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個世界雖然修者文明低下,但還是有部分修者存在的,區別于普通的武者,修者的本事顯然要高明得多,加上還有修者所使用的法寶等精良的裝備,尋常的武者根本就不是這些家伙的對手!

    然后,問題這就來了!卞安城向來以執法嚴明而聞名,周川祖上甚至連皇子都直接斬殺過,執法之嚴,那是舉國聞名!結果,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個閑得蛋疼的家伙,偏要挑戰卞安城的律法,在卞安城中為非作歹!

    周川作為新一代的城主,秉承組訓,自然不會讓這等惡徒無所非為,是以在那惡徒作亂之際,周川立刻以雷厲風行的手段,設下圈套將那惡徒擒獲!不料那惡徒竟然是個低級修者,不甘心受擒于凡人之際,直接便和周川麾下拼了個魚死網破!結果,網沒破,魚倒是死了個直挺挺的,那么沒出息的修者,還真是平生僅見啊!

    但糟糕的是,那家伙臨死之前,卻是發出了信號,將自己的死訊給發了出去,這可就壞事兒了,一旦那家伙的師門尋仇上門,卞安城必將在劫難逃!

    林錚兩人聽得眉頭便是一皺,等周川說完了,這才說道:“這么說的話,你們還不知道那家伙的師門會何時到達了?可我們并不能在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就算想要幫你們,只怕也是無能為力!”

    聽到林錚他們要離開,周川這就有些慌了,連忙說道:“一平先生,此時還沒有就此完結!”

    “還有后續?!”

    “是的先生!”周川點了點頭,又將后面所發生的事情說了一番。『→お℃..

    原來,那惡徒的師門很快便收到了消息,而后沒多久,便給周川發來了信件,那信紙上說得一番道貌岸然,說是自家弟子為非作歹在前,如今伏誅當場,也是他咎由自取!然而正戲來了!

    “那人又說,修者的威嚴不可輕犯,念在我等原先不知他弟子的身份,便不過分為難我們,只要我們交出令他滿意的寶物十件,此事便可以就此作罷,若是不然,為了維護他的臉面,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說著周川便是一陣苦笑,“然而先生,卞安城只是一個凡人的城市,這匆忙之間,如何能湊齊十件令修者滿意的寶物,那惡賊分明就只是托詞而已!”

    “拿出了寶物,那就賺到了,拿不出來,就血洗了卞安城,再把卞安城洗劫一空,還是賺到了,這家伙,還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說著林錚心下便是一陣不爽,這種陰險卑劣的小人行徑,實在是令人反胃,林錚甚至懷疑,那個跑過來挑事兒的家伙,就是這個人派過來的,一個不值錢的弟子要是能換到一個城市的財富,多劃算啊!?那家伙肯定是這么想的吧!

    “先生!”周川忽然便又對林錚磕起了頭,“周川實在是走投無路了,如今卞安城已經被惡賊所封鎖,城中百姓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等到那惡賊再次過來,只怕這卞安城將雞犬不留,血流成河!”

    誒?還玩封鎖?能將整個城市都封鎖起來的陣勢,看上去還真不簡單啊!這樣的對手,以林錚他們現在的實力,正面硬碰起來的話,只怕勝算不是很高!不過屠城之禍就在眼前,讓林錚就這么放置不理的話,怎么也繞不過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唔——!是不是可以試試把小舞叫過來呢?不過小舞的話,也不知道過來之后會不會受到天命的影響。想著想著林錚忽然便是一愣,是了,他和楊琪之間,還有“兩個人的羈絆”啊!那之前還在糾結個什么勁?直接讓楊琪把他給拉過去不就行了?!

    回過神來,林錚眼中便多了幾分懊惱,不過現在就算想起來那也沒辦法讓楊琪把他拉過去了,放著卞安城這邊不管的話,怎么也說不過去!

    這時候,縷縷清風從巷子的四周匯聚而來,隨之巽的聲音便在林錚耳畔響起:“調查清楚了一平!”

    “怎么樣?是個什么程度的東西?”

