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我們的實力,放在天庭,果然只是最底層。ω δwww..”

    亂來和尚苦笑一記,經過這場戰斗后,他算是領悟頗多。

    在太乾大陸上,幾人都算是站在最巔峰的存在,幾乎無人可匹敵。

    然而來到天庭,隨便遇到一人,都能戰敗自己。

    這讓他們心中,難免生出一種挫敗感。

    “沒什么的,他們生在天庭,長在天庭,論起先天優勢比我們不知道強出多少。只要能夠習慣這里,我們會很快趕上去的!”

    楚云拍了拍亂來和尚的肩膀,自己這位兄弟以前從來都不是自暴自棄的人,這一次當然也不會。

    果不其然,亂來和尚點了點頭,眼眸中閃過戰意:“強者越來越多,這才有意思。”

    王伯謙強撐著站起身來,苦笑道:“楚云,我們這幅身體狀態,怕是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去參加巡游殿的考驗。”

    “用不著考驗,我說了算。”

    楚云一揮手,臉上沒有任何神情。

    在巡游殿,他沒有太大的權力,單純收一些人進去,還是沒問題的。

    “等你們到了巡游殿后,就知道這小子地位有多高了,一手遮天可不是說說而已。”

    大圣湊上前來,打趣著。

    “怎么什么時候都有你呢,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楚云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大圣縮了縮腦袋,果然不說話了。

    “走,我們先回巡游殿。”

    楚云伸手將唐浩然扶起,由于藥效在體內化開,他的傷勢好了不少。

    “如何,能自己走嗎?”

    唐紫仙關切的問道。

    “沒問題。”

    唐浩然哈哈一笑,他天生樂觀,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而影響斗志。

    況且,這樣的開局不利,也算是敲響了警鐘。

    早些吃虧,總是好的。

    在楚云跟大圣的帶領下,五人走入羅浮城中。

    羅浮城,不僅占地龐大,而且很是熱鬧。

    五人非常吃驚,尤其是唐浩然,連連問道:“這……這里是古國的皇城嗎?”

    “什么皇城,只是一個邊陲小城而已。”

    楚云搖了搖頭,事實上他也沒去皇城中看過。

    瑤池圣國的皇城,應該要比這里還氣派吧?

    “大師兄。”

    “大師兄。”

    一路上印度奧很多巡游使,他們看到楚云后,皆都恭敬的打著招呼。

    至于楚云身旁,受傷的五人,這些巡游使全部視而不見,沒一個人多嘴詢問。

    其實按照他們的職責來講,這些肯定是要詢問清楚的,然而誰都不敢去問,這不是別人,而是楚云啊!

    活的不耐煩了,敢去尋他的晦氣。

    以他在巡游殿中的身份和地位,就算不出手,也能慢慢玩死你。

    一些巡游使,眼角余光掃到易離離跟唐紫仙后,頓時露出了然的神色。

    這兩位天仙似的美人兒,看來跟楚云有著非同小可的關系,不愧是大師兄,就連女人都這么美。

    比起殿主來,都毫不遜色。

    咦,我為什么要拿她們跟殿主比?

    走回巡游殿后,一路上就沒有一個巡游使敢多嘴詢問。

    不管楚云的目的是什么,他們都三緘其口,權當什么都沒看到。

    巡游殿并非隨便一個人都能進的,但在楚云的帶領下,哪怕是一個要飯的進來,他們也會笑臉相迎。

    楚云給五人分別找了住處,將其安排下來。

    至于唐紫仙跟易離離,楚云直接把她們帶到了自己所在的大殿,反正里面偏殿還有很多,隨便找兩間住都無所謂。

    “你們先在這里療傷,我會幫你們把身份搞定。”

    臨走時,楚云安慰著幾人。

    待會,他就去直接去找人要令牌,有了令牌,就將成為合格的巡游使。

    在巡游殿,哪怕四位副殿主,都對楚云畢恭畢敬。

    在所有巡游使眼中,楚云的身份或許就比殿主稍稍低上一點點。

    他的天賦,他的戰力,他的潛能,他的神秘。

    說楚云是他們見過最強悍的天才,都并非夸張。

    “你把我們,安排在你的大殿里?”

    唐紫仙挑了挑秀眉。

    楚云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你們受傷了,咱們離得近,方便有個照應。”

    易離離俏臉差點繃不住,分明就是故意的,還要裝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真是好笑。

    雖然明知道楚云的心思,但易離離并沒有點破。

    能夠住在一起,也挺不錯的。

    唐紫仙冷哼一聲,閉上眼睛。

    她在心中,其實已經接受了這樣的結局,只是臉皮有些薄而已。

    “楚云,我聽說你帶了好幾個人回來?”

    大殿門被推開,穆圖走了進來。

    “咦,是你們!”

