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所以,當木白秀說出楚云教她的話的時候,木承德的心中,并沒有太深的情緒波動。

    反而,有些竊喜。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楚云都比霍嘉這個廢人更值得拉攏。

    如果木白秀真能和楚云在一起,那也是一件好事。

    但他將態度拿捏的很好,并沒有讓木白秀察覺出心態的變化。

    他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一直等到最后,才勉強點頭答應。

    木白秀涉世未深,純粹沒有任何心眼。

    她看到父親如此為難,卻還是勉強答應,感動的眼圈發紅。

    “爹答應我,不會把我嫁入霍府,但是……”

    說到后面,木白秀有些難以啟齒,俏臉微微發紅。

    “但是什么,你跟娘說。”

    美婦人看到木白秀欲言又止,心中咯噔一聲,有些提心吊膽。

    “爹讓我,想方設法的……嫁給另一個人……”

    木白秀臉龐發紅,聲音有些囁嚅,低著頭不敢抬起。

    美婦人臉龐變了變,低聲說道:“白秀,娘無論如何都會站在你這邊,如果你爹非要逼你的話,那咱們娘倆就離開,遠走高飛!”

    “不……不是……”

    木白秀有些羞于啟齒,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你既然有了心上人,那就絕不能因此妥協,無論你爹讓你嫁給誰,你都不要答應!”

    美婦人眼睛盯著木白秀,語重心長。

    “我……我……”

    木白秀羞赧的很,到最后心一橫,直接說道:“爹讓我嫁的,就是我的心上人!”

    她喜歡楚云,這件事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就連娘親都沒有。

    這是她第一次,大膽的說出來。

    美婦人愣了一會,隨即臉上重新泛起笑容:“白秀,娘是真心為你感到高興。既然有了喜歡的人,就千萬不能放過,幸福是要自己追求的!”

    “嗯……”

    木白秀輕輕點點頭,俏臉依舊發紅。

    其實她心中也沒底。

    當日楚云雖然說了那樣一番話,但是并沒有繼續沿著說下去。

    木白秀也不清楚,大師兄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心中忐忑,要不要找個機會,去問清楚?

    ……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間又是十多年過去。

    距離瑤池圣國的龍門大會,就只剩下三年了。

    三年時間,一瞬而已。

    “城主,有貴客登門拜訪。”

    洪湖站在楚云門前,輕輕叩門。

    “說了,誰都不見。”

    楚云淡然的聲音從門內響起。

    洪湖無奈苦笑,他早就料到楚云會是如此反應,隨后接著說道:“這位貴客,恐怕城主不得不見。”

    房內沉默一會,隨后大門打開,只見楚云站在那里,一身寬松的白袍,頗為隨意。

    他的胡須有些長,顯然許久未曾刮過,頭發隨意扎起。

    那雙眼眸,依舊犀利,猶如深夜里的兩點寒星。

    “是誰,我不得不見?”

    楚云目光隨意掃過洪湖,面無表情。

    洪湖如遭重擊般,只感覺身軀猶如陷入沼澤之中,連抬頭都做不到。

    剎那間,他驚出一身冷汗。

    這十多年里,城主沒有離開過房間,顯然每日都在修煉。

    只是一個眼神而已,就讓自己渾身發軟,究竟已經到達了怎樣的境界?

    “屬下這就請她過來。”

    洪湖不敢過多停留,楚云帶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只能匆匆的來,匆匆離去。

    楚云站在門前,深深的伸了個懶腰。

    居然,已經十多年過去了。

    感受著體內磅礴力量,楚云心中沒有絲毫得意,反而充滿斗志。

    越是朝上爬,眼界就越是寬闊,就越能意味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鼠目寸光者,多半是底層人物。

    除去修煉外,楚云還經常去書房看書。

    城主府,它就屹立在這里,親自見證過巡游殿、羅浮城的興衰。

    史書之中,自然是把這么多年的史記,詳細給記錄了下來。

    修煉之余,就去看書。

    沉浸在數萬年的歷史長河中,感受著那種氛圍,何嘗不是一種對心境的歷練?

    “楚云,你架子可真大啊,想見你一次真不容易。”

    只見一位少女迎面走來,俏臉上帶著不滿之色。

    在她身后,跟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身穿樸素衣袍,沒有絲毫存在感。

    見到少女后,楚云挑了挑眉,有些驚訝道:“宋三小姐?”

    來人,是一位古靈精怪的少女。

    她模樣俏生生的,美眸嗔怒,看起來居然別有一番風味。

    走到近前后,少女呲了呲牙,捏了捏粉拳,做出威脅狀,來表心中情緒。

    不是宋府三小姐宋子琪,又是誰?

