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我還沒說完呢,你急什么。ωヤノ亅丶メ....”

    宋子琪沒好氣的白了楚云一眼,隨后平靜的說道:“楚云,這些年來我一直在關注你。你的戰力很強,一掌擊殺洪昊天、從刀法上擊敗華飛龍、斬殺華榮……這些對你而言,都是越級戰斗,但你總體下來,無一敗績!”

    楚云沒有接話,他在等宋子琪的下文。

    “我想要幫你,成為龍門大會的首名。”

    宋子琪美眸之中,很是誠懇,仿佛這番言論,掏心掏肺。

    “為什么?”

    楚云一驚,但很快意識到,天上不會掉餡餅。

    她既然專程來找自己,那就必定有所圖謀。

    “因為我幫了你,就是在幫我自己。”

    宋子琪有些焦急,生怕楚云會拒絕似的:“家族想要把我嫁出去,用作聯姻,我曾偷偷聽到他們商量,潛在人選有華飛龍、許不弱、范金狼以及十七皇子方洛。只要他們四人中任何一人能夠拿下龍門大會的首名,我就會被家族許配給他!”

    “等等,首名不是有皇帝賜婚嗎?”

    楚云有些奇怪的看著宋子琪,難不成宋府還要跟皇室爭搶女婿不成?

    “哎呀,皇室又不會強行許配,一切不還得看個人意見嘛!”

    宋子琪說到這里,連忙搖了搖頭:“等一下,剛才說到哪兒了?哦對,只要他們誰能拿下龍門大會首名,家族就會把我嫁出去!”

    “龍門大會聚集整個瑤池圣國的天驕,真可謂是天驕倍出,你家族就這么確信,首名會從他們四人中誕生?”

    楚云挑了挑眉,這種事情,的確像是宋三小姐的風格。

    只是,不徹底問個究竟,楚云始終無法放下心來。

    “我們宋府的情報網,豈是開玩笑的?”

    宋子琪說話之余,俏臉上閃過驕傲之色:“同為超級天驕,也有層次之分。他們四人就是瑤池圣國最頂尖的那批天驕,只要發揮不失常,龍門大會前五名,他們將占得四個席位!”

    “那,還有一人呢?”

    楚云笑問道。

    “那自然就是你了!”

    宋子琪沒好氣的說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要來找你?因為除你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原來我的名氣,已經傳遍瑤池圣國了?

    楚云心中驚訝,歸根結底,還是品香樓那一戰,讓自己打出了名氣。

    自己跟華飛龍年齡差不多,居然能夠將他擊敗,顯然一躍進入了上層勢力的眼中。

    楚云突然笑了:“宋三小姐,我發現貴家族,很歧視我!”

    “從何說起?”

    宋子琪一愣,不明白楚云的意思。

    “你看,同樣被視為龍門大會中前五,他們任何一人拿下首名,都能迎娶宋三小姐,可唯獨我,沒有這種殊榮。”

    楚云一本正經的說道:“這不是歧視,是什么?”

    “你……”

    宋子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他調戲了。

    關鍵他還一臉正經,仿佛說的是真理一樣,看著就欠揍。

    “我不跟你貧嘴,他們四人我都不喜歡,所以我誰都不嫁。至于其他人,雖然并稱天驕,但實際不過只是扶不上墻的爛泥而已,所以本小姐來找你,希望你能一路過關斬將,拿下首名,斷了我家族的念想!”

    宋子琪說話之時,美眸中帶著一抹鄭重,顯然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可若是我拿下首名后,你家族要把你許配給我,那該如何是好?”

    楚云撓著頭,一副很是苦惱的樣子。

    “楚云,你別太過分!”

    宋子琪俏臉上閃過一抹羞紅,但還是瞪大美眸,裝出憤怒的樣子。

    “我只是在頭疼,如果貴家族到時真的誠意滿滿,那我該找什么理由拒絕呢?”

    楚云擺明了,就是故意在逗宋子琪。

    “你,你還敢拒絕?”

    宋子琪怒火上涌,只感覺自己被羞辱了。

    如果家族真的把本小姐許配給你,那是你十世修來的福分。

    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拒絕!

    真是氣死本小姐了。

    “那我不拒絕就是。”

    楚云強忍住笑,親眼看著宋子琪一步一步走入自己挖好的坑中。

    “嗯,這才對嘛……呸,我呸!你在說什么,誰準許你答應了?”

    宋子琪杏眼含怒,自己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三下兩下的就被楚云給繞暈了?

    白發老者干咳兩聲,主動說道:“琪琪性子有些不成熟,楚公子莫要再逗她了。”

    看到這老者開口,楚云也連忙收起了所有嬉笑。

    他思索一番,反問道:“實不相瞞,我的確也是沖著首名去的,只是剛剛宋三小姐說要幫我成為首名,這是要怎么幫呢?”

