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戰錘國,乃是一處大國,坐落在諸多古國之間。

    當年矮人族成立戰錘國之初,也是奔著發展強盛而去的。

    可誰曾料到掣肘太多,四大圣國就像是遙不可及的高峰,牢牢壓在頭頂。

    數千年來,戰錘國一直穩妥發展,可最多也就只是大國而已。

    因為四大圣國不會眼睜睜看著戰錘國壯大,明里暗里都在打壓。

    相對而言,大國已經就是天花板了,無法再繼續上升。

    戰錘國的國力在大國中算是頂尖,加上矮人族都有一手煉器之法,所以平日里倒也沒有誰會去招惹他們。

    無論是打造靈兵,還是對靈兵的加持,都需要矮人族專門的手法,這也是其他煉器師所缺少的。

    當然,這也是戰錘國的立國之本。

    戰錘國首都,金錘城。

    楚云走在城中,只感覺來來往往數不清的人,大部分都是沖著戰錘國的名氣來的。

    街道兩邊,屹立著許多宮殿,全都是矮人族的風格建筑。

    門口擺著許多華麗漂亮的靈兵,專門吸引那些華而不實的貴族。

    尤其是愛慕漂亮的女子,看到這些近乎藝術品般的靈兵后,雙眼發直,根本走不動路。

    楚云目光掃過,淡淡一笑。

    這些靈兵,根本沒有什么實用價值,就只是空有外表而已,也就騙騙那些整日參加酒會的貴族。

    矮人族真正的寶貝,肯定不會擺在街頭。

    慕名而來的勢力、強者,都有專人進行接待,肯定不會在街頭亂逛。

    楚云徑直朝著皇宮走去,他手中握著金色狼牙,表情泰然自若。

    這既然是趙鐵錘隨身攜帶的東西,那就肯定能夠在皇宮中暢通無阻。

    “請留步。”

    來到皇宮前,楚云被兩個身材矮小,但十分健壯的矮人侍衛擋下。

    他們抬起頭來,盯了楚云一會,開口道:“有沒有信物?”

    每日進入皇宮中的外人太多,這些矮人侍衛自然心中有數。

    只要能夠拿出信物,那就給予放行。

    能夠進入皇宮的,全部都是其他赫赫有名的勢力強者,他們不過只是最普通的侍衛而已,自然沒膽量去招惹別人。

    無論對誰,他們都是這般恭敬的態度。

    楚云張開手掌,只見金色狼牙靜靜躺在掌心中,散發著淡淡光芒。

    “這……”

    兩個矮人侍衛見狀,大眼中猛地閃過一抹震撼,望向楚云的眼神都變了。

    這可是大皇子殿下趙鐵錘的貼身信物,這么多年來始終沒有送出去過。

    面前這青年,居然拿著大皇子殿下的信物找上了門。

    他的身份,肯定不俗!

    “快,快請!”

    兩人連忙讓開路,一臉的恭敬。

    效果還不錯。

    楚云心中這么想著。

    “我不知道你們少主的宮殿在哪里,還勞煩前面帶路。”

    楚云收起金色狼牙,轉身說道。

    “少主?”

    兩個矮人侍衛一驚,臉上浮起不可置信。

    戰錘國成立都幾千年了,類似“少主”這樣的稱呼,早就已經摒棄了很久。

    就好比趙鐵錘,他乃大皇子,尊稱為殿下。

    可面前這青年卻直言不諱的說,找你們少主。

    難不成,他早在沒有建國之時,就跟矮人族有交集?

    兩個侍衛表情齊齊一變,越想越覺得可能。

    那些壽命幾千年的,無一不是老妖怪,就算變幻成青年的外表跟模樣,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想到這里,他們瞳孔中閃過驚懼,對于楚云的要求,完全不敢拒絕。

    “我……我帶前輩過去!”

    其中一位侍衛站了出來,兢兢業業。

    楚云有些奇怪,他的態度怎么會轉變的這么快,難不成這金色狼牙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他自然想不到,這侍衛把自己當成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了。

    在侍衛的帶領下,楚云一路走入皇宮中,連續穿過幾所大殿,終于來到趙鐵錘的殿前。

    只見大殿的走廊前,站著好幾十人,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焦急的樣子,苦苦等待著。

    “前輩,殿下正在里面煉制靈兵,要不要小人進去通報?”

    那矮人侍衛有些畏懼的問道。

    “不用,你下去就好。”

    楚云擺了擺手,他恰巧也有些感興趣,就想先在外面等一會。

    那矮人侍衛眼中閃過一抹慶幸,暗自松了口氣。

    都說那些老妖怪脾氣古怪,稍有不順心就會出手殺人,好在這位還算規矩,沒有太難為自己。

    現場氣氛很是詭異,沒人說話,就都只是靜靜等待著。

    “老子都等三天了。”

    一位大漢明顯有些不耐煩,他滿臉橫肉,兇神惡煞。

    其他人都沒有開口,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面無表情。

    “嗎的,老子不等了!”

