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金色狼牙是趙鐵錘一直掛在脖子上的東西,只有當成非常重要信物的時候,才會摘下來送人。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昨晚臨睡前,自己分明還摸過的,可是現在怎么就沒了?

    這一驚,非同小可。

    趙鐵錘首先想到的是,會不會有人進來把這金色狼牙給偷走了。

    可是轉念一想,戰錘國除去做生意外,極少跟外界來往,加上皇宮更是戒備森嚴,無數強者坐鎮,絕無可能被人給偷走。

    既然不是偷走的話,那就是自己拿它,送人了?

    趙鐵錘突然回想起,最后在夢中的時候,自己摘下了金色狼牙,把他送給了那小子。

    送給他后,還跟他說,讓他以后拿著那寶塔,繼續來找自己。

    “可是,那不是一個夢嗎?”

    趙鐵錘眉頭緊鎖,他不知道該如何理解這件事。

    如果這不是夢,自己為什么會莫名其妙的回到土修殿中?

    那可是幾萬年前的遺跡啊!

    可如果說是夢的話,為什么會那么清晰?

    丟失的狼牙又是怎么回事?

    “殿下,華飛龍要直接來見你。”

    旁邊的侍女出言提醒道。

    “讓我緩緩。”

    趙鐵錘伸手揉著太陽穴,只感覺心中說不出的苦惱,就好像憋著一口氣。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究竟有沒有這個人存在,還是說只是自己虛構幻想出來的?

    關于楚云的面貌,趙鐵錘真的已經想不出什么樣子了,哪怕再怎么苦思冥想,都沒有任何思緒。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正在阻礙自己,讓自己探究不出事情的真相。

    華飛龍……

    對了,華飛龍!

    趙鐵錘眼前猛地一亮,神情有些激動。

    在夢中,華飛龍也出現了。

    他來找自己定制靈兵,由于自己沒有見他,勃然大怒。

    后來,他還跟那些人發生了矛盾和沖突。

    華飛龍也是其中的關鍵一員,居然他來了,那有些事情就容易詢問了。

    “請他進來。”

    趙鐵錘整理了一下儀容,表情很是淡漠。

    到底是夢,還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只需要問一問華飛龍,一切就能夠解釋了。

    如果華飛龍也親身經歷了這些,那肯定就不是夢了。

    沒有任何一種夢,能夠將眾人的思維匯合在一起!

    絕對沒有!

    “趙兄。”

    一身錦衣的華飛龍從皇宮外面走了進來,他嘴角掛著一抹笑容,英俊瀟灑,氣質很是不俗。

    趙鐵錘抬頭望著華飛龍,挑了挑眉:“華兄。”

    華榮跟在華飛龍后面,沒有任何的表情,非常低調。

    “當初說過,希望趙兄能給我定制一把趁手的靈兵,價格我們也早就談好了。今日,我冒昧前來,就是想請趙兄盡快動手!”

    華飛龍微微一笑。

    趙鐵錘點了點頭,面無表情道:“我明白,距離……就只剩下三十多年了,作為華府的大少爺,你是要提前做好準備。”

    華飛龍啪的打了一個響指,笑道:“既然趙兄能夠理解,那就再好不過了,勞煩趙兄。”

    如今的華飛龍,沒有土修殿中那么跋扈,至于華榮也是老老實實、低低調調的,一句話都不敢插嘴。

    已經這里是戰錘國,矮人族的地盤。

    在這里囂張跋扈,命都不想要了?

    “至于談好的價格,我會明日讓下人送來,靈兵的話……”

    華飛龍微微笑著,想要繼續說下去,卻被趙鐵錘伸手打斷了。

    趙鐵錘甕聲甕氣的說道:“華兄,有件事我想要問你!”

    華飛龍的話語被打斷,他沒有絲毫的氣憤,反倒眉毛一挑,有些詫異道:“這么巧,我有件事,也想問趙兄。”

    趙鐵錘瞳孔一縮,在自己做過夢后,華飛龍就直接來找了自己,還說有話要問,難道真有這么巧的事情?