    因為當年在奇牙之森中有過交集,所以楚云對宋子琪的印象還算深刻。

    上次自己在巡游殿中,宋子琪也來拉攏過自己,不過由于華飛龍的原因,被霍遜給攔在了外面。

    “宋三小姐突然登門拜訪,實在榮幸之至。”

    楚云微微一笑,態度不卑不亢。

    “架子這么大,可沒看出來你哪里覺得榮幸了。”

    宋子琪上下打量了楚云一眼,冷哼道:“難道你就準備在這里,會見貴客嗎?”

    楚云本能的想側身將宋子琪請進來,不過突然想到,里面還沒有收拾,非常雜亂,不適宜見客。

    好在一旁的洪湖極其懂得察言觀色,立刻說道:“城主,宋三小姐,這邊請!”

    來到城主府的后花園內,一處涼亭中。

    這里很是安靜,環境很好,適合閑聊。

    “宋三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楚云挑了挑眉,當年宋子琪來拉攏自己,被拒之門外,以她的聰明程度,應該能夠想到自己的立場。

    再者而言,如今的自己乃是羅浮城城主、巡游殿大師兄,加上跟霍府的關系很近。

    宋子琪明知不可能,絕不會前來浪費口舌。

    “先上茶再說。”

    宋子琪倒是大小姐脾氣十足,伸手敲了敲石桌。

    “好,我這就下去準備。”

    洪湖聞言,立刻屁顛屁顛下去了。

    他身為城主府的衛軍統領,也還算是有些地位的。

    只是跟宋子琪比起來,不值一提。

    不一會,熱氣騰騰的茶水端了上來。

    宋子琪品了品茶,隨后眉頭一皺:“這竹葉青倒是不錯,只可惜年份不足,難喝難喝。”

    說著,她將茶水推到了一邊去,一副很嫌棄的神情。

    洪湖很是尷尬的陪著笑,這已經是城主府所能拿出最好的茶了。

    可誰能料到,依舊不入宋三小姐的法眼。

    “喂,你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就這么小氣?這種茶水,是來招待客人的嗎,喂豬還差不多!”

    宋子琪看到楚云依舊風輕云淡的喝著茶,不由得表情含怒。

    楚云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我剛喝了一口,你居然說這是喂豬的?

    說話的時候,能不能分一分場合啊。

    不過也沒辦法,宋三小姐的脾氣就是這樣,非常隨性。

    這次前來,她顯然有些怨氣,應該是自己當年沒有見她的原因。

    不得不說,女人的脾氣真是古怪。

    “咳咳。”

    楚云擦了擦嘴,道:“宋三小姐莫要消遣我,有什么事情直說便是,如果還繼續打啞謎的話,就別怪我送客了。”

    宋子琪柳眉一豎,喝道:“好啊,你居然還跟本小姐擺起譜了!”

    楚云表情逐漸變得有些不耐,原本宋子琪打擾自己修煉,就已經很不爽了,結果她還在這里磨磨蹭蹭,就是不說正事。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

    更何況,楚云的脾氣一向不好。

    “小姐……”

    白發老者突然開口,似是在提醒。

    宋子琪頓時收聲,顯然對這老者有些畏懼。

    她狠狠剮了楚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本小姐今日來,是有事情找你。”

    楚云點點頭,側耳傾聽。

    有事就說事,沒事少閑扯。

    別人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慣著你,我可不會。

    “還有三年,龍門大會將要開啟……”

    宋子琪反問道:“你也會參加的,對吧?”

    “那是自然。”

    楚云點點頭。

    如今巡游殿蒸蒸日上,顯然不再需要擔憂會被取締了。

    但龍門大會這種盛會,楚云可不想錯過。

    自古以來,瑤池圣國就有個規矩,勢力首領不能參加龍門大會。

    楚云是羅浮城的城主,羅浮城名義上是獨立于瑤池圣國之外的存在。

    按道理而言,他沒有資格參加龍門大會。

    但實際上,巡游殿是瑤池圣國皇室在背后支持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羅浮城雖然沒有歸于瑤池圣國管轄,但由于它跟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所以說大家都把羅浮城默認為瑤池圣國的領土。

    楚云身為城主,但實際上也是臣子。

    臣子前去參加,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很好,這次龍門大會有幾個熱門人物,你要記住。分別是華飛龍、許不弱、范金狼以及十七皇子方洛!”

    宋子琪很是認真的說道:“他們,都勢必會成為你的勁敵!”

    “等等。”

    楚云皺了皺眉,伸手打斷了宋子琪的話:“宋三小姐來我這里,總不會是特意給我,龍門大會其他天驕的情報吧?”

    出乎預料的是,宋子琪居然沒有否認,點了點頭道:“當然,否則我跟你說這些干嘛!”

    如此一來,楚云更摸不著頭腦了。

    宋子琪顯然也要參加龍門大會,兩人將會互為對手。

    她專程來跟自己說這些,目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