    大漢暴跳如雷,轉身離去。

    在場眾人,臉上全都閃過一抹喜色。

    這大漢位置很靠前,他選擇離開,那就說明少了一人排隊。

    趙鐵錘有個規矩,無論是誰,只要想找他打造或是加持靈兵,都只能在外面排隊。

    當然,真正的貴客可以例外。

    所謂的真正貴客,都是那些古宗、大帝級強者,他們就算插隊,也沒人敢說半個“不”字。

    楚云目光掃過全場,這些人各個身份不俗,從衣冠穿戴上就能看出。

    一些人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氣度,以及前呼后擁的排場,都說明了他們身份的不俗。

    可是再怎么不俗,也只能在外面排隊,這是規矩。

    半個時辰過去了,大殿的門終于打開,只見趙鐵錘站在里面,伸手將一件靈兵交給了門口那男子。

    “多謝殿下!”

    那男子眼前一亮,顯然興奮不已。

    先前的等待,全都值得了。

    趙鐵錘目光掃過眾人,甕聲說道:“下一……等等!”

    話還沒說完,他突然頓住。

    趙鐵錘的一雙眼睛,落在楚云身上,久久沒有移開。

    這身影,真的好熟悉。

    只是,他到底是誰,為什么自己卻想不起來?

    如果印象深刻的話,應該能馬上想起來才對,只是……只是為什么腦海中沒有絲毫印象,就仿佛缺失了那段記憶。

    看到趙鐵錘死死盯著楚云,楚云知道他心中疑惑,不由得燦爛一笑,揚了揚手中的金色狼牙。

    轟!

    趙鐵錘只感覺頭頂劈落雷霆,腦海中所有疑惑,全都在這一秒化解。

    這金色狼牙,是自己送他的。

    也就是說,他就是那位,跟自己有過約定的人。

    怪不得那么熟悉,對啊,我怎么會把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記呢?

    “楚云。”

    趙鐵錘瞳孔中閃過一抹興奮,走上前來,有些激動:“你終于來了。”

    他在意的,不是楚云,而是自己那金色狼牙。

    這東西寓意可不一般,自從把它送出去后,趙鐵錘往往夜不能寐。

    如今楚云帶著金色狼牙找上門來,應該是求自己幫他完成后面的加持。

    這樣也好,自己終于能拿回這金色狼牙了。

    “見過少……殿下。”

    楚云本能的想說少主,但又覺得不妥。

    “好,先進來再說。”

    趙鐵錘有些迫不及待,拉著楚云的胳膊,就走回大殿之中。

    走廊上的其他修煉者,全都一臉懵逼。

    自己辛辛苦苦等了這么久,怎么趙鐵錘直接就拉人插隊了?

    這算怎么回事。

    “殿下,我們烏云國等了整整四天,怎么說也該輪到我們了吧?”

    那烏云國使者一臉的不忿,心中很是不痛快:“哼,這小子是誰,憑什么就能插隊?”

    要是其他大勢力的超級天驕、超級強者,那也就算了,這口氣我們能忍。

    可這小子,又是哪根蔥?

    趙鐵錘眼神一瞪,喝道:“烏云國是吧,告訴你們五皇子,靈兵不打了!”

    他矮小精湛,所以聲音渾厚,傳出走廊。

    那使者臉龐驟然一變,他只是發牢騷而已,怎么都沒有料到趙鐵錘會勃然大怒。

    “殿下,我……”

    那使者徹底傻眼,自己肩負著使命來的,如果沒能完成就被趕回去,五皇子還不要了自己的命?

    “還愣著干什么,讓你滾你就滾!”

    那使者還想說些什么,背后有人不耐煩的一把抓住他,隨手扔到了走廊外面。

    那人咧嘴一笑,對趙鐵錘說道:“這種蠢貨,就不該打擾殿下雅興。”

    接著,他又補充道:“還請殿下動作快些,不然小的回去不好交差。”

    同樣是催促,這人的態度就會好出很多,而且帶著笑容,讓人沒法直接拒絕。

    “我會很快的。”

    趙鐵錘伸手關上了門。

    走廊之中,眾人不由得議論起來。

    “烏云國五皇子的靈兵,說不打就不打,殿下真的有膽。”

    “那是自然,戰錘國又不比烏云國弱,再說了,只是一個使者而已,還能翻天不成?”

    “大家還是慢慢等吧,區區幾日時間,如何等不得?”

    “說的不錯,如果不愿意等,皇宮中多的是煉制靈兵的煉器師,為何非來這里,還不就是看中了殿下的手藝么?”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顯然都習慣了等待,對于這樣的事情絲毫不意外。

    人群當中,唯獨一人,瞳孔閃過震撼。

    他緊緊盯著大門,心中這般思考:

    楚云,怎么會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