗門人,頓時便哭得更大聲了,太好了!他們竟然活了下來!太好了!

    臉色慘白的胡耑長長地松了口氣,隨之眼中更是露出了幾許驚喜之色!里玄風和七名元老都死了,現在,這落英劍宗便是他的地位最高,今日起,他就該是這落英劍宗新一代的宗主了!

    想到這兒,胡耑便激動得有點兒顫抖,只是耳邊的哭喊聲卻著實有些煞風景,當下扯開嗓門便大喝道:“都別哭了!有時間在這里哭,不如努力點兒去修煉,今日之恥,他日我們必將千倍奉還!”

    話說得慷慨激昂,可惜才說完人就給劍氣劈成了兩半,隨之一道鎖鏈便遠處飛射而來,一把將他的元神給捆成了粽子。這一下所有人是真個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驚懼地看著胡耑嚎叫著被拉走,霎時間只感覺骨頭縫里面都透著涼氣。那些人就算走了,這里也依然在他們的監視之下嗎?!

    當然不是了!只不過林錚走半天了才想起來,貌似這次的事端,全是胡耑那死老頭子招惹出來的,現在里玄風他們都完蛋了,沒道理讓這個死老頭子逍遙快活啊!所以了,在胡耑老頭春風得意之時,林錚揮動原初之藍便斬了這家伙,順便游魂也不能浪費,這樣的壞老頭幽若可喜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