    “不是什么高明的東西,充其量也就只能阻擋普通的三轉,稍微有點兒神力的話,直接就能突破了!”

    巽的話讓林錚的眉頭這就舒展開來,原來是這么上不了臺面的東西,看樣子那個家伙也不是什么有本事的貨色呢!

    “但是呢一平,這個陣勢可不僅僅是用來封鎖卞安城的!”

    “怎么說?”

    “這東西有點兒像幽冥煉魂陣,就是檔次低了好多!然后這個幽冥煉魂陣呢,是用來收集煉化魂魄的,如果沒有料錯的話,那家伙應該是打算煉化整個卞安城所有人的魂魄,用來煉制成什么邪門的玩意兒!”

    “恩,看樣子那家伙還真是不足為懼了!”林錚聽罷,又是淡定了不少,稍微有點兒見識的修者都知道,眾生的怨念是最可怕的東西,只要沾染上一點兒,那就得費盡心思地祛除!而以眾生的魂魄來煉制東西,更是腦門被門縫夾了的典型,要是那種東西帶在身邊,用不著多久,絕對暴斃!而那家伙竟然想出來這種損招,可見那本事實在有限!

    “先生!”見得林錚半天沒有回應,周川這就再次磕下頭,那“咚!”地一聲,聽得林錚自己都感覺腦門一陣發疼,“求先生救救我卞安城了!”

    看到兩邊的群眾大有跟著磕頭的架勢,林錚連忙便說道:“行了行了!我答應幫忙還不行么?起來,都給我起來!”

    聽到林錚的話,兩側的民眾立刻便露出了驚喜之色,周川也是一臉驚喜地抬起頭來,只是額上鮮血橫流,看上去顯得有些嚇人。

    “多謝先生!感謝先生大恩大德!”

    “別謝了,趕緊給我站起來,我最煩別人在我面前跪著了!”

    聞言,周川趕忙便從地上爬了起來,見得他面容狼狽,林錚這就無奈地一陣搖頭,伸手拿出來幾顆甘露丸便碾成了粉末,一邊給周川涂抹著一邊說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要動不動就給別人跪下,這會讓人瞧不起的,如果別人有心幫忙自然會幫,沒有那個心,你就是把膝蓋給跪爛了也沒用!”說完,林錚從菲特手中接過一條手巾朝周川頭上一擦,頓時四周便響起了陣陣驚呼聲,太不可思議了,城主的傷口竟然完全消失了,果然這位先生是了不起的神仙啊!

    雖然看不到傷口的變化,但周川卻可以感受到傷口的消失,當下頗為激動地感謝道:“多謝先生!”

    “還謝?!”林錚沒好氣地盯著周川,“有功夫說這些沒用的,還不如和我說些有用的情報,我可不是在敷衍你,我們能待在這里的時間,真的不長!”

    見得周川的神情緊張了起來,林錚的神色便是一緩,這才說道:“那個家伙有沒有說要怎么才能聯系上他呢?”

    “有的先生!”說著,周川連忙便取出來一張玉符,一邊遞給林錚一邊說道:“這便是那惡賊隨信送來的,說說只要打碎玉符,他不時便會前來!只是如果來了之后見不到寶物的話,他就……”

    林錚捏著玉符,臉上不由得露出來幾許嘲諷的笑容,還真是心寬啊那家伙!這么大大咧咧地留下這種東西,就不怕卞安城設下什么陷阱等著他么?嘛!不過以林錚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報來看,那家伙只怕是自大得沒有將卞安城這種凡人的城市放在眼里吧!

    “大人!”菲特小聲地開口,“敵人雖然微不足道,不過以我們目前實力,只怕還是有些風險,不如菲特召喚地獄的惡魔前來助戰,您看如何?”

    林錚聽罷便是一笑,“菲特,你不要忘了,我們目前可是身處于天命的規則之下,必須要經過各種歷練,才能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實力,包括了我們現在所碰到的狀況!找幫手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最后的手段,至少現在,我們還不需要!”

