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這么一番話,確實是楚云的真心話。. .

    程碧寧辛辛苦苦捕捉妖獸,販賣材料,這才能換多少丹藥?

    除非獵殺到非常珍稀昂貴的妖獸,否則價格都非常的低廉,甚至可以說是白菜價。

    想靠著獵殺妖獸來換取修煉資源,實在是太難太累了。

    與其這樣浪費時間,倒還不如自己幫上一把,用梵音魔鼎來幫巡游殿度過這個難關。

    雖然對于巡游殿沒有好感,但楚云還是非常佩服程碧寧的堅持的。

    試想一下,龍門大會天驕之戰的首名,該有多少大勢力搶著要?

    只要她愿意放下巡游殿殿主的身份,未來前途將會非常光明。

    就算再怎么不濟,也比現在好多了。

    可是現在呢,苦苦守著這巡游殿,以至于將修煉的大好時光全部浪費掉了。

    到得最后,巡游殿沒有起色,自己的天賦也被耽誤了。

    自己用梵音魔鼎煉制丹藥,根本費不了多少時間,反而還能將程碧寧徹底解放。

    這樣,也挺好的。

    “你……你是說真的嗎?”

    程碧寧有些吃驚,她沒有想到楚云居然會這么說,那么多修煉資源說不要就不要了。

    一時間,她心中有種荒誕的感覺。

    自己這算是,找到分擔的人了?

    “當然是真的。”

    楚云點點頭,旋即微微一笑,拿出三枚絕品丹藥:“殿主,這三枚丹藥你先拿去用。”

    “絕品丹藥,是給我的?”

    程碧寧大吃一驚,她雖然有著生死境的境界,但是絕品丹藥對她而言并不容易見到。

    由于有身份限制,她好多事情都不能做,所以只能獵殺妖獸賣錢。

    每日跟生死境妖獸搏殺,每個月的收獲,也就價值區區兩三枚絕品丹藥而已。

    然后她把絕品丹藥,全部拿去換圣品丹藥,保證足夠百十位巡游使平時的修煉消耗。

    想要有休息時間,就只能更加拼命的去獵殺妖獸。

    每日這么下來,又苦又累,戰力倒是提升不好,可壓根就沒有時間去修煉。

    然而楚云一出手,就給自己三枚絕品丹藥,抵得上自己一個月的付出了。

    “是給你的,讓你拿去修煉用。”

    楚云淡然一笑,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還有,殿主平時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去獵殺妖獸了,我每個月都會拿出十枚絕品丹藥給你!”

    “十……十枚……”

    程碧寧有些難以置信,美眸中閃過震驚的情緒。

    楚云,這么大手筆的嗎?

    每月拿出十枚絕品丹藥,一年就是一百二十枚,這已經是一筆很龐大的修煉資源了。

    無論直接服用,還是拿去換東西,都足以令巡游殿運轉的更好。

    甚至連自己,都能因此沾光。

    “那,需要我做什么嗎?”

    程碧寧美眸有些閃爍,低聲問了一句。

    之前她說過,若是楚云愿意留在巡游殿,她甚至可以交出自己的身體。

    這已經適她能夠拿出的,最大代價了。

    楚云該不會,是看上自己了吧?

    如果他真的看上了自己,自己該拒絕嗎,還是順從?

    就在程碧寧胡思亂想的時候,楚云微微笑著說道:“殿主也不需要做太多事情,只需要每月給我抓來二十只造化境巔峰的妖獸,要活的,這就夠了。”

    他的嘴角,挑起一抹笑意。

    我楚云,什么時候做過虧本的買賣?

    以程碧寧的境界,抓來二十只造化境巔峰妖獸,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甚至不用費什么力氣,就能做到。

    造化境巔峰妖獸,可不是生死境。

    如果遇到生死境,她需要搏殺好久,造化境巔峰,動動手指就可以。

    二十只看似很多,實際上她一日時間就能搞定。

    而二十只造化境巔峰妖獸,在楚云這里,能夠煉制成二十枚絕品丹藥。

    然后拿出一半送給程碧寧,自己留下一半。

    簡直,美滋滋。

    這就等于,自己什么都沒做,每個月都有十枚絕品丹藥進入口袋。

    對于程碧寧來說,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去獵殺妖獸,能有更多的時間用以修煉。

    對于巡游殿而言,更是一件好事。

    日益壯大的巡游殿,需要更多修煉資源來推動。

    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每個巡游使,都能正常修煉。

    可以說,這是一筆三贏的交易。

    “只是,二十只造化境巔峰妖獸就可以?”

