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第二天,易昕到劇組后,就早早的撥了一個通訊給謝少琛。ω δ..

    “你今天會來劇組嗎?嗯……就是你上次借給我的衣服,我已經洗好了,想要拿來還給你,真的很謝謝你。”

    聽著她在玉簡那邊歡快的聲音,謝少琛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感情。又是苦澀,又是溫暖。

    劇組么,其實自己天天都去,但他會盡量待在她和茉茉看不到的地方,就是不想引起她們的反感。像這樣只能活在陰影里的自己,竟然還會有人惦記著,他確實是感動的。

    “……衣服,換個地方給我行么?”謝少琛沉思了一下,主動提議道,“劇組人太多了,萬一被拍到容易引起誤會,影響不好。”

    “你是怕引起柳茉學姐的誤會吧?”易昕含笑調侃道。

    謝少琛握著玉簡一怔。這不像昕昕會說的話啊……?

    易昕聽到對面的沉默,心里頓時一陣忐忑,忙道:“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柳茉學姐讓我更加大膽的去表達自己,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所以我才想要試試看……如果會冒犯到你的話,我道歉!”

    謝少琛回過神來,也是暗自失笑:“你不用道歉,你這樣挺好的。”

    他隱隱感到,這個女孩身上似乎有什么東西不一樣了,但卻讓她更有魅力。相信她會就這么慢慢成長,煥發出屬于自己的光彩。到那一天,自己也會為她高興的。

    接下來,他們也約好了中午在教學樓前見面。

    之所以要避開劇組,“我是怕對你的影響不好啊……傻丫頭。”掛掉通訊后,謝少琛暗說。

    凝視著手中的玉簡屏幕,他卻是不自禁的露出笑意。

    另一邊,剛要收起玉簡的易昕,卻因為一個新狀況而有些苦惱起來。

    她發現就在剛才通話這一會兒工夫,自己的玉簡中竟然多出了好多亂七八糟的未接通訊。

    自己的朋友很少,會給自己打通訊的人更少,為什么突然會有這么多不認識的人一起聯絡自己?

    而且還沒等她細看記錄,新的通訊就又打了進來。

    易昕帶著疑惑接聽,但通訊剛接起就被立刻掛斷,緊跟著新的通訊又打了進來。再接,再掛。那些打通訊的人就像是在存心耍她,一個接一個的打得沒完沒了。更詭異的是,全部都是陌生的通訊來源,且遍布各國各地,如果說是有人在故意整她,對方又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能量,同時調動了那么多不同地區的人,無縫銜接的給她打通訊?

    因為來源全都不同,屏蔽功能在這里也沒了效果,拉黑一個還會有更多個。拜這些不間斷狂轟濫炸的通訊所賜,易昕現在完全無法操作玉簡,屏幕都已經被通訊提示給占滿了,甚至連系統運行速度都變得有些緩慢,想必是巨大的工作量造成了“卡機”。

    這種情況,以前從來都沒有遇到過,易昕又驚又疑,她第一個想到的其實是少爺。這是少爺……對自己的新型報復手段么?

    玉簡等于是暫時報廢,易昕無法聯系到容凰,憑她自己也不知該如何解決。無奈之下,她只能先將玉簡收起,希望過段時間那些人就會自己停止。

    如果只是惡作劇……對方也不會沒完沒了的耗在她身上吧?

    今天徐雯雯和柳茉學姐都不在,也沒有個能商量的人,易昕就搬著小板凳,獨自坐在角落里看容霄拍戲。

    能看著他,自己的心情好像也變得平靜了下來。果然,就算他們不會再有交集,他也還是那個能給自己帶來力量……讓自己無論何時都感到人生充滿希望的人啊……

    明天就是休息日,所以今天劇組收工也很早,到中午差不多就都陸陸續續的散場了。

    容霄打了個通訊后,就大步流星的離開了片場。看他走得這么急,應該是要去和涼姐約會吧……易昕感到心里又升起了那種又苦又澀的滋味。他有他的世界,而他的腳步不會為自己停留……他們甚至,連說上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啊……

