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遠處天邊浮現出第一縷曦光的時候,楚云將游龍樽中的茶水飲下,站起身來。

    范青跟孫夜七,都在眼巴巴的等待著清晨的到來,因為他們心中不明,下一個接受楚云指點的是誰。

    距離開賽,還有兩個月左右。

    誰若是能先接受指點,那么就能余下一個月的時間鞏固境界。

    這很重要。

    譬如最早接受指點的白空照,她的進步實在太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這是真真切切的。

    范青跟孫夜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他們想要催促,但又不敢開口,生怕惹得楚云不開心。

    看著楚云站起身來,兩人眼中皆都透出激動之色,楚云終于要有所都動作了嗎?

    “無論從什么方面來看,我都要優于范青,下一個肯定是我。”

    孫夜七心中,這般思考著。

    他甚至,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肯定是我,范青這小子,憑什么跟我比?”

    孫夜七嘴角甚至露出笑容,他這些月里始終修煉一些基礎的東西,進步幅度不大,眼看半年期限快要到了,心中別提有多么焦急。

    “范青,該你了。”

    楚云走上前來,淡淡看了范青一眼,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落在孫夜七的身上。

    “多……多謝老師!”

    范青激動的渾身發顫,嘴角不停抽搐。

    這等大運落在自己頭上,砸的他有些頭腦恍惚。

    跟孫夜七的競爭,范青沒有任何底氣。

    他雖然期待,但心底已經做好了最壞結果的準備。

    沒有想到,驚喜來的這么突然。

    家族中的三叔范一萬,以及大哥范金狼,都對楚云推崇備至。

    以往范青還沒有太過在意,但是現在,他終于知道了緣由。

    楚云就是有著獨特魅力。

    孫夜七臉上的笑容,徹底僵硬。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楚云寧愿選擇范青,都沒有選擇自己。

    “老師,我不服!”

    孫夜七心中清楚,如果自己最后一個月才接受指導的話,根本就沒有時間去鞏固境界。

    比賽馬上到來,紫鳶圣國太學院那些士子,各個實力強悍的很,在圣賢境界幾乎沒有敵手。

    以如今自己的情況,一旦對上,肯定完敗。

    就想著楚云能夠指點自己成長,戰力有所提高。

    可誰能想到,他居然把自己排在最后一位。

    “你有什么不服?”

    楚云轉過去,心平氣和的望著孫夜七。

    我就是刻意針對,就是看你不爽,不但如此,我還要讓你挑不出任何毛病。

    “憑什么我最后一月?”

    孫夜七十分憤怒,有些喪失理智的沖上前來,咆哮道:“論起天賦、論起家世、論起戰力,我哪點不如他?選擇進入瑤池隊,是我覺得你能令我成長,使我變強,可現實呢?四個月,我整整四個月沒有進步,就只是看你指點別人。這也就算了,沒想到你居然還要把我放在最后一個月來指導,我告訴你我不服,我本應得到更好的對待,因為我配得上!”

    面對孫夜七的質問,楚云始終面無表情。

    “這小子,找死嗎?”

    方志表情冰冷的轉過身來,死死盯著孫夜七。

    他原本就看孫夜七,有些不爽。

    最初時候,他跟風衍哲傳授幾人基礎搏擊之法,孫夜七原本興趣滿滿,后來卻顯得心不在焉。

    他發現所傳授的,都是一些基礎東西,以他如今的境界,壓根用不到。

    因為孫夜七始終閉關的原因,所以并不清楚方志是如何在武斗會上戰勝錢晏的。

    如果他親眼目睹那一幕,就不會是這般心思了。

    可以說,前面的四個月,孫夜七始終沒有真正融進隊伍中來。

    相較而言,范青比他努力的多。

    “用不著我們插手,老師會處理的。”

    風衍哲冷冷看了孫夜七一眼,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

    想找楚云的麻煩,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說完了嗎?”

    楚云突然開口。

    孫夜七猛地一愣,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說完了,就滾回去好好修煉。”

    楚云轉過身去,淡淡道:“范青,跟我來。”

    范青連忙跟上前去,欣喜萬狀。

    孫夜七站在原地,如同泥雕木塑,他只感覺臉龐火辣辣的,那是一種被徹底忽視的感覺。

    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其他四人,也都收回目光,繼續開始按照楚云所指點的方向練習。

    時間寶貴,沒必要浪費在無用之人的身上。

    “呼哧呼哧。”

    孫夜七氣的面龐發白,胸口劇烈起伏著,如同風箱。

    他望著楚云遠去的背影,將牙齒咬的咯咯直響。

    此刻,他只有一種沖動。

    沖上前去,一巴掌甩他臉上,然后告訴他:老子不干了。

    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如果自己真敢這么做的話,錢晏的下場,便是自己的下場。

    招惹楚云,除非真的不要命了。

    “再等最后一個月。”

    孫夜七在心中這般寬慰著自己,如果真的能夠學到東西的話,多等等就多等等吧。

    好事多磨,不是嗎?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孫夜七望著楚云,喉結聳動了幾次,最終上前問道:“老師,該輪到我了吧?”

