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對于這樣的結果,楚云并沒有什么意外。. .

    別的不說,單單是這只輪回境妖獸的積分,就足以抵得過先前的一切。

    “楚云,恭喜你啊。”

    那太監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如同一朵老菊。

    “多謝公公。”

    楚云知道對方的深不可測,所以態度很是恭敬。

    唐紫仙、易離離兩女,皆都露出笑容。

    “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那就接著走下去,把首名拿到手。”

    穆圖伸手拍了拍楚云的肩膀,為他鼓勁。

    楚云點點頭。

    進入半決賽后,自己所有面對的三位對手,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十七皇子方洛、許不弱以及許驕陽。

    許不弱跟許驕陽,自己都交過手,全力施展的話,拿下比賽并不難。

    這三人中,真正恐怖的還是方洛。

    身為瑤池圣國的十七皇子,方洛肯定有著許多底牌,若是對上,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只要能夠擊敗方洛,首名差不多就穩了。

    “楚云,希望你能拿下首名。”

    范金狼語氣很是坦誠,經過這幾日的相處,他已經被楚云徹底折服。

    “承范兄吉言。”

    楚云笑容燦爛,嘴角挑起一抹弧度。

    應該快到收獲的時間了。

    “楚云,我要去西門一趟,你也跟著一起吧。”

    那位太監說話之時,表情似笑非笑,顯然明白楚云的目的。

    被點破后,楚云一點都不尷尬,反倒泰然自若的回道:“公公為何接下來要去西門,難不成他們也殺了輪回境妖獸?”

    “殺了妖獸?”

    太監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城門破了,宣告失敗,我過去是救他們的。”

    楚云笑容燦爛,果真如此。

    也不知那許驕陽,此刻如何了。

    “至于你們其他人,可以出去了。”

    太監手中拂塵一甩,面前虛空頓時出現裂縫,漆黑發亮。

    “多謝公公。”

    眾多天驕長舒一口氣,總算是可以出去了。

    這些天來的經歷,說是煎熬都不為過。

    ……

    兩人一同趕向西門,楚云離得近了,能夠清晰感受到這太監的深不可測。

    太監氣息內斂的很,仿佛沒有任何的修為,如果不是親眼見過他的恐怖,你很難想象他是一位超級強者。

    強到什么地步,楚云不敢妄言,但最起碼也是涅磐境大帝的級別。

    “小子,你這次表現不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如果出去之后,想要什么賞賜?”

    太監嗓子尖銳的問了一句。

    楚云聞言,有些詫異。

    這是拉攏么?

    龍門大會還沒有結束,這太監就來拉攏自己。

    難不成,這是陛下的意思?

    楚云心中,浮想聯翩。

    如果這真是陛下決定的話,那自己又該如何抉擇?

    “高公公!”

    遠處,傳來幾個凄慘的叫聲,當然其中夾雜著驚喜,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

    “許驕陽?”

    楚云抬眼望去,只見為首那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先前出言威脅自己的許驕陽。

    在他身后,跟著好幾人,皆都灰頭土臉的,渾身是血。

    看的出來,他們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各個驚喜不已。

    “楚云?”

    許驕陽眼神落在楚云身上,眼神中閃過一抹怨毒,但很快就掩飾起來。

    這個時候,以保命為主,可不能太過囂張。

    “哼。”

    高公公冷哼一聲,眼神很是輕蔑的說道:“讓你們守城,你們居然把城門拱手相讓,真是一群懦夫。”

    被高公公當面呵斥,許驕陽絲毫不滿都沒有,點頭哈腰的:“高公公,實在怪不得我們,我們這么多人加起來,也不是輪回境妖獸的對手啊!”

    “那你就不會動動腦子?”

    高公公冷笑一聲,隨后攤開手掌:“交出來!”

    “交什么?”

    許驕陽有些困惑,不明白什么意思。

    “上古秘紋,三件絕品戰甲,還有那些療傷丹藥,都交出來。”

    高公公聲音中不含任何情緒,眼神微冷,很是不屑。

    “這……”

    許驕陽有些遲疑,就算他的身份尊貴,這些東西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既然已經成為了自己的東西,怎么會舍得交出去呢?

    但看到高公公那嚴厲的神情,許驕陽最終還是低眉順眼的屈服,畢恭畢敬道:“高公公,我愿意把這些交出來,但請你幫我們擋下后面那只輪回境妖獸,他應該很快就趕過來了。”

    說著,許驕陽將先前的收獲,一股腦全部拿出,遞了上來。

    高公公手中拂塵輕輕一甩,許驕陽只感覺手腕一麻,捧著的東西全部送到了楚云面前。

    楚云咧嘴一笑:“許二少,為何這么客氣呢?奉上就奉上,用不著點頭哈腰,真的。”

    “你!”

    許驕陽氣的渾身發顫,瞳孔放大,有些失去理智。

    但看到高公公那冰冷的神情,他渾身怒氣瞬間消散,低頭不語。

    楚云將許驕陽奉上的東西,全部收入空間戒指中。

    他的動作很慢,明顯就是在故意羞辱許驕陽。

    許驕陽強忍著怒氣,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很顯然,這是高公公送自己的見面禮。

    雖然不知道是誰的意思,但他心中非常受用。

    “人類,哪里逃!”

    只聽遠處發出一聲咆哮,一道身影在虛空中瞬息而至,手中抓著一抹極其濃郁的鬼火。

    “高公公,他……他來了!”

    許驕陽魂不守舍,先前二十多位天驕,如今死的只剩下十幾位,各處潰逃。

    然而這妖獸不知怎么地,偏偏死死纏住自己不放,一路追殺而來。

    “畜生,還敢放肆?”

    看著輪回境妖獸殺來,高公公聲音尖銳,將虛空震碎。

    只見他手中拂塵輕輕一甩,誰都沒有看清楚過程,那沖來的輪回境妖獸,身軀噗嗤崩碎,化作血霧。

    僅僅只是一個輕微的動作,就將這只輪回境妖獸徹底滅殺。

    這等手段,讓人震撼。

    “你們出去吧。”

    高公公隨手畫出空間裂縫,表情淡然。

    “是。”

    許驕陽長松一口氣,神情頓時松弛下來。

    這段噩夢一般的旅途,總算可以告一段落。

    與此同時,他心中對楚云的恨,也達到了頂點。

    楚云,你千萬不要給我機會!

    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作者拓跋流云說:這一周要出國,更新可能不穩定,少多少,回國后會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