    ……

    和謝少琛在教學樓見面后,兩人一起走到了女生宿舍樓下,易昕先上樓去拿衣服。并且今天她是準備要回家的,所以順便也是上去收拾一下東西。

    上樓之前,易昕先表達了歉意,“不好意思可能要他多等自己一會兒。如果他趕時間的話,自己也可以先把衣服拿下來給他,再回寢室收拾。”

    謝少琛并不介意:“一起拿下來就行了,就這么點東西,何必讓你多跑一趟呢。”

    其后,他就一個人站在樓下,一邊等易昕,一邊也在打量著其他來往的女生。

    現在正是夏天,愛美的女生大都穿著短袖短裙,要多清涼就有多清涼,隨便一掃,就能看到很多美麗的“風景”。但謝少琛看了半天,依然覺得“還是茉茉最漂亮,身體最迷人”,果然自己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啊!

    大概是怕讓他等急,易昕很快就下來了。把衣服交還給他,再次道謝后,謝少琛也注意到,她除了背著書包,手里還拎著幾個空著的大便利袋。

    “你這是?”他沒話找話的多問了一句。

    “哦,因為我家里每到休息日之前,都會去超市進行一次大采購。”易昕解釋道,“最近我跟父母提出,這個任務就交給我來,因為我想嘗試著多做一點事,同時也可以……鍛煉和別人交往的能力。”

    “那你現在就是要直接去超市?”謝少琛又看了她那幾個大袋子一眼,“所以要買的東西挺多的?”

    “嗯,確實很多!畢竟是到下個休息日之前的存糧嘛!對了,我給你看……”易昕在書包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張長長的購物清單,“因為怕會忘記,所以我把要買的東西都提前列出來了。”

    看著清單上密密麻麻的筆跡,謝少琛覺得頭都要炸了。

    “你不介意的話……一起去吧。”想到她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子,要一個人把這么多東西拎回家,謝少琛也想幫幫她。擔心她會拒絕,又補充道:“我也正好想買點東西。”

    “唔……”易昕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謝謝你啦!”

    離學院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個大超市,兩人就步行前往,途中也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幾句天。

    到了超市,易昕果然是詳細按照購物清單,有板有眼的挑著東西。她的清單首先就列得很有規劃,同種類型的商品都被劃分在一起,這樣在每個區域就能更方便的把所有商品找齊,不需要在超市里一遍一遍的轉了。

    清單之外的商品,易昕最多是看上幾眼,卻仍是能嚴格按照規劃采購,絕不花多余的錢。這份自制力,對于像她這樣的年輕女孩子來說,也實在是很難得的。

    并且,她喜歡的大多是比較便宜的毛絨玩偶,或者是一些設計可愛的小掛件。至于那些女生鐘愛的名牌專柜,她則是看都沒看過一眼。

    “你現在,跟茉茉關系挺好的?”剛好聊到計步器軟件時,謝少琛就順口問道。

    反正她也知道自己喜歡茉茉了,自己在她面前就不用掩飾了。這就像她喜歡容霄一樣不必掩飾。

    “是啊!”易昕點點頭,“柳茉學姐真的很親切,她教會了我好多。”接著,她又認真的感慨道:“學姐人又漂亮,身材又好,性格又溫柔,男人一定都會喜歡像學姐這樣的女生吧!”

    “那也不是。”謝少琛想鼓勵她,“也不是所有男人都看臉。”雖然自己是,“你會遇到真正懂得欣賞你的人的。”

    “誒?”易昕頑皮的一笑,“原來只有不看臉的人,才能真正懂得欣賞我——就是說我的臉還是很失敗咯?”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著,謝少琛發現易昕真的是變得活潑了。雖然她骨子里的拘謹還是會時不時的束縛著她,比如在開過一個玩笑后,如果對方沒有反應,她就會變得緊張起來,連忙道歉……但聊得多了,她再開起玩笑也越來越自然,臉上的笑容也多了。如果說自己是第一個欣賞到她蛻變的人……這也是一種榮幸吧。