    “華兄是不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趙鐵錘問話之時,目光緊緊鎖在華飛龍的臉上,他的任何細微表情波動都被收入了眼底。

    華飛龍原本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臉上,他沒有掩飾自己的情感波動,因為他真的很吃驚。

    至于華榮,也是大吃一驚,望向趙鐵錘的眼神很是不可思議。

    看到華飛龍的神情后,趙鐵錘心中已經猜的*不離十了。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這種事情,居然真的發生了!

    “看來趙兄,也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華飛龍深吸一口氣,緩緩的說道:“在土修殿,我去找你定制靈兵,卻被拒之門外……”

    趙鐵錘知道華飛龍有問罪的嫌疑,他搖頭道:“當時我正在招待別的客人,就算天王老子來了都得排隊!”

    華飛龍突然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跟趙兄確認那些細節,以及……”

    話音一轉,華飛龍語氣有些凌厲:“那只猴子,那小子,以及一個光頭壯漢,趙兄夢里應該也出現了他們吧?我想請問趙兄,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趙鐵錘皺了皺眉,他很不喜歡這種帶有質問的語氣:“我也不認識他們,自我醒來以后,對于他們的印象極其模糊,已經記不清楚長什么模樣了。”

    華飛龍大吃一驚,隨后叫道:“你是不是能夠記清夢中的所有人,但唯獨他們,越想越模糊,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刻意阻隔一樣?”

    “是。”

    趙鐵錘點了點頭,他心中開始思索。

    對于其他人的記憶都很正常,唯獨記不起那些人的樣子,這就是最不合理的地方。

    那些人,絕對有古怪!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夢,姑且先將其稱之為夢好了,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肯定跟那些人逃不了干系!”

    華飛龍眼神冷厲,隨后語氣柔和了下來:“趙兄,我不是有意對你發脾氣,只是那些人冒犯了我,我必須要將他們一個一個的揪出來。如果趙兄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還請告知于我,尤其是那只猴子,它對于慕叔叔來說很重要!”

    “慕流火。”

    趙鐵錘咬牙切齒,華飛龍看似面帶笑容,實際上就是一只笑面虎。

    他明里暗里,都在拿慕流火的身份來壓自己。

    雖然不完全是威脅,但也跟威脅無疑了。

    “如果能找到那些人的蹤跡,慕叔叔會非常開心。”

    華飛龍丟下這句話后,眼中閃過暗流涌動,轉身便走:“今日就先叨擾到這里,告辭,至于對于靈兵的需求,等明日下人來后,他會告訴趙兄的!”

    說完,帶著華榮,揚長而去。

    “咯吱。”

    趙鐵錘猛地攥緊拳頭,瞳孔中怒火中燒,咬牙切齒道:“若是沒有慕流火庇護華府,你們華府,又算得了什么?”

    “殿下,消消氣。”

    旁邊那些侍女,連忙走上前來,揉捏趙鐵錘的肩膀。

    趙鐵錘長松一口氣后,眉頭再次緊鎖起來。

    先不提跟華飛龍的事情,那些人究竟是誰,又有著什么樣的身份。

    這一次夢境,跟他們肯定有著不可推卸的關系。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不過,我把狼牙給了他,他應該會拿著來找我,我沒必要擔心這些……”

    趙鐵錘轉念一想,心中壓力頓時輕松了不少。

    其實自己沒必要這么緊張,他們得到了自己的承諾,肯定會找上門來,繼續請自己為那座寶塔加持的。

    等到那時候,自己就可以順勢而為的摸清一切了。

    “器靈,一個小世界的化身,嘖嘖……”

    回想起自己在九方煉獄塔中的發現,趙鐵錘心情頓時又好了起來,仿佛所有陰霾一掃而空。

    單單這一個發現,就如同醍醐灌頂、撥云見日,一些困擾多年的問題,全都在剎那間解決了。

    別的不說,就沖這個,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