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百強天驕的選拔,在三日之內,陸續出了結果。 ̄︶︺sんцつ

    “你很頑強,如果以后愿意投奔我,隨時歡迎。”

    方洛望著面前奄奄一息的毛二明,淡淡的說道。

    毛二明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或者說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但他卻一次又一次的爬起來,拼命的向自己發起猛攻,無論自己把他打倒多少次,他都很快爬起來,意志力非常頑強。

    方洛本身是個非常狂傲的人,看到毛二明這般斗志,心中多少也有些感觸,起了愛才之心。

    毛二明吐著鮮血,一寸一寸的站起身來,牙關緊咬道:“我……我是巡游殿的人,大師兄對我有……有知遇之恩,我不會背叛巡游殿的!”

    方洛聞言,不由得笑出聲來:“背叛,什么叫背叛,就連巡游殿都是我皇室的。”

    毛二明倔強的搖頭:“不,我不會投奔你。”

    “那你認輸好了。”

    方洛目光微冷:“以你如今的狀態,絕無可能再接我一招!”

    “不,不認輸。”

    毛二明再度吐出鮮血,步履蹣跚的朝著方洛沖去。

    方洛搖了搖頭,他一向不是憐憫的人,但是今日在毛二明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充滿斗志、不曾屈服,死都不放棄。

    正是因為這些特點,使得他動了愛才之心,想要把毛二明收服,作為自己的手下。

    “現在不需要答復我,你多的是時間考慮。”

    方洛搖了搖頭,隔空出手,手掌猶如戰刀一般,猛地敲在了毛二明的頸部,將他擊昏了過去。

    ……

    另一邊擂臺,木白秀跟宋子琪的爭斗。

    原本宋子琪占據絕對上風,可后來她變得有些心不在焉,楚云擊殺華飛龍的那一幕,始終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

    看得出來,楚云沒有讓自己失望,那送出去的諸多修煉資源,總算沒有打了水漂。

    只要按照這個趨勢下去的話,就連方洛、許不弱、范金狼,都未必會是楚云的對手。

    這么一分神,自然被木白秀搶占先機。

    當宋子琪回過神來之時,失敗已經不可避免。

    不過她也沒有太過在意,本身她來參賽,就是為了玩玩而已。

    就算不能繼續走下去,也沒什么可惜的。

    ……

    “木大少爺,可惜了。”

    穆圖的手掌,扣在木鴻源的脖頸上,只要稍稍發力,就能將他脖子捏斷。

    但他本身,也不如言語中那么輕松,身上多處傷口,深可見骨,觸目驚心。

    最后拼盡全力,先用黑金劍丸佯攻,而后使出天魔旗,才勉強靠近木鴻源,將他制住。

    不然的話,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木鴻源表情有些難看,他雖然沒有爭奪首名的實力,但進入前十應該不成問題。

    沒想到,居然栽在了小組賽中。

    “不得不承認,是你技高一籌,放開我吧。”

    木鴻源嘆息一聲,滿臉無奈。

    “木大少爺,這可不行,只靠一句模棱兩可的話,就想讓我放開你?”

    穆圖雖然在笑,但身上的傷勢可不是假的,疼得他不住的倒抽冷氣。

    看到自己的心思被識破,木鴻源臉色一變。

    他原本想用計謀,陰對方一把。

    畢竟自己身為木府的大少爺,卻在小組出局,怎么說出去都不好聽。

    可誰能想到,對方根本不吃這一套。

    穆圖乃是十二諸天魔王,性情奸詐狡猾,縱橫大小位面那么多年,除去在楚云手下,還從來沒有吃過虧。

    木鴻源想用這點小心思騙過穆圖,只能說太嫩了,姜還是老的辣。

    “再不認輸,我這一不小心發力的話,木大少爺就此殞落,該多可惜?”

    穆圖嘿嘿笑著,眼神死死盯著木鴻源,防止他有任何小動作。

    木鴻源很是頹然,點點頭道:“好,我認輸。”

    一旁裁判聽了進去,點了點頭,示意穆圖贏下比賽。

    “哈哈,這就對了。”

    穆圖收回了手,咧嘴一笑。

    其實他的傷勢比木鴻源要嚴重的多,先前只是拖著傷軀在堅持罷了,如今眼看贏下比賽,身體搖搖欲墜,差點摔倒。

    木鴻源臉龐很黑,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

    作為木府大少爺,在小組中就被淘汰出局,這對他而言,是絕對的恥辱。

    ……

    王伯謙的影子武魂,在陸賢英的快劍之下,相形見絀。

    無論他如何努力,都跟不上陸賢英的快劍,身上倒是多出好多道傷口,鮮血淋漓。

    “你的武魂,很有意思。”

    陸賢英眼神淡漠,眼花繚亂的劍招令王伯謙根本沒法還手,被徹底壓縮在擂臺的角落里。

    王伯謙很是憤怒,突然爆喝道:“影流斬!”