    這會兒,他們迎面遇到了一個化妝品推銷員。

    “小姐,你的皮膚有點暗沉……”對方才剛說出一句話,謝少琛突然拉著易昕就走,將一臉莫名的推銷員甩在了身后,

    “別聽她們說話。”

    走出一段距離后,謝少琛才解釋道。

    “她們為了賣東西,會先把你挑剔得一無是處,然后再趁機塞給你一堆根本不需要的護膚品。哪怕你不買,但是無緣無故被人損一頓也不舒服吧。所以,一開始就別理她們比較好。”

    易昕聽他說得鄭重,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我倒是覺得,雯雯很適合這個職業哎!她損起人來真的很損!不過,還是很仗義的人啦,有機會的話也介紹你們認識啊!”

    逛了一圈超市,總算將清單上的東西都買齊了。到收銀臺前排隊付賬時,易昕剛掏出錢包,謝少琛忽然遞來了幾張卡卷。

    “用這個吧,我有優惠券。”

    易昕驚訝的觀察著他拿出的厚厚一疊卡券:“哇……你真的收集了好多優惠券啊!”

    謝少琛自嘲的苦笑一下:“沒辦法啊,沒錢所以要省錢。”

    “以后你有任何優惠打折方面的問題都可以問我,我很有研究。”

    下意識說出這句話,他忽然有些尷尬。想到別的男人在女孩面前都是拼命充大款,自己卻在跟女生討論怎么省錢,怎么占便宜,這是不是很遜?

    “嗯……有道理誒!”易昕仔細思考過后,卻是雙眼清亮的望著他:“我平時只是很少花錢,但也很少會做有意識的節約行為……以后我也要多向你學習!”

    優惠券累積到一定積分,就可以兌換一個小禮物,而他們現在的積分是已經足夠了。

    收銀員告訴他們這一點時,易昕臉上浮現出了發自內心的高興,就像一個等糖吃的小女孩。

    果真是索求不多的人哪……一個小小的積分禮物就可以讓她這么滿足。要是換了其他女生,只會嫌這種禮物很寒磣吧?

    隨著收銀員將附有照片的禮物清單擺在他們眼前,易昕的眼睛也越來越亮。那些洗衣皂、發夾之類的她是不考慮了。她滿心喜悅的看著的,都是一些可愛的小玩偶。

    里面有小青蛙、小熊貓、小狐貍、小白兔、小奶貓、小奶狗。易昕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只覺得每一個都那么可愛,讓她難以抉擇。

    最后,她換的是一只小白兔。

    小白兔大概就只有半個手指大小,積分贈品本來也不會做得太精致,但還是讓易昕愛不釋手。

    “你加一點錢的話,我們還可以幫你加一根鏈子,做成掛墜。”收銀員適時的提議道。

    “好啊!”易昕開心的點頭。做成掛墜的話,自己就可以每天都戴著它了!

    “你很喜歡小白兔?”其他工作人員拿去加工時,謝少琛也隨口詢問易昕道。

    “它是小黎!”易昕興致勃勃的解釋,“就是之前很火的那個慈善真人秀,里面的小白兔小黎!這個玩偶就是仿照小黎的樣子做的。”

    “我當時看節目的時候,就好喜歡小黎,想到自己如果也能有一只這么可愛的小白兔就好了。”

    “那為什么不養一只?”謝少琛本想說可以送她一只,想到買小白兔也不知要多少錢,還是改口道,“又是你家里不讓?”

    “這倒不是……”易昕嘆息著搖了搖頭,“只是我會擔心。如果養了小白兔好幾年,跟它培養出了感情,有一天它離開我的話……我會受不了的。所以,我一直都不敢養小寵物。”

    “我一直都很害怕失去。”她輕聲的說著,“所以我也很珍惜每一個在我生命里出現過的人。有些人一吵架就喜歡拉黑對方,但我從來都不會,因為我擔心刪掉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每年過生日的時候,我都不會為自己求什么,我只是許愿,希望我身邊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