    穆圖看到兩女后,大吃一驚:“你……你們也……”

    他沒想到,楚云這一次下去巡游,居然又帶了好幾人上來。

    不得不說,真的是膽大妄為。

    萬一身份暴露,光是一個程碧寧,就夠他們受的了。

    生死境真君,就算他們全部加起來,都沒法應對。

    即便如此,楚云還是義無反顧。

    “不錯,我把他們帶上來了。”

    楚云點了點頭。

    “你,你這到底是怎么想的?”

    穆圖很是困惑,當年在太乾大陸,可是楚云親口說的,不要有太多人飛升,以免目標太多,暴露身份。

    可是這時,怎么反而主動帶他們上來了?

    “處境不同了。”

    楚云微微一笑,說道:“我如今在巡游殿的身份地位,你也看在眼里了,就算我帶再多人來,他們都不會懷疑什么。只要身份不暴露,他們隨便怎么看我都無所謂。”

    “直說吧,巡游殿的考核都全權由我負責,只要我愿意,想帶誰來就能帶誰來,而他們頂多只會覺得我以權謀私。”

    楚云的語氣,很是淡然。

    這就是他的自信!

    莫說程碧寧還沒有懷疑自己,就算她懷疑了又能如何?

    整個巡游殿都是自己在扛,只要自己不在了,二十多年后的龍門大會將一敗涂地。

    想要在二十多年里涌現出一批天驕與瑤池圣國的那些世家子弟爭鋒,壓根沒有任何可能。

    而真到那時,巡游殿也會被徹底取締,不復存在。

    原本的興盛,不過只是曇花一現,如同流星般消逝。

    雖然經過變革后,巡游殿的確煥發了勃勃生機,但底蘊還是太過薄弱。

    而且巡游殿里的這些天才,需要一個目標來超越。

    有了目標,才能有動力。

    說白了,整個巡游殿還得靠自己。

    就算程碧寧懷疑自己,也不敢賭。

    她不敢拿巡游殿的未來去賭。

    穆圖愣了一會,隨后哈哈笑道:“這個法子妙啊!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這不是老子說過的話嗎,老穆,你又學老子!”

    大圣正好進來,聽到穆圖說這句話,氣不打一處來。

    “滾,都是跟我學的。”

    楚云沒好氣的罵道。

    “那看來,我們此刻的處境,還算不錯。”

    唐紫仙淡然一笑,容顏絕美,動人心弦。

    “不錯,你們有足夠的時間養傷,而后修煉。”

    楚云目光落在易離離身上,微微笑道:“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在天庭之上,煉體強者非常稀少,特別受人尊敬。就拿目前的情況來說,全都是你的優勢!”

    易離離有些驚詫:“煉體強者,受人尊敬,為什么?”

    她很是不解,在太乾大陸上,煉體強者算不上底層,但也絕對跟身份尊貴沒有關系。

    可是到了天庭,為什么情況就不同了?

    “這個問題,我以后慢慢跟你解釋。”

    楚云收起笑容,很是認真的對兩女說道:“天庭之上的天驕,雖然修煉環境比我們優渥太多,但是他們的武魂,其實和我們差不了多少。你們的天級七品,放在這里,也能稱得上天驕二字,只是單單有武魂還不行,天庭人口基數太大,擁有強悍武魂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我明白。”

    易離離點了點頭,她對修煉從來都非常敬畏,從不會生出任何自滿之心。

    廢話,楚云和自己境界相同,但是戰力卻甩出自己很多很多。

    有這個妖孽在,誰還可能生的出驕傲自滿的情緒?

    “楚云,你見我兒子沒有?”

    穆圖眉飛色舞,很是興奮。

    楚云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打趣道:“幸虧你把風隱帶了回來,否則我絕對會心生懷疑。”

    “什么意思?”

    穆圖一頭霧水,搞不懂楚云這句話的含義。

    “他意思是,孩子長得很漂亮,完全不像是你的種。”

    大圣說完之后,吭哧吭哧的笑了起來,前仰后合:“沒聽明白嗎,夸你丑呢!”

    穆圖一張臉猛地拉了下來,死死的瞪著大圣:“臭猴子,找死是吧?”

    “不笑了不笑了。”

    大圣立刻收起笑容,正襟危坐。

    他以往被穆圖修理過太多次,以至于現在都生出條件反射了。

    “楚云,你想靠著源源不斷飛升上來的圣賢,共同占下這巡游殿?”

    穆圖收起嬉笑,很是正經的問道。

    “穆圖,你說的并不完全正確。”

    楚云目光望向殿外,有些深邃:“我所預謀的東西,遠遠比你說的,要龐大得多。巡游殿放在整個天庭中,只是滄海一粟,這里對我而言,僅僅只是起點罷了!”

    作者拓跋流云說: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