    他背后的影子忽然化作一道利刃,狠狠的朝著前方斬去。

    路上的一切,全都被這股氣息所覆蓋。

    陸賢英眼神瞇起,眼看利刃到了,閃電般刺出九九八十一劍。

    每一劍都帶動凜冽氣息,正中影子武魂的弱點之處。

    八十一劍下來之后,只見影子武魂居然承受不住這股巨力,逐漸潰散。

    王伯謙瞳孔收縮,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就是事實。

    長吸一口氣,他表情黯然道:“是我輸了。”

    連武魂都被擊潰,就算繼續堅持下去,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除去認輸外,還能有什么辦法?

    “承讓。”

    陸賢英雖然贏了王伯謙,但并沒有太過得意。

    他的心思,始終都放在楚云身上。

    楚云的強悍,如同鬼魅般烙印在他的心中,除非能從正面擊敗楚云,否則這個心魔難以消除。

    ……

    “砰!”

    縱使唐浩然周身包裹著龍須草,防御力驚人,但還是被一拳打的吐血。

    許不弱那高瘦的身影站在原地,眼神不屑的看著唐浩然,一字一頓道:“你是這個組里,唯一還能看的,但可惜,跟我比還是差得遠。”

    在這一刻,許不弱的張狂霸道,彰顯的淋漓盡致。

    “要不這樣,看在你讓我玩的開心的份上,主動磕兩個頭,然后滾下去,我饒你不死。”

    許不弱眼神瞇起,其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唐浩然很是頑強的昂起頭,眼神不屈道:“就算你能擊敗我,又能如何?在楚云面前,還不是不值一提!”

    “楚云?”

    許不弱的眼神陰沉下來,他知道對方跟楚云是一路的,都來自巡游殿,所以刻意的想要出言羞辱。

    只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看不清形勢,還敢拿楚云壓自己。

    “楚云怎么了,就算真的碰上楚云,我許不弱也不怕。”

    許不弱高瘦如同竹竿的身影,站在擂臺中央,渾身散發著恐怖的氣息,頂天立地。

    唐浩然攥緊雙拳,他真的有拼盡全力,只是奈何對方實力太強,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因為他是許府的大少爺,許不弱。

    “你這么強,跟華飛龍比起來,如何?”

    唐浩然一臉的蔑視,對方既然執意想要打自己的臉,那自己也必須硬懟回去。

    “華飛龍……”

    許不弱沉吟,隨后他突然想到,對方這是在嘲諷自己。

    華飛龍死在楚云的手中,而自己比華飛龍,又能強出多少呢?

    “嘿嘿,我是不是楚云的對手,還不敢說,但現在你就要死在我手下了。”

    許不弱咧嘴一笑,眼中綻放殺機。

    “我認輸。”

    唐浩然很是果斷,完全不給對方任何機會。

    說完這句話后,他身體一翻,跳下擂臺。

    臨走之時,他還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莫要得意,楚云會教訓你的!”

    許不弱眼神冰冷,只感覺一口氣沒有抒發出來。

    他咬牙切齒的望著遠處:“楚云,到時真要碰上,我會讓你死的很慘!還有,別拿華飛龍跟我來比!他不配!”

    ……

    唐紫仙、易離離、亂來和尚等人,成功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線。

    至于其他人,毛二明敗給了方洛、霍遜敗給了范金狼、唐浩然敗給了許不弱、王伯謙敗給了陸賢英……

    唯獨穆圖跟木白秀,分別贏下木鴻源跟宋子琪,進入百強之列。

    至于巡游殿的其他巡游使,無一例外,全軍覆沒。

    巡游殿的勢力放在整個瑤池圣國中,根本一點都不顯眼。

    不說比瑤池七府,就算比其他那些宗門、勢力,都差了十萬八千里。

    能走到這一步,老實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百座擂臺,百強天驕,全部選出。

    皇城內部,一百座擂臺上,分別站著一百位出線的天驕。

    這其中,有方洛、范金狼、許不弱、陸賢英這樣的頂尖強者,同時也有楚云這樣的后起之秀。

    總的來說,這次百強之戰,定然會令人非常期待。

    大部分修煉者的目光,都放在楚云身上。

    他實在是太過耀眼。

    第一場比賽,就毫不留情的將華飛龍擊殺,后面更是連敗九十多位天驕,保持小組第一。

    他也是百強天驕之中,第一個晉級的。

    為此,還得到了陛下的賞賜。

    百強天驕全部站定,等待著陛下發言。

    方無鏡從龍椅上站起身來,眼神威嚴,聲音浩瀚道:“至此,龍門大會的百強選手已經全部出現,接下來你們將要奮爭上游,一個不慎便會掉隊。”

    掉隊?

    眾多天驕聞言,心中困惑不已。

    接下來不是抽簽對戰嗎,為什么會用“掉隊”這個詞?

    作者拓跋流云說:求一下各位的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