    聞言,菲特這就露出了了然之色,微微躬身說道:“是菲特疏忽了大人!”

    “那么現在么……”林錚盯著玉符,眼中露出來幾分陰險之色,“周川,帶我們到你府上吧!咱們得趕緊給那家伙準備好寶貝才行!十件呢,得花不少功夫!”

    周川沒有注意到林錚的神色,聞言表情便是一愣,先生這是準備用寶物打發那個惡賊啊?!回過神來,周川連忙便說道:“好的先生,歡迎二位光臨寒舍!”哎!雖然無法徹底解決掉那惡賊的威脅,不過,如果能給那惡賊寶物的話,不論如何應該是拖延上一些時間的,屆時再想辦法向外界求援吧!

    留意到四周的眾人那有些失望又有些慶幸的神色,林錚這就饒有深意地笑了出來,這倒是不錯呢!“菲特,走了!”

    “是!大人!”

    在周川的帶領下,不多時,林錚他們便來到了這卞安城的城主府。這城主府是周家經營了數代的莊園,只是一個大門,便充滿了濃厚的歷史韻味,這種底蘊沉淀,可不是隨便一個暴發戶就能比擬的!

    林錚看著這古色古香的莊園大門,又是贊嘆又是惋惜,見狀,隨行的周川不由說道:“先生是神仙人物,寒舍這等俗物卻是讓您見笑了!”

    “不!你這地方很不錯,就是有些可惜了!”

    “先生謬贊了!”周川先是謙虛了一番,又疑惑地問道:“先生,卻不知可惜在何處呢?”

    “萬一等下被打爛了,豈不是很可惜!”說著,林錚便大門走了過去,那里,周川的侍衛已經讓人打開了大門,正恭迎著林錚他們的蒞臨。

    進了城主府之后,林錚是越發贊嘆,這周家也是會過日子的,各種園藝植被雅然有致地點綴著前園,放眼望去,不是非常高聳的閣樓呈現著一種沉穩的韻味,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在這莊園中融匯成一幅令人贊嘆的畫作!

    “可惜!可惜了!”林錚連連嘆氣道。雖說林錚有些看不起那個惡賊的實力,但是自己現在的實力也是相當有限呢,為了確保將目標解決,必要的陷阱還是得準備好,而這卞安城中,能夠讓那家伙將警惕放到最低的地方,也就只能是周川這個莊園了,一想到這如詩如畫的美好莊園可能會在戰斗中被毀壞,林錚便感到一陣惋惜!

    周川顯然有些會錯了林錚的意思,在聽到林錚的話之后,這就恭敬地說道:“先生若是喜歡這地方,事后這里就送給先生了!”

    林錚聽著先是一愣,繼而大笑了出來,回過頭,望向一臉賠笑的周川,這就搖起頭笑道:“周川,以后碰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千萬不要隨便猜測,要是換做一個心高氣傲的家伙,你剛才這句話,人家就會直接拂袖走人了!”那樣的家伙絕對不少,尤其是年輕的修者,喜歡裝高人聽別人奉承,而周川的無意猜測,對那些家伙來說,就有點兒像打發叫花子了,那種家伙絕對受不了這種侮辱。

    在周川有些茫然無措的時候,林錚笑道:“下去準備一下吧!這段時間內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這里,我需要布置好陷阱等那家伙過來!”

    聽到這里,周川總算是徹底明白林錚的意思,當下臉色一臊,訕訕地沖林錚拱起了手,“學生愚鈍,讓先生見笑了!”

    “明白了那就趕緊去,我們的時間不多!”

    “是!先生!”重重地點了點頭之后,周川立刻便精神十足地走開了,原來先生是要準備陷阱擒殺那惡賊,這下終于可以徹底安心了!恩,必須盡快將先生吩咐的事情做好才行!

    “這周川還真是個天真的城主啊!”巽盯著周川離開的背影說道,“他就沒有考慮過,萬一咱們打不過那個家伙,這卞安城會變成什么樣子么?”