    程碧寧美眸驀然一亮,望向楚云的目光中,夾雜著濃濃的驚喜。

    簡直不可置信。

    二十只造化境巔峰的妖獸,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難事,以自己的實力,最多一日就能抓來。

    “不錯。”

    楚云點點頭,為了不讓程碧寧懷疑太多,他解釋道:“其實我是一位煉丹師,煉制丹藥的材料就是那些妖獸,活著的妖獸。”

    “造化境巔峰妖獸,你就能煉制出絕品丹藥?”

    程碧寧有些不可置信,她辛辛苦苦獵殺生死境妖獸,往往十幾只才能換來兩三枚絕品丹藥。

    若是造化境巔峰妖獸,就能煉制成丹藥的話,那……

    她已經不敢想下去了。

    “這是秘密。”

    楚云微微一笑:“還有,沒那么容易的,不然丹藥還會這么昂貴嗎?”

    也對。

    程碧寧突然醒悟,丹藥要是真那么容易煉制,價格還會始終居高不下嗎?

    楚云雖然能煉制丹藥,但肯定非常勉強,說不定要付出好多心血才可以。

    原本她還想索求更多,想到這里,不由得俏臉有些滾燙。

    真是太不知足了,人家出手幫助自己,自己居然還想奢望更多。

    “二十只,夠嗎?”

    程碧寧有些僥幸的問道:“如果我能抓來更多的話……”

    楚云眼前一亮:“當然越多越好。”

    他心中,幾乎快樂開花了。

    巴不得程碧寧抓來更多妖獸呢,當然前提是不能耽誤本身的修煉,否則就得不償失了。

    “但你不能跟以前那樣,連修煉的時間都沒有;你的天賦若是浪費,那真是太可惜了!”

    楚云故作嚴肅的說了一句。

    “我……我懂。”

    程碧寧有些羞赧的低下了頭,其實她原本真的有想過,努力獵殺更多。

    “這十枚,算這個月的。”

    楚云又拿出十枚絕品丹藥,遞給了程碧寧:“先前那三枚,是給你服用的,你這些年落下太多了,必須要努力趕上去才行。”

    “好……好的。”

    程碧寧低著頭,旋即抬頭看一眼楚云,面前這個比自己高出一頭的青年,真的好霸氣。

    自己分明比他年紀大,地位也比他高,可是在他面前,就是擺不起什么架子。

    “殿主,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楚云轉過身去,淡然笑道:“殿主不用急著去抓妖獸,等閑暇時間再去就好。”

    望著楚云遠去的背影,看著手中那十三枚絕品丹藥,程碧寧的內心,不可抑制的泛起了波瀾。

    她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說不出是什么感覺,但就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滿足感。

    甚至連嘴角,都忍不住的上揚。

    好舒服的感覺啊。

    ……

    回到大殿后,楚云臉上的笑容仍未消散。

    “你看你那一臉賤樣,說,又坑誰了?”

    大圣見狀,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我這樣子怎么了?”

    楚云理直氣壯的哼道:“為什么在你嘴里,我是這樣子的?我平日里對你可不薄啊,臭猴子。”

    “你每次坑了人,都是這種笑容,我都習慣了。”

    大圣撇了撇嘴,他跟楚云在一起這么久了,楚云的一些小習慣,他都了如指掌。

    “實不相瞞,我剛把殿主坑了一把。”

    楚云嘿嘿一笑,啪的打了個響指:“不過也不能說是坑,應該是幫才對,她那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哪像是被坑了。總之,咱們以后修煉用的丹藥,完全不用愁了!”

    “嘖嘖嘖。”

    大圣一臉的鄙視。

    當年,他就是被楚云的一點蠅頭小利,給騙到身邊的。

    楚云答應教他武技,當時他也沒有想太多,就傻不愣登的跟著楚云走了。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還是年輕啊!

    “對了,剛才有個女的來了這里,說什么要對你自薦枕席,以身相許啥的。我尋思你肯定不喜歡,就把她趕走了。”

    大圣隨口說了一句。

    楚云聞言,并不驚訝。

    應該是那個剛升任副殿主的女子,沒想到她不光嘴上說說而已,還真的付諸行動了。

    只可惜,現在楚云沒有這個心思。

    “不說這些了,最近可能會有許多外面的人來找我,你不要攔著,讓他們進來就好。”

    楚云交代完大圣后,轉身走入大殿內。

    然而,就在他前腳剛踏入大殿之中,后腳就來了一位中年男子。

    “這位兄弟,請問楚云是住在這里的么?”

    那中年人望著大圣,咧嘴一笑。

    但這笑容,給人的感覺,有點太奸詐了。

    “就在里面,你去找吧。”

    大圣打了個哈欠,無精打采。

    “喲,多謝了。”

    中年人連連點頭,走上前來將一物塞到大圣手里,旋即才走入大殿中。

    “丹藥?”

    大圣低頭看了一眼,居然是一枚圣品丹藥。

    能夠拿圣品丹藥隨手送人,可以說非常奢侈了。

    這家伙,還真大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