    楚云挑眉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到最后一個月了嗎?”

    “是……是啊。”

    孫夜七心中很氣,臉上勉強擠出一抹笑意,很是生硬。

    “多謝你提醒我,最后一個月,我們主要練習分組對抗。”

    楚云站起身來,淡淡的笑道:“全部集合。”

    “是。”

    五人連忙放下手頭所做的事情,快步跑到楚云面前。

    他們五人,全都精神煥發,眼中閃爍著興奮之色。

    跟剛剛入隊之時,判若兩人。

    “等等,你這是什么意思?”

    孫夜七徹底傻眼。

    先前五個月,你逐一指點他們,怎么輪到我的時候,就成分組對抗了呢?

    孫夜七不傻,他很清楚,自己被針對了。

    方志、風衍哲、霍渝南三人,全部投來譏諷的目光。

    “沒什么意思,交流賽迫在眉睫,需要提高實戰能力。”

    楚云一臉正色,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方志,你跟孫夜七一組,白空照跟風衍哲,霍渝南跟范青,放開手腳,把這當成生死戰,直到一方率先撐不住為止。”

    “是,老師。”

    五人站直身體,大聲應道。

    “楚云,你給我個解釋!”

    眼看楚云轉身要走,孫夜七心底大急,伸手就想要去抓。

    “孫兄,你找錯對手了。”

    方志幽幽的聲音響起,只見他祭出破魄清寒槍,橫著一抽,狠狠抽在了孫夜七臉上。

    “啪!”

    一聲脆響,孫夜七捂著臉,后退數步,眸中盡是不可思議:“你敢打我?”

    只見被抽中的地方,一道觸目驚心的紅印,正在不斷滲出鮮血。

    方志一臉無辜,攤開雙手道:“分明是老師讓我們分組對抗,怎么就成我打你了呢?”

    話音未落,方志出手迅捷,帶出無數幻影。

    破魄清寒槍,再度抽在孫夜七另一半臉上。

    “啪!”

    又是一聲脆響,孫夜七兩旁臉頰都高高腫起,鮮血淋漓。

    “我殺了你!”

    孫夜七徹底氣到失去理智,祭出武魂后,朝著方志殺來。

    還從來沒有人,敢這般抽他的臉。

    但他怎么可能會是方志的對手?

    如果在特訓之前,他還能跟方志較量一番的話,那么現在,方志的進步讓他難望其項背。

    畢竟方志一直都在進步,而他白白蹉跎五月時光。

    倆人對戰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

    方志索性將破魄清寒槍當成棍子用,不斷抽在孫夜七臉上、身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沒幾下,孫夜七那張臉就腫成了豬肉,眼睛都快看不見了。

    這哪是對戰啊,分明就是在凌虐。

    “這小子,還真是上道。”

    楚云坐在遠處樹下,一邊看著這幕,一邊品茶,心情說不出的愉悅。

    根本就用不著多說廢話,方志馬上就能夠洞悉自己的想法,還真是孺子可教。

    早看孫夜七不爽了,后面的一個月,就讓他來做方志的肉靶子。

    要說楚云為什么不教孫夜七,原因很簡單。

    誰會教仇人的兒子?

    雖然如今未曾跟孫喆撕破臉皮,但孫喆和錢益謙交好,而且他們都是慕流火的人。

    以后,注定會是不同立場。

    既然如此,我為何要教你?

    孫夜七哀嚎聲不斷,引來無數太學院的士子圍觀。

    “你看看,孫夜七都被打成什么樣了。”

    “這只能說明,他學藝不精,同樣都是楚云指點,為什么他這么弱?”

    “對,實力不濟,怪不得別人。”

    “十八殿下的實力,進步怎么這么大?”

    “方志、白空照、風衍哲、霍渝南……就連范青都變強許多,怎么單單他……”

    “是人是狗都在秀,唯獨孫夜七在挨揍。”

    “……”

    那些士子雖然無法靠近,但卻都能遠遠的看熱鬧。

    方志見狀,打的更起勁了。

    他本身對于錢晏、孫夜七等人,就沒有任何好感。

    兩邊可以說是,天生的死對頭。

    如今有機會,自然是朝死里打,絕不留手!

    楚云喝茶看戲,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

    “給我住手!”

    就在這時,震耳欲聾的咆哮響起,四方虛空驟然變色。