    “這就是所謂的病急亂投醫了!”林錚笑道,“卞安城如今的情況已經非常惡劣了,那家伙的封鎖,讓城中的所有人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種絕望情況下,忽然跑出來兩個神仙一般的人物,不管這兩位神仙有沒有真本事,都會被他當成救命稻草,畢竟,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

    “不過大人,我們會贏的,不是么?”

    “那是當然的!”林錚一臉自信地對菲特說道,區區一個癟三修者而已,要是連這種貨色都解決不了,林錚干脆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周川口中的惡賊名為青皮,之所以叫這種名字,是因為這廝的右邊臉長了一大片有些發青的胎記,于是從小便有了青皮這個諢名。青皮陰險狡詐,本是山賊出身的他,在一次打劫中碰到一個硬點子,對方竟然是個修者!

    結果沒有任何的意外,一群弟兄全給對方殺了個干凈,而青皮則靠著溜須拍馬,告地求饒,從而僥幸逃過一劫,充當那修者身邊的雜役,而他的本事,正是從那個修者手中學到的!恩,不是拜了那修者為師,而是在暗算了那個修者之后,從那修者的遺物中自己弄到手的,只怕那修者也是死不瞑目吧!

    想到就快能煉制出來的寶貝,青皮臉上便多了幾許興奮之色,被自己干掉的那個修者還說什么這是禁術,萬萬不可為,簡直胡說八道!這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要能掌握到更為強大的力量,禁術那又如何?!

    忽然,青皮的眉頭便是一皺,他感應到,自己送出去的玉符,竟然被打碎了!難道說那卞安城真的找到了十件寶貝?!想到這兒,青皮這就不屑地笑了出來,一群凡人螻蟻而已,他們能找出來什么像樣的東西,大概就是那樣吧!破罐子破摔的,準備隨便拿上十件東西來糊弄道爺,要不然就是不小心打碎了!不過,管他是哪一種,今日這卞安城,他要定了!

    露出一抹陰狠的笑意之后,青皮起身便從自己修煉的洞府中離去了,話說他這洞府也離卞安城不遠,不然的話,他可沒辦法及時趕到卞安城,飛行?他還沒那本事!只是往自己腿上貼了兩張神行符,跑起來飛快,僅此而已!

    不多時,青皮便來到了卞安城外,檢查了一番自己辛苦布置下的陣勢之后,青皮這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很好,大陣沒有受到任何的破壞,這意味著,卞安城中不會有什么巨大的變化,援兵什么的,那就更別想了!隨即這就飛身躍上了高聳的城墻,悄無聲息地潛入了卞安城中。

    進了卞安城中,青皮從一條巷道拐出來之后,這就大搖大擺地走在大街上,街上那些憂心忡忡的百姓,沒有一個知道,這家伙就是那威脅著卞安城的惡賊!看著百姓們愁苦的模樣,青皮心中不由多了幾分快意,這就是執掌生死的感覺啊!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不過,還是得多小心一點兒呢!當山賊多年的經驗告訴青皮,小心無大錯,萬一那城主給自己布置了什么陷阱,雖說自己肯定不懼,但是作為修者要是中了凡人圈套,那就太丟人了!

    仔細聽著民眾的談話,片刻后青皮臉上這就露出了詫異之色,有高人出現?還是兩個?青皮聽得心下便是一驚,要是真有人闖入這卞安城而自己又不知道,那就太可怕了,還是兩個人!但是很快青皮又聽說,那兩個高人,要給周川提供十件寶貝,用來應付自己的要求。一打聽,青皮這就樂了,原來所謂的高人,只是一個年輕人和他的侍女而已,一個年輕人能有什么本事,恐怕也是逃不出自己這大陣的封鎖,所以才會選擇妥協。

    不過,寶貝么?!

    青皮兩眼發光了起來,卞安城這小地方自然不可能會有什么像樣的東西,但如果那兩個所謂的“高人”也是修者的話,說不定身上真帶著什么寶貝呢!想到這兒,青皮臉上這就露出了貪婪之色,這塊到嘴邊的肥肉,他是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