    “修煉資源、戰技、靈兵,你需要什么盡管開口,我會竭盡全力的配合。”

    說到正事,宋子琪重新嚴肅起來:“還有他們的情報,戰斗習慣和戰斗方式,甚至修煉了何種戰技,我都會一并告知于你!”

    好強大的情報網。

    楚云心中非常吃驚,宋子琪輕描淡寫間,就能給出這些情報,實在有些恐怖。

    宋府,真不愧是瑤池七府之一。

    “就沒有其他好處了嗎,譬如讓我一親芳澤什么的。”

    楚云目光閃爍,故意抬眼去大量宋子琪。

    他心中打定主意,反正自己是要爭奪首名的,這跟宋子琪的想法不謀而合。

    “你做夢!”

    宋子琪銀牙緊咬:“你也太自戀了,本小姐看不上他們,難道就看得上你?”

    看到楚云明顯失落的神情,宋子琪有些慌張,他該不會一怒之下,不幫這個忙了吧?

    “楚云,你若是想要更多,本小姐也拿不出了,但我可以欠你一個人情。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你需要幫助,我便會出手!”

    宋子琪猶豫了一會,又補充了一句。

    “好,就這么定了。”

    楚云眼前一亮,他本來是想試一下,看能不能從宋子琪嘴里得到更多。

    先前那些條件,他其實已經非常滿意了。

    但如果有機會得到更多,為什么不要呢?

    沒想到,宋子琪又附贈了一個人情,不要白不要。

    “我有些不放心,你發誓。”

    宋子琪輕咬嘴唇。

    楚云心中暗笑,不過倒也沒有猶豫,舉起手來,對天發誓。

    天空閃過光芒,代表誓言已成。

    “還有三年時間,我會派人每月送來修煉資源;至于靈兵、戰技,你需要什么樣的,直接開口,我在我能力范圍內,盡可能的滿足你!”

    宋子琪美眸中,閃過一抹輕松。

    她是真的不想嫁人,所以才出此下策。

    楚云是五人中,唯一沒有背景的,家族肯定不會愿意把自己許配給他。

    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前來尋求楚云的幫助。

    “好,有勞宋三小姐了。”

    楚云站起身來,微微笑道:“我送兩位。”

    宋子琪點頭,隨后在楚云的帶領下,走出了城主府。

    臨走之時,她轉身說道:“楚云,我很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宋三小姐發話了,不敢不從。”

    楚云笑容燦爛。

    他就是如此,壓力越大,斗志越昂揚。

    將兩人送走后,楚云走回城主府中。

    他此刻,有種想笑的沖動。

    正打著瞌睡呢,突然有人過來送枕頭,實在太貼心了。

    至于所謂的賠率,楚云剛剛得知,每次龍門大會舉行之前,都會有莊家算出相應的賠率。

    每一個可能參加的天驕,都會擁有。

    賠率越低,證明越被看好。

    瑤池圣國十七皇子方洛,是最被看好的,他的賠率只有1:2。

    其次是許不弱。

    范金狼。

    楚云。

    以及華飛龍。

    原本華飛龍名次要很靠前,只是在品香樓敗給楚云后,后退了一名。

    天驕之間交手,一方如果輸掉的話,明顯會對賠率有著不小的影響。

    這五人,列為賠率榜前五,也是瑤池圣國公認的最強年輕一輩天驕。

    其他四人,都成名已久,只有楚云屬于異軍突起。

    擊殺洪昊天,擊敗華飛龍,斬殺華榮。

    別的先不說,單純靠著這三件事跡,把他列為前五,一點問題都沒有。

    并非隨便一人,都能擊敗華飛龍。

    并非任意一人,都能越級擊殺華榮、洪昊天。

    “到時,我就一路押我自己,肯定賺的盆滿缽滿。”

    楚云眼光一亮,突然找到一條發財致富的捷徑。

    距離龍門大會,還有三年時間。

    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楚云若有所思:“我得抽時間去找一趟趙鐵錘,讓他幫我繼續加持靈兵。”

    龍門大會,也稱為瑤池圣國的天驕之戰。

    瑤池七府,強者如云,還有皇室皇子、還有其他世家、勢力,還有許多將軍的子嗣。

    無數天驕,群雄逐鹿。

    總的來說,想要在這種情況下突圍,拿下首名,并不容易。

    將靈兵繼續加持后,也算是給自己提升些信心。

    擁有那金色狼牙做信物,趙鐵錘肯定不會拒絕自己的請求。

    只是去哪里找他,得好好打聽一下。

    還有巡游殿,也有一大堆事等著自己去處理。

    畢竟自己身為大師兄,在龍門大會前,肯定要回去露一露面,給諸多師弟師妹加油鼓勁,以身作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